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34章 交通知识要记牢

时间:2018-04-07作者:金色茉莉花

    ,

    闻言,周嘉星旁边那位矮个警察顿时神色微凝。他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型录音器并打开,然后摸出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沉凝的看着程云道:“一个身高一米九的黑种人,他来你这里是想要住宿?”

    “嗯,显而易见。”程云道。

    “然后你让他入住了?”

    “没有。”程云摇了摇头,答道,“我这儿没有涉外资格。”

    “然后他离开了?”这名警察的问话有些死板,仿佛他早已习惯了某种程序。

    “是的。”程云老老实实的点头。

    这时周嘉星忽然皱着眉头:“据我了解,这旁边大学里有不少留学生,而这周围具有涉外资格的酒店也就那么几家。按理平常宾馆都不会那么严格的遵守规矩,遇上留学生来开房也大多记录一下了事……所以我希望你能对我们实话。我们是刑警,就算你违了规也不归我们管,我们也懒得管。”

    “没错,那名黑人签证早就过期了,而且他犯了……很严重的事,我们很需要你的配合。”矮个警官抬头瞄了眼前台的监控摄像头,似乎在提醒着程云什么。

    “我知道。”程云点头,“不过我这刚开业,不想冒险。而且最近暑假到了,生意也挺好的,不差这一个房间。”

    “哦。”周嘉星点头,这个问题不值得他过多纠结,“那他去了哪?”

    “去了哪……”程云皱眉仔细想了想,“应该是去找别的住宿了,毕竟下那么大雨。”

    “……”周嘉星沉默下来,这个回答简直和没有一样。

    这时忽然从楼上传来一道声音:“他往左边走了。”

    众人转头,只见殷女侠穿着短裤和拖鞋一步步的走了下来,腿和脚丫子都白生生的。

    “嗯?”周嘉星一愣,看向程云,“这位姑娘是?”

    “她是我店里的保洁员,那天她也在场。”程云着又看向殷女侠,对殷女侠的智商有点怀疑,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往左边走了?”

    “我看见了啊!”

    “你记得?”

    “当然。”殷女侠有些莫名其妙,“那人黑得跟个碳一样,能不记得嘛!”

    “左边是哪边?”

    “这边……诶站长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连左右都分不清了是么?”

    “没没没。”程云连忙否认。

    “咳咳,我们现在正在很严肃的向你们了解情况,也请你们严肃一点。”周嘉星一边着一边打量着刚刚才从楼上走下来的殷女侠,又向程云问道,“可以调一下监控录像吧?”

    “可以。”

    俞点马上抱着笔记本起身让位,几人围在前台,程云很快调出了监控录像。

    “就是他,和监控中穿的一样的衣服。”周嘉星指着屏幕,然后按下了快进,“果然,出门往左边走了。”

    “那边野旅馆很多。”程云,“不过他如果真犯了什么事的话,现在估计早就跑得没影了,毕竟今天都已经二号了。”

    “这个也不一定,总之我们多线发展,争取不放过一点机会,早点找到他早点完事。”周嘉星着叹了口气,又问,“关于他,你们还知道什么特征吗?”

    “没什么了吧。”程云皱着眉头,“对了,他中文得还不错,和人交流没有障碍。”

    “他来这已经好几年了。”

    “来这好几年了?签证过期都没人将他遣返回去么?”

    “哼!”周嘉星轻嗤一声,“滞留中国的黑人多了去了,每次遣返不是找不到人就是给我们耍滑头,强制性遣返的话他们又要聚众闹事。多次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样啊。”程云点头,听gd那边滞留中国的黑人更多,政府也是没办法。

    这时殷女侠犹豫了下,冷不丁又插了一句:“那个碳人脖子上和手肘都有伤,看痕迹应该是被指甲抓出来的,只是很浅,不仔细看看不见。”

    “嗯?”那名矮个警察顿时看向殷女侠,微微眯起了眼睛。

    程云也愣了下:“这你都知道?”

    “本能,本能反应。”殷女侠谦虚的摆了摆手,“习惯了下意识留意这些。”

    矮个警察眼神更加怪异了。

    本来殷女侠就算脸上有道刀疤也不容易引起人的注意,毕竟她一米五五的萝莉身材实在太具欺骗性了。而且她脸型五官也生得妩媚,如果没有刻意散出戾气的话,完全就只是个面部有瑕疵的邻家姑娘。但现在矮个警察却凭着行业直觉似乎嗅到了什么不对……

    但他很快便低下头,没有多事,默默的将殷女侠的话记了下来,然后打了个不确定的标记,准备向尸检那边确认一下。

    “还有什么有关他的信息可以提供给我们的吗?”矮个警察继续问道。

    “没了。”程云看向殷女侠。

    “我也没了。”殷女侠自觉摇了摇头。

    “那如果你想起什么,随时可以与我们联系,如果再次发现他的行踪的话,也请及时拨打报警电话。”矮个警察与程云握了握手,“我姓陈。”

    “好的,陈警官。”程云。

    “那就不打扰了。”陈姓警察最后皱着眉看了眼殷女侠,便收起东西风风火火的走了。

    殷女侠看着他的背影,有些莫名其妙:“他最后干嘛看我一眼?是我的样子让他起了疑心吗?”

    “不知道。”程云摇了摇头,有些无奈,“总之你可当心点吧。”

    “点心?什么点心?”殷女侠眼睛一亮。

    “……”

    “哦哦,我错了。”殷女侠着,又问道,“那两个就是你们这个世界的官差吧?和昨天……电视里的人穿差不多的衣服。”

    “是啊,他们叫警察。”

    “他们怎么没拿那种嘭嘭嘭的枪啊?”

    “谁没事揣枪在身上啊,警察也不能乱开枪啊!”程云有些无语,拿起冷包子啃起来。

    没啃两口,他觉得有些怪,往旁边一瞅,却发现殷女侠正呆呆的盯着他。这位女侠在和他目光接触后马上便扭过了头。

    程云很诧异的盯着她:“你要吃吗?”

    “不不不,不吃。”

    “确定?”

    “不吃。”殷女侠坚决道,又瞟了他一眼,弱弱问,“什么味道的啊?”

    “应该是酱肉吧,你尝尝?”

    “不不不,我吃了早餐,你没吃呢。”

    “马上吃中午饭了,没关系。”

    “那我就吃一个。”殷女侠咽了口口水,紧盯着他手中剩下的那个包子。

    “……”

    下午,楼顶天台,依旧一片荒凉。

    殷女侠仿佛一个世外高人,站在护栏边缘眺望远处,直到听见程云的脚步声,她才回头:“你来了?”

    “来了。”程云。

    “那就开始吧。”殷女侠顿时一甩手,神色随之严肃起来,“今天还是教你出拳,一半时间训练你出拳的方式,另一半教你出拳的角度。未来起码一个月都会是这样。”

    “没问题。”程云拱手,“劳烦殷老师多费心了。”

    ……

    一直练到五点过程云才从楼顶下去。吃了晚饭他开始值班,顺便也在微信公众号上添点内容。虽然现在公众号还没几个人关注。

    一天时间就这样过去。

    次日,吃过中午饭后,程云睡了个午觉,殷女侠便拉着他出去练体能了。

    程烟就坐在前台沙发上百~万\!,同时声的和俞点不知道聊着什么。只不过大多时候都是她在问或者,俞点声的应和。

    见程云穿着跑步的紧身衣裤和殷女侠一起从楼上下来,她稍微怔了怔,才问道:“又要出去跑步了么?”

    程云点头:“嗯。”

    程烟又淡淡的看了眼殷女侠,皱了皱眉,随即她觉得殷女侠拉着程云出去跑步也对程云的身体好,便没什么。

    “程云你明天开始就值白班了吧?”

    “是啊。”

    “到时候改晚上跑步?”

    “应该吧。”

    “晚上跑步好点,对身体好,凉快。”程烟点头,“到时候我和你一起。”

    “额……也行。”

    “嗯?”程烟双目顿时一凝。

    “好啊,有个人一起跑当然比我一个人跑着舒服!”程云顿时改口,不过他犹豫了下,又,“只是我跑步的地方不确定,有可能是益大运动场,有可能是河边,也可能是郊区公路,之后还可能去办健身卡。而且你跑步的速度肯定比不上我,在体能上面女生天生就很难和男生比。”

    “切!”程烟冷笑一声,“不要瞧我,我长跑拿过全校冠军的。而且正好我也想练练,明年去跑马拉松。”

    “女中豪杰!”

    程云着,便推开门出去了。

    殷女侠自是跟在他后面。

    “今天天气还不错,没前两天热。”程云感受到吹来的微风,抬头看了看有些阴的天空,又低头看了眼殷女侠脚上穿的平底凉鞋,“走!我去给你买双运动鞋,就当我向你学武艺的拜师礼物了!虽然也没拜师。”

    “这哪使得!”殷女侠连忙摆手拒绝,同时耿直的道,“而且你哪学到了我的武艺,尽瞎扯!”

    “……”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程云回想了下,往右边转去:“我记得这边有个商场,里面貌似有亚瑟士的专柜,程烟的鞋子就是在那买的。”

    考虑到殷女侠强大的运动能力,程云觉得非常有必要给她买双质量好的运动鞋。否则一般的鞋让她平常穿着走走路还行,真要跑起来怕是很快就会坏掉。与其如此,不如开始就多花几百块钱,省得日后麻烦。

    顷刻后,程云站在马路边上,指着对面的红绿灯,低头看向殷女侠:“看见那个灯了吗?”

    “看见了。”殷女侠鸡啄米的点头。

    “什么颜色。”

    “是……是红色吧!”

    “红色走不走?”

    “不走。”

    “什么颜色走?”

    “绿色走。”

    “嗯,答对了!”程云对殷女侠点点头,又问,“而且走的时候要怎么走?”

    “要走这个……这个横条线。”

    “什么线?”

    “白色横条的线。”女侠咽了口口水,她又想起了酱肉馅的包子,一口咬下去软软的皮里面全是肉,还有油!

    “什么线?”

    “我……我给忘了。”女侠低下头。

    “斑马线!”程云叹了口气,“就这么简单一个词都教你三次了。”

    “为啥要叫斑马线啊?”

    “斑马就是一种有白色条纹的马啊!”

    “那为啥不叫白条线啊?”

    “斑马线不更好听?”

    “酱肉馅更好听。”

    “什么线?”

    “没……没什么。”殷女侠指着对面的绿灯,“现在变成绿色的了,可以走了吧?”

    “唉,走吧走吧。”

    “怪我咯。”殷女侠声嘟囔道,“有白色条纹就叫斑马线,那红灯怎么不叫猴屁股灯……”

    几个背着书包穿着校服的不知是学生还是初中生的孩子与他们一起等红绿灯,一起过马路。一路上听见他们的对话,几个孩子都不由偷偷看了眼殷女侠,又被她脸上的刀疤给吓了一跳。

    程云愕然发现,殷女侠……竟和这群孩子差不多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