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62章 昆真

时间:2018-05-04作者:金色茉莉花

    罗纳洲位于世界南方,拥有最多样化的地形,物种十分丰富。

    在嘉诺王国的北方,有一片高原,名字就叫北地高原。在一千多年前的古代,那是一片连敌国军队都不愿踏足的土地,却又是古代兵家必争之地。

    北地高原盛产优良的驼兽和强大易驯服的战争巨兽,同时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还遍布各种资源,从人民赖以为生的盐湖到普通铁矿,再到几乎露天的水晶矿,还有高原妖精中的少女……这片土地开始随着它的产出而声名远扬。

    当凶名赫赫的高原妖精被来自内地的雇佣兵团的狩猎逼得退居雪山之上,当野蛮凶悍的狼人部落被王国重装兵团击溃,北地高原彻底被嘉诺王国所掌控。

    一个姓‘托安’的家族在这片土地上扎了根,与他们一起驻扎的还有数千的骑兵团和一个整编的法师队。在接下来的近百年中,托安家族一边壮大自身,一边用或明或暗的手段陆续击败了同来开发北地高原的所有竞争对手,成为了这片土地上唯一的大贵族。

    为了对抗来自王室的不满,他们一面招兵买马让王室不得不对他们慎重以待,一面竭力宣布自己对王国的忠心。同时开始拉拢曾经北地高原上的原生种族——

    狼人部落!

    他们与狼人通婚,巩固自己对北地高原的统治,并寻求更优良的后代。他们以丰厚的薪资招揽学术派法师,以研发更强大的魔法武器、制造出更强大的战争怪兽。他们成了北地高原实质上的统治者……

    这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北地之狼家族,延续千年未衰的庞然大物。

    直到现在,嘉诺王国和铁马王国都已消失在历史舞台,但北地之狼的后人依然在政治、军事、商业、文化和魔法研究等各个领域占据重要的席位,现代人经常能在媒体上见到姓托安的重要人物。

    但这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另一个同样来自北地高原的名字更响亮耀眼——

    昆真!

    不止北地之狼比不上他,他一个人的光芒甚至盖过了那一整个时代!

    这位被后人誉为整个位面有史以来最富智慧的人物出生自北地高原的雁湖湖畔,也就是北地之狼最初的本部所在。后来因为战略原因北地之狼离开了这个地方,只留下一座城堡作为军事驻地,镇守雁湖这个当时嘉诺王国最大的产盐地。

    昆真就出生在这样一个盐工家庭。

    当时北地之狼家族正是巅峰,为了响应王国培养法师的政令,也为了给自己积攒更多实力,他们在整个高原建立了八座魔法学院。与世界上大多数魔法学院一样,这座学院对学生的出身展现出了极强的包容性——无论你是从内地迁徙过来的平民还是举族过来淘金的小贵族,无论你是妖精还是兽人,亦或其他智慧生灵,只要你能证明自己具备修习魔法的天赋,不触发王国法律和学院的规矩,满足招生条例,就可以加入魔法学院。

    其中一座学院就在雁湖边上。

    这是一个跃龙门的机会,比高考更甚百倍。

    盐湖的许多盐工抱着‘反正测试有政府补助也不花钱,没过不吃亏,一旦过了就发达了’的心态,将自己的孩子成批的送往魔法学院进行魔力兼容性检测。

    有人成功,也有人失败。

    来到北地高原一百多年了,在托安家族的政策下,现存的平民身上或多或少都带有高原妖精或狼人的血脉。且不说他们的法术天赋如何,起码有三分之一的人的魔力兼容性都能达到王国学院招生的最低要求。这意味着只要不是傻子,辛苦努力的学个几年起码有八成几率能成为一名见习法师。稍微培训一下,一个会使用见习法术、对符文和魔法都比较了解的人,无论参军还是去工作都十分吃香。

    那天雁湖刮着大风,空气中仿佛漂浮着许多小水珠,尝在嘴里尽是咸味。被送往冰川魔法学院进行测试的孩子们回来了——

    有些小贵族的孩子坐着马车,也有些家境殷实的孩子骑着瘦马或鹿,更多的是挤在一辆辆硬板车上忍受颠簸还要抓住木板以防止自己掉下去的盐工孩子们。这些最大不超过十五最小才七八岁的孩子们各自表情也都不一样,有些脸上有抑制不住的欣喜,有些则满脸沮丧,还有些人脸颊上倏倏滑下泪水。

    程云在梦中一眼就看见了那名独自坐在一辆板车末梢的清秀少年。他眼眶红红的,显然并未通过学院的测试。但此时却容不得他放肆痛哭,因为他必须牢牢抓住板车,同时用力将身体固定在板车上,否则路上的颠簸不仅会让他屁股开花,还随时可能将他颠下去!

    他一直看着身边的几个同龄少年。

    这几个都是和他同村的,平常关系不能说好,但也都很熟悉。本来大家都是普普通通的盐工孩子,结果一场测试下来,几乎其他人都因为几十年前一位北地之狼家族成员传出来的几十分之一的血脉而通过测试,还有一人魔力兼容性十分优秀,就只有他一个人没通过测试。

    从此他依旧是盐工子弟,估计未来就是和父母一样在雁湖采盐,直到老死。而往日里和自己一样普通的同村伙伴却一跃成了魔法学院的学员,以后再不济也能有个体面工作,身份差距一下子就拉开了。

    他如何甘心!!

    顺着他的目光能看到一名穿着十分宽大的布衣的高瘦少年。这位少年年纪已经比较大了,至少比身边人都大,与身边人的对比显得他更瘦,更成熟,也更沉稳。他是少数几个没有欣喜也没有悲伤的人之一。

    当板车停靠在盐湖湖畔,所有平民子弟都下了车,在看见自己父母的瞬间或高兴得大喊或放声痛哭,都小跑着迎了上去。

    清秀少年依旧盯着那名高瘦少年。

    他们是一起测试的,清秀少年亲口听见给他们做测试的见习法师说,自己这位同伴的魔力兼容性在平民子弟中算得上十分优秀,甚至在贵族子弟中也不算差。但他也听见那位见习法师说,自己这位同伴的年纪已经太大了,而且出身贫困家庭,不仅物质条件差,小时候也缺乏相应的教育,很可能无法满足成为一名法师的条件。

    清秀少年依旧很不甘心,又嫉妒又怨恨,他甚至在心中暗自诅咒自己的同伴会被魔法学院拒绝——这样自己起码能找到一点平衡!

    他所嫉妒的那名高瘦少年,就叫昆真。

    没有如他的愿,年少的老法爷勉强通过了冰川雪原的录取,并采取与北地之狼家族签署‘工作协议’的方式免除学费入学。为此,他在学习过程中乃至毕业之后的十年内都必须为北地之狼家族效力,听从北地之狼家族的调遣。并且他没有选择自己修习哪门学科的权利,北地之狼需要哪方面的人才,他就必须选修哪门学科。

    老法爷被分配到了最差的几个班之一,除了最开始一段时间外,每天学习时间少得可怜。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是用他有限的知识充当一个螺丝钉,为北地之狼家族工作。

    像是进了一个魔法小作坊。

    那个世界没有任何人知道老法爷是怎样在这样一片环境下完成魔法修习的,也没人知道他都经历了些什么,总之老法爷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从冰川学院毕业,通过了所有考核,逃离了那个黑暗的小作坊。

    那个时候周边的铁马王国开始崛起,并大肆扩张,边境需要大量军队应对来自铁马王国的压力。为了响应王国的动员令,北地之狼家族不得不将一部分刚毕业的魔法学员送往战争培训营进行训练,以成为战场上的高级炮灰。那时候的老法爷本来已经引起了学院一名导师的注意,不在这名单内,那名导师甚至打算推荐他进入更高级的魔法学院进修,但他却自愿选择了前往训练营。

    踏上战场后,他才从边军法师团成员的身上接触到正儿八经的法术知识,而不是冰川学院的启蒙教育。

    在这之后,老法爷用了两年获得了王国荣誉爵位,解除了与北地之狼家族签的协议,并离开战场踏上自己寻找知识的道理。

    他没能阻止嘉诺王国的灭亡,但与他无法挽救自己父母的衰老不同——那时的他已经很强大了,但他再也没参过军,而是更洒脱的前往世界各地,寻找智慧。

    同时他也在不断的传播知识智慧,引领着世界魔法水平的进展。

    那时,全天下的法师没有任何一个人不知道昆真之名,所有修习魔法的人都将他奉为神灵一样的人物。

    渐渐地,世界发展到了一个临界点上。

    老法爷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已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法师之一的他站了出来,联合众多被后世尊为伟人的人开始推动魔法科技的进展,并以此推动世界局势、文化、观念、社会阶级、种族隔阂等各方各面的变革。

    魔法技术发展引起的利益转移,从而引发世界战争;位面迅速融为一体引起的种族冲突、敌视与歧视,从而引发的一起起后人难以想象的灭族惨剧;老牌帝国的灭亡与新时代势力的崛起、联盟的建立与旧有国家的合并等戏码不断上演;许多人死去,也有许多人站出来……

    花了近两百年的时间,人们彻底掀翻了古代的一切,一个拥有无限可能的现代魔法文明出现在了这方世界,但受众人敬仰的老法爷却消失了——

    他去寻找他的真理去了!

    ……

    这是程云的梦中第一次出现老法爷本人的身影,第一次梦见老法爷本人的事迹。

    事无巨细。

    他可能一生都会记住这个叫昆真的法师。

    昆真是他的本名,但不是他的真名。一位法师的真名并不是固定的,它会随着这位法师对魔法的理解、在魔法修习道路上的进展而发生变化,除非法师亲口说出,否则不相干的人基本不可能知道一位法师的真名。

    程云知道了他的真名,但也只是明白他的真名代表什么意义。那串词太晦涩拗口了,仿佛是一种无法理解的语言,他念不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