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9章 老法爷的世界

时间:2018-03-20作者:金色茉莉花

    ,精彩小说免费!

    下午两点左右,程烟午觉结束,从楼上走下来。她一边揉着惺忪睡眼一边打着呵欠道:“我先回去拿件换洗衣裳,回来再交班啊……嗯?”

    她定睛一看,程云正伏在柜台上睡得正香,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像是死了一样!

    程烟无奈的叹了口气,直径走过大厅,推开玻璃门往外走去。

    六月底的阳光十分灼人,令她不由皱了皱眉,伸出手掌遮在额头上,仍然扫了辆摩拜单车骑回去。

    几乎她刚刚离开,老法爷也恰好提着一个购物袋从外面回来了。想起刚刚的购物经历,老法爷还会露出几分窘迫之色。

    他看了眼伏在柜台上睡觉的程云,将衣服提上楼,再下来时程云已经睡醒了,脸色看起来比之前好了许多。

    “唔,回来啦。”程云打了个招呼。

    “嗯。”老法爷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票子递还给程云:“这是买衣服剩下的钱,还给你吧。”

    “唔,不用这么客……”程云瞄了眼票子,顿时有些怔。

    好家伙,他貌似总共给了老法爷四百块钱,毕竟夏天衣服便宜,他也不富!结果老法爷给他剩了三百五十多回来……

    “您这是在哪买的衣服啊?”他问道。

    “那座城市好像是你们国家的首都,叫燕京吧。然后有个地方叫西直门,西直门那边有个市场,我看蹲在那里挑拣衣服的人挺多的,既然这么受欢迎,应该还不错吧。”老法爷说。

    “燕京!!”程云看了下表,然后继续不可思议的盯着老法爷,“你两小时从锦官到了燕京!!”

    老法爷淡淡笑了笑,道:“是啊。你睡了两个小时,精神似乎比早上好了许多!”

    “是嘛?”程云愣了愣,也不再纠结,叹了口气,“可能和刚刚睡了一觉有关。对了,我睡觉前一直在重复冥想法的第一个步骤,每次冥想完都会觉得有点疲劳,但马上就感觉精气神变得更足了一些,这是正常现象吧?”

    “……”老法爷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露出一个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年生实在太久了,我都忘得差不多了。不过结果应该能说明一些问题。”

    “那等我妹妹睡醒下来交班,我们继续学习下一个步骤吧!”程云有些兴奋,“对了,这套冥想法叫什么名字啊?”

    “嗯,我想想啊……好像是铁马王国的初级生基础冥想法,第七套,简化版。”老法爷一句话浇熄了他的所有期待。

    “……”程云。

    仿佛是看到了他神色中的那抹黯淡,老法爷立马又补充了句:“不过我对它做过优化的,冥想方式比起当初推行的冥想法要科学很多,效果也应该会更好。”

    “当初……应该……”程云不由有些沉默,“铁马王国就是那个几百年前扩张到雁湖的王国吧,现在还在吗?”

    “还在。”老法爷肯定了这个古老王国的坚挺,“不过貌似已经沦为第三世界国家了。”

    程云对他挤出一抹牵强的笑,立马起身,走出柜台:“你帮我看着一下,我上去看看程烟睡醒了没有。”

    他刚准备上楼,就见程烟戴着一个遮阳帽,手中提着一个大西瓜从外面推开门走了进来,看了看他,说道:“醒了?”

    “额,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刚刚。”程烟说道,轻飘飘的瞟了眼老法爷。

    “那你来守吧,我先上楼休息。”

    “等等!”程烟喊道。

    “啊?”

    “我给你带了褪黑素和安眠药来,我之前买了没吃完的。”程烟淡定的将已被切成两半的西瓜拿了一半出来放柜台上,在红彤彤的瓜瓤中间插了一把勺子,然后将另一半塞进了装饮料的冷藏柜,才又摸出一个小袋子扔给他,“褪黑素的剂量是5mg的,你先吃一片试试看,不够就吃两片。安眠药不到迫不得己最好别吃,我好不容易才开了这么点。”

    “好吧。”程云接过药上楼了。

    老法爷很平静的跟在他后面,而程烟站在收银台内,看着他们的背影,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精光。

    节点空间,程云盘膝而坐。

    “法爷大人,我觉得我们可以先进行对时空节点的研究,接着剩一点时间再用来学习冥想法好了。”程云抬起头对老法爷说道,他对那套‘全国小学生广播体操’已然失去了大半兴趣。

    “好。”老法爷笑笑,没有多说,“那我们今天先来研究一下如何辨别穿越者和道具的能量恢复情况。”

    “嗯!”程云依旧坐在地上。

    之前已经无数次证明老法爷的实验并不需要他肢体配合,而且在这个空间,他以什么姿势身处哪个位置根本没有意义。

    老法爷一挥手又摸出了那根大法杖,在脚下顿了两下——这根看起来格外骚气的法杖除了让老法爷看起来更像个法师和配合他的某些习惯性动作之外,貌似没有任何作用。

    “我们先建立一个标准,暂以百分数来划立,之后再细分到能量刻度。……我能清楚感知到我自身和卷轴的能量总量和现有储备,你也对进入这个空间的生命、物体具有一定的感知能力,那么就很简单了——只要你确认你感知到的感觉中哪一部分与我们的能量有关,再找出它的变化,对应进标准中,就可以了。”

    “好!”程云说。

    “之前的实验大多是我向你共享研究结果,这次换你向我共享结果了。”兴许老法爷一辈子也用不上这个研究结果,但他就是对知识有一种偏执般的追求。

    “好!”程云说。

    “现在我帮助你放大你的感知力,你要记住你能感觉到的每一种感觉。”

    “好!”程云说。

    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

    “这个研究今天先放一放,它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我们先进行下一个研究项目。”老法爷又顿了顿法杖,“我昨晚抽时间想了想,虽然还没来得及列公式分析验证,但我觉得你对这个空间的掌控权应该不止如此,我想我们可以试试在这个方向进行发掘。”

    “好!”程云说。

    “你真是……唉!”老法爷摇了摇头,“那我们开始吧。”

    “好!”程云表情呆滞。

    他仿佛回到了从前,高中时候。

    老师:因为sinb(sin2a+cos2a)=√2sina,对不对?

    程云:嗯。

    老师:所以sinb=√2sina,对不对?

    程云:嗯。

    老师:现在结果出来了吧?

    程云:嗯。

    老师:那结果是多少呢?

    程云:……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

    “好吧,今天就到这里了。”老法爷微笑着道,“你学冥想法倒是学得挺快的。”

    程云坐在地上,将冥想辅助卡收了起来,感觉自己已是个废人了。

    他抬头望着老法爷,却没有动,而是问道:“法爷大人,其实我很好奇,你们那个世界有神的存在吗?我好像听你说起过恶魔这个词。”

    “神?神是什么?”老法爷看着他,无奈的笑了笑,“最初的神只是人们心中的一个答案,其目的在于解释这个世界和生命为什么是这番面貌,究其所以,只是人们幻想出来填补认知空白、消除内心恐惧与惶惶的一个工具而已。”

    程云愣了愣:“那后来呢?”

    “后来?”老法爷表情更无奈了,“你要明白,任何广义上的神都是不存在的,而任何狭义上的神都不是神。这一点我们法师再清楚不过。因为在我们世界的漫长发展过程中,有太多自诩为神或曾被尊称为神的种族、个体被突飞猛进的魔法科技拉下神坛了。”

    “这样啊!”程云皱了皱眉,“那你们的魔法世界又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呢?”

    “我们的世界?”老法爷露出了一抹笑意,“要说来,我们世界的背景和你们这个世界差别挺大的!区别在于细微规则的差异,所以我们没有自然科学,我们也很难孕育出自然科学,因为在自然科学之前,我们已经有了魔法。我们拥有比你们更漫长的封建时代,那些原始人一样的战争我们持续了上万年,后来文明的发展改变了一切,包括魔法和施法者……”

    “魔法不再用来搓火球术,也没人再将施法者组成法师战团……我们开始用魔法制造武器,用魔法创造城市,用魔法建造横跨峡谷的大桥和横穿荒漠的公路,用魔法带我们冲出星球探索我们的位面……”老法爷看着他似乎听得有些入神,不由一阵好笑,“可孩子,这些终究只是外在差异而已。”

    “除了背景的差异,文化的高潮与衰落,战争掀起又渐渐平息,国度从建立、崛起,再走向破败,善良、贪婪、秩序、暴力、规则、欲望,这些总是差不多的!”老法爷看着他说,“身处两个世界的人,其实都做着差不多的事。我察觉到你们这个世界的人也爱用一个比喻,历史的车轮,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程云问道,“难道不是因为车轮会将一切都碾碎吗?会将一切都抛在身后变成过去吗?”

    “因为车轮是一个圆,周而复始。”老法爷用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圈,白色的线条浮现出来,渐渐演化成古老的马车轮样式,并倏地转动起来,“当历史的车轮滚滚转动起来,即使不断向前,也只是换一个时代背景上演同样的故事罢了!”

    “是……是吗?”程云眯起眼睛看着那个滴溜溜转动的车轮。

    他没有反驳,也没有心思去思考如何反驳,哪怕如果他想,总能挑出瑕疵来。

    老法爷已经活了一千二百岁了。

    一千年看似不长,但对于普通人来说,无异于一段看不到尽头的漫漫长路。所以普通人兴许永远也想象不到一个活了上千年的施法者究竟是怎样的——他怎样思考,有怎样的经历与见闻,超过我们想象的睿智,或无可救药的迂腐。

    程云不想去想,因为他很困了。

    与老法爷的实验对他有很大的帮助,他也从老法爷这里学到了冥想法的第二、三、四个步骤,老法爷说应该可以暂时对付一下,他想回去睡一觉试试。

    为了避免意外,他在睡前帮老法爷点好了外卖,并选择六点起送。

    事实证明这个举动是很明智的,因为他直接一觉睡到了晚上十一点,没有做梦,也没有失眠。醒来的时候他几乎舒爽得想要叫出来。

    失眠太可怕了!

    他也是第一次意识到,好好的睡一觉原来可以这么舒服!

    可惜就是有点饿。

    当程云从楼上跌跌撞撞的走下去时,他看见程烟似乎正在收银台被一个约莫二十岁打扮得清爽利落的青年纠缠着。

    程云惺忪的睡眼顿时睁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