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126章 宾馆有鬼

时间:2018-06-06作者:金色茉莉花

    “对了!”

    程云忽然抬起头直直的看向雪地之王统领,问道:“你那位……孩子是怎么回事?它似乎有点奇怪。”

    稍作一顿,他又补充了句:“这次可不要想着敷衍了事了。”

    雪地之王统领迎着他的目光,沉默许久,才露出一抹嗤笑,说:“反正都要前往其他时空,把它留在盘玉世界也是丢人现眼,等它长大反倒有可能成为一个祸害,不如带出来扔了算了!”

    程云:“……”

    他心想这位统领怕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便也不再多问了。

    反正老子有特异功能!

    过了一会儿,谈话结束。

    雪地之王统领糊里糊涂的上了楼,它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将自己下楼的目的透露出来,话题就被那位新生的时空主宰给带偏了,这让它觉得有些丧气。

    特意下楼……竟只是谈了个心!!

    “唉。”

    雪地之王统领不由暗自叹了口气。

    它看出程云还没搞懂它下楼的目的,但它也没有直接表明,因为那样反倒会让自己显得太过急切,容易引起这位新生的时空主宰的戒心和反感。

    仔细想想,它也觉得自己确实太过心急了些,这才第一天见呢!

    “想来应该是本王太想摆脱那个丢人现眼的东西了,不然不至于这么沉不住气。”雪地之王统领暗暗对自己说。接着它又砸吧了两下嘴,觉得这件事最好还是从长计议,起码也要等双方建立一定的信任之后,自己再慢慢进行引导,一点一点的将这位新生的时空主宰带上走向王座的正道。

    而程云依旧坐在前台拄着下巴,半眯着眼睛打盹。他很想养足精神,因为他猜到自己今晚或许又会被掏空身体。

    时间一点点过去……

    忽然,程云手机一阵震动,屏幕一亮,显示有一条新的qq消息。

    程云本来不想理会,但又连续收到几条消息,手机嗡嗡的震动。他不由微微睁开眼睛,发现竟是殷女侠发来的。

    “嗯?”

    殷女侠干嘛突然给他发消息?

    一个多月前他教会了殷女侠玩qq和微信,确实有段时间殷女侠对其感到无比新奇,每天都兴致冲冲的找人聊天,就算只隔着两米远也要用手机聊天,不肯说话。但按理说现在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殷女侠的新奇劲儿早就过了才是!而且最近殷女侠也已经很少有事没事就给大家发骚扰信息了。

    程云怀着疑惑的心情点开了消息——

    “站长我好害怕!”

    “吓死人了!”

    “这什么破鬼片嘛!!!”

    “我睡不着……”

    “她们都睡了,就剩我了!”

    “马上就十二点了,会不会有小孩儿趴在我床底下,站长呜呜呜……”

    程云一呆:“居然十二点了么?”

    他连忙看了看表,发现竟是果然如此。

    “不对不对,这不是关注的重点。”程云扯了扯嘴角,看着殷女侠还在不断给自己发消息,虽然每条消息的间隔都很长,但她确实一直在发,于是他不由捧着手机陷入了沉思……

    许久,他放下手机,转而用电脑打字问道:“你用的拼音还是手写啊?”

    隔了一会儿,殷女侠回道:“我对它讲话它就自动变成字了,小鱼姑娘教我的。我还没学会拼音,写字它又老是认不出,笨得很。”

    “你字写得太丑了。”

    “啊啊啊别胡扯了,我该怎么办啊站长!我感觉那个小孩儿就要来了!”

    “你说话不怕打扰到别人睡觉吗?”

    “我很小声的,而且捂着被子。啊啊啊!站长你快帮帮我!”

    “你看到现在才看完吗?怎么这么晚?”

    “因为之前她们还讲了一回儿鬼故事……”

    眼见着时间一点点逼近十二点,程云嘴角又勾起一抹笑,回道:“语音输入不是很快吗,为什么你隔两分钟才回一条消息?”

    “他笨得很,老是听错!”

    “你把错别字改了不就行了。”

    “不会改。”

    “唔,已经十二点了。”程云瞅了瞅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坏笑着回道,“你要小心哦,十二点是鬼门大开的时候。这会儿别人都睡着了,房间里就相当于只有你一个人。当你遇见鬼的时候动也动不了,也叫不醒别人。”

    “啊啊啊站长你也这么说,完了完了……”

    程云坐在前台都快笑坏了,等了两分钟,他才回道:“你为什么不回我消息,不会真的遇鬼了吧?”

    “我回了啊!”

    “??”

    “站长你收不到我的消息了吗?”

    “女侠?女侠你还在吗?”

    “我在!站长收到快恢复!吓死我了!我不敢揭开被子!”

    “女侠你收得到吗?”

    程云一个人坐在前台傻乐……

    可忽然,楼梯口传来一阵沉闷的脚步声,程云扭头一看,顿时呆了——

    他看见了什么……一道残影!

    殷女侠竟然穿着睡衣光着脚跑了下来!

    只见她脸上满带着惊恐,速度全开,几乎一眨眼就从楼梯口到程云面前了,而她一边跑还一边喊:“站长我下来找你了!吓死我了!我感觉上面有鬼!而且……而且楼道也好可怕!”

    程云愕然的看着此时的殷女侠,笑容逐渐僵硬在了脸上。

    殷女侠不断的喘着气,脸色有些发白,几道发丝凌乱的贴在脸上,应该是在被子里捂久了热出的汗,她就如看见救星一样盯着他。

    “额……”程云扯了扯嘴角。

    “站长……”殷女侠语气忽然有些像个小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怕……”

    “只是有点怕吗?”

    “嗯~~多一点点。”

    “你怕什么啊?你不是女侠吗?孤身一人行走江湖,风餐露宿,什么山里的破房子烂庙子都敢住,杀人如麻都没怕过那些人变成鬼来找你,听过那么多志怪传说也没怕,怎么忽然就这么胆小了?”

    “我以前又没看过鬼片!我不知道鬼还能这样啊,我听见的那些鬼都是能用刀砍死的……”殷女侠说着忽然一愣,直勾勾的盯着程云,“等等,站长,你刚才的意思是说……我杀的那些人有可能变成鬼来找我?!”

    “不会的,他们又没有虚空令箭,怎么可能跟得到这里来!”

    “说来也是……”殷女侠松了口气。

    “除了那个黑人……”

    “……”殷女侠咕咚咽了口口水,满眼慌乱,“那黑人肯定被砍头了吧,他……他不会来找我吧!!他可不是我杀的啊!而且……而且他长那么黑,晚上来害我我都看不见他……”

    “放心啦!我们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的,我们这个世界压根不具备诞生鬼的条件!”

    “胡说!鬼片里都放了!”殷女侠一脸‘在这个关键时刻你就别哄我了’的表情看着他,欲哭无泪,“楼上真的有鬼!”

    “怎么有鬼了?”程云实在有些无法理解堂堂一个女侠怎么会被鬼片吓成这样,难道她那个世界真的没有这类鬼的传说?所以她没有抗体?还是现代的鬼变异得太严重,鬼片技术太发达,碾压了她的认知?

    “我看见有鬼!”殷女侠说。

    “你仔细说说。”程云打了个呵欠,拄着下巴看向她。

    “哎呀站长你能不能认真点!我给你说真的,我都被吓坏了!”殷女侠恶狠狠道。

    “好。”程云拄着下巴点了点头,懒洋洋的道。

    殷女侠无奈,只得继续道:“就是……就是外面窗帘一直动。”

    “没关窗子吧。”

    “外面在吹阴风!有个女娃娃说鬼来了都这样!”

    “哦,天气预报说明天要下雨,晚上起点风也挺正常的。”

    “床偶尔还吱呀吱呀的响!”

    “俞点在翻身吧,以前没听到响过吗?”

    “没、没注意。”殷女侠惨兮兮的说着,“还有,楼下还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有点像人在念什么诡异咒语。”

    “当真?”程云忽然正色了。

    “当然,我……我什么时候骗过站长你啊!站长你你看你表情都变了,果然是有鬼吧!”殷女侠也被他的严肃吓了一跳,脸都有些白了。

    “声音有多大?”

    “还……还挺大的!反正我听得见!”

    “知道了,我明天叫他注意一点。”程云知道殷女侠耳朵很是灵敏。

    “诶?”

    “总之,宾馆是不可能有鬼的,这毕竟是我的地盘,鬼不敢来的。就算伽椰子趴在你床下,你不是睡的上铺嘛!”程云说着,又摸了摸殷女侠的脑袋,说,“回去乖乖的睡啊,你闭上眼睛,平心静气,等老法爷的法阵起作用,你一下子就睡着了。”

    “可你都收不到我的消息了,明明就是有鬼……”殷女侠十分固执。

    “我骗你的。”程云把手机拿给她看,坦言道,“我故意吓你的,没想到你这么不经吓。”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殷女侠看了手机,瞬间变得气鼓鼓的,“站长大人,我……我要和你决斗!”

    “快上去洗洗脚睡了啊。”

    “我还是怕……”

    “……”

    程云心想难不成你今晚要挨着我睡?

    片刻之后,殷女侠已经抱着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姿势就像个刚受了委屈的青春少女。

    她穿的也不能算睡衣,不过她倒是经常穿着这身衣服睡觉,程云都见过好多次了。一条棉质的玫红色超短裤,宽宽松松的,一件俞点的旧短袖体恤,体恤原本是白色的,但穿了很多年了,已经不那么白了,腰部还破了一个小洞,隐隐可以看见白腻腻的皮肤,总之这身衣服穿着睡觉还是很舒适的。

    此时她便露出两条白生生的腿缩在沙发上,小巧的脚丫子十分可爱,手臂也是白生生的,身材比例堪称完美,就是有点迷你。同时她手臂和大腿都能看到明显的肌肉轮廓,有种经常健身的那种线条美,让人不太敢轻视她。

    她就一眨不眨的盯着程云,同时默默等着时间流逝,不敢眯眼。

    “你不冷吗?”

    “不冷。”殷女侠连忙摇头。

    程云穿着羽绒服摇了摇头,又说:“你总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吧,我马上都要下班了,到时候你怎么办?”

    “呜……”

    “那你要怎样才不怕?”

    “那不然……不然站长您将我的刀还我,我一般都是抱着我的宝贝刀睡,抱着刀我就不怕了!”殷女侠眨巴着眼看着他。

    “也只能这样了。”程云叹了口气,“不过你可别吓到别人了。”

    “知道了。”

    程云把她的刀还给她,并且一直将她送到房间门口,然后才下来值了会儿班,紧接着便关门关设备,上楼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