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恃美而骄 第88章 还给你

时间:2019-07-14作者:云铀子

    周成文眼珠一转,看向董元洲,虽不知道他暗地里和公主的交情,不过知道他父亲一向能在圣上面前说得上话,于是忙先下手为强,拉着董元洲道:“董兄,你有所不知。顾之棠因为击杀苍狼救了公主,所以才获得圣上的赞誉和赏赐。可实际上,这一切都是她自己设的局!”

    顾之棠冷眼看他,不为所动,一点要阻止的意图都没有。

    董元洲略微疑惑的看她一眼,见她没有表态,也只好先按捺住,等着周成文的下文。

    周成文继续道:“顾之棠的身上带有引狼的药。正是因为她,公主才会遇难的。她把公主当做向上爬的垫脚石,实乃可恶至极!”

    这件事情,当然没有这么简单。

    周成文知道,但是他不在意。他要的,就是顾之棠吃下这个哑巴亏!

    只要从她身上搜出那带有引狼药的香囊,她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这罪名一旦扣压下来,什么太学双璧,怕是菩萨也难救。便是圣上没有追究,顾之棠日后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失却圣心,再难获宠。

    董元洲面沉如水,对着顾之棠目露询问之意。

    顾之棠轻嗤,“周成文,你怎么就知道我身上带有引狼的药物要加害公主?”

    “若是你坦坦荡荡,便把香囊拿出来,一验便知真假。”周成文急切道。

    “哦?”顾之棠瞥他一眼,奇道:“我什么都还没说呢,你怎么就知道药物就下在香囊里?连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却知道,难不成你在栽赃陷害我?“

    周成文面色一僵,下意识看向董元洲,发现董元洲目光阴冷,似带刀。

    他心中咯噔一下,知道他失了分寸,操之过急了。

    可话已出口,就只能咬死顾之棠!

    周成文冷哼道:“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只问你,若是问心无愧,敢不敢拿出来验一验?”

    “四郎怕是拿不出来。”江暮云不知何时站在帐篷口,面上辨不出喜怒。

    他缓步走进来,淡淡道:“药确实是下在香囊里的。”

    这话一出,在场三人都是惊讶不已。

    周成文面色大喜,忙责问顾之棠:“是极!江暮云都如此说了,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没等顾之棠答话,江暮云便极快的扫了周成文一眼,眼神锐利,带着暗芒。

    “不过那五福香囊被我烧了。你怕是不知道,其实那天狩猎,四郎压根没带上香囊。香囊里的药,除了我之外,只有下药的人知道。”

    这下药之人所指的谁,不言而喻。

    周成文手心都沁出一层薄薄的汗珠,背后吓出一身的冷汗。

    “这只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周成文还在垂死挣扎,他拔高音调,努力掩饰话语中的颤抖,“你说没带就没带?先别管我为什么知道药下在香囊里的。你都说了,只有下药的人才知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能是你下的药?别什么脏的臭的都扣到我身上来!”

    江暮云轻轻冷笑,也懒得跟他对峙,“好啊,先不管是谁下的药,我们就说那天四郎有没有带香囊去。我说的话你不信,那就找一个说话可信的人来。”

    周成文眉头一皱,心中更是不安,呼吸都变得局促几分。

    江暮云又轻声道:“请公主来一趟吧。”

    顾之棠乐了,忙凑上前来,对着江暮云伸手:“好啊好啊,公主赏我一块信物,让我有事上门找她。你把玉佩给我,我这就去请公主。”

    她知道江暮云是在唬周成文。

    像周成文这种破绽百出的戏码,稍微唬一唬他自个儿都虚了,翻不起什么风浪来。她借机把那玉佩给讨要回来,这才是正经。

    什么周成文?呵,闹到御前她也不怕。不过敢算计她,找机会打一顿就好。

    本以为这件事情不会这么容易的,可谁知,江暮云只淡淡的看她一眼,居然真把玉佩还回来了!

    玉佩落在顾之棠的手掌心,还带着淡淡的体温。

    她一眨眼,有些反应不过来。

    周成文身躯一抖,弱弱道:“公主金枝玉叶,怎会……怎会……”

    “够了!”董元洲目中满是愠怒和讥诮之意,冷笑道:“周成文,你若是还要点脸就赶紧滚!你还以为这里是太学,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有人包庇袒护你?你想把事情闹大?行!我这就让我父亲带你去面圣!不过你要想清楚,这后果你是否能承担得起!”

    周成文汗如雨下,露怯了。

    他白着一张脸,干巴巴的丢下一句:“狂妄之徒。”随后匆匆离开。

    董元洲一拂袖,心头直泛恶心。他皱眉道:“我是不曾想,这周成文居然……会做出如此行径来!真是阴险小人!我听父亲夸他功课不错,还以为是个可交之人,可谁知……真是令人作呕!”

    江暮云没搭话,他只定定看顾之棠一眼,冷淡道:”还给你了。”

    言罢,也跟着走了。

    他说的,自然是玉佩的事情。

    顾之棠捧着玉佩,感觉自己还没来得及使力闹剧就收场,有些愣神。

    看了一眼身旁的董元洲,顾之棠把玉佩交给董元洲,让他带回去给公主。

    随后又轻声道:“多谢董兄信任。”

    董元洲罢罢手,叹气道:“周成文把我当成个傻子,难不成我还真是个傻子?公主既然信你,我自然也信你。”

    顾之棠听了这话,笑不出来了。

    她真怕董元洲又是一腔真情错付。

    诶,好麻烦啊。

    她不仅要棒打江暮云,还要棒打董元洲?她这根大棒快忙不过来了。

    若是……公主喜欢他,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可惜,公主无意,两人硬是凑到一块,前途依旧未卜。

    她试过,强扭的瓜不甜,不仅不甜,还是苦的。

    顾之棠叹气,忧心得头发都快白了。

    想了想,便先把这事情压下不提。实在不行,就去给公主求一支姻缘卦,看看天意如何吧。她两世都未生儿育女,可此时却要面对嫁女儿一般的复杂情况,着实手生,应付不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