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37章 黑夜传说

时间:2018-04-16作者:金色茉莉花

    安迪一口气跑了几公里远,期间在横七竖八的小巷子里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弯,踩到过软乎乎的恶心东西,也被流浪狗追过,还差点掉进水沟。

    他一直保持着一个很快的速度,不敢松懈,多亏常年健身、练习拳击,否则怕是早就累死了!

    直到肺部像火烧一样,他才停了下来,抬头看向前方的一片低矮建筑——

    这里依然是城区,但建筑已不那么密集了,给他的恐惧感也更小。

    再往前两公里就是一个湿地公园,那里不仅没有监控摄像头,而且地形复杂,灌木丛密集,只要一头扎进去,那群警察便很难再找得到他。而他只要趁夜穿过湿地公园,就能到达城郊,至于再之后嘛……

    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

    先度过眼前这一劫!

    安迪开始听见若有若无的警笛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这让他十分紧张。

    午夜过后的城市十分空旷,尤其是这个地方,路上几乎一辆车都看不到,只有一个身上挎着包的年轻女子骑着小黄车在昏黄的路灯下摇摇晃晃前进。对了,前面人行天桥上还站着一道身影,看样子似乎是个长得很矮小的未成年女孩,只是她有些奇怪,大半夜的居然笔直的站在人行天桥上,也不走动。

    而且,她好像还正盯着自己……

    安迪不由长呼了一口气,沿着街道继续往前跑,同时调整姿态和步伐,让自己看起来显得不那么仓惶,像是个夜跑者。

    他目光不由自主的往天桥上那名女孩身上瞟,总觉得那小只小只的中国女孩正盯着自己,而且那目光竟令他也有些发寒——他甚至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被猎豹盯上的小羚羊。

    “操蛋,我怎么会联想到动物世界!”安迪在心里怒骂了一声。

    他很快便跑得靠近人行天桥,这时抬头已能清晰看见那名女孩子——那确实是一名长得挺矮的女孩子,穿着很普通的白体恤,短裤,长发披散在背后,上身被路灯照得明暗分明,貌似身材还很有料,因为光线的原因她的脸在安迪看来是一片漆黑,但这并不影响安迪对她威胁性的判断。

    同时安迪也发现,她确实在盯着自己,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在盯着自己!

    这又令他有些不安起来。

    理智告诉他,这女子和他无关,也绝对无法威胁到他,甚至他能一个打二十个!但直觉又告诉他,那里蛰伏着一头猛虎……

    忽的,安迪瞳孔一缩。

    他本能的停下脚步,惊骇无比!

    他看见那道小小的身影单手在天桥护栏上一撑,整个人便轻巧的越过护栏跳了下来。

    这是什么情况?

    这天桥可有五米高啊,所以这个中国女孩子是打算半夜在这里自杀吗?可她等到我走近了才跳是个什么意思啊!

    安迪一脸懵逼,但接下来的事实却超乎他的预料,让他瞪大眼睛——

    没有人体砸在地上的闷响和血浆迸裂的声音,安迪曾多次听过那种声音,但现在却只听到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落地声,像是一只猫轻巧的从柜子上跳下来——那道很矮小的身影确实落地了,但她却还站着!

    只见殷女侠光着白嫩嫩的脚丫子,左手提着两只运动鞋,只用食指和中指勾着。她没有第一时间去看安迪,而是专注的弯下腰,将自己的运动鞋整齐摆放在了地上。

    接着,她才直起身,抬起头来。

    两个人在这午夜对视着。

    一人低着头,满脸慌乱惊骇,一人仰着头,却是淡定无比。

    这份沉默很快便被打破——

    只听砰的一声,那名骑小黄车的女子失衡摔倒在了地上!但坐在地上的她还呆呆的看着这一方,满脸都是惊恐!

    安迪深吸了一口气,听着背后警笛声越来越近,他终于确定那不是自己的错觉,那么也就意味着自己绝不能再耽搁了。而在拳击课上获得的经验让他现在还保持着几分冷静,他开始打量起对面这名女子。

    她确实很矮,看起来还不到自己胸口,虽然不瘦但也绝对不壮,初步估计她的体重甚至只有自己三分之一。平常自己绝对能一脚把她踢出去好几米远,一拳直接打死,可刚才这女子直接从天桥跳下,接着每个动作神态似乎都饱含着对自己的轻蔑,甚至是她左脸那道狭长刀疤和平静眼神,都让他升起一种这女子绝不好惹的荒谬感觉!

    “那个,借过一下,小姐。”安迪用平生最标准的普通话说道。

    “嗯?”殷女侠眼睛一眯。

    就在这一瞬间,浓烈的戾气从她身上释放出来,有如实质般朝四周荡开,甚至让安迪本能的退了一步,眼中更惊骇了!

    难不成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

    放屁,中国功夫都是狗屁,都是骗人的,那些武师自己能一拳打死!

    安迪如是想着,强行鼓起勇气,就在原地活动了下筋骨,一身爆炸性的肌肉稍一用力便凸显出来,看起来无比吓人!接着他做出一个拳击架势,脚上迈起与自己庞大体型不符的轻快步伐,俨然一个将攻击防御与闪避都点满了的格斗高手。

    接着他不再犹豫,猛地扑向殷女侠!

    身躯带起狂风!

    如一头猛兽!

    ********************

    当程云搭着警车赶到现场时,那名高大壮硕的黑人正躺在人行道上,殷女侠无聊的蹲在路边,用一把小刀左右砍着草坪内的小草玩。

    旁边还有名身穿黄裙子的年轻女子,正拿着手机对警车招手。

    两辆警车吱的停了下来,几名警察与程云相继从上面下来,全都围了上来。

    殷女侠转身站起来,手中还拿着那把小刀,黑人就躺在路灯下面。这幅场景让在场所有警察都懵逼了。

    “那是我朋友!”程云连忙喊道,“她之前和我一起帮你们追嫌疑犯!”

    “把刀放下!”他接着对殷女侠喊道。

    “哦。”殷女侠把刀折叠回去,揣回了自己的裤兜里。

    周嘉星和老陈对视一眼,走到了殷女侠身边,其余几人见状也不来为难殷女侠,转而上去检查那黑人的状况。

    “你这朋友竟然还真能追上这家伙!”周嘉星不敢置信的看着殷女侠,对程云说着,又看了眼地上躺着的黑人,咽了口口水,“而且,还把这家伙撂翻了!”

    “不可思议!”老陈补了一句,“简直是女中豪杰啊!”

    程云没有理会他们的惊叹,连忙冲到了殷女侠旁边,问道:“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你没把他打死吧!还有这刀哪来的?”

    “你说这刀啊?从他身上掉出来的。”殷女侠说着又摸出了那把小刀,还将其打开,旁若无人的玩着明晃晃的刀具,说道,“你别说这小刀还挺锋利的,而且还可以折回去,好玩,我要了!”

    “问你话呢!”

    “我回答了啊!”

    “还有一句!”

    “没,只是晕过去了!”殷女侠摆摆手。

    “把刀收好!”

    “哦。”殷女侠又把刀揣了回去。

    周嘉星和老陈点了支烟,站在旁边说:“这次多亏你们了,不然他虽然也跑不了,但我们几个肯定得闹个笑话,还得写检查。这刀你们想要的话,就说是自己带的就行!反正那小子的案子基本已经定了,这个我们拿着也只能扔库房里生锈。”

    “嗯。”程云点头,“那就多谢了。”

    梁博也在现场,他先检查了下躺地上的黑人,发现他没死后,二话不说直接扇了两耳光,给打醒了。

    那黑人呻吟着喊着两个单词,大家都听得出是医院的意思,但没人理他。

    梁博大声嚷嚷着让人把他拷上扔车里,便走到了那名身穿黄裙子的女子面前:“刚刚是你报的警?”

    “她让我报的。”女子指着殷女侠,回想起刚才那一幕,她还觉得是在做梦般。

    梁博点了点头,又说:“横竖也就那么两分钟,这么晚了也不好意思请你去做笔录,你家住哪,我们把你带过去!”

    “不用了,就在这前面那栋楼。”

    “那好,就这样吧,早点回去休息!”梁博淡淡的挥了挥手,接着直接走向程云,然后看向了殷女侠。

    “你把他追上的?”他问道。

    “怎么?”殷女侠皱了皱眉。

    “也是你把他撂倒的?”

    “你有意见?”殷女侠天生就对这些官差不感冒,加上梁博态度也不怎么好,于是她语气也有些冲。

    “你怎么撂倒的?”

    “你有种走近点,我给你示范一下!”

    “咳咳!”程云连忙拉了拉她,接着小声对梁博说,“她从小练武。”

    “嗤!”梁博嗤之以鼻。

    这黑人的资料他全都看过,如果传统武术能让这么一小姑娘撂翻这么高大且精通拳击的黑人的话,弓箭都能射赢重机枪!

    “好了好了,收队!”他也没多说什么,瞥了眼殷女侠脸上那道刀疤,目光又微微向下,看见她光着的脚丫子,“你们要不要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

    “别问我,我是傻子,我啥都不知道!”殷女侠直接仰头看向漆黑马虎的天空。

    “必须去吗?”程云问。

    “不勉强,天晚了。”他挑了挑眉说,“我们其他地方也还有点事,估计得忙到半夜去了,人手不够,你们明白白天来也行。”

    “行。”程云点头。

    “那我们就先把他带回去,你们……”

    “我们打个车!”

    “也好。”梁博说着,停顿了下,“那就有点不好意思了,我们确实忙,车上也坐不下了。”

    “理解理解,你们辛苦了。”

    梁博摆了摆手没多说,直接往警察走去,其余警察都跟在他身后。

    隐隐的还听见他有些气的声音:“别以为人抓回来了你们就没事了!一群傻逼,这样都能让他跑出几公里,脸都特么给你们丢光了,回去挨个给老子写检查!”

    当他们走了后,程云才摸出手机开始叫滴滴,而殷女侠就提着鞋子站在他后面。

    程云回头看了一眼:“怎么不穿鞋?”

    “脚脏了,回去洗干净再穿。”殷女侠小声说着,“新鞋子呢!”

    “不是有袜子吗?”

    “新袜子。”

    “讲究!”程云翻了个白眼。

    “对了那个是什么东西?”殷女侠指着不远处倒在地上的一辆小黄车,“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那叫自行车。”

    “为什么它不会倒?我看很多人都在骑这种两个轱辘的东西。”

    “有空我教你。”

    “好啊!”殷女侠顿时咧嘴一笑。

    很快,车便来了,程云拉着殷女侠坐上去。

    第一次坐车的殷女侠表示很新奇,左摸摸又看看,睁着大眼睛,感觉内部和她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她来到这个陌生世界后就只在路边看到这种盒子跑来跑去,从来没坐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