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7章 捉奸在房

时间:2018-03-18作者:金色茉莉花

    一个小时后,节点空间。

    老法爷拄着法杖满意的看着他:“这一个小时的收获比我当初待在节点旁边一个月还大!多谢你了,程云!”

    “我也该谢谢你。”程云感觉精神越来越疲劳了,“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要摸索多久才能发掘出这玩意儿的这些功能,甚至我压根就意识不到还可以这样。”

    “有待发掘的东西还有很多,或许还有些是我也想不到的。”老法爷如是说,“今天就到这里吧,看得出你已经很累了,放心,我会让你无梦无扰的睡到明天早上的。今晚上没人的时候,我就会把法阵布置好,以后你休息起来也会顺利很多。我记得我还有具有类似功能的物品,等我找找,明天送给你,这样就算以后不在旅店,你也可以借此安眠入夜。”

    “多谢。”程云挺感动的。

    “算是我放在你这里的生活费吧。”老法爷说道,“今中午的烹饪非常美味。”

    “额,抱歉!”程云这时才想起老法爷今晚上还没吃饭,“我最近心绪太不宁了,难免出岔子,我这就给您点个外卖。”

    “其实我不吃饭也不会饿死的。”老法爷窘迫的摇了摇头,“我绝对不是在问你要饭吃……”

    程云给老法爷点了个外卖,这才发现地图上还搜索不到安居宾馆,于是他又下载了几个常用的地图软件,报了个备。然后下去叮嘱程烟晚上值夜注意安全,让她别开太晚,才在程烟不断的嫌弃下上楼回房。

    老法爷对他施了个法,他沉沉睡去。

    瑰丽奇特的喀斯特地貌、色彩鲜明的高原风光,一望无际的海面波浪翻腾、大漠上沙丘连绵直延天际,风吹过竹海后仿佛带着清透的芳香、盐湖如大地上的一面镜子倒映着天空与白云……一幕又一幕的风景再次入了程云的梦,帧帧可入画的美丽就那样沉默的展现在程云面前,让他疑惑又茫然。

    人常说日有所思便夜有所梦,程云的确是一个爱好自然风光的人,然而他这些天根本就没空想这些,甚至都从未见过那些风光。

    他在梦中也困扰不已——

    明明保持着清醒的思维能力,却感觉不到自身的存在,也无法控制自身的移动,甚至无法做到一个很简单的低头审视自己的动作,更无法对梦中那些画面造成任何影响。就像有人把他绑住,给他戴上无法转动角度的虚拟眼镜,把那些画面纷纷强制性的摆在他眼前,而他却连闭眼都做不到。

    他因此十分抵触,甚至有些恐惧。

    次日一早,他醒转过来,感觉脑袋昏昏沉沉,像是一宿没睡,精神更疲劳了。

    “老法爷真坑啊!”

    他依旧对昨晚的梦有一点印象,但只剩下零星的一点,也变得很模糊了。他依稀记得昨晚的梦有多么真实,那大美风光只有天地的鬼斧神工才能造出,而超过了自己的想象范围。可他现在却很难再回想起那些清楚的轮廓,而且随着自己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它似乎还越变越模糊了——

    梦大多都是这样,醒来就开始忘了。

    于是程云连忙翻身从床上爬起来,穿着大裤衩,衣服也没穿就往外跑。

    作为一个合格的‘研究对象’,他当然要向大佬及时汇报自身情况!而在他心中,那位大佬恐怕是目前这世上最有可能为他解决这些奇怪麻烦的人了!

    十分钟后,老法爷听完了他的描述。

    “这种情况倒是很罕见。”老法爷眯起眼睛审视着他,“我已经对你施了韦氏安眠术,医疗级别,你不可能再自然做梦!显然是时空节点对你造成的影响,不会有错了。”

    “麻烦吗?”程云紧张的问道,这样说来,岂不是吃安眠药也没用!

    “麻烦!我可以看出昨晚你的大脑的休息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如果你的梦真的有你说的那么真实,而不是梦附加给你的错觉。很可能你的大脑在做梦时压根就没有休息过,脑细胞的激活状态和你清醒时一样。”老法爷说,“普通人的身体既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也没你想的那么强大,如果无法休息的话,你撑不了多久!”

    “那怎么办?”程云愣了愣。

    “你先仔细描述一下你做梦的感受、梦里的情况之类的所有东西,我需要先判断出你是为什么做梦才行。”老法爷平静道,微微一笑,“你也别太紧张,只要能找出原因,我想你全身上下还找不出能难倒我的东西。”

    “好吧。”

    程云只得在心里高呼大佬威武。

    “我记得我意识非常清醒,但我无法动,也无法改变什么……那些画面我已经有些记不太清了,但仍记得一部分,我觉得肯定和那个时空节点有关,它让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风景……”程云一点一点的,详细的说了一大堆,然后眼巴巴的看着老法爷。

    老法爷逐条反驳:“首先你清醒过后是无法保证你梦里是否清醒的,换句话说,你在梦中感受到的一切都可能是梦给你的错觉!包括你很清醒,你知道自己在做梦之类的意识。”

    “其次……”

    “最后一点也存在漏洞。如果你只是单纯觉得梦中的画面无比真实无比美丽而无法回忆起梦中的清晰画面的话,很可能你只是在梦里觉得它很真实很美丽,只是梦给了你一个错误的感知,而事实并不是这样的。”老法爷说,“一个人想要骗过自己的认知是很容易的。”

    “不对!”程云皱眉,“我清晰记得其中某些画面,那绝不可能是我自己的梦创造出来的景色!因为它实在太奇特,太美了,完全超过了我的想象!”

    老法爷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普通人事实上都很难了解自己,因为无法将自己的概念具体化,所有皆来自于感知。

    而普通人的感知能力、意识强度和真假辨别能力实在太脆弱了。

    但他不反驳。

    程云沉吟了下,接着说:“我起码记得两个景色。一个是无穷无尽的高山之林。因为它太险峻太壮观了,我看着的时候无比震撼,像是一根根尖刺矗立在大地上,狰狞巍峨!但事实上每座山都有万丈之高,而且各有各的特色,从生态环境到周边的人文环境每个细节都无比清晰!我觉得如果这些都是我幻想出来的景色的话,我脑子可能已经烧坏了。”

    老法爷脸色变色,表情陡然凝重,说:“还有一个呢,继续。”

    “还有一个是一个盐湖,一面天空之境。”程云说着,沉默了下,“因为……我父母死去之前曾说这个暑假我们全家一起去西海旅行,我很想看看茶卡盐湖,但最后……却没能去成。所以我对那个湖泊印象很深。我记得那片湖从高空俯瞰呈现类似一个鸭子的形状,鸭子的咽喉处建着一座很雄伟壮阔的城堡,尾巴上还有几户人家,其余地方都是开采盐的矿井……”

    老法爷抿着嘴沉默了,迅速思考,许久,竟直接下定结论:“你确实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风景,显然是时空节点造成的。不过我没有想到,里面还有我的原因。”

    “你的原因?”程云愣了。

    “万山禁地曾经是英达州高族人的聚居地,古代人称他们为恶魔,常年与凡人征战不断。而我就出身于雁湖湖畔,它确实美极了,我们称它为天神之境。”老法爷平静说完,抬头看向程云,“你看见了我的世界的风景,而且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借由我的视角看见的那些景色。”

    “你家原来有那么大一座城堡?”程云无比惊讶,老法爷对着黄昏光芒补衣服的画面他还历历在目!

    “……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这不是你现在应该关注的吧?”老法爷有些无奈,“那个城堡我没记错的话是当时的嘉诺王国的北地之狼家族在雁湖湖畔的军事驻地,而我家是尾巴上的几户人家,之一。我出身于一个盐工家庭。”

    “哦。”程云点了点头,“你说那些风景是你的视角?”

    “是!”

    “你怎么得出的结论?”程云觉得这太荒谬了,比时空节点强制性给他看幻灯片还荒谬。

    “第一,那个城堡在一千年前就随着嘉诺王国的覆灭而彻底消失了;第二,雁湖早在铁马王国扩张之后就被改成了旅游景点,早就不产盐了;第三,后来的雁湖周边建立了许多城镇,在我离开之前雁湖已被划为太空港。所以你根本不可能见到一座城堡、几户人家和盐矿的情况,你看见的画面至少是一千年前的。”

    程云听得呆了。

    接着老法爷淡然的笑了笑:“在一千年前,嘉诺王国将雁湖划为了军事禁区,任何人在上空飞过都会被视为挑衅,遭到北地之狼的对空打击。”

    程云呆呆的道:“你……你竟然活了一千多年了!”

    “……”

    “那你……你是怎么飞上去的?”

    老法爷露出蜜汁笑意,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而是说:“这个问题处理起来比我想象中要更棘手,时空节点的复杂性不是我能参透的,我目前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我们可以先从你自身入手,提高你的精神力和抵抗力,来应对这种情况。”

    接着他拿出一张身份证大小的卡片:“这是我昨晚说要给你的。它虽然挺老了,但我一直没怎么用过,功能保存挺完好的,是法师用来辅助冥想的物件,可以让一个人心绪迅速平静下来,摒除杂念,也可以让普通人睡得更好。只是这个似乎已经无法应付你的情况了。”

    程云呆呆接过,卡片很薄,比身份证和银行卡还薄,大概和一张扑克牌差不多,但很坚硬,通体呈现黄铜色。

    “我昨晚在宾馆布置的法阵显然也对你没用了。”老法爷摇了摇头,“接下来我会教你一段冥想方法,它可以提高你的精神力,让你的大脑更强大,恢复力更强,在冥想过程中可以让你迅速恢复一个较好的精神状态,也可以增加对外来入侵力量的抵抗能力。而这张卡片恰好可以帮助你更好的进入冥想状态。”

    “没问题!”程云严肃沉重的点头,然后直视老法爷道,“太感谢了!”

    他感觉这套冥想方法绝对没那么简单!

    或许其中隐藏着成神的秘密!说不准就是荒古某位大帝的传承!

    于是,他开始了冥想法的学习过程。

    这也是他第一次与魔法文明接触,之前被老法爷施法不算。

    冥想法出乎意料的简单,但程云觉得这恰好符合了大道至简的真理,并不因此而小觑它,反而学得格外认真。以至于他的学习速度甚至超过了老法爷的预料。

    正当他第一次尝试冥想法的第一个步骤并快要成功时,他忽然听见对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

    接着是程烟清冷的声音:“程云,起床了!别告诉我你还在赖床!”

    “额。”程云很尴尬,“普通单间隔音这么不好的么……”

    他看了看老法爷,老法爷也看着他。

    出不出去呢?

    这时又听见程烟的声音:“程云!开门!你还装没听见是不是!都十点了,再不开门我要自己进来了!!”

    其实挺小声的,基本打扰不到人,但宾馆早上实在太安静了。

    “……”程云很无奈。

    当他开门从老法爷的房间出去,正好看见程烟拿着万能卡准备直接刷开他房间的门。她手上还提着一袋小笼包子和一管豆浆。

    两人面面相觑。

    一个穿着运动短裤和白体恤,汗水将发丝贴在额头上,脸颊微微发红,显然刚刚晨跑回来。

    另一个穿着大裤衩,赤倮着上身,人字拖,头发乱蓬蓬的,黑眼圈比昨天的颜色更深,气色比昨天没休息之前还显得颓丧疲惫,显然……刚被兰若寺的女鬼吸干了精气。

    两人相顾无言。

    良久,程云打破沉寂,讪讪道:“刚……刚跑了步回来啊?”

    程烟就呆呆的看着他,完全没回答,当她回过神来,第一个动作竟是踮起脚尖偏头径直越过程云往房内看去——

    一个头发都白了的老头。

    她脸上的表情从呆滞逐渐转为惊愕,定定的看着程云,良久才将包子和豆浆往他手里一塞,接着一边摇头一边不可思议的说:“程云啊程云……你真优秀!我……我真是小瞧你了!”

    没等程云解释,她扭头就走,满脸的嫌恶表情,像是身心都被玷污了似的!

    走出两步,她又回过头:“对了,包子豆浆七块五,加上我吃的……总共三十八块五,微信转账!”

    说完,她加快了脚步。

    程云张了张嘴,竟什么都没说出来,她的身影就消失在楼道口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