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17章 时刻谨记维护世界和平

时间:2018-03-25作者:金色茉莉花

    费了很大功夫,程云才向她描述清楚这是怎样一个地方。

    于是殷女侠眼巴巴的望着他点头:“我知道了,可是我要在这个鬼地……贵地待多久呢?”

    “待多久?嗯……等明天我才能给你一个准确答复。”

    “明天?那这里有吃的吗?”殷女侠抢得虚空令箭后便星夜兼程突围了半个多月,期间不止一次和江湖中赫赫有名的高手交手,食宿都很匆促。逃出包围圈后她只来得及洗个澡,换上一身上好的干净衣服,便破碎虚空而来了,现在正饿得厉害。

    “这里什么都没有。”程云摇头,“外面有旅店,但你要付钱。”

    “那……”殷丹依旧眼巴巴的看着他,“你能不能先把我的刀还给我,我花了整整两个银坨买的。”

    “……”程云一挥手,那柄貌似身经百战的雁翎刀便飞回了她手里。

    这一手依然将殷女侠惊得不轻,于是她拿回了长刀之后,再也没有如先前那般露出如狼如虎的凶机杀意,而是默默的站在原地盯着他们。像是等老师安排任务的学生。

    老法爷咳嗽了声,:“还是先解决语言问题吧,总不能等你们离开节点空间后,还靠翻译程序交流吧?”

    “得是。”程云点点头道,“您这么应该有办法解决吧?”

    “只要我将你们这个国度的语言各个系统拷贝给她就行了。”老法爷微笑着顿了顿水晶球法杖,又看向殷丹,“这位游侠,可否走近些?”

    “没那么傻!”殷女侠摇头道。

    老法爷无奈的看向程云,而程云也瞬间会意,控制节点空间将殷女侠送了过来。

    “……”莫名其妙就出现在二人旁边的殷女侠脸上不由露出复杂表情——

    想她殷丹原本在江湖上也算个有名气的角色,走到哪报出名号,不被人恭恭敬敬的当成座上宾,再怎么也不会受到这种待遇。没想到借圣器破碎虚空后,本该飞升上界的她却莫名其妙出现在了这么一个荒芜无际的地方,还遇到这么两个妖魔鬼怪。她一身本事竟是丝毫也不敢施展出来。

    “罢了罢了,这两人即使不是江湖传闻中曾经破碎虚空的前辈,也是上界背景强硬的大佬,不然不可能在这个地方身居要职。”殷女侠心里盘算着,“既然所有破碎虚空者都有这么一遭,我殷丹最好还是别得罪他们,免得将来到了上界还惹上麻烦。”

    “我破碎虚空时可是发了誓的——离开那方世界,从此忘却江湖过往,在上界堂堂正正的度过一生。”

    于是殷女侠竟闭上了眼睛,不再多看,免得自己会条件反射的出刀。

    片刻后——

    “诶这这……也太神奇了吧?”殷女侠脸上满是惊讶,连带着对上界的憧憬都加大了不少。

    “好了。”程云拿着手机站在她面前,“现在继续登记吧。”

    “哦,好的。”殷女侠端正站着。

    “姓名殷丹,性别女,没有问题吧?”程云打量着她,难以想象这么一个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女孩子竟然是一个江湖大佬。

    “没问题。”

    “好,你从哪里来?”程云问道。

    “我从……我从哪里来?”女侠有些没搞懂,“不就从那里来吗?”

    “那里是哪里?”程云感觉有些累,“来这个地方的人不一定都是从同一个地方来的!你要让我知道你来自哪里,我才能放你离开这个节点空间。”

    “我……我出生在松石国……西部横州by县……那个什么镇的一个村子里,然后我多数时候定居在横州府,最后我抢得虚空令牌破碎虚空的地方好像在……”殷女侠竭力的翻找着记忆,“是了,在侏儒国西边的森林里,离火山和海岸应该都不……诶你干嘛用那种奇奇怪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是在问,你来的那个世界叫什么名字,女侠。”程云很是无奈。

    “世界……叫什么名字?”殷女侠懵逼了半天,“就叫世界啊!还要什么名字……”

    “好吧,可以理解。”程云点了点头,“那你们那块大陆……就是大地有什么名字吗?比如我们的神州、九州之类的。”

    殷女侠又懵逼了半天:“就叫大地啊!你是不是在故意消遣我啊?”

    “我知道了。”程云默默的在手机表格里打出松石世界四个字,抬起头一看,那位女侠正从怀里摸出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纸张。她心的将纸张打开,纸质薄且并不好,发出哗啦啦的声音,然后递到了自己面前。

    “这是什么东西?”程云低头看去,上面倒是有不少印刷字,一股油墨气息扑面而来。

    问题是那些字他一个都认不到。

    “路引,官府下放的。”女侠见他接过纸张,便倏地退了回去,“正品!足以证明我是个没有案底的江湖人。”

    “江湖人没有案底还混什么江湖。”程云嘟囔了句,然后顺手将这张路引递给了老法爷,“您老看看。”

    “江湖人也不一定非要犯事,官府有官府的法律,江湖也有江湖的规矩。”殷女侠不满的反驳道,“只要我们不做得太过分,官府也向来不会闲着来过问。”

    “堵不如疏。”

    “对对对!我念书少。”

    程云看向老法爷,见老法爷点了点头之后,才对殷丹:“好吧,姑且算你身家清白。但我们这里可和你们那个世界的官府没有半点关系,这张纸的作用也有限。而且我们还无法确认它是不是你伪造的。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吧?”

    “明白。”

    “明白的话我就继续统计了。”程云点头道,“你的目的地是哪?”

    “上界,我要去上界!”

    “……”程云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于是很干脆的在目的地那栏填了上界两个字,接着又问,“你为什么要去上界?”

    “这个也要问么?”

    “是啊,请配合我的工作。”程云一本正经。

    “因为……传到了上界就能突破人体桎梏达到以武入道、成武仙的境界。”殷女侠着,又顿了顿,眼中露出几分向往之色,“而且上界一年到头没有寒冬,春暖花开。没有江湖的恩怨仇杀,人心没有那么阴险可怕,平民百姓也不受达官贵人的摆布。没有世世相传的奴隶和让人活不下去的苛政,每个人都可以按自己想活的方式活。”

    程云沉默了下:“谁告诉你的?”

    “我以前的一个老友。”殷女侠道,“后来他死了,全家被杀。”

    “好吧,登记就到此为止。”程云收起手机道,殷女侠那番话显然饱含着另一个世界的某个群体对美好生活的定义和向往,而他显然不会去打破这个瓷瓶。

    “完了?可以走了?”女侠问道。

    “差不多了,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程云认真看着她,问道,“你确定你到了我们的世界之后不会有毁灭世界的想法,并且遵从我们世界的法律,不会在我们的世界惹是生非吧?”

    “咳咳。”老法爷站出来,“好了程云,以她的武力水平,除了传染病和异界细菌之外,不足以对你们世界产生威胁。”

    “例行问话而已。”程云耸耸肩。

    女侠一脸懵逼:“……”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从他们的话中她倒是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就算不是上界,也不是她能胡作非为的。

    “现在可以出去了吧?”女侠问道。

    “可以,但有些规矩我们要好!这是对我们那个世界的保护,也是对你的保护。”

    “什么规矩?”

    程云刚想‘我还没想好’,但鉴于这是个身高一米五五就能跳七八米高还嫌自己没有突破人体桎梏的人形猛兽,他伸出一只手道:“第一,不能在我们世界的任何一个人面前展示你的武力水平,包括跳几米高啊、徒手捏钢管啊、用最快速度奔跑之类的。你也知道我们世界的人都做不到这个水平,而如果你却做到了,很可能会被捉去切片研……被烧死的。”

    程云时刻谨记自己保护世界的重任。

    “明白!”女侠点头道。

    “第二,你要明白,我是本着对你的人文关怀才把你带出去,但出去之后你不能到处乱跑,想出门的话必须经过我的同意,平常做什么也要听我的。否则我只能把你捉回来关在这里了。”程云道,“我们这个世界路很多,很复杂,你出去容易走丢。”

    “我殷丹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走丢!”殷女侠道,又点了点头,“不过你的话我都记下了,我会遵守的。”

    “接下来的我还没想好,反正你要听我的就行了。”程云道。

    “明白!”殷女侠道。

    “那你现在可以出房费了。”程云着,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她身上的葛麻衣服,“你就住迷你单间吧!房费138,给你打个折,算120,押金100。”

    “啊?”殷女侠愣了愣,随即机械的将手伸到腰带上扯下一个钱袋子,从里面倒出五六个有点像是镍或者铝制成的方块,一脸肉疼的摊在手心递给程云,“我就只有这么多了,不够……我也没办法。不然我睡柴房吧?”

    “我们这没有柴房。”程云一脸嫌弃的看着她手中那几个钱子。

    “啊?你们不点火做饭的吗?”

    “我们不烧柴。”

    “厉害厉害。”女侠表示惹不起,“那我可怎么办?你们这冷吗?”

    “倒是不冷。”

    “哦!不冷就好!”女侠松了口气,“我睡街边也没问题,江湖儿女不拘节!”

    “城管会把你给撵走的。”程云轻描淡写的道,“你身上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吗?也可以暂时先典当在我这,至于你这几个钱……都破碎虚空了还留着干嘛,扔了算了!”

    “一个钱子儿可是能买两个馒头呢!”女侠有些不舍,认真的将那五六个钱子又放回了钱袋子中,挂回腰间拍了拍,然后她思索了下,拿出了那张路引,“现在我身上最值钱的就这张路引了,我花了半个银坨从贩子那买……”

    话没完她便止住了,眨巴着眼睛看着程云,“你就你要不要吧?”

    “我拿着也没用啊!话你一个女孩子,身上就没点什么金银首饰之类的?”程云表示很无奈,但见这位女侠一脸窘迫,他只得叹气,“那你只能勤工俭住了。”

    “好啊!没问题,你就让我做什么吧!”殷女侠就差没捋袖子了,“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脏活累活我没干过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