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 第2章 上交给国家吧

时间:2018-03-18作者:金色茉莉花

    只见刚装修好不久的房间墙壁上赫然脱落了一大块乳胶漆,被撕烂的墙纸吊在半空,墙上不知何时已出现了细密的裂纹,如蛛网一般。

    程云心里一沉,接着转身就跑。

    现在并没有地震,锦官市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地震,只是单纯的墙裂了,但也不像是那家酒店装修公司黑了他父母的钱,因为这栋楼房的墙体是十几年前就建好的。

    可墙裂了是事实,无论如何他也不应该再站在这里。至于原因,等下来看看情况再追查也不迟!

    可他刚刚迈出一步,地面便开始剧烈晃动起来,墙壁上的细密裂纹陡然扩大,地震的特征在这时才开始体现出来。

    整个屋子像是要被巨大的能量撕碎!

    程云迅速握住门把手一拧,接着用力想拉开门,可他手臂青筋都冒了出来,却无论如何也拉不开这道门。

    “握草!”

    他怒骂了一句,回头看了眼,发现身后墙壁和天花板上不知何时已布满狰狞可怖的缝隙,缝隙中是一片深邃的黑,像是能吞噬人的深渊。空中飞舞着呈碎片状的墙纸,纷纷扬扬,乳胶漆和腻子粉漱漱落下,似乎他的末日来临了。

    忽然,轰的一声巨响,一块天花板掉落在他面前,砸得粉尘乱扑!

    “咳咳!”

    程云依旧用力的拉着门,使出了浑身力气,门却好似因墙壁变形而被卡住了,巍然不动。

    他终于放弃,迅速跑到旁边角落里抱头蹲下,已不再存有跑出去的想法。

    这里是二楼和三楼交界,既然震感如此强烈,整栋楼怕是保不住了。错过了最开始的时间,现在跑出去犹如送死。

    只希望程烟也能有惊无险的活下来,而自己这里倒塌的天花板能和墙壁形成一个三角地带,他度过一段时间的饥饿后会被救出。

    忽的,他又无比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这时整个房间已通体充斥着巨大的缝隙,却没有倒塌,而缝隙中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他的感觉告诉他,这栋楼也还没有塌!

    墙纸碎片依旧在空中飞扬着,却渐渐消失不见;有些墙体四周都是缝隙,却像是被某种力量托着,停留在原处;他起初寄予逃离希望的门也悄无声息的扭曲,露出一个足以供他钻出去的洞,可明明没有碎裂墙体压迫着它,而门后依然是一片看不见丝毫光芒的漆黑。

    “滋……”

    灯光直到现在才彻底熄灭。

    房间完全黑暗下来。

    程云现在才发现,先前那些缝隙中的黑暗,是光线也照不过去的黑暗。

    他意识到自己或许陷入了一个自己无法理解的境地,或许是那些自己从未相信过的超自然事件,也或许只是一个梦。

    但愿只是一个梦。

    黑暗没持续多久,兴许是被掉落的天花板砸中,他轰的一下失去了意识。

    ********************

    像是闭上眼,再睁开。

    不知道是一瞬间还是过了多久,他眼前已经有了光亮——

    程云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看不到尽头的空间,像是荒芜的太空深处,脚下似乎踩着一层完全透明的玻璃,玻璃下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如同头顶,如同四周。前方有一个立着的椭圆形蓝色发光体,似乎没有实体,是虚无的,发光体的表面萦绕着一层淡淡的氤氲,它是这个空间唯一的光源。

    除此之外,看不见一粒灰尘,一颗光点。整个空间就只有自己和这个立着的椭圆形发光体,幽蓝色的光照不到尽头,也没有物体能让它反射,这方世界依然黑暗看不到边界。

    程云呆呆的张大着嘴,此时此刻他本该胡思乱想的,可心里却升不起一丝念头。

    除了震惊,就只有一片茫然。

    这片空间给他的感觉很奇怪,像是另一方世界,又像是宇宙中心,仿佛宇宙初开它就已经存在了。

    而更可怕的是,他觉得从这方空间诞生之初,自己就已经在这里了。

    有一种……融为一体的感觉。

    程云呆呆的站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却依旧很懵逼——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哪怕他隔着很远就能感觉到那个发光体,好像自己和它同根同源。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程云感觉某种超现实的情况降临在自己身上了。

    接着他像是早就知道了什么一样,伸手在旁边做了一个虚拉的动作,竟直接在虚无的空中拉开了一道门!

    门外有亮晃晃的光线透进来,铺着地毯的楼道出现在他面前。

    程云又怔了怔,竟是宾馆楼梯。

    他立马不再多想,一溜烟就跑了出去,叮叮咚咚的跑下了楼。

    什么人生的改变、奇遇,他根本顾不上这些!父母刚刚双亡,而自己还能活着,他就已经很满足了。如果刚刚自己真的死了,他不知道这世上剩下程烟一个性格不好脾气也不好的大丫头,她该怎么活下去。

    一口气跑到一楼门面,他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心有余悸的看了眼楼梯,做了几个深呼吸,四处打量,才接了杯水来喝。

    地震显然是假的,锦官的地质结构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地震,这一切都是那个空间和发光体带来的。而他至今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个发光体不会说话,也没人告诉他这是什么情况,他连是好是坏都不知道。

    一杯水喝完,他内心渐渐平静下来。

    就他的经历来看,似乎是坏事的可能性很低,但也看不到任何好处的影子。

    他摸出手机瞄了眼,时间显示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信号满格。

    昏迷度过了一夜。

    没有电话,没有短信。

    程云不由叹了口气,自己一夜未归,那丫头竟然连一句问候都没有,到底还是不是这世上唯一的至亲啊,说好的相依为命呢?

    就当他鼓起勇气,准备再上楼一探究竟时,电话却响了。

    程烟打来的。

    程云很快接通电话:“喂?”

    “昨晚给你打了电话,不在服务区。”程烟的话一如既往的简洁明了。

    “我……昨晚这边出了点岔子,我忙得挺晚的,就在宾馆睡了。”程云解释道,有些窘迫。

    程烟沉默了下,没有多问,直接问:“中午回来吃饭么,要不要点你的外卖?”

    “……冰箱里还有菜吧?”

    “嗯。”

    “那我回来做饭。”程云看了看时间,现在才十点半,这里打个车回去很近。

    “好。”

    说完程烟就挂了电话。

    程云放下手机,无奈的摇了摇头,站起身准备出门,却不由往后看了眼,深深吸了口气,感觉身心异常疲惫。

    走出门,在锁门的时候,他却忍不住又折了回去,一步步走到仓库外。

    那扇门紧紧关着,与昨天全无差别。

    程云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握住门把手,犹豫了许久,才咬牙开门。

    里面一片黑暗,空间看不到边,一个椭圆形的发光体静静悬浮矗立,氤氲长绕。

    程云微不可查的咽了口口水。

    看来床单被套、洗漱用具什么的要重新买了!

    干脆上报给国家算了。

    很快,他回到了家。

    程烟穿着一条浅蓝色的牛仔短裤搭配纯白的短袖体恤躺在沙发上,体恤下摆扎进了短裤中,一双雪白如玉的长腿翘着二郎腿,手中捧着一本书看着。

    她有一米七,身高腿长,颜值高,智商高,就是性格高冷,脾气不好。

    程云和她打了个招呼,她爱答不理的,而程云也没在意,洗了个手,在冰箱里翻找了一会儿食材,便进厨房开始收拾起来。

    这套房子有接近两百个平方,买了大概十年了。当时程建业和安兰两位教授在校外开的补习班不断扩大规模,收入不菲,买这套房的时候也挺便宜,到现在是赚大了。

    可惜后来国家严查,益州大学作为全国知名学府,迅速响应国家政策,两位教授开的补习班被迫关闭。

    程云一下一下的切着肉,菜刀与菜板碰撞出哆哆哆的轻响,他心无旁骛。

    这是个特殊的时期,他内心已经太疲惫了,于是即使刚刚发生了那么不可思议的事,他也累得分不出心去多想。

    这十来天让他养成了不去多想的习惯,如果他爱多想,这十几天只要一待在这个房子里,任何一件物品都可能唤起双亲离世的悲痛,唤起曾经的记忆。他会怔怔出神许久,虚度光阴,无法自拔。

    或许亲人离世最悲伤的并不是离世那一刹那,而是在他们遗体火化、骨灰入葬之后。在后来的生活中,身边任何一个细节都随时可能提醒我们,至亲之人已经离我们远去了。每到这时都是一个与过去相遇的过程,清醒过来时,如同将血肉与骨头剥离。

    茶几上抽得剩下半包的烟,被子叠得整齐却再无人进入的房间,窗台上随风微曳的绿箩、开得正好的月季,还有深夜里的安静……

    都能让人陷入回忆。

    一个仔姜肉丝,一个炒凤尾,两碗饭,两个人低头默默的吃着。

    等饭菜吃得差不多了,程烟含着筷子头审视了下程云,半晌后冷冷的说道:“你今天有些心不在焉的啊!”

    程云抬头,皱眉看着她:“啊?”

    看着明显走神了的他,程烟强忍着不耐,抿了抿嘴说:“我说,你今天有些心不在焉。”

    “额……”程云愣了愣,接着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你居然能看出我心不在焉,看来你是真的长大……”

    “喂!”程烟翻了个白眼,用筷子轻敲了下碗,打断了他。亏她还以为这家伙伤心加疲劳过度,怕他走不出来,准备耐着性子安慰他一两句呢!

    “你没尝出你炒的菜一个很咸,一个味精味很重吗?”她用筷子指着菜。

    “……”

    程云站起了身,放下筷子,“宾馆那边还有点事,我要过去一趟,你洗碗。”

    他已经决定了,要去探个究竟。

    “嗯。”程烟冷淡的回应道,似乎不放心,顿了顿又补充了句,“遇到麻烦记得给我说,有不懂的,也可以来问我。”

    程云脸色略黑,但他还是挤出一抹笑容,回道:“今晚上可以查成绩了吧?查到了记得给我打个电话。还有啊,虽然高中毕业了,但是大学并不意味着松懈,不管考上哪个大学,都要好好学习,知道了吗?”

    这下换程烟脸黑了。

    “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家长的口吻对我说话?”

    “好啊,不过也请你注意,我才是哥哥,你是妹妹!还有一点,现在我是你的监护人,而且是你自己选的。”

    “可笑,我用得着你操心吗?”程烟不屑的说完一句,便黑着脸开始收拾起碗筷来了,动作幅度很大,表示出她内心的不满。

    确实,她也可以选择让农村里的爷爷做她的监护人,但她最后选了程云。大家都很尊重她的意见,这件事才这么定了。当初做这个选择的时候,她就想到有一天程云会拿这个来挤兑她,但也挤兑不了多久了,再过大半年,她也就正式年满十八成年了。

    或者如果她能证明自己拥有经济独立能力的话,也可以提前甩掉那个家伙——

    这家伙大一都能经济独立,貌似大学还挣了不少钱,没道理她做不到。

    程云再一次回到安居宾馆,并再次走进了原本的仓库中。

    来的路上他甚至觉得这只是一个幻觉,或自己的一场梦,也许自己再次打开门,会看见崭新的换洗床单被套和洗漱用具、卫生用具。可事实是那个空间依然存在,原先仓库里的东西是注定要重新买了。

    程云握着虚无处关上了门,又凭空一拉重新打开,如此来回几次。

    “果然是一个大仓库么?”

    他以只能自己听见的声音喃喃念着,生怕声音一大被谁听到会觉得自己被冒犯到了似的。

    接着他岔开双脚,低头看了看脚下的一片虚无,强迫自己先冷静下来,然后壮着胆子走过去站在那个发光体面前。

    “你究竟是什么东……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你好?”

    “开机!”

    “系统?”

    毫无回应!

    而后,程云用了各种方法试探这个空间和发光体。

    脚下实际上是一片虚无,当他蹲下伸手触摸,手可以很轻松的伸下去,但当他踩着时却是十分坚硬,自己并不会落下去。

    这让他感觉十分奇怪。

    相比起‘玄乎’,他更觉得‘科幻’。

    而如看起来一样,这个椭圆形的幽蓝色发光体是虚无的,没有实体,皮带可以伸进去,也可以完好的拉出来。

    甚至手也可以伸进去,大多时候什么也摸不到,可有一次,程云摸到了……

    水!

    没错,水,吓得他连忙抽回手。

    这水闻起来没有气味,似乎就是普通的水,但他无法确认。

    这让他觉得这个幽蓝色的发光体很可能连接着其他地方,而这个地方事实上是不断变动着的——除非刚才是另一头的某个人接了杯水让他摸。

    “罗森桥?长这样的么?”

    “或者是玄幻的空间之门?”

    “要不还是上报给国家算了!”

    程云自言自语着,心中却忽然有了一种悸动,这种感觉实在让他莫名其妙。

    于是,他又露出懵逼之色。

    青春期的少男第一次xx之后还会感叹:啊这种感觉原来是这样的啊!……可他连这种感觉该怎么命名都不知道。

    没来得及体会这种陌生感觉,他便听见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传来,声源正是发光体。

    节奏总体平缓,略有起伏,音节变换非常快,不是他熟悉的语言中的任何一种。像是某个人在吟唱,声音苍老,持续不断,逐渐由远到近,由模糊到清晰……

    程云连忙凭空一拉,打开了门,站在门边谨慎的注视着发光体,随时准备夺门而出再将门狠狠关上!

    忽然,音节停滞!

    一只略显苍老的手从发光体中伸了出来,扣住了发光体的边缘部分。同时黑暗空间中陡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繁复符号,在空中胡乱飞舞。

    他睁大眼睛,黑色瞳孔中倒映着蓝色的椭圆形发光体和飞舞的神秘符号。

    一只脚跨界而来!

    鞋子挺奇怪,打着一个补丁。

    程云低头看着。

    当两只脚同时出现,他抬起头时,看见发光体前面已站了一个人。那人正面容平静的盯着他,神情和蔼,漫天的晦涩符号围绕着他飞舞不停,数不清有多少个,在黑暗空间中一直蔓延到远方。

    咕噜!

    程云再次咽了一口口水。

    他迅速钻了出去,反手砰的关上了门!最后惊鸿一瞥,他看见那个老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愕然表情。

    背靠着门,他不断的喘着气。

    太他妈吓人了!

    他却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用耳朵贴在防盗门上,听里面的动静。

    什么也听不见。

    也没有敲门声。

    是的,这扇门在里面是看不见的,甚至是虚无的,不存在的。当他想开门时,不管站在哪,随手一拉就能打开,可他不确定那个老头有没有这个本事。

    他下楼喝了杯水压压惊,坐了许久,才确定那个看起来如异界流浪汉一样的老头确实打不开那道门。

    换句话来说,那扇门很可能只有自己有能力打开,如果这样的话,自己的感觉就没出错——那个空间兴许可以算作是自己的‘半个主场’。

    嗯,半个。

    程云在要不要把它上交给国家之间纠结了好一会儿,后来觉得那个老头不像坏人,才又鼓起勇气,决定上去看看。

    好奇心害死猫。

    他将门打开了一条缝,很淡定的往里瞄了一眼,什么也没看见,他才又放心的将门缝扩大。

    这时,一股力量忽然凭空出现,将他强制的拉了进去,而他丝毫无法抵挡。

    片刻后——

    那老者站在他面前,手上拄着一根镶嵌着一颗苹果大小的水晶球的法杖,神色依旧平静,双眼已经有些浑浊了,但其中闪烁着难以企及的睿智光芒,看着他:“*&%¥#¥%#……”

    程云:“???”

    老者微微皱眉,接着点了点头,稍微一扬法杖,那颗水晶球上蓝光一闪。

    “我叫昆真,大概……是一个来自异世界的施法者,很高兴见到你。”

    “???”

    程云偏过头盯着他,一脸懵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