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恃美而骄 第200章 冲凉

时间:2019-08-31作者:云铀子

    饶是像江暮云如此淡定,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听见了这句话,脸上的肌肉还是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表情变得非常的复杂。

    “四郎……”江暮云苦笑了一声,说道:“你怎么不早说?”

    “那你也没有早告诉我你要打开。”顾之棠无辜道。

    随后两个人面面相觑,沉默了有片刻。

    顾之棠犹豫了一会儿,试探着问道:“那你……现在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舒服?”

    虽然是关切的话,但是却不知为何一双眼睛却是闪闪发亮,里头似乎有别样的光芒在闪动。

    如果非要确切的形容的话,那就是——幸灾乐祸。

    江暮云垂下眼眸,乌鸦鸦的眼睫毛投下一片阴影,一时间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片刻之后他抬眸,眼睛还是清浅的笑,“四郎看不出来吗?”

    “嗯?”

    “我很难受。”江暮云声音不自觉的变得燥了几分。

    本来是没觉得有什么的。

    可是此时听了顾之棠刻意一提醒的话,总感觉小腹出有一股血火开始燃烧起来。

    这种难以言喻的滋味很快就窜入四肢百骸,总感觉身体在明确的发出某种指令。

    这是一种危险的信号。

    江暮云眼睛不由的眯了眯,又感觉喉头发紧,也不知是不是紧张。

    伸出手去,不自觉的想要摸一摸顾之棠的脸。

    可是江暮云刚一有所动作,顾之棠便是有所觉,提前往后一仰避开了他的动作。不仅如此,顾之棠还一脸防备的盯着他,笑道:“我……我觉得我们现在不适合待在一块。”

    江暮云轻轻一笑,没说什么,只是转身来到圆桌旁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冰冷的茶水又厚,终于感觉身体深处的焦躁消散了不少。

    可是这还没完。

    这一股燥热只是暂时性的退下去了而已,被压制过后迎来的是更加疯狂的反噬。

    不对,也不是反噬。

    是药效开始发生效果了。

    江暮云又连忙灌了一杯水,这才回头道:“四郎未免也会瞧不起我,不过就是小小一瓶春药还能奈我何?”

    这是话虽如此,他说话的声音还是不可避免的,变得缱绻动人,还带着一股莫名的沙哑。

    尾音颤动的时候很是撩人。

    顾之棠听得耳根发麻。

    她有些懊恼的揉了一下耳朵,然后一瞪眼正经道:“当然。我本来就信不过你。”

    本来没中招的时候就已经是虎视眈眈了,现在可谓是火上浇油,鬼知道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顾之棠一本正经的防备。

    却不知为何莫名红了脸。

    她盯着江暮云的脸,看见他的面颊涌上一股潮红,眼神也逐渐变得迷离。

    呼吸更是变得有些紊乱,这些都是肉眼可见的改变。

    顾之棠认认真真的看着他,忽然意识到,其实她也曾经给他下过同样的药。

    只不过那时候的江暮云是完全的放纵自己,呼吸是完全乱了的。

    身体也是不由自主的动作。

    那样的江暮云感觉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他的身体任由自己摆布,但是迷离的眼神却是空虚的。

    现在虽然也是同样的情况,但是他看着确实比以前要克制了许多。

    在迷失之中,还带着清冷。

    她是最喜欢他这种气质的。

    不对,也不能这么说。

    那都是以前的事情。

    以前的她才喜欢江暮云身上这种清冷当中又有夹着别的情欲的味道。

    最喜欢的是他任由自己摆布的模样。

    痛苦,但是却又任由自己沉沦。

    这是她的恶趣味。

    似乎只有在这样折磨着他的时候,才能够真切的感受到,这个男人至少还逃不出她的掌控。

    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才会有一种真切拥有他的想法。

    顾之棠低头轻轻一笑,然后又叹气。

    就在此时,江暮云大步往前,整个人离顾之棠挨得很近。

    “四郎……”

    他又哑着嗓音叫了一声。

    可是讲完了之后,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只好沉默。

    太难受了。

    即便,顾之棠只是站在这什么都没做。

    可是现在,江暮云目光只要落在她身上,都能够自发自觉的燃起一股非常奇异的火苗。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江暮云一直在跟自己脑海中的想法做抗争着。

    但是私心要想更加接近顾之棠。

    两人僵持着。

    气氛突然变得暧昧起来。

    顾之棠最先受不住了。

    感觉到他变得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伸手推了一把他的胸膛,“你起开!”

    这一接触这才发现原来他衣服底下的身躯已经变得紧绷。

    就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狼。

    全身的肌肉都在调整着攻势。

    顾之棠微微一怔,不过是刹那之间,很快就被人抱在怀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顾之棠总觉得他的怀抱比往日要更加温热几分。

    不对,应该是火热。

    “四郎,你真是太过分了。“江暮云声音从头顶传来,听着带上几分委屈,“我百忙之中抽空来见你,居然还给我这么个大礼。”

    顾之棠道:“关我什么事?”

    江暮云重重的哼了一声,下巴胡乱的蹭在她的头顶,随后向下,想要蹭一蹭她的脸,以此来缓解自己身体上的燥热。

    可是这时候,顾之棠就开始反抗了。

    江暮云略微犹豫了一会儿,以一种非常强大的自制力,把人放开。

    他深深的看了顾之棠几眼,然后叮嘱道:“本来有好些话还想跟你说。不过如今看来,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

    他真害怕自己会忍不住。

    随后又道:“花怜的事情,如果你一个人忙不过来,可以交给我。我会帮你解决的,不要涉险。”

    扔下这句话还没有等到顾之棠的任何回应,他直接撬开窗户就跳了出去。

    走出了将军府之后,江暮云火速回到家里。

    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冷着脸洗了个冷水澡。

    还不够。

    这药效确实非常强劲。

    江暮云又阴着脸,又洗了个冷水澡。

    天还是冷的,冷水落在身上的时候,只让人打哆嗦。

    可是这还仅仅不够。

    身体里的那股燥热的火,根本没有办法完全抑制得住。

    实在不行了,江暮云冲了一夜的凉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