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54章 便宜了别的女人

时间:2018-04-25作者:金色茉莉花

    7月29号,天气显然没昨天那么舒适,才早上仿佛便已能预判到下午的燥热。看书阁Δw.『ksnhu『.

    程云刚刚起床洗漱完毕,推开门,便见戴着口罩和手套的殷女侠站在他的门口,正拿着拖把拖地,旁边还放着半桶水。

    地面已光可鉴人,纤尘不染!

    在他看见殷女侠的瞬间,殷女侠也看见了他!那一刹那殷女侠眼中迸射出惊喜的神采,立马放下拖把喊道:“站长,你终于出来了!”

    “啊?怎么了?”程云一愣。

    “没什么!”殷女侠站在原地,将手背在身后,一脸扭捏的看着他。

    “哦?”程云有点懵逼,最后反应过来,连忙对她点头道,“哦哦,早啊!”

    “呵呵呵,你也早啊。”

    “嗯?你一直盯着我干嘛?”程云有些莫名其妙。

    “哦哦!”殷女侠连忙开始拖地,来回的拖,却只拖那一块区域,同时扭着头盯着他,仿佛在对他暗示个什么。

    “那你还一直盯着。”程云关上门,有些奇怪的盯着她,顿了顿问道,“吃过早饭了吗?”

    “早就吃过了。”

    “吃了就好,那我先下去了。”程云点点头,往楼下走去。

    可殷女侠却连忙追了上来,迈着碎步跟在他身后,一脸紧张:“那什么,站长,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啊?”

    “忘了什么?”程云停下来愣愣的看着她,又连忙伸手在脸上摸了摸。

    他洗了脸,刷了牙,也刮了胡子,衣服裤子也穿得很整齐,还有什么忘了?

    只见殷女侠冲他嘿嘿笑着,她依旧将手背着,看起来很乖巧的样子。直到见程云完全没想起来,她才咬牙道:“那个,啊对了,这个月我的工钱是多少来着?”

    “噢!!”程云这才恍然大悟,接着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今天是该给你发工钱了,不过你也没必要一大早就守在我门口吧?你看这地上给你拖得跟镜子似的,我要不是鞋底防滑都得摔一大跟头!”

    “嘿嘿……”殷女侠依旧傻笑道。

    “好吧,你跟我下来吧,我当场算给你看!”程云摇摇头往楼下走去。

    “好啊好啊!”殷女侠连忙跟上。

    十分钟后,程云坐在前台,面对着酒店管理系统的统计界面,一手抓起一个已经凉了的灌汤包塞进嘴里,一手在计算器上面按着。

    “好了,算出来了!”

    “多少多少?”殷女侠满眼期待。

    “提成是一千零三十六,就给你算一千一好了,加上两千底薪一共三千三,扣除前天提前发的一百,该发你三千二。”程云拿出前天的那叠现金,数了三十二张,放在柜台桌面上推给殷女侠,“你数数。”

    “谢谢站长!”殷女侠大喜过望,拿起那叠钞票便美滋滋的数了起来——

    她先是将钞票一张一张的甩在桌面上,笨拙的数了一遍,确认无误后又将钞票全部正面朝上,方向也要一致,齐得整整齐齐,然后又数了一遍!接着她开始一张一张的将钞票拿起来对准外面光源查看……

    程云扯了扯嘴角,满脸蛋疼的道:“你从哪学的这动作啊,你知道怎么分真伪吗?”

    闻言,殷女侠却是一惊:“啊原来这样做是分真伪的啊!”

    “不然呢?”

    “我……我也不知道啊!”殷女侠睁着大眼睛,“我看见俞姑娘退钱给别人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这样做啊,所以我就跟着做了啊。”

    “鱼姑娘?”程云瞟了眼俞点,“你俩的关系进展还挺迅速的嘛!”

    “所以这些钱还有假的?”殷女侠完全没理他的话,继续问道。

    “当然有假的。不过制造假钞判刑很重,而且以假乱真很难,所以现在已经很少有假钞了。”程云耸耸肩,“反正我给你的钞票你不用担心有假的,就算有,我包退!”

    “那就好那就好!”殷女侠连忙拍着胸脯,真是吓死她了。

    试想这些钞票中要是有一张假的,岂不就意味着她少吃了十几碗牛肉面?

    正在殷女侠拿着钱反反复复的数着时,唐清焰从楼上走了下来。

    她今天换了一身衣服,从牛仔裤加紧身体恤的休闲装换成了一条白色碎花连衣裙,看起来甜美大方又极有气质,但脚上的休闲鞋又不至于令整体风格显得过于正式,多了些青春休闲的味道。而她脸上化了淡妆,这让本就漂亮的她更加令人移不开目光。

    程云也多看了两眼,估计因为是很久没看过了,若是以前,他早就看够了!

    “才起床吗?”

    “是啊。”唐清焰微笑着道,她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得熟稔,但悲哀的是无论如何两人之间还是有些距离。

    “昨晚睡得还好吧?”

    “很好,感觉好久都没睡得这么好过了。”唐清焰着,又补充了句,“昨晚不知道为什么……很安心,梦都没做过。”

    “我看也是,你精神也挺好的!”

    “大概是因为之前在深安太忙了吧,天天加班,几乎每天都睡不到一个好觉。而且住的地方也很吵,楼下就是大桥,交通要道。”唐清焰着叹了口气,“真的感觉很久都没这么安心的睡过觉了。”

    “深安节奏那么快,那么繁华,比锦官压力大也是正常的。”程云觉得有些尴尬,他总觉得唐清焰到‘安心’两个字时仿佛很有感触的样子,充满了回忆的味道。然而这和他又没有关系,是老法爷干的好事,随便谁住在宾馆都会感觉很安心好吧!

    “所以在深安混不下去了,准备回去创业。要是再失败,就去考公务员好了。”唐清焰着,揉了揉脑袋,感觉前途总是这么令人心焦,“我觉得这大概是我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时期了,真想什么也不管,随便找个轻松的工作先干几年再!”

    “愿你一切顺利吧。”程云叹了口气。

    “谢了。”唐清焰展颜一笑,“对了,我出去见见几个以前的朋友,下午六点的飞机。”

    “中午不回来了吗?”程云问道,昨天晚上唐清焰是和他们一起吃的饭。

    “不回来了。”唐清焰摇摇头,很遗憾的道,“以后有机会再吃你做的饭菜吧,到时候你可要给我准备很丰盛的一桌哦!”

    “好啊!”程云笑道。

    “那我走了。”唐清焰拿起一个包,对他挥了挥手,便走了出去。

    吃过午饭,几人都聚集在前台,空调将外面的炎热驱散。

    俞点和殷女侠坐在柜台内,俞点的笔记本电脑上放着大鱼海棠,两人头几乎凑在一起,都看得目不转睛。程烟则默默坐在她们旁边,戴着耳机,手里捧着一本名叫《杀死一只知更鸟》的书,而且是英文原本,逐字看着。

    程云和老法爷坐在沙发上,他手里拿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蚂蜂窝的界面,世界各地的绝美风景和奇异风情都在这上面。

    老法爷眯着眼睛看着,不时点头道:“这个地方不错,风情很别致。”

    完,他又伸出手,在舌头上沾一沾口水,然后在程云的手机屏幕上一划,顿时翻到下一页:“澳大利亚?我没记错的话这是鸭嘴兽的发源地吧,有空得去看看!”

    程云看着屏幕上的口水印子,嘴角狠狠抽动了下,但没什么。

    只见老法爷翻动了半天,才感慨道:“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啊!一个文明再怎么伟大,即使超脱星球,超脱位面,又怎么比得上这方天地呢?”

    程云平静的扯过一张纸擦了擦屏幕,才:“所以您决定好下次去哪了吗?”

    “已经决定了,澳洲和非洲,这次走得详细一点,时间也会较长些。”老法爷点头,又,“抱歉,把你的手机屏幕弄花了。”

    “没关系没关系。”

    “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先出去买几件衣服。”老法爷着站了起来。

    “要我陪您一起去吗?”

    “不用了,我还没老到那个地步。”老法爷摆手拒绝了。尽管在他的世界,他的一切衣食住行都不用自己操心,但他时空旅行的经验已经非常足了。

    “那么……”程云压低了声音,“您的钱够么?”

    “够了。”老法爷随手掏出一百块钱,“我发现你们这的服装还挺便宜的。”

    “……”程云看着他手中那一张百元大钞,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于是他犹豫了下,还是很委婉的提醒道,“如果您想买衣服的话,街边店铺和商场大楼里的服装要比路边摊和批发市场里面的质量好很多。”

    “可我觉得路边摊生意也很不错啊,况且贩也足够热情,话又好听。”

    “那……随您吧!”

    眼见得老法爷拄着手杖走进烈日下的背影,程云摇了摇头。

    老法爷刚走,唐清焰便从外面进来。

    程云抬头看了眼,发现是她,愣愣的打了个招呼:“回来了?”

    程烟也抬起头,瞄了眼唐清焰,接着她又看了眼程云,顺手摘下了耳机。

    “是啊。”唐清焰着,长舒了口气,用手在耳边扇风,“还是屋里凉快,在外面都快热死了!”

    完她又指了指前台的冷藏柜,道:“请我喝瓶汽水。”

    程云于是起身给她拿了瓶可乐,顺便拧开了瓶盖,才递给她。

    唐清焰接过便灌了一口,这时候的她表现得毫无淑女风范,然后:“我上楼收拾一下东西,等下便差不多该走了。你……不和我上去聊聊?”

    程云一愣:“聊什么?”

    “……”唐清焰无奈的摇了摇头,“老朋友这么久没见,不该叙叙旧吗?”

    “来也是。”程云站了起来。

    这时旁边传来啪的一声,程烟合上了手中的书,看向程云,冷冷道:“你今下午不出去跑步吗?”

    殷女侠也抬起头,看了眼程云和程烟,又连忙低下头看向电脑屏幕,将脖子一缩。柜台轻而易举的把她挡住了,而她也装作自己正在专心听电影中的声音,其余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她还没看完电影呢!

    “今天休息。”程云。

    “可你昨天就没出去跑步。”程烟继续道。

    “昨天也休息。”

    “……”

    程云这才和唐清焰往楼上走去。

    尽管曾经曾多次坦诚相对,多次一丝不挂的贴在一起,多次负距离接触,但已经分手这么久,两人都明智的避开了独处一室的尴尬。

    楼顶天台——

    唐清焰坐在亭伞之下,一手拿着一颗程云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果子,另一手不断扯着连衣裙的领口扇着风,这个动作让那饱满娇挺的胸脯能轻易汇集人的注意力,若是程云站着还能轻易瞥见那走泄的大片雪腻肌肤。

    “你确定这玩意儿能吃?我怎么从来没见过这种果子!”

    “不吃算了,还给……”

    “咦,酸酸甜甜的还挺好吃!”唐清焰细细品尝着,接着又,“再给我摘几个过来。”

    “自己去!”

    “不,你去。”

    “不去。”

    “呜呜呜,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唐清焰瞬间卖起了可怜,“让你摘个果子你都不肯,你以前还天天给我做饭呢!”

    “你以前还天天和我……”

    “……”唐清焰脸一下子有些红了,却是叹了口气,也不继续撒娇要果子了,沉默了好久,才,“程云,咱们分手之后,你有没有想我啊?”

    “你想干啥?”

    “你这么警惕是几个意思?你就不能老实回答吗!”

    “干嘛这么问?”

    “找点心理安慰嘛。”唐清焰道,“我这次回了冀州,如果不回锦官的话,也许我们俩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面了。”

    程云也沉默了下,:“很多人分手之后不都是这样的吗?”

    “唉……”

    唐清焰忽然爬起来走出亭伞,走到阳光下,撑着栏杆眺望着远方——

    透过高楼的间隙,她可以看见益州大学其中两个操场和几栋分不清是哪的教学楼,那是一个承载着她最好的青春和最美爱情的地方,也是放飞她梦想和志向的地方。而她现在已经坚定而勇敢的走出那个地方,却发现从前天真的自己从未想过,现在的每一步都会走得这么难。

    收回目光,她又看见近前一株蓝色的花朵,一时有些出神。

    大概下午三点,唐清焰挎着一个挎包从楼上下来,里面装着她的衣服,而程云跟在她身后。

    她对程云笑了笑,:“我要走了,不送送我吗?”

    程云点了点头。

    唐清焰又笑了笑:“那就走吧。”

    程云站了起来,低头看了眼程烟:“要是我回来晚了,你就帮我守一会儿前台。”

    “我要去健身房。”程烟面无表情的道,“你自己早点回来。”

    这时俞点抬起头道:“没关系的,程老板,我多守一会儿就好了!”

    “……”程烟翻了个白眼。

    “那就麻烦你了,我争取早点回来。”程云着,看了眼唐清焰,,“走吧。”

    这时俞点和殷女侠已看到《大鱼海棠》的精彩部分,里面传出那句经典台词:“这短短的一生,我们最终都会死去,所以你不妨大胆一点……”

    程烟脸更黑了,干脆重新戴上耳机,继续看书——

    眼不见心不烦!

    程云就在门口打了辆出租车,和唐清焰一起坐在后排,两人在车上却都没有话。

    也许是在楼顶已经把要的话完了。

    过了好久,唐清焰才开口,幽幽道:“其实我在深安的时候,就特别想再尝尝你做的饭,昨天总归是尝到了,也算了了一桩心愿。”

    “有没有发现我的厨艺变好了?”

    “可不是嘛!”唐清焰着,叹了一口气,整个人像是完全倒在靠在座椅上,表情有些幽怨起来,继续道,“好不容易把你的厨艺给调教好了,却便宜了别的女人,想想还真是憋屈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