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32章 暴力倾向的女侠

时间:2018-04-06作者:金色茉莉花

    ;从足球运动场到宾馆走路也就十几分钟,但程云体力实在是被榨干,前半截还勉强能走,后半截便连走都困难了。

    无疑,老法爷给了他一条练武捷径,但也只是一条捷径罢了。

    最后只需转过路口就到宾馆了,程云连忙让殷女侠放开自己,道:“剩下这点就不用你扶了,女侠,我自己走。”

    “好吧。”殷女侠刚放开他,见他身体忽的一偏,竟是差点失去重心倒下,不由又伸手拉了他一把,口中嘟囔道,“我早直接把你扛回来的,你就是犟。”

    “我那不是犟。”程云无力的道。

    大街上一个一米八的汉子被一个只有一米五五的姑娘扛在肩上像什么话!?

    “到了。”殷女侠提醒他,同时还自觉的为他推开了玻璃门。

    程烟就坐在前台沙发上,空调带来适宜的温度,她翘着二郎腿,低头沉默着。她腿上本搁着一部翻开的书,但从书上放着的那部手机来看,她当前心思估计并不在书上,而更像是一种在候车厅候车的姿态。

    当程云和殷女侠一起从门口进来,她也只转头看了一眼,表情风轻云淡。

    “你们这是去哪了?”她问道。

    “你回来啦?”程云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她旁边,接着长长吐出一口气,全身瘫软在沙发上,道,“今天我不想做饭了,你想吃什么,点外卖吧。”

    “相比起点外卖而言,我更关心你大下午的带殷丹姐出去干了什么,居然弄成这副模样。”程烟这才转头淡淡的看着仿佛纵欲过度的程云,她将手搁在手机上,如玉修长的食指一下一下的点着书上的手机屏幕,手指甲与屏幕磕碰时发出轻微的哒哒哒的声音。

    同时她还瞄了眼殷女侠,却只见殷女侠一脸天真的拿了个纸杯去饮水机倒水喝,好似事什么都没发生。

    程烟不由沉默了下,心想某个家伙该不是因为最近天气热引发了火气,精虫上脑,看人家殷丹姐身材不错又有几分姿色,所以欺负人家脑子不太正常,动了什么歪脑筋吧?

    如是想着,她又摇了摇头——

    不不不这家伙不是这样的人!

    程云着实愣了下,转头看着程烟,久久没反应过来,问道:“你管这么宽的么?”

    “不回答么?”

    “能出去干什么?”程云愣愣的摇了摇头,表示理解不了未成年女生的脑回路,,“我们只是出去跑了跑步。”

    “跑步?哪个健身房啊?”

    “益大足球运动场。”

    “运动场?”程烟忽的笑了,“你给我这么大热天你去找了一个露天运动场跑步?还带着一个穿拖鞋的娇柔女孩子?”

    “可这是事实啊。”程云无奈的摊开手,“我晚上要值班,早上起不来,可不就只有下午出去跑步吗!而且是殷丹拉着我出去的,我们出去的时候俞点也知道啊,你没问她么?回来就一直追问我干嘛?”

    “抱歉,我问俞点的时候她只你们两个出去了,并没有你们去跑步。”

    “额”程云顿时看向柜台内的俞点。

    俞点脖子一缩,露出一个心虚表情——她也不知道程云出去干什么啊!

    “你问这么多干嘛?”程云继续看着程烟,“我都快饿死了。”

    “算了算了。”程烟一下按开手机屏幕,“你们想吃什么?”

    “红烧肉、肘子、回锅肉!”

    “大夏天的吃这么油腻。”程烟皱着眉,她本来想吃糖醋排骨来着。

    最终她还是按程云的想法点了菜,只是加上了一个青菜。接着她去坛子里捞了点酸萝卜切了一盘,这才坐回沙发上,向程云问道:“你是去跑了多远啊?累成这个样子!”

    “十二公里。”

    “十二公里?”程烟惊讶道。

    “嗯。”

    “你多久没跑步了!一下就跑十二公里?”程烟愣愣的看着他,“你怕不是想在床上躺一个星期吧!”

    “身体好着呢。”程云不想话,随口敷衍道。

    “身体好会累成狗吗?”程烟不屑道,“就算我跑十二公里都会觉得累,别你了。”

    “怎么话呢!”程云不满道。

    “也不知道个循序渐进。”程烟微微皱了皱眉,接着,“而且这么大热的天,出去跑一个多时下来,太阳肯定会把你晒得皮开肉绽。”

    “涂了防晒。”

    “防晒霜?你还涂了防晒霜?”程烟愣了下,“等等你哪来的防晒霜。”

    “我买的。”

    “你什么时候买了防晒霜?”

    “我给你买的。”

    “你给我”程烟话没完便怔住了,接着眼睛一眯,“你居然用我的防晒霜!?很贵的!我一瓶要用一个夏天的!”

    “反正都是我买的。”

    “我日”程烟刚吐出两个字便意识到不对,呆呆的张着嘴巴,片刻后连忙改口,“日出江花红胜火!”

    程云看着她这番操作,有些呆滞:“你刚才脏话了吧?”

    “我没有。”程烟平静的否认,“我只是提醒你,用完了自己自觉给我买新的!”

    “你就是脏话了吧?”

    “没有,你听错了。”

    “是吗?”程云征询的看向殷女侠。

    殷女侠连着喝完三杯水,才满足的擦了擦嘴巴放下杯子,忽的迎上他的目光,不由愣了愣:“诶,你看我干什么!”

    “额?”程云又看向俞点。

    俞点姑娘低着头,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程云这才看向程烟,发现这丫头竟是一脸平静,不由语重心长道:“虽然你这个年纪本身就不太成熟,但正是因为不太成熟,所以很多事情要养成习惯,比如这个脏”

    “您好,外卖。”外卖哥站在门口打断了他的话,目光在俞点、程烟和殷女侠身上流转,“你们谁是程烟女士?”

    “我是。”程烟淡淡站了起来。

    通过进食补充了一番能量,又坐在前台内的椅子上瘫软了那么久,程云总算恢复过来。只是想起今下午被掏空身体后的感觉,他还是心悸不已。

    眼见天色渐渐黑暗下来,天光再次被霓虹招牌与路灯取代。

    俞点姑娘早已缩回了房间,她来这里已经几天了,但程云愣是没见她出去过。上班就在前台,下班就在房间,这个姑娘的人际交往似乎匮乏得让人有些难以想象。无事可干的殷女侠也回了房间,程云给她在房间里放了一部泰坦尼克号,给她电影结束就可以下来拖地了。

    前台就剩程云和程烟。

    程云依旧在看剧,看的是前些日子很火的人民的名义,声音放得很。

    程烟就坐在她旁边,她似乎很无聊,翻着书也没看,用手机刷着知乎——她完全将这个软件当成了故事会来看。

    忽然,她问道:“那个殷丹姐到底什么来头啊?我觉得她和你似乎也不是很熟啊,但你好像又对她很照顾。”

    “不了吗,她是我时候认识的。”程云着停顿了下,将视频也暂停下来,,“只是那会儿我们关系也算不上非常好,你也就不认识。”

    “她是怎么回事啊?”程烟问道。

    “怎么呢”程云也皱了皱眉,“她精神上有点问题吧,问题还不少。”

    “比如?”

    “比如幻想症、暴力倾向等。她总是幻想自己是个古代的武林中人,杀人如麻那种。所以如果你听见她了什么傻话,千万不要去反驳她教育她,当做没听见就好了。”程云很平静的道,“其实以前还好一些,后来听她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她家人就把她送进了精神病院。去年不知道怎么的,估计治好了不少吧,可以在外面生活了,医院那边就把她给放了出来。”

    “不过她对以前很多事都不记得了,你也别去问她,怕勾起她不好的回忆。而且她刚出院,对这个世界都很陌生,我目前也是在尽力的引导她,教育她,争取让她适应外界的生活。”

    “这样?”程烟皱着眉,“那她家人呢?就把她扔你这儿不管?”

    “父母都死了。”

    “额,好吧。”程烟愣了下,问道,“所以你就把这个差事揽在了自己身上?”

    “也不是什么大事。”程云笑了笑。

    “你啊你”程烟叹了口气,装得像是个大人似的,道,“真不知道该怎么你。”

    “”程云没有接话。

    程烟也就自觉的结束了这个话题,接着问道:“今下午怎么想着去跑步了?”

    “因为殷丹莫名其的非要拉我出去跑步啊,她脑子不正常嘛,我也不好逆着她的心意,就去了。”程云着愣了下,“而且你干嘛这么诧异,你不是前几天还叫我锻炼的么?”

    “我叫你”程烟沉默了下,扭过头撂出一句,“随口一,你还当真了!”

    “锻炼也没坏处啊!”程云摊手。

    “随便你吧。”程烟摆了摆手,“身体好一点确实不是坏事。”

    程云只觉一脸莫名其。

    大概晚上九点过,殷女侠红着眼睛从楼上下来,看见程烟时她愣了愣,但没话,只默默的拿着拖把开始拖地。

    “你怎么了?”程云发现了她的不对,疑惑的看着她。

    “没什么。”殷女侠的声音和表情倒是很平静,只不过用手背揉了揉眼睛,看起来委屈兮兮。

    “噗!谁欺负你了吗?女侠!”程云连忙站了起来,愕然的看着她,“要是心情不好就坐一会儿,不然待会儿别人看见还以为我对员工这么苛刻呢!”

    “哦。”殷女侠听话的放下拖把,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满怀歉意的向他低头,“给你添麻烦了。”

    “不是!你到底怎么了?”

    “杰克死了,没想到杰克居然死了。”殷女侠竭力保持平静,她也确实保持着平静,“世道已经这么险恶了,老天爷却连一对有情人都不肯放过吗?”

    程云:“”

    程烟:“”

    程烟实在想不明白,这样一个姑娘有妄想症就算了,为什么会有暴力倾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