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3章 请教我法术吧

时间:2018-03-18作者:金色茉莉花

    如同异界流浪汉的老头浑身都散发着智慧、友好的色彩,如果不是他打着补丁的鞋子和长袍,程云断然不会将他与流浪汉联系起来。

    当昆真用更详细的话语再次介绍了一遍自己之后,程云开始重新打量起他。

    他看起来年龄很大,头发俨然全白了,瞳孔因年迈而略显浑浊,面容和蔼,倒是没多少皱纹。他身上只穿着很简单的布袍,光是正面估摸着就打了四五个补丁,手上拄着一根大约一米八的法杖,婴儿手臂粗,倒是很惹眼,因为法杖顶上镶嵌着一颗苹果大小的水晶球。

    除此之外,好像没什么特殊的。

    可程云觉得他浑身上下都是特殊点,尤其是他从发光体中走出,让自己听懂他那未知的语言,还告诉自己:他来自异界,是个施法者。

    “我叫程云。”程云迅速道,“施法者老爷,请问您来这里有何贵干啊?”

    “嗯?”昆真没有回答他,而是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他,许久才无奈的叹了一声:“你真是个幸运的人啊!”

    “啊?”

    “我感应到一个时空节点的出现,距离我的世界很近,所以过来看一看。”昆真微笑着说道,接着伸出手并摊开,手心上赫然放着一块宾馆订制的迷你香皂,香皂上写着四个方方正正的大字——

    安居宾馆。

    “请问这个令牌是从这里流出去的么?”昆真问道。

    “不是!”程云果断否认。

    “哦。”

    “您说您只是过来看一看?”

    “是的。”

    “那您请回吧。”程云脑子很乱。

    “我想你需要我的帮助。”昆真对他的态度不以为意,笑了笑。

    “您错了,我不需要。”

    “你有很多疑惑需要我为你解答。”

    “不用了谢谢。”

    “……”昆真怔了怔,接着无奈的摇了摇头,才又转身指着那个发光体说,“你不想知道那是什么吗?不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谢谢,您还是回去吧。”

    “它已经存在了,我只是最先一个来的,但不会是最后一个。你应该觉得幸运,至少是比较幸运的,你第一个遇上的是我,而不是其他人。”昆真说道,“它就是一个中转站,接下来会有源源不断的人来到这里,有些人可能相对你们而言很弱小,有些人可能拥有毁灭你们世界的能力,但你不确定的是,他们是否每个人都有一副好脾气。”

    “额……”程云有些被震住了,接着他说,“可我又不是超级英雄,这么大的事我可负不起责。再不济我把门关上,这个仓库我不要了行吧!”

    昆真又摇了摇头,平静的凝视着他:“有些人将不得不在这里呆一段时间,或许有些人可以不吃不喝,但也有些人无法忍耐饥渴。你关上门的话,会有人饿死在这里的。”

    “我既不认识他们又不是圣母。”

    “是的,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不是圣母,但我决定在这里帮助你。”昆真很平静的说着,朝他微微一笑,“如果你可以轻松决定一个与你无关的人的生死,我想绝大部分人应该都会让这个人活下去。”

    “然而这并不轻松,我担的风险太大了。”程云下意识反驳道。

    “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只是因为你现在一无所知,所以你不懂如何控制那些人。”昆真说,“但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没等程云说话,他又道:“也许这件事的确没有我刚才说的那么轻松,但你也不是毫无所得。它能够带给你很丰富的东西,超过你的想象,甚至也超过我的想象。”

    “嗯?”

    “你动心了。”昆真笃定道。

    “我没有。”程云一口否定,然后盘膝坐了下来,“来,老爷子,我们慢慢说。”

    昆真笑了笑,也不拘小节的坐了下来,然后便开始娓娓道来:“这是一个时空节点,也可以叫做时空继点,大概相当于连接各个宇宙的中转站。它存在于每个世界,但并不一定苏醒,这里的苏醒指的是成为‘中转站’。绝大多数时空节点是沉睡着的,我们的世界也有一个,我曾经找到过它,并在它身边呆了十年的时间,算是对它有所了解。”

    “但很遗憾,我们那个世界的它一直‘沉睡’着。直到它再次改变位置,我便失掉了它。”

    程云一脸懵逼的听着,他不是被某系统强行减了智商的主角,这种奇特的东西即使他再怎么用已知的知识去理解也表示理解无能。

    幸好,接受和理解是两回事。

    昆真继续说道:“几乎没人知道它存在的原理,它是怎样诞生的,按宇宙的广袤、它的寿命和不确定性,在漫漫岁月长河中几乎没人能找到它,能守得到它苏醒的人也几乎不存在,更多时候是直到世界枯竭了它也还沉睡着。而它苏醒时有人在旁边的概率就更低了,我曾花了十年研究,想开启它,但如你所见,我没能成功。”

    “与它融为一体是一个很低的概率,而你是如此幸运,能和它相遇在无尽宇宙与漫漫岁月构造的这么一个巧合中。”

    程云忍不住扯了扯嘴角:“所以我和它融为一体了?”

    “是的,这大概需要一个无比苛刻的巧合。”

    “可这有什么用呢?”

    “我现在来到了这个地方,此后,我想离开这里,回到原本的世界或继续前往某个目的地,都需要你的帮助。”昆真很有礼节的对他笑了笑,“同时有另外的人在附近世界进行时空穿梭时,如果距离太远或自身能力不够,就需要借用这个世界的时空节点以作中转,这时候就需要你的帮助了。”

    “我……我不帮助呢?”程云又问。

    “他们将无法离开。”昆真说,“或许有人会被困在节点空间,直到死去,也或许有人会在漫长余生中找出某个从节点空间进入你们世界的方法,到那时你可能会有麻烦。”

    “额,您这是在恐吓我。”程云对这种劝说不成改恐吓的做法有些不齿,“而且这和您没有关系吧。”

    “我在对你说事实。”昆真很平静的看着他,“我见过其他开启的时空节点,但只见过一次与某个生物融合的时空节点。理论上来说,你将拥有与时空节点齐平的寿命,接着在与无尽世界的接触中,只要你愿意,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你达到一个无限接近于广义上的神灵的高度,所以事实上你的寿命很可能比这个宇宙还长。”

    “这不只是你的责任,也是你的机会。”昆真收回了目光,“我多少次想触及这个机会,但未能触及到。”

    “……”程云沉默了下来,这些话听起来都太夸张了。

    他脑中开始不断脑补:如果这个老头说的是真的,他会不会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他自己没有得到‘苏醒’的时空节点,就打算抢自己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干脆给他算了。

    “那我干脆把这个东西让给你吧,你知道这玩意儿怎么转让么?”

    “……”昆真很无语。

    程云总算明白了,这玩意儿没法转让,这也让他舒了口气,至少降低了这位老法爷谋财害命的可能性。

    而后,老法爷开始为程云讲解关于时空节点的事,但大多是些理论知识,也就是他曾经的研究结果,并没有实践的支撑。

    看起来老法爷是个很牛叉的人,打着补丁的法袍应该是他的装逼利器,但很多东西他表示也要研究过后才能知道。如果程云愿意配合他研究,他将与程云共享研究结果。

    而根据老法爷所说,他来到了这里,却无法自主离开。因为时空节点与程云完成了融合,相当于拥有了意识,这超出了他的预料,现在他需要程云这个时空节点的意识学会操作时空节点后才能将他送回去。但他也不急着走,他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研究继续时空节点,寻找更多智慧,现在这样子更好,起码时空节点可以主动配合他。

    程云就这样成了老法爷的研究对象。

    老法爷实际上不是靠法术跨界而来的,而是依托一张奇怪材料做成的卷轴,现在那张卷轴就漂浮在程云的头顶,被幽蓝色的光映照得十分明显。只是因为程云之前一直没有抬头,也就没有发现。

    但到了这个空间之后,老法爷似乎便暂时失去了卷轴,他现场向程云演示了一下——他漂浮而起,伸手想去抓住那张卷轴,结果卷轴却突兀的消失了,接着出现在另一边。倒是程云一伸手就能将卷轴握住。

    老法爷用了一个‘游戏规则’来形容这个现象,因为他暂时也搞不懂原理。

    两人研究了两个小时,没能研究出程云到底该如何操作时空节点,倒是老法爷三两句就颠覆了程云的固有认知。

    例如,这个空间其实根本不存在地面,只是因为程云习惯了踩在地面上,所以这个空间根据他的认知虚构了一个地面出来。当老法爷让他相信这个事实后,‘地面’便轰然消失,他便开始下落,费了不少功夫才重新站着。而这个空间对他而言其实完全可以没有‘空间’的束缚,只要他想,他可以出现在任意一个地方。

    这时程云才意识到,他是真正与这个空间融为一体了。而他也渐渐认识到,这或许是个无法撼动的事实。

    许久,他玩得差不多了,便看了下手机的时间,对老法爷说:“这么久也累了,咱们出去聊吧。”

    手机显示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了,如果这个空间和外界的时间流速没有差异的话,再过一会儿,程烟就该给他打电话汇报成绩了。

    事实证明两个空间的时间流速是有差异的——他走出空间时,手机显示时间为九点三十六分,回到地球后连上了网络,手机时间立马便同步成了九点三十九分。

    横竖也只差那么一点。

    踏出门,老法爷回头眯着眼睛打量了下门,说了句:“看来时空节点和这个地方完成了一个很有趣的结合。”

    程云没有搭话,而是往楼下走去:“法师老爷,下来喝杯水吧。”

    老法爷跟在他身后往下走。

    他伸手摩挲着金属扶梯,用脚感受了下地毯的柔软度,然后瞄了眼二楼那一个个房间,思索着,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一切在他眼中好似都无所遁形。

    当他坐在一楼的小沙发上,用纸杯喝着温水,依旧打量着目光所及的一切。

    外面的路灯与大排档,黑暗的城市,偶尔驶过的喧嚣的汽车,侧对门的网吧,柜台的电脑和头顶的吊灯、饮水机……

    他的智慧是程云所无法想象的。

    很快,他将纸杯放在透明的茶几上,说:“看得出你们是一个物质文明,貌似还处在一个比较初级的阶段,就现在的观察来看,发展方面倒是挺均匀的。”

    程云扯了扯嘴角。

    还比较初级呢?您先看看您浑身补丁的衣服再说大话好吧!

    他问道:“那你们的世界呢?”

    “我们的世界啊!”老法爷微微抿了抿嘴,看起来十分有范儿,“用你们的话来说,我们兴许该叫做神秘文明、魔法文明、巫术文明之类的,或者能量文明、超自然文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它。在我们的世界……”

    叮铃铃……

    一阵铃声打断了他的话。

    “抱歉,我先接个电话。”程云果断摸出手机,接通了来自程烟的电话。

    “分数查到了。”程烟清冷的声音传来。

    “多少分?”程云立马问。

    “699。”

    “太好了!厉害厉害!”程云立马激动得喊了出来,特么就差一分破七百了啊,“这个分数上清华北大肯定没问题了,去年全省理科状元才七百出头吧!”

    “今年题难度更低。”程烟说。

    “那也没问题吧,你想好了没,去清华还是北大。”

    “没。”程烟冷淡的说着,“我发条朋友圈和空间说说,先挂了。”

    “额……”

    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

    程云放下手机,有些尴尬的看向老法爷,许久,说:“让您见笑了,妹妹还小,还在叛逆期的尾巴上,不怎么懂事。”

    老法爷很温和的笑了笑。

    “刚才说到哪了?”程云讪讪的,“您老继续说呗。”

    “在我们的世界,有一种人掌握奇妙的能力,他们大概类似于你们的科学家、医学家、哲学家等等。”老法爷毫不在意先前被他打断,继续说着,语气一如既往,“我在你们世界的语言里找了许多词,或许应该用法师、巫师、施法者之类的词来形容我们这群人……”

    说到这里,程云陡然睁大了眼,盯着他:“你……你现在说的是中文!!”

    就是刚刚自己打过电话之后,这老法爷竟然就学会了中文,难道说那个世界的法爷都不用忍受四六级之苦的吗?

    “是的。”老法爷点了点头,“我刚刚获取了你们世界的语言。”

    “从哪获取的?不会是从我脑子……”程云忽然愣住了,“等等,我们世界的语言?不是我们国家的语言?”

    “是的,我从这个世界获得了这个世界的语言。”老法爷眼中闪烁着奇异光芒,肯定了他的问话,“你们国家的,其他国家的,现代的,古代的,还在使用的,已经失传的……”

    “……”程云一脸震惊,“法爷大人,请教我你们的法术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