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权倾南北 第一六四五章 合围,司马消难何处去

时间:2019-08-26作者:然籇

    北周步卒可不是什么精锐的队伍,甚至还有不少都是这些年来强拉的壮丁,如果不是因为这是潼关的守军,军中的士气和士卒的质量肯定还要更差。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汉军的甲士能够凭借着精良的武器装备击败鲜卑骑兵,可是北周步卒可没有这个本事。

    此时敌人的骑兵不但已经咬了上来,而且看这架势就知道,想要阻拦住敌人骑兵恐怕并没有那么容易,显然大多数的北周士卒根本就没有为了大周浴血奋战、誓死不退的觉悟,汉军骑兵一向前冲,他们自己就已经完全乱了阵脚。

    尤其是一些不怕死的将领们想要身先士卒向前,都被汉军骑兵当做出头鸟先消灭掉了之后,其余的北周士卒更是丧失了勇气。

    “将军,左翼在溃败!”

    “将军,右翼顶不住了!”

    “将军,敌人的中军主阵也已经压上来了!”

    司马消难听着陆陆续续传回来的报告,已经瞪直了眼睛。

    不需要回报,他也能够清楚的看到眼前的局势。

    随着鲁广达率领汉军主力向前压迫,北周军队的阵脚即将彻底松动。汉军骑兵是从左翼冲进来的,所以现在除了距离较远的右翼之外,其余的左翼和中军已经濒临崩溃,当然了右翼的北周军队显然也已经没有了抵抗的*,坚决想要表示自己这边也承担了很大的压力。

    不过他们的压力也真的很快就到了。

    以陌刀队为首的汉军步卒主力,正面撞上了北周军队的右翼,陌刀之中为劈砍敌人战马而设计的武器,落到人的身上,当真和砍瓜切菜一样容易,尤其是现在那些重甲士已经走不动路,被后军接应下去休息了,战场上前锋的任务已经完全落到了陌刀队的手中,陌刀队自然更加兴奋。

    手里拿着这种大家伙,谁愿意给别人做配角?

    现在这些大块头终于撑不住了,也该他们展露一下风采了。

    陌刀队向前一冲,北周军队的右翼也随之崩溃,无数的盾牌乃至于刀剑丢的满地都是。刚才左翼被汉军骑兵直接贯穿的时候,右翼这边的将领们就已经不想再打下去。

    眼前的这帮家伙甚至连鲜卑骑兵那些军中横着走的都杀灭了,他们怎么可能挡得住?所以大家有模有样的打一下,既可以抓紧掉头落跑了。

    本来这些将领们就不倾向于离开潼关和营寨前来救援鲜卑骑兵,只不过一来司马消难是下了死命令的,二来大家也都知道鲜卑骑兵这边作为守军一方为数不多的底牌,最好还是不要出什么问题,否则到时候大家被冠上一个见死不救的名号又该如何是好?

    现在可好了,这帮心高气傲的家伙真的没救了,看样子除了少数被俘的应该一个都没有活下来,这就足够了,反正大家担心的就是会有活着的跑回去说他们见死不救。

    现在他们的确是救了,没救着那也不能怪他们,只能怪敌人实在是必想象之中的强大,而这些鲜卑骑兵又太不自量力,任何人都不能指望着步卒能够迈动双腿跑的比骑兵还快吧——淮海战役中是哪某支跑的比车轮还快的军队暂时不算——所以他们这些步卒能够一路冲到这个地方,已经算很对得起鲜卑骑兵了。

    而今深入险境,力所不能敌,跑路应该也能够理解。

    反正到时把锅一股脑的甩给鲜卑骑兵就是了。

    本着这样的想法,北周将领们都开始带着本部兵马后退,不过这样的后退很快就变成了一场溃败。

    汉军似乎也意识到了敌人远比想象之中的还要脆弱,顿时也顾不上什么军阵阵型了,随着鲁广达一声令下,原本严整的汉军军阵骤然炸开,汉军将士呼啦啦的向着已经开始溃退的北周军队冲去。

    左翼和右翼几乎同时崩塌,这是司马消难怎么都没有想到的。而

    中军失去了两侧的庇护,必然很快就会面临极大的危机。

    司马消难打了一个寒颤,他已经很清楚的意识到,如今的自己已经没有继续站在这里的必要了。

    “撤退!”他果断的下令。

    只不过鼓声阵阵,似乎为时晚矣。

    远处的地平线上,黑压压的军阵不断出现,黄玩率领的汉军在北侧,卢青率领的汉军在南侧,再加上侯秘的骑兵凿穿了北周军阵之后兜了个圈子直接向着司马消难的主阵掠过来,合围的架势陡然之间已经形成。

    与此同时,萧世廉的将旗也出现在视线之中,这个大汉骠骑将军率领着五千步骑出现在鲁广达所部内侧,向着这边缓缓推进。汉军加在一起的数量应该有五万之众,而司马消难带出来的兵马总共只有两万人上下——说起来也有些丢人,两万人竟然让鲁广达的一万人打成了这样,当然了汉军骑兵的突进本身也牵制住了大量的兵马。

    也就是说现在围上来的汉军已经是北周军队的两倍,偏偏北周军队这边已经没有了大队的骑兵,想要硬生生的撕出来一个缺口,几乎不可能,尤其是凭借这些几乎没有了斗志的步卒,简直是以卵击石。

    已经开始有北周士卒投降,而汉军军阵之中自然而然的分出来一小部分人收拢降兵,而更多的军队则一步一步的缩小包围圈,最终将还犹豫不定的败兵包围在了方圆半里的范围内。

    其实事已至此,还没有投降的一般也都是家在北周境内或是身上有鲜卑人血统的,又或是真正的追随尉迟迥和司马消难南征北战的老兵罢了,其余的丁壮之流早就已经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仅剩下的这些人还指望着能够凭借人多力量大,再多坚持一会儿,至少要听从司马消难的命令,说不定还真的会有援军到来。

    而在亲卫簇拥下几乎处于军阵正中间的司马消难却很清楚,援军十有*是不会来了,因为自己临走的时候曾经给关内守将下了死命令,除非收到尉迟迥亲自发过来的命令,否则万万不能出城支援。

    自己可以兵败,但是潼关那边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只要潼关还在,这一道洛阳的西门户就稳如泰山。

    对于这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之处来说,兵多兵少并不重要,地利还在手中才是最重要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