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78章 启蒙

时间:2018-05-13作者:金色茉莉花

    明川嘉玉年间,与周德的外交失败惹怒了周德皇帝,在那个皇权领导社会的时代,这直接导致了双方关系的再度破裂。

    史册记载,当时双方互相在边境陈兵数十万,于嘉玉十一年爆发战争。

    这不知道是双方的第多少次战争了。

    此战延续了两世帝王,直到数十年后,明川王朝佑仁帝上位。他在政治上积极改革,在军事上纳用良将,同时大力扶持萨满势力,明川王朝在战争中终于逐渐取得上风。而佑仁帝并不乐意战争延续下去,于是到了这场战争的末期,双方交战规模已经变得很小,转而将利益分化摆上了谈判桌。

    佑仁七年,明川镇北候被查出与周德汗国暗中勾结,不得已之下,只得举家跨越边境逃亡周德。

    周德一方为接应镇北候,一方面下令南天关的军队向明川边境推进施压,另一方面派遣骠骑大队偷入明川境内接应镇北候。

    而这些都是幌子,事实上周德一方早就派人暗中捍旋,打听清了明川边境的军力部署和对镇北候的围捕方向,并传信镇北候从西边月牙关荒漠偷渡出境,可谓处心积虑。

    当时明川王朝在月牙关只有一千兵马,但却有一名在边境已名声初显的小将——

    李靖!

    而周德一方也派出了一位虎将率领十来名亲卫暗中跨越边境接应镇北候。这位虎将也算名声不小,曾带领上万骠骑冲击明川军阵并大胜而归,算是勇猛过人。

    鹰鸣山——

    这里是沙漠中少有的绿洲之一,来往商人都要在这里停留补给。

    邹慈骑着一匹堪称巨大的类马驼兽,身上裹着黄色斗篷,他的耳鼻都用纱布包裹了起来,眼睛也不由自主的眯起以躲避风沙。他身边跟着十来骑,都是差不多的装扮,在沙漠中走过留下一连串巨大的脚印,但转眼便湮灭在风沙之中。

    逆风而行,实在艰难万分。

    这样一支队伍在沙漠中是很惹眼的,因为这群人一没有携带货物,二没有裹着皮袄,三没有显露身份,显然他们既不是寻常商人也不是沙漠居民,甚至也不是巡逻官兵。

    而他们看似宽松的黄色斗篷下又偶尔露出精良盔甲,武器在驼兽身上异常突兀,彪悍的气质藏都藏不住,如果过往商人遇上他们,估计会立马选择远远躲开。

    “将军,前面便是鹰鸣山了!”

    “嗯,不出意外的话,仲臧一家应该早就到了,我们绕过去。”邹慈道。

    “可是我们水和食物已经不多了,也不知道镇北候他们有没有带足够的补给。否则的话,我们回程的路上怕是不好受!”

    “那就派一个人去绿洲补给,其他人和我一并去鹰鸣山东部接应仲臧!”邹慈皱着眉,他体型高大,声音也很洪亮,颇有些不怒自威的味道,“虽然情报显示月牙关并无异动,但这毕竟是明川的地盘,注意不要惹是生非,被宰点就被宰点,正事要紧!”

    “是!”身旁的亲卫队长策马往后走去,找了一个机灵的小伙子,将所有事情向他叮嘱了一遍。

    很快,那名亲卫便多带了两匹马,抽着响亮的鞭子离队远去。

    行至鹰鸣山以东,已是下午,风比早上大得多,风沙扰人,最大的时候他们甚至什么都看不清,必须以手遮住眼睛才行。而沙漠中几乎长得一模一样,没有标志物,他们也不知道镇北候究竟在鹰鸣山以东的哪个地方等着他们,只能靠太阳辨别个大致方位,然后慢慢的找。

    没多久,亲卫队长捂着嘴对邹慈道:“将军,前面好像有人!”

    邹慈勉强从风沙中辩出了他的话,点了点头看向前方,果然见到风沙中有几个影子,正站在那里不动。

    他顿时皱起了眉:“似乎有些诡异啊!”

    亲卫队长也说:“他们没骑马,也没有马车,不像是镇北候一行人。”

    “不过十来个人而已,过去看看!”邹慈当先策马加快速度,他对自己一行人的武力很有自信,“月牙关的人不可能出动,若是其他人挡路,我们顺手宰了就是!”

    “是!”

    可当他们到了那行人近前,渐渐看清了那十来人,顿时都不由瞳孔一缩。

    只见领先一人身高一米八五左右,身形匀称,穿着一身精钢轻甲,正笔挺的站在沙地上注视着到来的邹慈等人。而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他那棱角分明的面容和李将军有些像,只不过他看起来似乎要年轻许多,少了不少沧桑,体型比之李将军更是差远了。

    他没有用纱布遮面,而是任由风沙在身旁席卷,眼睛也不眨一下。

    四周满是呼呼的风声!

    终于,邹慈身边的亲卫队长沉不住气喊了出来:“月牙关,靖——李!”

    李将军声音低沉:“正是!”

    亲卫队长没再说话,只是默默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同时取下巨马身边的圆盾,双眼阴沉的看向李将军……而随着他的动作,一时间整个小队所有人都做好了战斗准备!

    与此同时,李将军身后的众人也都抽出了战刀,双手提着,沉默无言,却已准备好了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

    而李将军依旧面色沉稳,笔直站着,微微抬起头看向对面领头的人。

    “狼骑大将,慈邹?”

    “是!”邹慈一把扯下了面巾,微微昂起头看向笔挺的李将军,随即冷笑道,“居然被你们发现了!”

    “如今的明川比你们强,各方面都比你们强。”李将军淡淡的回道。

    “呵!”邹慈再次冷笑一声,又环顾一眼四周,“仲臧呢?”

    “已经快到都城了。”

    “你们动作倒是比我们想象的快,也比我们想象的要隐蔽,倒是小瞧你们了!”邹慈道,“不过你是如此瞒过我们的眼线偷偷从月牙关离开的?”

    “我没瞒过他们,我只是比他们更快。”李将军指了指天上。

    邹慈闻言抬头一看,只见一队巨大的鹰不知何时正在头顶盘旋!只是它们被风沙掩盖得只剩一串模糊的轮廓,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

    他有些惊讶了:“腐鹰!”

    李将军没有说话。

    正在这时,一只巨鹰从天俯冲下来,几乎贴地飞行,却又在临近地面时扑扇着翅膀降低速度。两名披甲士兵提着个什么东西从鹰背上跳了下来,在地上滚了一圈才稳住身形。

    “啪!”

    那两名士兵将手中东西扔在地上,邹慈等人定睛一看,赫然正是方才前去绿洲补给的那名亲卫的头颅!

    邹慈面色不变,只道:“没想到佑仁皇帝竟然舍得将腐鹰派出来,享受这个阵仗,邹某回去怕是又多了几分吹嘘的本钱。”

    李将军只平静道:“你回不去。”

    “是吗?”邹慈仰起头,“你特意前来,就是为了留住我?”

    “是!”李将军说,“明川周德战争未了,作为敌将,你却已踏过边境……即使沙漠防守再怎么空虚,我明川的边境也不是谁都可以随意进出的!”

    “那你做好身陨于此的准备了吗?”邹慈一边说着一边抽出了旁边一杆长枪。

    “上面说,只要我带回你的头,他们就允许我卸甲还乡。”李将军说着,摇了摇头,“所以我不会死在这里。”

    “所言当真?”邹慈反倒是笑了,他对李靖本无恨意,只是双方归属不同,但听见李靖这么一说,他倒是忽然来了兴趣,“你好不容易混成了一员小将,却要卸甲还乡?”

    “周德之败已成定局,近两年来你们虽然气焰嚣张,可其实已经无力踏过边境。以前还有镇北候暗中支持你们,现在镇北候也没了,这场战争也是时候平息了。陛下生性仁厚,想必不会再主动挑起事端,明川国内也该安宁一阵了,而我也早已厌恶了这种整日厮杀的生活。”

    “没了仗打,你回去种玉米吗?”邹慈眯起了眼睛,实在无法理解,军人如果不靠战争来光宗耀祖,那还能靠什么?

    “种玉米也好过打仗。”

    “他们会这么轻易的让你走?”

    “所以要你的人头!”

    “呵!有趣有趣!你李靖不过闯出了些小名气,便想用我的人头来换你的闲淡日子,哈哈哈哈!”

    “不仅如此。”李将军淡淡说着,掀开大氅,从腰间抽出一柄明亮锋利的战刀,一瞬间他的声音似乎也低沉了下来——

    “你方先是策反我方侯爵,再是公然披甲越境,皇室容颜大损,上面需要一个交代,否则必然会对周德再次宣兵以维护天威!而一个敌军大将的死便是这个交代。我不想给那些好战之徒一个重启战争的借口!我也不想容忍你擅入我国疆域!”

    “刷!”

    战刀反射出雪亮光芒!

    ……

    夕阳西沉,风沙渐渐停了,阳光将大漠染成金黄,几只巨鹰尖啸着冲天而起,留下沙漠上的十来具尸体和染成红色的沙子。

    用不了多久狼就会清理掉这些尸身,而约莫明天早上,新的沙子就会掩盖掉今天的痕迹。

    **********************

    程云一觉醒来,感觉后脑勺又是一阵昏沉沉的,像是宿醉之后那种感觉。

    果不其然,他梦见了李将军。虽然梦中的李将军和现在的李将军差别很大,而且他也没从梦中得到答案,但他可以确认,那就是李将军。

    到了现在程云依旧摸不透这个梦的规律,只知道它依旧存在着,但又不是每天都会做。有时候它能让他看见很多东西,也有时候只有短暂的画面,或一个单独的场景,但这些和他第二天早上的疲惫程度并没有直接关系。

    比如现在,他看到的画面很清晰,且对其记忆犹新,便头疼得厉害。

    梦中的画面有些突兀,程云也是花了不少脑力才弄明白它讲述的是怎样一个故事,但这么一个单独的场景显然并不能让他一下子就确定李将军的人品与性格。

    根据梦中画面,他从侧面对李将军那个世界之前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

    起码他确定了明川世界并非普通的古代封建世界,而是有着超凡力量的存在。这种超凡力量掌握在一种类似萨满、祭祀或先知的人手中,他稍作思考便直接将其翻译成了萨满。可萨满自身的身体却很羸弱,甚至因为动用这种力量的后遗症而体虚多病、寿命不长。因此他们在这个世界获得了很高的地位,备受尊重,却注定无法成为稳定的统治者。

    到了这个年代,自身拥有强大武力的萨满早已绝迹,剩下的萨满大多为皇权效力,因为这样可以更轻松的换取荣华富贵。

    他们通过一种刻画符文的方式将这种力量注入凡人或武器之中,让身体正常的凡人获得更强的武力,例如巨大的力量、坚硬的防御等。李将军的盔甲上就有这类符文。

    程云推测李将军的体型巨变可能也与此有关,因为除了这类角色复杂的萨满之外,那个世界好似就没有什么超凡之处了。

    巨大的鹰显然不算在其中。

    他坐在床上想了许多,直到闹钟响了第二遍才摇了摇头,穿上拖鞋开始洗漱。

    殷女侠这种既不会熬夜玩手机又整日精力充沛的小孩儿自然比他起得早,当他出门时殷女侠已经将地拖干净了,正抱着拖把坐在三楼的楼梯上,拿着手机玩消消乐。李将军大概是从未经历过现代喧嚣的夜晚,也很早就起来了。

    程云悄悄推开青旅房的门,探头往里面瞅了瞅,发现里面有两名客人正在熟睡,而李将军坐在阳台的椅子上看着外面出神。

    他不由轻咳了一声:“咳咳。”

    当李将军回过头,他才对其招了招手,然后往自己房间走去。

    李将军自是跟在他的后面。

    “我要开始准备早饭了,你这段时间就待在我的房里吧。我那也有阳台,视野也是差不多的。”程云一边说着一边推开自己房间的门,“顺便我给你把电视机打开,一来你可以用它打发无聊的时间,二来也可以据此了解到我们世界的相关知识。”

    “麻烦站长费心了。”

    “不必。”

    程云示意他坐在沙发上,顺手打开了液晶电视,并调到了一个幼儿频道。

    铁塔般的李将军便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将手放在膝盖上,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这个忽然显现出画面的平板,眼中充斥着呆滞和惊异的神色。

    伴随着屏幕上那头站立的猛兽,一道浑厚声音响了起来:“今天熊大就来告诉小朋友们,要是走在路上忽然遇上坏人了该怎么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