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14章 能吃饱是福

时间:2018-03-25作者:金色茉莉花

    ,!

    2017年6月27号清晨。

    现在才六点半,昨晚值夜班到凌晨两点的程云眼睛还有些酸涩。他只睡了四个小时左右,脑袋昏昏沉沉,但想起昨天那个瘦弱单纯的女孩子,他还是按着闹钟起床了。

    昨晚他似乎又做了一个梦,梦里依然是山河风光,好似老法爷这辈子除了风景就什么也没看过似的。

    长了一双假眼睛。

    夏天不到六点就天亮了,但今早城市里起了一层薄雾,让街道有些朦胧,让这个清晨格外的凉。

    程云站在宾馆门口,眺望着街道一头,伸手捂着嘴打了个呵欠,只感觉双眼越发酸胀起来。

    他伸手揉了揉,刚放下手,薄雾朦胧的街道便出现了一道瘦弱身影。

    被清晨的凉意一惊,程云竟一个激灵。

    过去很久他都会记得这个清晨——那个身材单薄的女孩子拖着大包大包的行李,沿着街道边缘一步一步倔强的朝他走来。在雾中她的轮廓从模糊渐渐变得清晰,变得生活,像是记忆中久远的剪影终于被回忆起。

    程云连忙走了过去,在她呆呆的注视下接过她手里那捆枕头被子,然后拉过她的拉杆箱,皱着眉头说道:“你不是说没多少行李吗?早说一句我来接你啊!”

    俞点松了口气,双手将折叠小桌板提在身前,跟在他身后,红着脸局促的讷讷道:“麻烦你了,程老板。”

    程云笑了笑,将她的行李拉进宾馆,一直提到一楼和二楼的楼梯间储物室里:“一些不常用的行李就暂时放在这里吧,要用的时候就委屈你跑一趟,常用的生活用品你先收拾出来,拿到三楼的311房。等那边青旅装修好了,你就挑个房间固定住下。”

    “嗯。”俞点点头,然后就地打开拉杆箱,拿出一个塑料口袋装着的洗漱用品和一个老旧的笔记本电脑、充电器等,又将拉杆箱合上,然后捧着东西看向程云,“可以了。”

    “额……”程云愣了愣,这个姑娘提这么两大包,可东西还真是少得可怜。

    “好吧,我带你去。”程云帮她拿起折叠桌板,往楼上走去。

    滴滴两声刷开房,他打开门,一条过道出现在俞点眼前,地上则铺着柔软的暗红色地毯,往前看才能看到客厅的样貌:“如果没有客人订这间房的话,你就先在这住下吧。”

    “啊?”俞点走进去,看着迷你客厅和显然不同于普通单间的装扮,又回头看向程云,不确定的问道,“我……住这?”

    “这几天生意好,其他房间估计都会被订满,最不可能被订出去的就这里了。”程云笑了笑说道,他也有些无奈,“你就先享受着吧,等那几间青旅装修好了,你可就住不到这么大的房间了。”

    “我……”俞点看了眼客厅里的沙发,转身面向他,“我睡沙发就好了,沙发还挺宽的。”

    “用不着那么寒碜,床单被套清洗一次用不了多少钱。”程云觉得自己还是很大气的,至少不是那些只知道赚钱的奸商老板。

    “哦。”俞点这才点头答应下来。

    “那你先收拾一下吧,我先下去给你们做早餐。七点开始上班啊。”

    “我我没什么好收拾的。”俞点说着把洗漱用品放进卫生间,那大大的浴缸差点闪瞎了她的眼。

    这时程云已经走了,她也就站在房中,怔怔的扭头打量着。若不是这间房自己也不能一直住,她绝对会有种不真实感。

    崭新的迷你厨房,小但是配置齐全的客厅,甚至有小型投影仪和一台电脑。外面是落地窗和大大的阳台,对着东方,窗帘半掩,清晨的阳光刚刚透进来,装修得像是电视里面的房子……

    这是整个宾馆最贵的房。

    俞点不由将窗帘全部拉开,推开落地窗走了出去,深深吸了一口气。

    远处可以看到益大的教学楼和小半个运动场,其余的地方则被林立的高楼挡住。其实视线算不得好,可对她而言却已是十分珍贵了。

    想起那个窗都没有的小房间,也就比这个卫生间大一点,她就一阵感慨。

    “呜~~”

    俞点给自己捏了捏拳头,转身关上窗,拿起电脑和充电线往楼下走去。

    她大概知道宾馆最近的情况,昨天程云给她说的——最近宾馆生意会比较好,但这间套房不容易被订出去,其余房型都很紧俏。所以这几天她大概都会住这里,过几天缓过来了,大概就会搬去迷你单间或标准单间吧。

    俞点走到一楼前台,检查了一下设备,将笔记本放在桌上,插上电脑线,便开始撑着下巴发起呆来。

    没多久,程烟从外面推开门进来,她气色有些不好,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柜台里的俞点。

    俞点也连忙回过神来,看着程烟想打招呼,却不知道该叫什么好,憋了几秒憋得脸通红,最后才憋出一句:“早上好,老板。”

    程烟愣了愣,接着很自然的点头:“这么早就上班了啊?”

    “嗯。”俞点点头,“不早了。”

    “现在还……没到七点呢!”程烟抬头看了看表,倒是一副老板做派,“程云呢?”

    “在楼上,做早饭。”

    “哦。”程烟点了点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低头沉默着打盹。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之前几天在宾馆住都好好的,躺床上很快就能安然睡去,可昨天她回家之后,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家中、熟悉的床上,脑中却一遍一遍闪过父母的音容笑貌。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往昔一幕幕自眼前划过,让她备受折磨,辗转反侧不得入睡。枕头不知道湿了多少次。

    程烟整夜不断摸出手机转移注意力,可只要她一躺下就会开始胡思乱想,竟是直到心神疲劳到一个极点才渐渐睡过去。

    最后一次看手机,是四点过。

    六点她就醒了。

    “嗯?你来得倒是刚好。”程云一手端着一碗鸡蛋面从楼上下来,一碗放在柜台上,另一碗放在程烟面前的茶几上,“要加辣椒的话等一下,我待会儿拿下来。”

    “不用了。”程烟说。

    “谢谢,我也……不用了。”俞点依旧有些不好意思,放了香油的清汤面和撒着葱花的煎蛋不断传来诱人香气。

    “那你们就先吃吧,我再上去下一碗。”程云说着,又上楼了。

    很快,他给老法爷也端了碗面过去,才端着自己那碗下到一楼和程烟并排坐在沙发上吃着。

    “你怎么脸色这么不好,像是网吧通宵了一样!”程云问道,吸溜了一大口面,又说,“该不是回家一个人害怕,睡不着吧?”

    “切!”程烟嗤笑,“我有那么胆小?”

    “倒也没有。”

    “那不就得了!”

    “既然来都来了,吃完上楼补个回笼觉吧!”程云没继续追问,他知道原因。正好借程烟试试老法爷布置的‘旅店通用法阵’到底作用有多大。

    “也好!”程烟淡淡说道,很快就把一碗面吃了个精光,抓起柜台上的万能房卡就上楼了。

    看着她的背影,程云愣了愣,还想喊她吃完饭把碗洗了呢!

    所幸前台妹子十分懂事,把汤喝得干干净净之后,对程云小声说:“反正现在也没人,我来洗吧,一下就洗完了。……您昨天晚上应该挺晚才睡吧,也去休息吧。”

    “不用了。”

    “这样我会……很不好意思的。”俞点小姑娘微微抿嘴说道,今早的鸡蛋面可比以往冰箱里拿出来的冷馒头好吃多了!

    “那就你洗吧。”程云很干脆的放下碗,“我上楼休息了,中午之前起来做饭。”

    “嗯,麻烦……麻烦你了。”

    俞点抱着碗规规矩矩的站在柜台边上,看着他上楼后,才端着碗走向角落里的洗手池。她舔了舔嘴巴,感觉香油的味道还萦绕在唇边。不知道好久没吃过这么‘丰盛’的早餐了。

    程云这一觉睡得很香,直到十一点才起床,去菜市场买剩菜剩肉,中午依旧是简单的三菜一汤。

    当然,对于俞点小姑娘来说,这已经是她很久没吃过的‘佳肴’了。

    程云将饭菜端上茶几,拿来碗筷,脱下围裙并用其擦了擦手,才往楼上走去:“你饿了的话就先吃吧,我上楼去叫她。”

    “我……我不饿。”俞点看着三盘菜,狠狠咽了口口水道。

    大约五分钟,程云领着头发凌乱睡意惺忪的程烟下楼。而俞点连忙收起了眼中的亟不可待,乖乖坐在小板凳上,还给他们发好了碗筷盛好了饭。

    三人一言不发就开动起来。

    俞点依旧拘束的只吃自己面前那一盘,可在桌上不由自主四处乱瞄的眼睛已然被程云和程烟发现了。

    “咳咳。”程云咳嗽了一声,将程烟面前那盆芋儿鸡移到了俞点身前,说,“想吃什么就夹,不要拘束,包吃住可是早就说好的。”

    “唔。”俞点脸一红。

    “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可是要一个桌子上吃饭吃很久的,你老是这么不好意思可不行。”程烟也淡淡的附和道,“你看我,什么都不干还赖着吃,我都没害羞。”

    “知道了……”听他们这么一说,俞点更不好意思了。

    很快,她吃完一碗饭,留恋的看了眼桌子上的菜,放下筷子说:“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吧,等下我洗碗。”

    程烟无奈的将她给拉了回来。

    程云也笑了笑,配合着程烟给俞点再盛了一碗饭,说:“多吃点,下午还得干活呢!”

    俞点只觉脸颊烧红,面对着新添那碗饭和桌上还剩不少的菜,稍微停顿了下,最终还是慢慢的抓起筷子:“那……那我就不客气了。”

    “嗯,以后都别客气了。”程云说,“你吃再多又能吃几两米!”

    “嗯。”

    俞点吃完饭又自觉的去洗了碗,然后坐回柜台,悄悄的探头看了看空无一人的楼梯口——程云上楼不知做什么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来,而程烟吃完饭就离开了。

    她这才打开老旧笔记本,输入密码。

    笔记本还是她大学时攒钱买的,本身就不贵,用到现在修过几次,虽然还能用,但键盘已经磨损得有些厉害了。

    这没关系,她早已熟稔记得每个键的位置,闭着眼睛都不会摁错键。

    带着点塑料质感的键盘声开始在前台不断回响起来,间隔很大。每当有客人上下楼从前台经过,俞点就会像受惊的小鹿似的停下来,偷偷注视着客人。直到客人离开了,她才会小心翼翼的继续在键盘上摁起来。不时偏着头思索片刻,或者拄着下巴发会儿呆,将刚才被客人惊掉的东西重新回想起来。

    一下午很快过去,俞点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下酸痛的颈椎和手指。她对这份工作简直满意到了极点——

    如程云所说,工作真的很轻松。这几天的生意已经非常好了,她一整天一共接了二十来个客人,但每个客人只会花她几分钟,其余时间她都可以自由安排。

    虽然总是被进进出出的客人和外卖小哥打扰,但他们又看不到前台后面的笔记本电脑,最多就是让她停顿一下而已。

    比起伙食来,这简直不值一提。

    程云直到接近五点才下来,本来想和俞点交班的,但俞点红着脸摆了摆手,竟说:“您……您再去休息一会儿吧,我还想再值一会儿班。”

    刚才她还有点事没做完,索性就在这把它完成,免得上去又要回想半天。

    而程云当时就懵了。

    还有这种员工的么!?

    最终他呆呆的答应了自己员工的请求,有点勉为其难。他觉得如果不是自己还要做饭,自己是肯定不会同意的。

    当程烟从外面回来时,看见还在值班的俞点,也是吃了一惊,皱眉道:“你怎么还在值班?”

    说完,她还瞄了眼程云,问道:“是不是你看人家单纯善良好欺负,所以压迫人家?”

    俞点连忙摆手,又说:“是我自己想要多值一会儿。”

    程烟听了也愣了愣,然而她终究比程云淡定多了,只点了点头,说:“那就好,出门在外可不能太软了,不然会被人欺负的。”

    俞点点点头,对此深有体会。

    ……但无能为力。

    “你今晚就在这住吧?”程云看向程烟,“别回去了。家里也就你一个人,半夜要是饿了,连个给你下面吃的人都没有。”

    程烟没说话,算是默认下来。

    虽然她也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这样——在这家宾馆里,她明显要睡得安稳许多,就好像……心灵上有一种依靠似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