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三十章 江湖轮回

时间:2018-04-03作者:金色茉莉花

    ,!

    女侠嘴里含着一颗程云给她的糖,待那群女生全都上楼后,她才问道:“那些小姑娘……是你们这个世界的读书人?”

    看剧的程云点了点头:“嗯。”

    女侠眨了眨眼睛:“你们这个世界女子也能进学堂念书的么?”

    “你不也念过书么?”

    “我那是我爹教我的,又没进过学堂。”

    “男女平等。”程云言简意赅的吐出四个字,顿了顿,又道,“我们这个世界是有九年义务制教育的,就是每个人最少必须念够九年书。如果父母不让儿女完成九年义务制教育的话,是违反义务教育法的。而九年义务制教育之后还有高中大学,大多数人只要考得上,都会把它念完。”

    “男女平等……”女侠喃喃念叨着这几个字,糖都有点顾不上吃了。

    “怎么了?”程云抬头看向她。

    “没!没怎么!”女侠顿时回过神来,将自己那刹那的失神与软弱收起,“那个什么义务制教育……要是人家里很穷怎么办?饭都吃不饱了还必须念书,这不是害人嘛!”

    “义务制教育的学费很低的,我记得我以前最低只交过五块钱的学费。而如果你家里真的穷到交不起学费和生活费的话,通常来说只要上报到政府和教育局,都会有助学金和各种补贴的。”程云说道,“要是穷困边疆的少数民族就更不得了了,上学一分钱不花不说,还包吃包住,国家还倒贴你钱,又送米又送油又送衣服的,高考还给你加分。”

    “这么好?”女侠不敢置信的道,“你们这个世界的官府脑子有病吧!”

    “这个别说你搞不懂了,很多我们世界的人都不理解。”程云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说,继续低头看起电视剧。

    女侠则一个人坐沙发上怔怔出神。

    过了片刻,她才起身道:“我先上楼休息了,明天早上还得早起干活。”

    “嗯。”

    晚上下班之后,程云照例去找老法爷。他们说好了的,今晚上老法爷要为他镌刻符文程序。

    这套符文程序据说是两百年前某个国家军队的标配,当时那个国家每名士兵都需要在身上镌刻一套符文阵程序,而这套符文程序便是其中最基础的组成部分。它由几套基础修复法术符文组成,作用是持续为携带者输出复原能量以修复携带者身体的每一处损伤,包括最细微的肌肉疲劳、骨骼磨损甚至变形,目的是保持士兵身体的良好状态。

    老法爷回想了下,然后做出了些修改,重新设计了外形,刚好用在程云身上。

    “原本这套符文程序的外形是一个壮硕的人体轮廓,比较符合军旅文化,但用在你身上就有点不恰当了。”老法爷在空中一点,两个图案的虚影便浮现出来,“加上反正也要改,我干脆重新设计了一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保证构成符文不变,却重新设计外形,可没多少人能做到。”

    程云看着空中的两个图案,一个果然是壮硕的人形轮廓,像是一个壮汉,而另一个则是一个烈火骄阳的图案,很是简单。

    “这是嘉诺王国的国徽,一轮骄阳,我随便选的。”老法爷说道。

    “你的国家?”

    “嗯……我以前的国家。”

    “噢,我并不介意。”程云说道。

    “那我就开始了,你希望把它刻在哪?”老法爷问道,“我将用反应较为温和、环境适应性最好的百鸟牌颜料为你绘制,所以这个图案在未激活时会呈现出近似红色的颜色。而恢复能量本身会发绿色微光,所以当这个符文程序被激活时它大概会转为黄色之类的,为避免惹人注意,你最好不要将它刻在外露部位。”

    “那就……背心吧。”程云现在也不经常去打篮球了,光膀子的时候还真不多,再说了,总不能刻屁股上吧!

    “嗯,脱衣服吧。”老法爷说道。

    程云很干脆的将衣服脱了,露出一具还算有肉的身躯,接着趴在了老法爷床上。

    “因为我是手刻的,所以这个过程大概会持续三到四个小时。我会给你施放一个麻醉性的法术,然后你会昏睡过去。当你醒来,就完成了。”老法爷说道。

    “怎么感觉跟做手术一样?不会有风险吧?”程云愣道。

    “嗯哼,倒是有失败的可能,但风险是没有的。”老法爷说,“你也知道我们的文明发展到这个程度,符文程序是非常复杂且精密的,一般没有人可以做到手动镌刻符文程序。而就算是我,也可能会失败。”

    “失败会怎样?”

    “重来。总之你醒来后就好了。”

    “好吧,您放手去干,别有心理负担。”程云说完,便不吭声了。

    老法爷淡淡笑了笑。

    当程云再次醒来,老法爷就站在一旁收拾着手中的东西,那是几件陌生、小巧而精密的水晶器械,透着手术刀般的质感。

    “好了?”程云感觉后背凉飕飕的,摸出手机看了看,才过去两个半小时,“看来很顺利嘛!”

    “嗯,的确挺顺利的,不过你好似又做梦了,我感觉到了你的情绪波动。”

    “有点印象?”程云摸了摸后背,什么感觉也没有,“它长什么样啊?”

    “这样。”老法爷一指,两面凭空浮现的镜面将他后背的影像折射到他眼前。

    一个大概鸡蛋大小的简约骄阳图案出现在他背心,像是纹了个纹身,但是要比纹身淡很多,呈现一种有些奇怪的红色。

    “多谢。”

    “不客气。”老法爷说,“我明天早上离开,五号早上十点回来。”

    “好。”

    ***************

    那时刚巧入秋,渝州天气转凉之际。

    那人名叫季青临,年轻时因独斗西域武学大师并将其掌毙于大漠而闻名,后来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强者,最终因涉及青肃武库一案名声到达顶点。只是后来不知为何,他在江湖上忽然没了踪迹。有传闻说他是被那位武学大师的后人寻仇杀死了。

    昔日顶尖高手踪影重现,原是成了家隐匿世外山村。这则消息如滴入清水的墨,在江湖上迅速晕染开来。

    当时殷女侠正在横州与渝州的交界之处为一群行脚商人做护卫,听见这则消息顿时意识到自己扬名的机会到了!于是她咬了咬牙斥‘巨资’买了一把好刀,星夜兼程,花了两天赶至这个名为危崖村的山村。

    彼时已有不少渝州江湖人赶到,殷女侠还能从中分辨出几个熟悉面孔——大多是曾一起受雇于人或因什么原因交过手的。

    可那耳鬓已见白发的季青临竟似宝刀未老,连杀三个年轻挑战者,威慑众人,一时竟无人敢上前叫战!

    只见殷女侠从怀中拿出一个挤得干瘪的冷馒头囫囵塞进嘴里,稍作休息,便不再犹豫,提着刀挤出人群望向季青临——刹那间她双眼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前辈,晚辈殷丹。”她一身单衣被山上的凉风撩起,气势很足!

    没有多余的话要说!

    双眼如刀,身法如电!

    两人一个持一口斑驳锈铁剑,一个提一柄秋水雁翎刀,瞬间对撞在一起。

    季青临身法矫健,一身功夫名不虚传,前期竟压得殷女侠连连败退,没多久便在殷女侠脸上留下了那可怖一剑。

    可他终究多年未踏足江湖,一攻一闪都显僵直之意,且迟暮之年的他体力如何比得上正当年轻的殷女侠,更可况连经三轮大战已让他成强弩之末。殷女侠只稍微坚持了一会儿他便疲态尽显,最终在他仿佛拼上年轻时所有骄傲的反扑中,殷女侠险胜一招,胜了!

    季青临倒在地上,面如死灰,他的鲜血渐渐顺着泥土的坑洼蔓延开来。而殷女侠就站在他面前,仿佛已预料到了他不久之后的死亡。

    两人的目光好似无意的交接在一起。

    那一刻,殷女侠心中大震!

    季青临眼中没有她想象的怨恨、不甘之类的情绪,当然也不淡然,更多的是一种悲哀和无奈,一种对命运无法抵抗的畏惧。他好似早已在脑中想过千百次这一刻,于是也做足了心理准备。

    顺着他接下来的目光,殷女侠才看到了他现在的家人,和自己想象中那种本该出现在季青临眼中的怨恨情绪。

    一个打扮朴素却美貌犹存的妇人抱着两个怒吼着要冲上来为爹爹报仇的小儿子,她身边还站着一个被吓呆了的少年女儿。

    一个家庭就此破灭。

    有人上来检查季青临的伤势,有人上来与殷女侠搭话,也有人面露遗憾之色,甚至有人跃跃欲试的想和殷女侠过两招。

    可殷女侠只觉恍恍惚惚,最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地方的。

    她倒是留下了自己的毕生积蓄,买了刀后就剩三个银坨,综合购买力拿到现代的话估摸着也相当于一两万块钱。

    傍晚天气阴沉沉的,她找了一座破败的庙子缩在墙角,呆呆看着外面,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她开始思考何谓江湖,最后竟觉所有英雄豪杰竟都如戏架子上的木偶般,做着一些供说书人拿来取乐于人的事。而说书人好歹能赚上几个茶钱,江湖人却要赔上一生。

    她仿佛也看到了自己的命运。

    从这件事情中,从季青临的眼中,从那些围观的熟悉的陌生的江湖人身上……

    当漫天惊雷化作雨点漱漱而下,这片山林迅速降温,殷女侠独自缩在初秋时节的破庙中瑟瑟发抖,平生第一次怀疑自己的人生和信仰。

    三天后,她背负着刀走出这间破庙,单薄身影转瞬间就被山林所隐没。

    她如愿扬名了。

    ……

    清晨,程云也感觉到了,这一战的确对殷女侠的人生十分重要,让她记忆深刻,可谓她人生的转折点。

    然后……倒头继续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