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八十八章太子住手,我是公公呀(22)

时间:2020-10-17作者:糖糖爱冰激凌

    . ,最快更新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最新章节!

    云落低头看着地上已经摔得不能用的琴惋惜道:“早知道这些力气活应该我这个夫君来做的。”

    妩媚低着头收拾着地上的残破不堪的琴道:“这琴是我存了多年积蓄买下的,如今怎就摔了。”

    云落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妩媚不必担心,等明天我们交换了庚帖,上报了官谍后我们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

    云落说着很大方的拍拍自己的钱包:“以后你管银子,为夫只管你,你想买几把琴为夫都不会心痛,毕竟你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居然嫁给我这个百无一用的太监,不能让你太委屈了。”

    “夫君,妩媚只想好好服侍夫君,什么名分不名分妩媚不是很在乎。”

    她以后可是要成为三皇子身边的人,怎么可以嫁给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太监呢,那三皇子还能不能要她了。

    “哦?名分不要啊?那妩媚你嫁给我又对我不离不弃是图的啥呢?”大佬抓抓头发,苦思冥想道:“要不妩媚晚上我们洞房吧?为夫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空间里看热闹的碎神号,直接把手里整块馒头咽了下去,呛的连连咳嗽。

    “这、、、”妩媚声音微微颤抖,这个死太监到底想干什么。

    他不知道他自己是个太监吗?简直是异想天开。

    云落似乎看出妩媚的心思笑道:“我虽然是个太监,只是外形上缺少了个物件而已,里子里面的结构都是一样的,凑乎一下应该还能用的。”

    云落看着妩媚要哭的样子补充道:“需求也是一样的,你看总不能让你如花似锦的娘子独守空房吧,我也于心不忍。”

    妩媚慌忙说道:“夫君,我年纪尚小,不懂得如何和太监洞房,夫君不如找老陈吧。”

    说着妩媚落荒而逃。

    云落摇摇头“狗子我娘子好像怕羞啊。”

    碎神号:我无话可说。

    云落轻哼着小毛驴来到南宫离的书房。

    南宫离看她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萝卜,一口一口的咬着。

    “如今离王府已经落魄到这个程度了?”南宫离淡淡的说着。

    “我怕吃离王府太多东西了,会给毒死。”

    碎神号:你可不可以诚实一点,你刚明明吃了一大盒的鸡腿,你觉得太过于油腻才顺手牵羊了根萝卜啃的。

    “你刚把我送你的娘子打发了?”

    云落狠狠的咬了一口白萝卜:“离王看似在书房自怨自艾的,想不到还是耳聪目明啊。”

    因为原剧本李婉儿第一次就来成功要回信物后,后面倒没有发生这么多的变故。

    但是云落的胡搅蛮缠让这个世界的剧情发生了一点点的变化。

    不过大佬依然没有放在心上:她惦记着晚上是该吃荤还是该吃荤呢。

    “你过来、、、”南宫离招招手。

    这边皇后因为给禁足了,原本热闹喧哗的翊坤宫变得门可罗雀。

    毕竟现在新太子未立,谁都不知道朝中局势如何,尤其那些老奸巨猾的人更是在家闭门谢客、等待时机。

    “皇后娘娘都怪离王的侍妾让李小姐跳舞,事情才败露的,皇后娘娘这口气不能忍啊。”

    边上一个公鸭嗓子的太监阴沉沉的说道,因为皇后娘娘给禁足,他也不能随意走动了。

    真当是少了很多好处。

    更让人发指的是,皇后娘娘这几天变得喜怒无常了,他唯恐自己命不久矣。

    “右丞相府可有什么消息传进来?”

    “回娘娘,李丞相让你稍安勿躁,等正月十五要祭祀先祖的时候,皇上一定要带着娘娘拜祭祖庙的,到时候是个机会。”

    皇后娘娘这才轻轻的把手里的青瓷碗放下:“到时候自然少不得离王和那个侍妾的好处。”

    这口气如何下咽,始作俑者居然还毫发无伤。

    “你想方设法去趟丞相府。”皇后娘娘和那太监低头耳语着。

    太监连连点头,退了下去。

    云落以为南宫离找他什么事,原来是让她换回女装,南宫离带着云落从自己书房的暗道直接出去了。

    出去了。

    “想不到离王府也深藏不露啊。”云落一看这密道居然通往右丞相府边上一家看似不起眼的四合院。

    “知道的越多死的会越快,我要是你,就缩着脑袋当自己死了。”南宫离警告道。

    “哦!”

    云落趴在假山的缝隙里居然能看到对面丞相府的院子一草一木,她忙把头缩回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绣花针。”

    “哦,那你的功夫倒是挺深的。”

    云落看着三皇子情真意切的把哭哭啼啼的李婉儿拥揽在怀里,又亲又摸这才慢慢把人哄好。

    云落边看边拍拍南宫离:“你不会早就知道他们有一腿吧?”

    “最近才知道。”

    “那你也很伟大啊,凭你这雷厉风行的速度,怎么还能那么惨啊。”

    原剧情里南宫离可是给五马分尸了,悬挂城门啊,难道在爱情面前都是傻子。

    碎神号:聋子听瞎子说他看见了爱情。

    “李婉儿第一次来我府上,你提醒我她是来退婚的,我就开始结合之前的点点滴滴,找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哦,不算笨到家。”云落不吝啬的表扬着。

    南宫离有着淡淡的不悦,没有表现出来。

    “你说他们会不会演现场版的真人运动?”云落翘首相判。

    “你、、、简直无药可救。”

    真人版运动终究没看成。

    回去的时候,南宫离怒气冲冲的拉着云落的手。

    奇怪那手,软软呼呼的,记忆里似乎也有这种暖暖的感觉。

    “你真是太监?”南宫离迷茫的问道,为什么自从惊雷后,他的记忆里会多出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

    云落是太监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在训练场上的时候,府医已经检查过云落的身体了。

    如假包换的太监,而且是自幼净身切的干干净净的那种。

    云落给南宫离这么一问,偷偷的把手伸向裤裆:“狗子,听说自幼阉割的人,长大后还会发育出一丢丢。”

    碎神号支凌着耳朵:

    南宫离也觉察到云落小小的动作后笑道:“你倒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太监。”

    “你倒是一个恪尽职守的王爷,你看太子位丢了,准太子妃居然和你弟弟滚床上去了、、、”

    云落话还没有说完,就给南宫离提着倒挂在肩膀上。

    他的脚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试试脚力了。

    云落在南宫离的肩膀上拍打了几下,徒劳无功后索性昏昏欲睡。

    南宫离把睡熟的云落放在床上,床上穿着浅粉色罗裙的姑娘娇娇俏俏,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南宫离伸手摸了一下云落脸颊,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拿着边上的枕头拼命的擦拭自己的手掌。

    就算十五六岁的太监是个雌雄莫辨的年纪,但是他可是个太监啊。

    南宫离有些愤怒的坐在轮椅上。

    他这是怎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