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13章 这个行业的从业者竟然这么惨

时间:2018-03-21作者:金色茉莉花

    俞点已经二十四了,但身材瘦小,一点成熟的气质都没有,走在程云身边像是个刚上大一的女学生。她过来还穿着一身正式的夏天ol制服,看得出价格并不贵,主要是她的气质完全与这身装扮不搭,找不出一点自信、开朗或稳重成熟的影子,甚至恰恰相反。

    她单纯内向得有些不像话,通过聊天程云还得知她一直一个人住,真让人怀疑她一个人这几年是怎么活过来的。

    差不多下午两点,程云就已教会她使用前台所要用到的所有设备、系统,因为很简单,她也学得很快。更多的时间是程云和她商量工作方面的安排。

    俞点很没主见,基本是程云说什么,她就点头说嗯,好像只要给她提供一个包吃包住还发工资,有很多私人时间的工作,她就已经感到人生圆满了似的。尤其是这里吃得还很好,住得也不错,至少比自己那与别人合租的出租屋小房间要好。

    这两天生意不错,陆续有客人来,正好也让俞点练练手,实际操作一下。

    程云就在旁边,一边为她传授经验一边指出她的不当之处,而除了与客人交流时她显得太过腼腆怯懦之外,其他方面基本无可挑剔。

    大约四点,俞点回去收拾东西,宾馆前台又只剩下了程云一个人。

    晚上,程烟面无表情的骑着个摩拜单车过来,一进门就坐沙发上玩手机,头也不抬,一副绝对不肯和程云说话的姿态。

    程云无奈的结束了账单统计,对程烟说:“我出去一会儿,你在这守一下啊!”

    “不!”程烟头也没抬。

    “就守十来分钟!”

    “不!”

    “你闹什么脾气呢……”程云又好气又好笑,“别闹了,算我输了好吧。”

    “就不!”程烟每次听见他用这种类似‘家长对小孩说话的口气’对自己说话就莫名的来气,“你不是找到前台收银员了吗?又不给我发工资,我为什么要给你打工啊!”

    “她明天才上班啊。”程云愣愣道。

    “哦!都把我给赶走了,结果因为别人没来上班,又想把我找回来,有这么好的事吗?”程烟冷声说道。

    “诶??不是你自己说要走的吗?还一脸终于解脱了的神态,我以为你终于不用在这给我打工了,感觉全身无比轻松呢!”程云只感觉莫名其妙,“这怎么能说是我把你赶走呢?你这气生得未免有点缺乏根据吧……”

    “工资都结清了!”

    “那……你还给我呗?”

    程烟直接没理他,继续低头玩手机。

    程云无奈:“我是出去买菜,你不帮我守着的话,今晚又吃外卖?”

    程烟刷的一下站了起来,行云流水的将手机插进紧身牛仔裤前面的口袋里,然后面无表情的走进了柜台,站着:“我要吃糖醋排骨、沸腾鱼。”

    “收拾鱼多麻烦!”程云皱眉,“随便炒两个菜得了呗!”

    “我要吃沸腾鱼。”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麻烦呢!”

    “沸腾鱼!”程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说了我帮你守前台,你在伙食上面不能亏待我的!”

    “好!沸腾鱼!”

    “还有糖醋排骨。”

    “好!糖醋排骨!”

    “沸腾鱼要超辣!”

    “好!超辣!”

    “哼!”

    “……”

    程云面容沉重的走了出去,旁边没多远就是个菜市场,走路大概五分钟。

    大概一个小时后,沸腾鱼和糖醋排骨摆上了茶几,沸腾鱼底下用程烟的高中数学教材垫着,竟是刚刚好。

    程烟格外满意,脸色都好看了许多,盛了满满一碗饭开吃。

    在她眼中程云基本没什么本事,包括程云大学期间做出的成绩也入不得她的眼,因为程云赚的钱和她关系不大。唯独厨艺不同——她是直接受益人之一,也是目前最大的受益人。所以她很欣赏程云这方面。

    她也很感谢程云前女友,将程云的厨艺调教得这么好。

    而现在,又多一个人和她分享程云的厨艺了,那人还是个年轻的前台女收银。

    ……

    每个大学周边最多的其实不是网吧,也不是宾馆,甚至不是服装店小吃店,而是遍布大学周边、既便宜又简陋的出租屋。

    很多学生并不在意出租屋的周边环境有多好地理位置有多好,也不对屋子装修、硬件配置有太苛刻的要求,只要离学校近、有空调热水就够了。甚至很多人连厨房都不需要,只要能让自己摆脱逼仄的宿舍和难以相处的室友、让自己和女朋友有个同居之处,他们甚至连厨房都可以不需要,只租一间卧室就够了。

    考研党要求稍微高那么一点点,也就只追求安静一点罢了。

    学校周边套四套五的房子并不少见,每间房都可以租给一位学生或一对情侣,便宜点的八九百,贵点的一千出头,比整租出去要赚得多得多。

    而租客们往往六七个人挤在这样的房子里,不分男女,共用客厅厨卫。主卧自带卫生间还好,其余房间的人洗澡都得排队。

    俞点租在一栋很不起眼的老居民楼里,五楼,且没有电梯,最小的一个房间。

    这套房子租出去了五间卧室,她租的这一间是唯一没有空调的一间,还没有窗户,每逢夏天都闷热得难受。连时间久了混了个脸熟的房东都心疼她,给她拿了一个电风扇过来。

    在家庭里,这样一间房不是用来做储物间就是用来做书房,当然价格也很便宜,只要六百一个月,押一付一,正适合她的经济情况。

    俞点这个名字,据说是她母亲生她的时候外面下着雨,就取名俞点。

    这时候六点,俞点正忍受着黄昏时房间内的闷热,所幸她体虚,不太爱流汗。

    外面客厅中传来今天要离开的一对情侣向其他人道别的声音,他们这几天要搬回宿舍应付系内的期末检查,还有传来不少合租室友点的外卖的香气,而她默默坐在小房间的硬板床上,忍受着肚子里传来的饥饿感。

    面前是已经收拾好的行李,除了床上用品和一张折叠桌,冬天夏天的所有衣服加起来也只有一个小拉杆箱和一个背包。

    俞点不由想起了今中午那顿饭,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今中午她不好意思去添饭,于是只吃了一小碗,加上饮食不规律久了,她也吃不了多少东西就饱了。只是每当想起放在程烟那边那盘土豆炖排骨和自己想夹又不好意思伸筷子的窝囊样,她都感到心里隐隐作疼——哪怕只夹土豆也好啊!

    而想起从明天起自己也算有了稳定的三餐,而自己不仅能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还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她就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可惜,今晚上……

    俞点摸了摸肚子,从包里摸出一个磕磕碰碰多次的小米2s,打开外卖软件。

    以前这个外卖软件多数时候的作用就是给她提供一个望梅止渴的平台,就算她舍得吃一顿好的也不舍得出那份配送费,她宁愿自己走半个小时到店吃。唯有新店开张或外卖公司竞争搞活动,满减折扣力度实在很大,她才会考虑。

    可今天注定是不同的一天!

    马上就是月底,她也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想想还真有点不舍——她在这间小房间里住了将近两年了,这么便宜的有独立空间的房间,在锦官还真不好找。

    所以她准备下血本,吃顿好的,祭奠一下自己在这个地方洒下的血汗。

    “就……控制在二十元内!”俞点自言自语说道,然后熟稔在外卖软件上点开了几个筛选条件,开始寻找起来。

    大概半小时后,手机提前低电关机。

    “……”俞点早已习惯了这个老机子的脾气,叹了口气,而真让她选下去她估计也选不出来,“冰箱里还有两个馒头……算了算了,还是去楼下吃面吧。”

    她在房间内坐了一会儿,觉得自己真应该提出今晚就开始上班的,可她又不好意思开口,万一老板看出她的目的怎么办?

    当听见外面客厅没什么动静了,她才开门出去,蹑手蹑脚的出门往楼下走去。

    次日。

    俞点平常是要睡到十二点的,这样可以节约一顿午饭,是的,中午吃一顿早餐就够了,两个馒头绝对能喂饱她。而她今天六点就起床了,背上背包,一手拉着箱子,一手提着折叠桌板和捆成一捆的枕头被子之类的,开门悄无声息的离开,然后费力的拖着拉杆箱和床上用品一阶一阶的下楼——

    比起昨天那对情侣与合租室友的道别,她的离开是真的无人知晓。

    她不敢摔了拉杆箱,坏了再买很贵,所以直到手都酸软了她也只得咬牙紧紧握着,下到楼底已让她感觉手臂快要断了。

    这时,手机铃声却响了!

    俞点手忙脚乱的松开拉杆箱,顾不得酸软的手臂肌肉,摸出手机一看——

    备注是程老板,她昨晚刚设的。

    “喂……喂老板你别急,我马上就过来了。”俞点接通,连忙说道。

    “七点才上班,现在才六点二十不到,你慌什么!”电话那头传来程云带着笑意的温和声音,“我是想问问你行李多不多,用不用我来接你。”

    “不……不多。”俞点手臂还酸着,听了这话不由眼眶微微一热,“我……我十来分钟就到了。”

    “好吧,过马路记得小心点。”

    “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