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恃美而骄 第54章 三人行

时间:2019-06-19作者:云铀子

    闹了一夜,顾之瑜来到这儿的目的都没有达到便被气走了,全然忘了自己的初衷。

    见顾之瑜踉跄而去的背影,石向荣无辜道:“监丞怎么走了?是我太过分了吗?我是不是太不尊师重道,太混账了?可是我说的是事实啊,我明天是否需要去找他道个歉?”

    顾之棠笑声一顿,简直乐不可支,“不必不必。”

    “可是他来找四郎麻烦怎么办?”

    “不会的。他来我也有法子对付他。”

    “什么法子?”

    “用你这抹了蜜的小嘴和他谈一谈就好了。”顾之棠夸赞道:“没想到你还挺能说,以后多多发扬。”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夸他会说,石向荣眼睛一亮,随后扭捏道:“我……那我日后,多说一些甜言蜜语给四郎听!”

    “……不必了,对我你还是闭嘴吧。”

    石向荣不乐意了,“四郎夸我嘴抹了蜜,却不让我说,可见还是嫌弃我的!”

    你知道就好。

    顾之棠故作深沉的看他一眼,一句话便把他劝服了。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顾之瑜受用,我不受用。”

    石向荣一拍手,“四郎所言极是!”

    等第二日,顾之棠进了学堂,便听见有学子在议论。

    “看见了吗?今日我见监丞都是以袖遮面,扭扭捏捏的也不知道发生何事。”

    “我也瞧见了,有好心的学子问他为何要如此。监丞说,是昨夜起夜时,不小心摔了,把眼睛摔得青紫,不能见人。”

    “原来如此——”一阵唏嘘声响起。

    顾之棠忍笑听着,却有人把话题扯到她身上去。

    伏子昂有心想找她说话,却一时拉不下脸,于是开口假装若无其事道:“四郎,此事你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

    顾之棠似笑非笑,叹道:“这太学的人起夜都爱摔眼睛。”

    “原来如此。”这一次,叹的人轮到石向荣。

    他一脸深沉,居然是一幅思考的模样。

    别人原来如此也就罢了,你原来如此什么?

    顾之棠惊诧的看他一眼,发现这铁憨憨有时是真的气人。

    石向荣道:“眼睛太难摔了,下次还是摔别的地方吧。”

    “……”顾之棠决定不去深思。

    熬过了一早上,好容易等授课的博士走了,伏子昂这才鼓足了勇气,悄悄的蹭到顾之棠身边。

    他声如蚊呐:“四郎……”

    面上更是通红一片,耳朵连着脖子都红透了。

    顾之棠不搭理他,依旧埋头奋笔疾书。

    “四郎对不起。”伏子昂极快的说了一句。

    顾之棠头也不抬,“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豁出去了!

    “四郎对不起!”这一次,伏子昂稍微拔高声音。

    “大声点,我听不见。”顾之棠故意掏了掏耳朵,吊儿郎当的模样。

    “四郎对不起!!”伏子昂气沉丹田仰天长啸,这一声直冲云霄。

    旁边的学子全都听见了,愣愣的看着伏子昂。李桐面上更是诧异,一脸见鬼的表情。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伏子昂更是窘迫。他硬着头皮,继续道:“听见了吗?以后四郎就是我的人了!我罩着她!你们要是还有谁敢找她麻烦!我弄他丫的!”

    “子、子子昂……”李桐舌头打结,愣是不知道说什么。

    他是有劝说过伏子昂去找顾之棠握手言和,却不想不过一夜之间,便到了这种抛头颅洒热血的地步。

    顾之棠把笔一拍在案面,冷笑:“谁是你的人?”

    “我……我是、我是四郎的人。”伏子昂忙改口,扭捏道:“四郎,我昨夜想过了,你便是上天派来——”

    “闭嘴!”

    顾之棠瞪着他,强行转移话题:“你的脚伤得这么重,为何不回家养伤?”

    “无碍无碍。”伏子昂连连罢手,“四郎都不喊辛苦呢。升学考试在即,抓紧时间都来不及,我又怎会浪费时间回家养伤呢?日后我定要向四郎看齐。”

    顾之棠瞟他一眼,突然问道:“那你的江暮云呢?”

    一句话把伏子昂问得哑口无言。

    他想回答,一张口却是几经犹豫,快哭了。

    为什么要二选一啊!他不要!

    伏子昂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他用了最冷硬的心肠才说了如此冷酷无情的话来:“先向四郎看齐,再向江暮云看齐。”

    而此时,身旁边早就瞧伏子昂不顺眼的石向荣终于找到机会插嘴了。

    他横眉道:“见识浅短!三人行必有我师!你既要向四郎看齐,又怎能不向我看齐?向江暮云看齐,难不成还能比向我看齐好?”

    伏子昂沉默。

    他本想发飙,但是思及他与四郎兄弟情深,他又怎能让四郎为难呢?于是为了石向荣,伏子昂居然又把江暮云往后挪了。

    “……那我先向四郎看齐,再向你看齐,最后才是江暮云。”

    对伏子昂来说,这已经是极为屈辱的让步了,可谁知石向荣那厮居然还不满足。

    石向荣怒道:“不行!只能三人行!”

    “你——”

    “只能三人行!”

    “我——”

    “多一个都不行!”

    “……”

    伏子昂恼怒得满面通红,哆嗦着嘴唇,硬生生憋回了一泡屈辱的泪,瞪着石向荣不说话。

    顾之棠头疼的捏了捏眉心,见伏子昂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无奈叹气道:“石向荣,你别欺负他。”

    于是石向荣也生气了。

    他和伏子昂两人相互瞪着对方,都不说话。

    顾之棠又叹气,“你们适合做好兄弟,不适合与人为师。”

    与人为师怕不是要误人子弟。

    一个没有自知之明,一个盲目崇拜。

    凑一起还了得?

    石向荣恍然大悟,用力抓着伏子昂的手,笑道:“好兄弟也不错!”

    伏子昂身子猛地一抖,忙蹿回李桐身边。

    又是一日过去,也许是石向荣意识到了升学考试在即,他如此散漫不努力实在不像话,于是让顾之棠在抹额上书写“学习”二字,系在额上,以此来警醒自己要努力向学。

    却不想,等到了学堂,石向荣才发现,伏子昂居然也搞了一条抹额,上书“努力”二字。

    一曰努力,二曰学习,倒是凑成对了。

    顾之棠叹气。

    她就说吧,这两人适合做兄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