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33章 还说不是上界

时间:2018-04-06作者:金色茉莉花

    大概十点不到,程烟去外面买了两串烤串,吃完便上楼回房了。

    女侠平复下心情,也开始拖地。

    而程云拄着下巴盯着一个个格子的监控屏幕发呆——他看剧都看累了,需要休息一下,放空一下自己。

    “呼!”女侠站直身体长长呼出一口气,前台的地板砖已经被她拖得干干净净,光可鉴人,“好了,我差不多要交工了!”

    “要回房休息了么?”程云问道。

    “嗯,我想早点回去看电视。”

    “我还待会儿买点烧烤什么的填填肚子呢。”程云道,“你不吃吗?”

    “这个……”女侠顿时陷入了两难之境,一时沉默了。

    这个世界的食物对她而言无疑是新鲜且充满诱惑的,毕竟她从前压根没有几回吃这么多肉的经历,更遑论这么多花样了!而来到这个世界这几天也让她大概明白了一个道理——那些已经让她觉得是皇帝才能吃得到的一日三餐竟还不是最美味的,最美味便是这些吃、夜宵和零食。

    可电视同样是一个让她感到无比新奇的东西,无论什么节目她都能看得津津有味,恨不得钻到那个机器里去!甚至她觉得只要有电视,自己在房间里待三天三夜也没问题!

    殷女侠纠结了半天,才道:“那我就……在这里再陪你一会儿吧,但是过一会儿我就要上去看电视了!”

    程云笑了笑,不由想起了自己时候对动画片的痴迷,感觉一辈子都看不腻。

    “我这儿也有电视。”他着,对殷女侠招了招手,又道,“你想看什么,坐进来,我放给你看。”

    面对他这个充满了怪蜀黍味道的动作,殷女侠只稍微迟疑了一丢丢,便放下拖把和手套走进前台坐在他旁边。

    她忽然愣了愣,接着将头背完全靠在椅子上,像个孩子一样转了转椅子:“这个椅子坐着好舒服!”

    “我可是要在这里坐十个时的,要是不舒服怎么受得了!”程云打开浏览器停留在页面,又转头问道,“你想看什么,我放给你看。”

    “我……我不知道。”殷女侠眼下还无法分清电视节目之间的差别。

    “让我想想。就不给你看古代片了,现代的国内有什么比较好的电视节目或电视剧、电影么。”程云觉得以殷女侠的认知单纯度,自己无论放什么她都会觉得很好看,无论放什么都能让她内心感到震撼,“还是找找有没有什么合适的警匪片吧。”

    程云觉得先给殷女侠树立正确的人生观、道德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很重要,尽管……殷女侠的观念很可能早就已经成型了。

    最终程云还是否定了那些警匪片,给她找了一部去年上映的《湄公河行动》。

    “呐,你看了这个电影就知道,在我们这个世界,尤其是我们这个国家,千万不要试图对抗国家机关,更不要做违法犯罪的事情。否则即使你跑到国外,我们的官差还是会把你给干掉的。”程云完按下播放键,便靠在椅子上戴上耳机听音乐了,道,“有住客来了叫我一下。”

    “哦。”女侠乖乖应声,盯着电脑屏幕眼睛都不眨一下。

    大概听了两首歌,程云听见殷女侠声叫了叫他,抬头一看,几张年轻的女生面容就在他面前,充满青春味道。

    “帅哥老板!”郝念文当先喊道。

    “老板,我们又来了。”胖胖的贺晴也道,“我们美团上订了房的。”

    “怎么今天这么晚。”程云笑着道,随手按下了电脑的暂停键,然后跳到了店家后台网页。

    “因为有群傻逼老师要来查寝啊,还装模作样的搞突袭!我们都晚上六点了才收到通知,没办法,只能等他们走了后我们再来了。”贺晴不满的道,“空调也不给修,还让人必须住寝室,真是屁事多!”

    “每年期末都是这样子,总要走走形式的。”程云也是过来人了。

    “诶老板你哪个学校毕业的?”郝念文忽然盯着程云道。

    “我是你们师兄。”

    “原来是师兄啊!”

    “咳咳,登记吧。”程云。

    “还是用我和念文的身份证吧,押金也放桌上了。”贺晴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和一百块钱押金,又道,“老板你不知道情况,这次听是旁边经管系有个女生在校外租房,结果上吊自杀了。前两天就被吊死了,但一直到今中午房东才发现,这大热天,啧啧啧。这不,最近学校领导们查得严得很,严禁夜不归宿!”

    “噢,难怪。”程云点点头道,又叹了口气,“这人生一世不容易,还是要珍惜生命才是,不然自己死了倒是什么也不知道了,承受痛苦的却是自己的至亲之人。”

    他倒是没什么八卦心,毕竟大学得读四年,一个学校好几万人,谁读大学时还没听过几起学校死人的事件啊!

    尤其近几年社会发展迅速,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

    “师兄你年纪轻轻,话的语气好像很有感慨似的。”郝念文对他的话不以为意。

    “唔。”程云低头刷身份证。

    六个女生都站在柜台外面,话题聊起头了,便忍不住叽叽喳喳起来。

    郝念文继续感慨:“那个女生我好像还见过,以前她也在街舞社,只是后来就不常来了。听她玩得挺开的,反正……风评挺不好的。”

    “是吗?”贺晴八卦心也起来了,“你知道她为什么自杀么?”

    “不清楚,有传是为情。”郝念文耸了耸肩,十分淡定,“不过这两年大学自杀的例子也都差不多,不是为情所困就是在外面借了网贷还不了。”

    “啧啧,单身狗真是理解不了啊!”

    另一个长得挺个的女生皱着眉道:“校方也没公布死因啊,都是风言风语,一会儿上吊,一会儿被勒死,谁知道呢。”

    “是吗?”

    “谁被勒死的?”

    “真的假的?”

    “好了别议论了,死都死了,再哔哔当心今晚来找你们。”文文静静的吴问珊着,接过程云递过来的押金收据顺手塞进了贺晴背着的书包侧兜里,然后拿过房卡便往楼上走去。

    当她们走了后,殷女侠才愣愣的看向他,道:“你们这不是上界吗?还有人上吊自杀?傻了吧!别人想来都来不了呢。”

    “谁告诉你我们这是上界?瞎。”程云摇了摇头,“给你了这就是一个中转站,你的目的地还在后面。”

    “还不是上界……”殷女侠皱着眉声嘟囔着,忽然又提高声音,“就算不是上界,你们每顿都有大碗大碗的白米干饭,吃都吃不完,怎么还会有人傻到想不开上吊?要是我,我一天到晚什么也不干,就光是吃白米饭也能乐滋滋的吃一辈子!”

    “我们没有经历过你那种苦日子,理解不了,自然,你也理解不了我们。”程云摇了摇头,“人们对生活的追求是无止境的,有了白米饭,就不会再贪恋白米饭,而是追求更多的东西。”

    “什么东西?”

    “比如爱情,比如自由,比如财富权利、名声地位之类的。”

    殷女侠不话了,她又想起了自己之前看的那部电影。

    稍作沉默,她对电脑屏幕努了努嘴:“快把它弄开,我要继续看了。”

    程云切到电影页面,按下播放。

    2017年7月2日。

    昨夜无梦,程云睡得格外舒服。

    洗漱完毕下到一楼,程云正好见到两名身着制服的警察推门从外面走进来。他们敲了敲前台桌面,那一脸严肃的表情将正心无旁骛做着自己的事的俞点吓了一跳。

    “同志,你好。”

    “您……您好。”俞点像是课堂上开差被老师抓住了似的。

    程云连忙走了过去。

    面对着两名警察掏出的证件,俞点姑娘不出意外的一脸慌张,脸红红的,见他来了连忙求助式的望向他:“老板!”

    听见这一声,两名警察看向了程云,似乎有些惊讶他的年轻,而后问道:“你是这家宾馆的老板?”

    “是的。”程云点头,皱了皱眉,“你们有什么事吗?”

    “我们是锦官公安局刑警队的,过来想向你们了解一点情况,需要占用你一点时间。”其中一名警察将证件递给他看,态度还不错,就是表情有点严肃,“不要紧张,如果你们知情,请务必配合,如果不知情,就不知情就是了,问完我们就走。”

    程云看了看证件,这名警察叫周嘉星,证件看起来挺真的,但他也分辨不出。

    “哦。”他点了点头,“坐吧。”

    “打扰了。”周嘉星道。

    两个警察看起来年纪都不大,最多二十七八岁,一个长得挺高,就是周嘉星了。另一个大概一米七出头,不知道叫什么。

    程云拿起纸杯接了三杯水,另一名警察连忙摆手不用了,程云也就把水放在他们面前,自己端着热水吹着气。

    俞点姑娘犹豫了下,竟不知从哪给他拿了两个包子和一杯豆浆过来,怯生生的瞄了一眼两位警察,:“这是程烟给你留的,让你早上醒了吃。”

    “放这吧,谢了。”程云也挺饿了。

    “如果你现在方便的话,我们就先开始了解情况了。”与另一名警察稍作对视,周嘉星便开始问话了:“上个月二十九号,大概晚上八点的时候,你们前台是谁在值班?”

    “晚上都是我在值班。”程云,“二十九号?是不是下雨那天。”

    “嗯,下挺大雨的。”周嘉星点了点头,“那天你们这里来过外籍人士吗?特征很鲜明的那种,比如黑人白人什么的?”

    完他顿了下,又补充了句:“这个事情事关重大,请一定如实回答。”

    “外籍人士?”程云皱着眉稍一回想,便有了印象,“好像有个黑人,很高大,起码一米九以上。”

    d看  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