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108章 江湖人不讲儿女情长

时间:2018-05-29作者:金色茉莉花

    ,!

    平淡悠闲的日子过得很快,一眨眼竟是到了十一月中旬。

    自从入秋后,天气就一天天转凉,到这个时候,程云都穿上了一件薄棉衣。

    李将军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两个月了。他卖锅盔也差不多卖了这么久,每天起早贪黑的出摊,最初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卖两三百个,净利润几乎五六百块钱,生意差也能卖一百多个,一个月妥妥的收入一万以上。

    第一周他就还完了程云的钱,随后为了更方便的研习兵书,他还从床位房搬到了二楼的迷你单间。自此更是废寝忘食。

    李将军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看完了那本厚如英汉词典的《孙子兵法》,这个速度程云也不知道究竟算快还是慢。

    老法爷在宾馆布置的法阵能让人更好的休息,能让人在过程中静心凝神,相当于一层buff加成。而程云借给他的卡片也是法师的奋斗神器,两层buff加诸于身,李将军看书学习无疑会轻松许多。但李将军又实在看得太深入了,仔仔细细,以至于每天从早上看到半夜,都还花了一个月的时间!

    看完《孙子兵法》后,他终于歇停了两天,也只是歇停了两天而已。

    随后,李将军主动找到程云,和程云交涉了许久,最终拜托程云帮他买了本《战争论》,还有一整套初中的物理、化学教材,又开始了没日没夜的看书之旅。

    他的目的性很强,速度也非常快,所付出的专注更是让人难以想象。

    他每天的生活就是早起出摊,有生意的时候就卖锅盔,没生意的时候就蹲在锅盔摊旁边看书学习,这份努力劲甚至感动了不少路过的大学生,也让许多早上送孩子上学的家长路过锅盔摊时指着他对孩子说——你看你现在不认真学习的话,以后长到他这么大了都还得看书,多可怜啊!

    到十一月后,李将军的生意陡然火爆起来。似乎他在周边已成了一个类似‘网红’一样的存在,每天来买他锅盔的人络绎不绝,甚至一天能卖出五六百个锅盔!

    这让李将军有些惶然。

    程云在抖音和贴吧逛了一圈才知道,原来是有人把李将军卖锅盔时的画面录了下来,发到了网上,还编了一个故事——

    ‘他曾是益州省篮球队的队员,本来有希望成为下一个姚明,可却因伤退役,最终沦落到靠卖锅盔为生,大冷天只能穿一件体恤,看了觉得很心塞。他曾经为了益州和国家的荣誉而刻苦训练,也正是因此负了伤,请大家帮帮他!锅盔也超好吃哒!’

    视频中的李将军穿着一件宽松的体恤,正低头煎着锅盔,他旁边一根小板凳上放着一本厚厚的书。宽松的体恤掩盖不了李将军肌肉隆起的身躯,寻常人都看得出他整个身体中蕴含着的爆发性力量。李将军手臂上的伤痕算是全身最少的,但右手手肘延伸到胳膊的一道巨大的疤却非常明显。同时李将军棱角分明的坚毅面容也在添加了美颜效果的视频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程云觉得哭笑不得,这个破洞百出的故事居然真的有人信了。

    也或许没人信,但就是有很多人慕名而来买李将军的锅盔,边买边录视频。

    李将军更是心有不安,他害怕自己的身份会因此暴露,也害怕会有公职人员来查他的证件——经过这些天的生活,他对这个国家的制度已有了一定的了解。

    渐渐地,李将军竟是越来越红了。

    程云好一顿安慰,才放他放下了心。

    但到了这两天,李将军心中反倒坦然了下来,有时候还会配合来买锅盔的年轻人拍照。

    他已经决定要离开了。

    平静的生活固然使他眷恋,但他对于平静生活的追求却不在这个世界。正是因为热爱平静,所以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时候该告别这份平静了。

    这份短暂的和平……到此为止。

    ……

    2017年11月17号,清晨。

    日历上显示是个什么劳什子学生节,反正程云读到大学毕生都没听说过这个节,更没过过。

    程云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坐着,他面前站着李将军:“你想好了?”

    “嗯。”李将军点头。

    “那好吧。”程云叹息道,也不多说,只叮嘱道,“现代战场十分危险,这点你在电视上已经看得很多了,所以记得穿好你的盔甲,带好你的重盾战刀,不要硬抗重武器。”

    “知道了。”

    “那你什么时候走?”

    “如果顺利的话,明天吧。”李将军说着站了起来,“我这就去找女侠商量。”

    “好。”

    程云也随着站了起来。

    这个天气锦官早上已经开始起雾了,而今早的雾似乎格外的大,弥漫街道,将整个城市都朦胧了,好似出去逛一圈就会让头发全部湿透。

    前台的玻璃门将大雾笼罩的城市和前台分隔成两个世界,俞点小姑娘打开了空调,穿着一件有点旧的厚衣服,带着红色的手套,将手放在嘴边往里手上呵气——她今早上洗碗用的冷水,感觉手有些冰。

    殷女侠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崭新棉服,有些臃肿,让她看起来有种别样的萌态。

    而她正坐在前台沙发上,拄着拖把嘴里不断念叨着:“快退房快退房……收拾一部分我就要打撸啊撸了……”

    忽然,李将军从楼上走了下来。

    殷女侠耳朵微微一动,随即抬头看向李将军,问出自己已经憋了好一会儿的疑问:“大个子你今天休息吗?怎么今天没有大清早起来卖锅盔?”

    “今天不卖。”李将军舔了舔嘴巴,牢牢盯着殷女侠,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噢!睡懒觉了吧!”

    “……不是。”李将军脸有些红。

    “那是什么?”殷女侠说着有些狐疑的盯着他,又眨巴了两下眼睛,“我还说今早上拿你两个锅盔吃呢,看来只有等明天了。”

    李将军闻言却是一喜,立马说道:“没关系,我马上给你做!”

    “诶……”殷女侠微微一呆,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明天吃也是一样的!怎么能麻烦你特意给我做呢!”

    “无妨。”

    “真的不用了,我刚吃了包子油条,吃饱了。还是明天再吃吧。”

    “明天……明天我也不做。”

    “啊?为啥?你明天也要睡懒觉?”殷女侠问完,有些意味深长的打量着李将军——这酗子,赚了点钱就堕落了啊!变懒了!!

    “我……等下再说。”李将军说着便又往回走,上楼搬他的锅盔炉子。

    殷女侠眨巴着眼,还呆愣愣的。

    过了一会儿,她才看向俞点小姑娘,满脸懵逼的问道:“你说,他这啥意思啊?干嘛特意给我做俩锅盔啊?”

    俞点小姑娘连忙低下头:“我也不知道,不要问我。”

    李将军生火、和面,做肉馅……弄了挺长时间,终于做了一炉烧饼,端到前台放在桌面上,说:“给,锅魁好了!肉特别多!”

    殷女侠依旧愣愣的:“谢谢啊!”

    “不客气。”李将军就在旁边坐下,看着殷女侠吃锅盔,直看得殷女侠浑身不自在。

    好不容易见殷女侠吃下三个锅盔,扯出一张纸擦了擦手,表示不吃了。李将军连忙走了上去,鼓足勇气对殷女侠说:“女侠,我……我有个事要和你商量,不知……不知是否方便!”

    殷女侠微微张着嘴:“啥?啥事啊?”

    “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

    “借啥?我没有啊!”

    “……”李将军一张老脸憋得通红,“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找个隐蔽点的地方,慢慢谈。”

    “啥事不能在这说,必须找个隐蔽的地方慢慢谈啊?”殷女侠越来越搞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满脸疑惑的看向他。

    末了,她又扭头看了眼俞点。

    只见俞点小姑娘低着头,默默的听着他们的对话,只是不知为什么脸有些红。

    殷女侠怔了怔,似乎明白了什么。

    “是……比较要紧的事。”李将军道。

    看见他一个两米多高的男人露出这副扭捏模样,殷女侠不由打了个寒颤,最终眼里却升起几分警惕:“啥要紧的事?”

    “真的很重要!”

    “额……”殷女侠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暗自脸红的俞点,犹豫了下,还是说,“那好吧,看在这几个锅盔的面子上,你走前面!”

    “多谢女侠!”

    李将军顿时欣喜的往楼上走去。

    殷女侠跟在他身后。

    二人径直上了楼顶。

    这时楼顶的花依旧开得灿烂,四季树终于展现出了秋天的色彩,举目望去,整个城市好似坐落在一层氤氲中。

    “你有什么事就快说吧!”殷女侠道。

    “在说之前我想先问两句。”

    “啊?”

    “女侠,你觉得这段时间,我……我待你可好?”

    “啥?”

    “这段时间我待你可好?”

    “……”殷女侠越发警惕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到底想干啥?等等,你还是想清楚再说!丑话我可先说在前头啊,我是江湖中人,虽然……虽然没混江湖了,但江湖中人不讲儿女情长!你该懂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