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恃美而骄 第103章 药不可以乱吃

时间:2019-07-22作者:云铀子

    第二日,江暮云醒过来时,就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横着一把菜刀。

    他微微一愣,大脑急速转动,随后把起了一半的头给落回去,重新躺在床上。

    江暮云偏过头去,看着顾之棠笑道:“四、四郎……这一大早的,这么大火气不好吧?”

    他轻轻把菜刀推开一点距离,但是顾之棠又很快压回去。

    顾之棠冷笑道:“我脾气已经够好了,否则你早已人头落地!”

    江暮云苦笑道:“我又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不问自取,是为贼也!”顾之棠逼问道:“说,你拿我的药干什么?”

    江暮云很快反应过来她说的什么,面上却不动声色,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的药,是你拿的。这东西我一向从不离身,除了那天晚上你在我房中过夜外,没人有机会下手。”

    江暮云默了片刻,道:“那石向荣呢?为什么不能是他下的手?”

    “呵,石向荣不会动我的东西,而且,他以为这是壮yang的药,他不会偷的。”顾之棠的菜刀又往前逼近半分,犹豫着是不是该砍他几刀。

    江暮云太危险了。鬼知道他拿药要干什么。加上平时他什么药都能拿得出来,显然对药理也有几分了解,一旦知道这药是干什么,就相当于身份暴露了。

    只不过,这都过去一个月了,他却不声不响没发难,顾之棠一时也搞不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

    江暮云扑哧一笑,即便脖子上横着一把菜刀也依旧非常淡定。他道:“既然是壮yang的药,我偷来干什么?”

    顾之棠阴笑一声,“谁知道?没准你肾虚呢。”

    “……”

    “四郎啊,咱们讲点道理。”江暮云哭笑不得,“刀剑无眼,你先把刀拿开。”

    顾之棠不为所动。

    两人僵持着,最终还是江暮云先败下阵来。

    他重重叹了一声,眼神颇为无奈,道:“药确实是我拿的。”

    顾之棠挑眉,“你知道那药是干什么用的?”

    “一知半解,只不过……”江暮云目光古怪的扫她一眼,道:“我想,那些流言有一条多半是真的。”

    “哪条?”

    “你不举。”

    这又不是壮yang药!

    顾之棠眉心一跳,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手下的刀更加贴近一分。

    江暮云连忙讨饶:“行行行,我认错,我认输。只是那药分明不是个好东西,我只见有人补身体的,没见有人会拿药来害自己的。这药你继续吃着,可不就不举了么?药不可以乱吃啊四郎。”

    药确实能抑制性征的发育,若顾之棠是个男人,约莫会像他所说的那般,不举。

    见他没想到点子上,顾之棠一口气松下来,但是又直觉他没那么好对付,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该不该信。

    “对,我是不举。”顾之棠承认了。

    “……那可以放开我了?”江暮云忍笑,嘴上讨饶,却没见惶恐之色。

    “但是你知道得太多了,杀了吧。”顾之棠一扬起刀来,佯装要吓一吓他。

    她气势逼人,菜刀本是要砍到床沿上的,把江暮云吓得一个激灵。

    只不过,这一刀终究没能落下去。

    因为顾之棠的手被一样东西弹开,菜刀脱手而出,震得她虎口发疼。

    一小块黑色的瓦片落在床上。

    顾之棠微微一愣,抄起掉落在地板上的菜刀急冲冲就赶了出去。

    “谁在那里?”顾之棠看着房顶大喊。

    可是对方的动作非常迅速,顾之棠走出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人影,只能够听见他踩着瓦片离开的动静。

    刚才屋顶上有人!

    顾之棠一转身想要追出去,可此时江暮云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四郎,人在这里。”

    顾之棠一愣,那个撬开窗户想要伺机逃跑的人也是一愣,回过头来,不可置信的看着江暮云。

    当顾之棠冲进屋内的时候,对方很显然还没回过神来,一直保持着跳窗的姿势,就这么僵着。

    那人僵硬的转过头来,一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像块木头似的。

    五官还稍显稚嫩,年纪看着尚小,约莫也是和江暮云一般大的年纪。

    只是他板着面孔,让他看着老气横秋。

    顾之棠看清他的脸之后,菜刀几乎要拿不稳了。

    她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人,几乎失声叫出来。

    这人她见过。

    是父皇身边的人,却不是御前侍卫。成日里神出鬼没,据说功夫很好。

    顾之棠只见过他几次面,却对他印象深刻。

    初次见他,是在江暮云入狱之后。她跑到父皇面前跪了许久请求赦免江暮云,跪了整整一天一夜。

    最后体力不支,几乎要晕过去。

    父皇便是让这个人把她送回公主府的。

    当时在路上,他对她说了一句话:“多谢公主。”

    谢什么谢?

    他们两人素未谋面,更是从未有过交集。这一声谢来的实在莫名其妙。

    不过也因为这一声谢,她对他留意几分,记住了他的脸。

    现在此人又忽然出现在她面前,还是一副与江暮云有旧的形容。那么想来,当初的那声谢,谢的就是她为江暮云暮云求情了。

    顾之棠抄着菜刀冲了上去,斥问:“你是什么人?”

    他一张唇紧抿着,没有回答顾之棠的话,一双黝黑的眼睛只是沉沉的看向江暮云,带着一丝控诉,显然是把话留给江暮云解释了。

    江暮云道:“他叫阿琰,是我身边的人,方才出手,只是个误会。”

    阿琰怀中抱着一把绣春刀,沉默的站在角落里,一句话也不说,面上也没有表情。

    他的气息隐藏得很好,当他不说话的时候,简直就像是一件合格的家具。放在那一动不动,几乎不会惹眼。

    顾之棠皱眉,“以前怎么没见过?他是你什么人?”

    “负责保护我的人,是个暗卫。”江暮云非常痛快的说了。

    暗卫?

    那不是非常忠心的吗?一生只侍一主,不会轻易叛变。

    可当初又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在江家被抄斩之后,阿琰又出现在父皇的身边?

    那神出鬼没的样子,明显是做回了老本行,是父皇身边的暗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