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第146章 144章江山为聘(22)

时间:2020-11-14作者:糖糖爱冰激凌

    . ,最快更新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最新章节!

    “你确实无话可说,你有野心,朕一直知道,但是念在你从龙之功的份上,朕睁一眼闭一眼。”

    明皇叹了口气,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

    “臣确实无话可说。”陈工也是悔不当初。

    人在高位上,要保持初心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就输在了贪字。

    “太子玩心重,确实不能堪担大任,你也知道我立那个太子,是为了安抚皇后的母家势力。”

    “皇上,臣不知。”陈工狡辩着。

    君心怎么是他能随便揣摩的,从来伴君幽独。

    如果他真能揣摩自然也不会兵败垂成了。

    “陈工啊,你是个聪明人,可惜聪明了一辈子却不懂大智如愚,我是不可能让你的女儿登上那个位置的。”

    可你却处心积虑的想往那个位置爬,朕警告过你,可你置若罔闻。

    明皇看了眼牢里的陈工和一脸憋屈的云豹,想当年他们三个人志趣相投、意气风发,说干就干,狠狠心把不务正业的太子拉下马。

    以为三个人都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江山。

    这些年,他兢兢业业为民谋福,想不到陈工却变了······

    这该怪谁呢······

    原本还匍匐在地的丞相缓缓的从地牢里站了起来,和老朋友谈天一样的说道。

    “臣以为当年他已经死在那场火海了,想不到如今他不仅活着,而且还好好的活着。”

    明皇宠溺的看了眼云风,这孩子真会长,专门挑他和媚儿的优点长,但是如果不是那场大火,想来这个孩子怕早就不在了。

    “那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丞相无需旧事从提,如今我就想问问丞相想怎么上路?”

    那件事,终究是天家的丑闻。

    明皇的话还没有问完,胡公公就端来几杯毒酒。

    陈工自然也是看到了那几杯毒酒,反而坦然的笑出声来。

    死在牢里好过死在大庭广众下,至少颜面保存了一些。

    明皇扫了眼那托盘继续道:“陈工你功过相抵,如今我留你个全尸。

    你的家人就流放宁古塔,你如果还有什么遗愿不妨说出来,朕斟酌着答应,毕竟我们曾经出生入死。”

    情谊还是有一些的。,只是和利益比起来,不值一提罢了。

    “臣谢过皇上,皇上能留我族人一条性命,臣已经感恩戴德了。”

    谋逆之罪可是诛九族啊。

    可明皇还是格外开恩了。

    “那好,选一杯,上路吧,陈工可还记得那一场战役,我们是背着松柏棺材去的,你说要是死了能睡红木棺材就心满意足了。”

    “如今········”明皇微微的闭上眼睛,深深的呼了口气:“如今朕满足你。”

    “臣·····谢过皇上,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愿天启国千秋万代,铁桶江山。”

    明皇泛红了眼睛,点点头。

    陈工端起一杯毒酒,一饮而空。

    “爹,爹……”陈雅哭的撕心裂肺。

    “三皇子和陈侧妃为了营救寡人在那场恶战中死于非命。”明皇从椅子上站起来,拂袖而去。

    生离死别,他看得太多了……

    “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真的知错了,还请父皇饶儿臣一命。”三皇子惊慌失措的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留不了,你和陈工内外勾结,手里的余党不计其数,你自幼聪明但心胸狭隘,他日必卷土重来也未可知。”

    明皇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都是苍凉和无奈。

    如果只是平头百姓都想多子多孙多福,但是他作为一国之君却不得不手足相残、父子相残。

    “父皇你饶我一命,儿臣一定恪尽职守。”三皇子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陈雅也是慌了,她立刻跪在地上:“皇上你不能杀我,我肚里有您的皇孙,你不能杀我啊。”

    坐在椅子上的明皇,眸子动了动:“传太医。”

    很快太医就诊断出来,确实有四个月的身孕。

    明皇抬起头:“三皇子这你认吗?”

    三皇子不明所以的抬起头,如同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父皇,您的皇孙没有父亲啊,还请父皇饶我一命。”

    明皇盯着陈雅微微隆起的肚子,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你和你孩子的命只能二选一,你会怎么选?”

    三皇子仿佛抓住了最后的希望:“父皇,我愿意拿我孩儿的命换我的命。”

    “想好了?那可是一尸两命啊。”

    “儿臣想好了。”三皇子语气干净利落。

    陈雅一下子就冲了过来,抓住三皇子的领子:“你这个薄情寡义的东西,之前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和白头偕老,说我的一个手指甲都比你的命重要吗?”

    曾经要以江山为聘的爱情,碎的连渣都没有。

    “你休得胡说。”恼羞成怒的三皇子一把推倒了陈雅。

    “血啊···血。”

    明皇一下就苍老了十几岁,他重重的叹了口气:“既然你已经替我做了选择,那父皇就成全你。”

    “父皇,父皇儿臣不是这个意思啊。”

    可任凭他怎么声嘶力竭····明皇依旧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地牢外面走去。

    从地牢里回来的明皇去了柳贵妃那里,他缓缓的坐在贵妃的对面。

    柳贵妃拿起一朵白色的绢花插在自己的耳边:“皇上你说臣妾戴这花好看吗?”

    “好看,但红色更适合你。”

    “红色,你说是这种如血一样的红色吗?”

    “啊,娘娘····”周边伺候着眼尖的宫女惊恐的叫道。

    柳贵妃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快速的在自己的脉搏上划了一刀。

    鲜血把她手里拿着的另一朵雪白色的绢花染得火红。

    “你们都下去吧。”明皇摆摆手。

    那些宫女和公公抽抽泣泣的鱼贯而出。

    “如果就三皇子的事情,我本可以饶你一命的,你万万不该动他。”明皇道。

    “当年对那女人,皇上虽然痴迷但也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其实那火,如果不是你蓄意纵容的,怎么会查着就无疾而终呢。”柳贵妃话家常一般说道。

    “皇上你不必动怒,我知道你上位本就不光彩,皇后母家的势力盘根错节,如果你不那样做,你如何保住你和她的儿子。”

    “哈哈哈···可怜我战战兢兢地活了十七年,其实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皇上一次次的和我说,你本最爱我,爱我温柔小意,爱我的与众不同,只是遇到她才改变的。”

    “皇上你是想让我知道,我本在你心里无可取代,是因为她的出现,你才分身乏术。

    是你让仇恨的种子在我心里慢慢的生根发芽到无可自拔。”

    “其实一开始,臣妾看到那个娇柔的女子,除了轻视,心里是没有恨意的。

    她只是个无依无靠的乡野女子,宫中日复一日的蹉跎,她终究荣华不再。”

    “我们尚且有娘家可退,她只能孤苦伶仃,是您,口口声声说爱她也说爱我的男人,她的遭遇和我的遭遇,都是你一力促成的。”

    明皇的脸色这才有了一点动容:“当时我也是逼不得已,如果不那样,连风儿都保不住。”

    “哈哈哈哈……是吗?”柳贵妃的笑声在大殿里回荡显得阴森诡异。

    “当年,朕却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明皇颤抖着嘴唇吐出干巴巴的这句话。

    “臣妾愿闻其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