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18章 以后就由我罩着你了

时间:2018-03-25作者:金色茉莉花

    走出节点空间,殷女侠对这方陌生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同时内心也怀着忐忑。

    按理江湖儿女应该早就习惯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不管到了哪都能迅速适应陌生环境。可事实是许多江湖人走出国门便寸步难行,更何况她殷丹这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我这也是情有可原。”殷女侠对自己。

    幸好那位老前辈为自己解决了语言障碍,而那位站长大人看起来也挺好话。

    作为殷女侠来到这个世界最先看见并认识的两个人,程云和老法爷在她眼中是有些特殊的。江湖儿女最讲究这些形式。

    于是殷女侠跟在程云和老法爷身后,左右环顾着,然后低头用布鞋悄悄摩挲着光可鉴人的楼梯地砖,眼中有些惊讶——这个地方的豪华程度超乎她的预料!

    刚走出两步,前面二人却停下了。

    程云:“法爷您先下去吧,我带她去房里换一套衣服,不然她这一身……也没法出去见人。”

    殷女侠当场就愣了,低头打量了一遍自己才穿了几次的新衣服——

    怎么就没法出去见人了!花了二十几个钱子扯的布呢!

    “也好,那我就回房了。”老法爷点头道,“你带这位女游侠换了衣服,顺便辛苦一下做点东西给她吃。我看这位女游侠也有些饿了。”

    “嗯。”程云点头,沉默了下,“等我回来再找您……我还有个问题想问您。”

    “好。”老法爷淡淡一笑。

    “跟我上来吧。”程云对殷女侠着,转身往楼上走去。

    “哦。”殷丹看了眼下楼的老法爷,将左手的刀换到右手,连忙跟上程云,左手则搭在涂了漆的扶梯上摩挲着,发出沙沙的声音。

    程云住的豪华套房中——

    殷女侠呆呆的打量着房间的一切,既有吃惊也有疑惑,脚下厚厚的地毯让她感觉自己走在云端。

    程云倒了杯水站在她面前,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你在干什么?”

    “哦哦,没什么。”殷女侠连忙回过神来。

    “喝水。”程云将纸杯递过去。

    “谢了。”殷女侠接过道。

    “不用那么客气。”程云转身坐在沙发上,看见这位女侠虽然端着纸杯,却没有任何要喝水的意思。而从她稍微有些起皮的嘴唇和下意识抿嘴去舔的动作不难看出,她其实已经很口渴了。

    程云也不在意,继续打量着她。

    这位女侠身高大约一米五五,竟是比俞点姑娘还矮一点。但她却一点也不会给人‘她个子’的感觉。这大概源于她充满爆发力的身材和身上那一股彪悍嗜血的气质……以及手中提着那柄一米多长的雁翎刀。

    殷女侠本有一张略显妖媚的瓜子脸,还有一双很漂亮的大眼睛,想来在江湖上也应该有个“**狐狸”之类的外号。可她眉宇间却尽显凶悍,毫无妩媚之意,而左侧脸一条从眼角旁边往下起码拉了五厘米长的狭长刀疤也是将美感破坏得所剩无几。除此之外,惹人注意的大概就只剩她那优美的脖颈了。

    可惜江湖人风吹日晒,皮肤并不雪白。

    程云思索了下,起身走进卧室,在衣柜里挑挑拣拣,这才选出一套适合她穿的衣裳。

    一条自己自打买了过后就一直拿来当睡裤穿的希宾居家短裤,很短,自己穿的时候大腿都只能遮三分之一,大概相当于一条宽大一点、款式能穿出门的平角裤。

    一件灰色的纯色体恤。

    “这是我的衣服,你先将就着穿吧!等出去我再给你买一套新的。”程云拿着衣服递给她,“对了,你有穿贴身衣服什么的吧?比如裹胸束胸。”

    “有啊!”殷丹接过衣服,“女流之辈走江湖不裹胸像什么话!”

    “得也是。”程云看了看她鼓鼓囊囊的胸部,这要是不裹胸的话,厮杀奔逃的时候那画面简直不敢想象。“对了,你有穿内裤吗?”

    “内裤?”女侠眨了眨眼。

    “……”程云沉默了下,“你要不介意的话就这样穿吧,出去我再给你买。”

    “没问题,江湖儿女不拘节!”殷女侠拿着衣服指了指卧室,“我是在这里面换衣服吧?”

    “嗯。”

    “多谢,这份情我殷丹记下了!”她将那杯纹丝未动的水随手放茶几上,便往卧室走去,手里还提着那柄刀。

    悉悉索索大半天,女侠终于出来了:“我的衣服就暂时放你那,可别给我扔了,我以后还要穿的!”

    程云看了看,觉得这位女侠的智商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她对比着程云身上穿的体恤和短裤的样子,将衣服裤子套在了身上,没有穿反,也没有闹出短裤里面穿长裤之类的笑话。

    只见殷女侠穿着程云的短裤,显得有点宽大,下面露出一双雪白匀称的腿,笔直紧绷,十分有力;上身程云穿着有点显的体恤穿在她身上依然很大,几乎盖住了屁股,而那鼓囊囊的胸依然将衣服顶出两团凸起,看起来竟有一种异样诱惑——要是她脚上不穿她那双黑色布鞋的话就更棒了。

    程云默默的把自己的人字拖给她找了过来:“穿这个吧,你应该不介意吧?”

    “不介意!”殷女侠道,“只是这个……穿出门不会很怪吗?”

    “不会,夏天很多人都这么穿。”

    “那衣服裤子呢?你们这个世界的人都这么穿的吗?”殷女侠扯着宽大的衣服和短裤的裤口,“在我们那个世界,只有穷乡僻壤买不起衣服的人才这么穿。”

    “比这穿得更少的都都有。”程云着,指了指她的短裤,“只是出门你最好注意一点,如果有风,可能会把短裤掀起来,而你里面……”

    “行!倒是挺凉快的。”女侠一手一根手指头挂着他的人字拖,“这个该怎么穿?”

    片刻之后,穿上人字拖的女侠从卧室出来:“现在可以出门了吧?”

    “嗯,等一下。”

    “好吧……”女侠已经饿得慌了。

    程云飞速跑下楼看了看程烟在不在,当确认程烟已经出门之后,他才重复返回三楼,对女侠:“好了,我们现在出门了。不过你要记住了,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到处乱看没问题,但是不要到处乱摸,也不要乱话。紧跟在我身边,不要到处乱跑,要听我的,想做什么事先问问我的意见……”

    “好奇宝宝……”女侠愣了愣。

    “嗯?”

    “我知道了。”女侠选择向大佬低头。

    “好!”

    程云这才打开卧室门,而女侠就紧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做的每一个动作。

    “对了!”程云忽然转头,“你要把你的刀留在这。在我们的世界刀剑属于管制武器,不可以带到满街乱跑。”

    “嗯?就连一把刀也不可以带出门吗?”一直很老实的女侠这时却皱起了眉头,“武器对于江湖人来就是相依为命的根本,是生命的保障,也是身份的象征。就连我们世界的官府都不会收缴刀剑!更何况这柄刀是我花了两个银坨……”

    “不放下刀我没法带你出去吃饭。”

    “哒……”

    雁翎刀掉落在了地上。

    女侠认真看着他:“走吧。”

    下楼时女侠就一直默默跟在他身后,悄悄打量着这个骤然变得更丰富的世界。

    前台一直开着空调,冷风不断吹出,在这大夏天异常凉爽;皮质的浅棕色沙发和玻璃茶几、色彩鲜艳的板凳、装饰着镜面能直接反射出人影的柜台和墙上挂着的各种装饰品;台式机音响中传出轻柔的纯音乐,一个滴滴答答走着的钟表,还有柜台里面坐着的一个不断敲击笔记本电脑键盘的瘦弱姑娘……

    当然,这些女侠都十分陌生。

    “哒哒哒……”

    清脆的声音不断传来。

    俞点正敲得忘我,眉眼间溢出平日里难以见到的甜笑,似乎达到了某种天人合一的境界。可就在这时,程云走了下来——

    刷!

    姑娘身子直接颤了一下,笑容僵硬在脸上,慌忙慌脚的停下打字,然后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将笔记本合上。

    “程老板!”

    “嗯。”程云好奇的看了她一眼,“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没……没什么。”姑娘慌乱的道。

    “我看见你一直在打字诶。”程云狐疑的看着她,“你这么紧张干嘛,我又不扣你工资,了你可以随便玩的。”

    “没……没有!”姑娘连忙摆手。

    “可我听见你一直在打字诶……”

    “不是……”

    “昨天也是。”

    “没有……我只是在……随便玩玩。”

    “是在和男朋友聊天吧?”

    “啊?”俞点一愣,随即脸倏的一下变得更红了,“不是!我没有男朋友。”

    “哦这样啊!”程云点了点头,“我先带一个朋友出去走一圈,如果程烟回来了,就让她去买菜!嗯,多买点放冰箱。”

    “嗯。”俞点连忙点头,悄悄看向程云身后那个女子,却正好与对方的目光相接触。

    倏的一下,她如受惊的兔子般收回了目光。

    程云遂带着女侠推门而出——

    一个完全陌生的、无比丰富震撼的世界展现在殷丹的眼中!

    她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上午的阳光正好,明亮又不灼热,照在刚洒了水的街道上隐隐反射微光。

    路上车来车往,楼房高得需要她抬起头才能看到顶,路旁花坛里的观赏植物一年四季都开着,巨大的招牌和各式各样的商店紧紧挨着;路人皆穿着清凉但质感极好的衣服,没有人面带菜色,也没有人卑躬屈膝,更没有人当街拿着刀剑武器;倒是有三两成群的孩手中拿着零食嬉笑着从一方跑来又越过她从另一方远去……

    女侠深深的震惊了!

    程云也很有耐心,在旁边站着等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走吧。”

    这时女侠连忙迈动步伐跟上他:“这就是你们的世界?站长。”

    “声点,别让人知道你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人。”程云很平静的对她道,毫不在意此时正有一人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

    “哦。”女侠点头,真的放低了声音。

    她踩着人字拖哒哒哒的响,因为腿短的缘故,她迈步的频率必须要很快才能跟上程云,而这种鞋子实在让她很不习惯,“你刚才那个女孩在和她男朋友聊天?男朋友是什么意思?但那只有她一个人啊!”

    “就是两个人互相喜欢,互相倾慕,但没有正式成亲。为了试着在一起合不合适,两个人互相确定这种‘在陌生人或者朋友之上,但在夫妻之下’的关系,就是男女朋友关系,也称恋人。男性叫做女性的男朋友,女性则叫做男性的女朋友。”程云道,“而我们这个世界自然有手段隔空与万里之遥的人交流。”

    “还可以这样的?”

    “怎么?”程云笑着,“很吃惊?”

    “还……还好,在我们那个世界虽然很不……承认这种关系,但其实还是有人在结婚前私定终生的。”女侠吃惊的是这个。

    “这个不太一样。”

    “我能理解的。”

    “噗!!”

    “嗯?站长大人,你这什么表情?”

    “没什么。”程云连忙摆手,转移话题问道,“你想吃什么?”

    女侠表情忽然窘迫起来,很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这个嘛,随便吃点就行了!……要不就在路边找个摊随便吃碗阳春面吧!”

    “阳春面就是清汤素面吧……现在这个时代谁还吃素面啊!”程云皱起了眉,“我倒是知道益大后校门有家酸辣粉很好吃,他家的牛肉面也不错,牛肉很足,过去吃碗牛肉面吧。”

    “牛肉面??”女侠十分震惊,随即咽了口口水,更加不好意思了,“那……那就让你破费了!”

    程云看了她一眼,笑了:“走吧。”

    一路上女侠又是一大堆问题,比如公路上跑的是什么东西啊、为什么那些人骑在两个轮子上只要双腿使劲儿抽动就不会倒啊、街边卖衣服的店子里是谁在唱歌吹乐器啊。橱窗里那些红色的果子被串成一串是什么啊为什么路上有人拿着在吃啊好不好吃啊,多少钱一串她一个钱子儿能买几串……

    程云迫于无奈,只得给她买了一串草莓冰糖葫芦,让她一路边走边吃。

    好不容易到了面馆,程云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坐下来,给她点了碗三两的牛肉面加一个煎蛋、一个卤蛋,两人大眼瞪眼。

    “站长大人,看你的表情……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

    “没有就好。”殷丹完松了口气,又指了指旁边一桌秀恩爱的情侣,“那对男女就是恋人吧,他们手上拿着的是什么东西?我见你也用过,是什么法器之类的么。”

    “那叫手机,是我们用于和万里之遥的人隔空交流的器物之一。”

    “哦,手机。”女侠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继续悄悄盯着那两人,“话他们光天化日之下这么明目张胆的调情,你们就不会感觉有伤风化什么的吗?换了我们那个世界,是肯定会被人叫做狗男女的!就是江湖上最有名的白发双煞也不敢这样!”

    程云转头瞄了一眼,咬牙道:“没错!这对狗……真是有伤风化!”

    直到牛肉面端上来了后,这位女侠才稍微消停了点,转而专心对付面了。

    她吃面和程烟差不多,是先将面条上的牛肉一坨一坨的夹来吃光,才开始吃底下的面。

    没吃两口,女侠又抬起头来:“诶?你不吃吗?”

    “我吃过早餐了。”

    “哦。”女侠实在太不好意思了。

    这碗牛肉面用精致的白瓷海碗装着,上面居然真的是牛肉,而且汤汁鲜浓,味道简直让她想叫出来,猜都能猜出价格不低!

    殷丹在走江湖的过程中曾经吃过一次牛肉,就那么一次,还是在某位大佬的六十大寿宴请上。当时那位大佬派徒弟去隔壁村里偷了整整两头牛来杀,煮了十几锅,闻风而来的江湖人围着锅坐满了一整片草地,牛肉的味道和筵席上的气氛让她至今仍记忆犹新!而那也是殷丹人生中唯一一次吃肉吃到饱。

    白水煮牛肉的味道自然比不上现代经过去腥工序加上各种香料熬煮出来的牛肉,所以尽管分量少,殷丹却觉得完全胜过自己曾经吃过的那一次。

    并且上次是提心吊胆吃的,生怕被官府知晓了,这次却是坦然坐在一间装饰不凡的店面中,不用担心触犯律法什么的。还配着煎蛋,吹着一个奇怪器物吹出来的冷风。

    殷丹只觉得一个字,爽!

    吃完面,将汤喝了个底朝天,殷丹站起来,眼巴巴的看着程云结账。

    三两面八块钱,煎蛋卤蛋一共三块,总共十一块钱。

    殷女侠记得很清楚。

    “看来这个世界的钱还挺值钱的,那么大一碗面加牛肉居然才八个钱,这么算起来自己的房费貌似总共二百二十个钱……”殷女侠表情顿时呆滞了下来,扳着手指头不断眨巴着眼睛,许久才得出结论——

    “我一晚上岂不是睡了二十多碗牛肉面!”女侠震惊的将眼睛睁大。

    她内心顿时忐忑起来,机械的迈动着脚步跟上程云,感觉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活力。

    她要干多久的活才能挣回这么多钱啊!

    要是换在原来那个世界,二百多个钱子儿,顺利的话要四五天才挣得到。不顺利得半个月,还得把脑袋别腰上!

    殷丹连忙跟上程云,道:“那个站长大人,那碗面……”

    “什么?”程云转过头,只见这位女侠将双手在身前紧紧纠缠在一起,满脸纠结和窘迫,“我现在……没有钱。”

    程云顿时笑了:“一碗面值几个钱,算我请你的了。”

    “啊?”女侠愣了愣,随即又搓起了手,笑道,“这这……这怎么能行呢!”

    程云摆了摆手,继续往前走去。

    女侠则在后面快步跟着,同时喊道:“这碗面的人情我殷丹记下了,你这个朋友我也交了!诶你走慢点!我给你讲别把我的话不当回事啊,你有什么事给我,我殷丹保证不含糊!”

    程云完全没理她,甚至装作一副完全不认识她的样子,直接转进一家内衣店。

    老是让女侠空穴来风也不好,于是买衣服就先从内衣买起走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