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52章 发工资了

时间:2018-04-24作者:金色茉莉花

    浇花、喂鱼,冥想、发呆,守前台的时候想法设法打发无聊时光,下午或晚上要么练武、要么进行体能训练……

    每天还要做饭,还要教导无知的殷女侠如何在这个世界生活。

    日复一日。

    日期到了7月27号。

    今天阳光罕见的很柔和,清风徐来,却又不是阴天,给人的感觉十分舒适。

    俞点坐在柜台内,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脑屏幕,五指则在键盘上迅速敲动。敲一会儿她又停了下来,端起马克杯口的喝了杯水,偏过头露出思索之色。

    殷女侠就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无聊的将腿用力伸直,然后低头盯着自己的脚丫子出神。

    这时程云从楼上走了下来,手中还拿着一叠钱:“发工资了!发工资了!”

    “啊?”

    俞点迅速关上电脑,看向程云。

    殷女侠也成功被‘工资’两个字吸引了注意力,忙不迭的从自己脚丫子上收回目光,抬起头看了看程云和他手中那叠钱,又看了看俞点,有点懵:“不对啊,我算着明明要过两天才发工钱的,怎么提前了……难道是我算错了?”

    “不会吧,我都算了好几十遍了!”

    “而且今早上才算过一遍……”

    “你在嘀咕个什么?”程云从殷女侠面前走过,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又走到柜台前对俞点,“那个,从上个月27号开始算,到今天你已经做了整整一个月了。我算了下你这个月的提成,是九百二十多。单子在这,你先看看有没有算错或算漏的地方。”

    “提成这么多!”俞点有些惊讶,甚至用手捂住了嘴。

    “这个月生意比较好嘛。”程云笑了笑道。

    安居宾馆前台收银员的底薪算得低,再加上他还要俞点兼管微信账号和公众号,所以提成算得比较高。而其他宾馆前台往往不算卖房提成,甚至很多压根没有提成。

    “不、不用看了。”俞点连忙摆手道,“这已经超出我的预期了。”

    “看一看吧。”程云有些无奈,“万一我有地方算错了呢。”

    “算错一点也没……没关系。”俞点红着脸着,忽然反应过来觉得这样似乎真的有点不好,才又低头接过那张单子,“那、那我就看看吧。”

    她似乎对此很不好意思,拿着单子也只匆匆瞄了几眼,便:“没问题。”

    “……”程云觉得这个年代居然还有这么老实的人,简直是稀奇,于是他叹了口气,,“这一个月你也辛苦了,我就给你凑个整数,算一千好了,加上底薪2400,这个月你的工资总共就是3400,再给你包个红包,算3500好了。”

    “啊……”俞点有点受宠若惊的表情,刚想摆手客气两句,多亏及时刹住了车,低着头声,“谢谢老板了。”

    “要现金还是转账?转账的话微信、支付宝都行。”程云。

    “支付宝吧。”俞点声道,内心简直幸福得要爆炸了——在这个地方天天坐在超舒服的椅子上吹空调,偶尔忙一忙,大多数时候她都能继续做她所热爱的事,老板包管的一日三餐还吃得很棒,就这样居然还有这么高的工资……

    这样的生活比她以前实在好太多了!

    而殷女侠便直愣愣的坐在沙发上,仰起头看着他们,听着他们俩的交谈,放在大腿上的手紧紧扣在一起,眼巴巴的看着他们用那个叫手机的方块不知道做了些什么。

    然后程云:“好了。”

    接着她听见一道女声从俞点的手机中传出:“支付宝收款到账,三千五百元!”

    俞点也红着脸点头:“谢谢老板。”

    程云也回道:“这些都是你应该得到的,该我谢谢你才是。”

    殷女侠依旧坐在一边眼巴巴的,心里却着急得很——这两个人居然还在客套,咋还不轮到我呢!

    终于,程云和俞点完了话,但却依旧没有找她的意思。

    殷女侠忍不住了,忙不迭的站了起来,:“诶!我呢我呢!站长,我呢!”

    “你?”程云愕然的看了她一眼,皱眉想了想,“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要比俞点晚两天入职吧?”

    “所以……”殷女侠又看了看程云手中那叠钱,接着看了眼俞点的手机,最后望向了冷藏柜,咽了口口水,神色黯然了下来,“我还要后天才发工钱是吧?”

    “对啊!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还得等两天吧!”殷女侠将心中浓浓的失望隐藏得非常好,瞎子绝对看不出来,“我还以为我算错了呢……”

    “哦。”程云点点头,看见她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又有些不忍,于是补充了句,“我还以为你想提前发工资呢。”

    “诶??”殷女侠顿时眼睛一亮,所有负面状态一扫而空,双眼亮晶晶的盯着程云,“可以吗?”

    “可是可以,不过……”程云迟疑了下,“你要提前发工资干什么呢?你又不愁吃又不愁住,衣服也够穿,难道这两天有什么急用吗?”

    “额。”殷女侠表情顿时一怔,偷偷的瞄了眼冷藏柜,又迅速收回了目光,,“因为这是我在你们这个世界的第一份工作啊,也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拿这么多工钱,我好几天前就开始迫不及待了……”

    “那么急干什么?我又不会拖欠你工钱,也不会克扣你。”程云可不想被摁河里淹死。

    “哎呀就是……很想要拿工钱嘛!这份工钱我已经憧憬了半个月了,而且今天这个姑娘都拿了,我看着眼睛都红了!要是今天拿不到的话,我晚上会睡不着的!”

    “这么严重的么?而且就这么简单的原因?”程云直视着她的眼睛。

    “好吧。”殷女侠无奈低下头,“发了工钱我才好买饮料喝。”

    程云闻言表情丝毫不变,仿佛早已料到这点,接着问:“所以你之前偷偷藏起来的钱都花完了?”

    殷女侠顿时一愣:“啊?什么藏起来的钱?”

    “还装傻!”

    “我听不懂你在什么。”

    “就是你之前从那名黑人身上摸的钱。你交了七百多给我,我本来还以为你老实交完了,结果你居然还藏了一部分。”

    “我没有!”

    “还敢狡辩。”

    “你别乱啊!”

    “……”程云翻了个白眼,看着神态已暴露一切却还打死不肯承认的殷女侠,“你趁俞点值班的时候跑来买雪碧,还让她不许给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你咋知道的呢?”殷女侠呆了,接着她反应了半天,才看了看俞点,满脸委屈道,“肯定是这姑娘给你打报告了!这人怎么能这样呢?明明答应我不的!”

    闻言,俞点也是微微一怔,连忙红着脸摆手道:“我……我没有!”

    程云也:“好了,别诬赖人家了!是我有一天无聊时翻监控,看到你趁我午睡的时候偷跑下来买雪碧,后来我找俞点一问才知道,你不止每天都下来买,还每次都让人家俞点帮你保密,真是狡猾。”

    “……”殷女侠脸微微一僵,接着才道,“可是那些……我都用完了。”

    “那你藏了多少钱?”

    “几十个。”

    “几十个?”

    “就几十个。”

    “几十块是多少个?老实点!”

    “九……九十多个吧。”殷女侠声嘟囔道,接着抬头看向他,“真的用完了,你找我要我也没有了,大不了……大不了你从工钱里扣!”

    “我才懒得扣呢。”

    “那太好……”殷女侠着,微微一愣,迅速将脸上的喜色收了回去,没完的话也咽了下去,转而露出可怜神色,,“站长,提前发工钱吧!我真的好可怜的,来到你们这个世界一分钱都没有,雪碧也好几天都没喝了,再这样下午我怕是撑不过今天晚上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戏精!”

    “我很认真的……”

    “可是你还有两天的提成没算呢,如果提前发工资的话,那两天的提成……”

    “呃?”殷女侠怔了怔,根据之前俞点得的提成心里迅速盘算起来,接着她面色瞬间变得坚定,大义凛然道,“我觉得两天不喝雪碧也没什么!还是别提前发了吧!等后天算上提成再发也不迟,我就不给站长你添麻烦了!”

    “……”程云无语,“我又没要扣你那两天的提成,你这人!”

    “那、那你什么意思啊?”

    “我懒得给你解释,没那个闲工夫。”程云叹了口气,“既然你这么担心我扣你工钱的话,我就先提前给你发一百,剩下的后天再发!”

    “耶!!”

    殷女侠像个女孩一样跳了起来,接着连忙对程云伸出手道:“快拿来拿来!”

    程云翻着白眼,抽了一张红票子给她。

    “mua~”殷女侠对着那张票子深深的亲了一口,接着像模像样的举起票子对着门口光源看了看,才,“你这玩意儿怎么这么神奇呢,就这么一张纸,就能抵得上十多碗香喷喷的牛肉面和几十罐雪碧!”

    “你别理她,这人有传染性神经病,心传染给你。”程云对俞点。

    俞点很听话的点了点头,悄悄看了看殷女侠,很快又收回了目光。

    正在这时,程云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连忙摸出手机,看见上面跳动着的一个叫做李怀安的名字,迅速按了接听。

    “喂?”

    “程云啊!”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很好听的男声,温柔又有磁性。

    “从泰国回来啦?”程云问。

    “咳咳。”李怀安咳嗽了两声,刚酝酿起来的情绪瞬间没了,“虽然你的是事实,但我特么听起来怎么这么怪呢!”

    “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到锦官了?要请我吃饭喝酒?”

    “没呢,在燕京停一天,才刚到酒店。”李怀安着,又沉默了一下,才接着,“那个,我才听人起……你知道之前我在国外也挺忙,大男人也不爱成天聊天,你也不发个朋友圈或者表达一下你的悲伤什么的……”

    “我昭告天下算了!”程云差点被气笑。

    “我反正……就提前给你一声呗,不然你还以为我这么不贴心呢!”李怀安,“叔叔阿姨那个事,我也挺伤心的,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呢,也不知道怎么跟你。”

    “都过了一个多月了。”程云脸有点黑,“你是来揭伤疤的么?”

    “反正等我回来再找你吃饭!”

    “我知道。”程云笑了笑,“就是你特么得太恶心了。”

    程教授和安教授死后,一方面因为他确实老大不了,另一方面他也真的很忙,杂七杂八的事多得很,所以他并没有到处找人求心理安慰,更不可能昭告天下,李怀安这种大学好友毕业后本身就离得远,不知道也很正常。

    “那关岳呢?”李怀安又问道。

    “他貌似辞职去骑318了,我看他空间,一天到晚累得跟一条狗似的。”

    “他也不知道?”

    “肯定啊!”程云,“用你的话来,我又没发朋友圈,咱们也不常打电话,偶尔在qq上聊两句我也没,他怎么会知道!”

    “那他回来没?”

    “过两天吧。”

    “这倒是赶得正好!”

    “那你明天什么时候的飞机?”

    “晚上,很晚。”

    “我家车都成废铁了,可没法来机场接你。”程云。

    “我有司机。”李怀安尴尬道。

    “啧啧。”

    程云和他聊了十来分钟,基本都是你问我答这类高度浓缩的对话,互相了解了下各自最近的情况,便一致决定改用qq聊天。

    最后程云要去做午饭了,便挂了电话。

    一回头,程烟竟搬了根塑料板凳坐在他身后,将他吓了一大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