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球场杀机 第五十一章.艰难起步(十)

时间:2019-05-26作者:石寒柯

    第五十一章.艰难起步(十)

    有一阙《卜算子》单道石乾锋在俱乐部的征程感慨,词云:

    休再话当年,年少多歧路。路向青天意在屋,屋挡寒风驻。

    驻目雁来回,回跋春又暮。暮色将阑待复阳,阳地仍如故。

    形势似乎也不是石乾锋想拿几分就几分,时间只有两分钟了。

    虽然有些不甘,石乾锋张了张嘴想把那一句最不愿意的话说出口。迎面却是一道光芒闪烁,石乾锋抬眼看去,是维兰度。

    多么熟悉,多么亲切。

    是少年的眼睛。

    有几分倔强,有几分坚毅,有几分狂傲!

    好一个少年,石乾锋心头一热,那是曾经自己的眼神,是他一直追寻的,却渐渐离他远去的感觉。

    再看莱恩·云齐,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球靴,石乾锋看不到他的目光,不过他了解的,这个外表无限温柔的大男孩骨子里还是有一份倔强。

    石乾锋心里坦然了,他是主帅,他的球员没有认输,他怎么能认输呢?

    石乾锋差点酿成大错,他忘记了自己的祖先早已告诫后辈的信条-------

    士气者,可鼓不可泄也!

    要不是眼前的两个人,石乾锋差点犯了大忌,还好一切都不晚,石乾锋把莱恩·云齐和维兰度搂住,一边一个,大笑着道:“你们不觉得我们已经赚了吗,那现在还有什么可输的,要拿就拿三分!”

    两个大男孩都愣住,却都没有说话,石乾锋又道:“就靠你们三个,我想你们可以的,尤其是你,莱恩·云齐,我已经说过,你有最大的进攻主动权,怎么反击,听你的安排,还有两分钟,去创造奇迹吧!”

    没有说一句话,也来不及说什么,第四官员和主裁判都朝他们走来,再不住嘴就得挨罚。

    不过既然已经过来了,几句警告是免不了的,主裁判对着石乾锋道:“我不管你有没有经验,要是没有麻烦你回去读手册,或者我乐意给你上一课。”

    石乾锋对着他摊摊手,无话可说,主裁判滔滔不绝道:“最后一次警告你,请你不要踏进球场一步,也自觉远离比赛。”

    石乾锋可不想第一场比赛就给裁判记到黑名单上,他连忙后退两步,道:“好的,你继续,你继续!”

    主裁判瞪了他一眼,转向球场,比赛继续。

    那边的诺特思可也没有闲着,跟石乾锋作了同样的事情,不过他经验足,思路清,三言两语就交代清楚,没有多余的麻烦。此时看到石乾锋的窘境,正关切地朝着这边看,这位主帅大概也想到了自己最初走上教练岗位的时光。

    石乾锋朝着他笑笑,他微微朝石乾锋点头,继而脸一板,继续注目比赛。

    接下来一分钟,是石乾锋这辈子最难熬的一分钟。

    时间好像不是以分计,也不是以秒计,好像是以沙漏计,老祖宗的伟大发明,却成了折磨石乾锋最好的武器。-------

    时间变成了那沙粒,一颗,一颗,一颗,慢慢地往下低落。

    不受风吹,甚至好像脱离了地球引力。他慢慢地掉,慢慢地滑,丝毫不顾及任何人的感受,就在那一壶属于他的世界里自由自在。

    时间好像不在是时间,是无处不在的空气。

    以为他在这里,以为他在那里,想去摸,想去捉,想去握,最后都是徒劳。

    这是最激烈的一分钟。

    球员们的拼搏似乎也超出了战术的范畴。

    只见将近二十个球员就挤在几乎只有二十来平米的狭窄区域,逼着,抢着,球从这个脚下出来,马上就被另外一个人贴上,刚想传出,斜刺里又杀出一人,把球捅走。

    足球好像都不再是足球,石乾锋从来没有看到这么拥挤的拼抢,也没有看过这么艰难的出球。一边的诺特思显然和石乾锋的感受是一样的,他瞪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手半抬着,终于没有挥出去,也没有收回来,就像一尊永恒的雕像,矗立在原地。

    两边也都有各有两三个脚法世界一流的传球手,可是他们的脚根本来不及出球,要么忙着摆脱,要么忙着护球,唯一不能做的便是让球脱离自己的控制,哪怕是远了一寸,离了几分就有被对手抢断的风险。

    约翰森几人也是惊得久久没有出声。以他们的见识,想必也是第一次见如此草木皆兵的战况,否则绝不会如此表情。------像嘴里塞了一个大馒头,咽不下,又嚼不烂,还不敢喝水,石乾锋看着都有几分想笑。

    他不能笑,他握紧了双拳,他在给自己鼓劲,也在心中给球员鼓劲,却不能喊出来,和另外一个以激情著称的教练诺特思一样,他们都明白越是这样的拼抢愈是潜伏着无限杀机,因为球员都集中在一侧,只要谁先喘过了一口气,先摆腿出来,不受眼前的迷雾所困,就能杀出一条血路。

    可是谈何容易,身边都是人,就好比大雾弥漫的早晨,即使拿着手电筒,又能看得多远,更何况,球员有的就顾低头抢球护球,还能有多少余力看前方的路?

    一分一秒,一分一秒,时间在滴答流逝,石乾锋的心也在慢慢变冷。

    就在此时,鸡鸣社的西尔维斯特在亨斯亭顿的逼抢下,球有些大,球朝着莱恩·云齐滚去。莱恩·云齐却没有停球,也没有护球,来不及看对面扑来的是什么人,脚朝左边一捅,人却沿着边线飞奔。

    再看那一端,接应的原来是维兰度。

    石乾锋拳头使劲砸下,莱恩·云齐最拿手的就是这种一脚触球,那分量,那准度,足坛没有几个人比他做得更好。

    维兰度的表现也值得称赞,他也没有停球,大步跨上,也是一脚长传,直接穿透对方四个人的猛扑,只是球还是大了一些,好在对方人少。

    接下来就没命地狂奔,无论是莱恩·云齐还是对方回防的西尔维斯特,云赛斯或者克劳塞维奇,都是用尽最后一口气再追。

    拿住了,拿住球了。

    整座球场的球迷都站直了身子,捂紧了嘴巴,生怕多喘一口气就能把莱恩·云齐脚下的皮球吹走一般。

    有的球迷更是闭上了眼睛,他们面对过无数次失望,不想再加上一次。

    莱恩·云齐大步流星,直朝对方禁区飞奔,西尔维斯特比莱恩·云齐快得多,又是无球,自然比莱恩·云齐先落位,此时他显示出了大将风范,微屈着身子,紧紧盯着莱恩·云齐脚步,轻易绝不下脚。

    莱恩·云齐也知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绝不贸然行事,他且突且走,便在对方都有些迷惑他要怎么处理这个球的时候,他脚下一抖,球朝中路飞奔而去。

    西尔维斯特猛然回头,却是如列车一般飞奔而来的科伦,西尔维斯特惊呆了,所有的球员也都惊呆了,科伦可以说是当后卫在用,他是离球最远的,居然还跑这么快。

    此时所有人也都盯紧了莱恩·云齐,有了任意球直接破门,都开始防着他内切射门,西尔维斯特有意无意就是在堵他内切的路线;或者又都注意这亨斯亭顿,注意着波尔蒂略,就连小将维兰度也都被人盯上,唯独没有注意这个后来居上的科伦,也就是莱恩·云齐,他总有着不同寻常的视角。

    科伦似乎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冲刺,迎着皮球就是一脚怒射!

    球出去,科伦整个身体也栽倒在地,一来是没有力气,二来是对方两人夹抢,干扰他的重心。可惜,球还是被神勇的桑托罗扑出。

    贝尼加和加斯蓬等几个有经验的球员立即包围了裁判,要点球,要视频回放。

    石乾锋也悬着一颗心,密切注意,他虽然看得清楚,却还是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希望上天垂怜,只是好运没有继续。

    不理球员,也不看回放,主裁判果断把手指向了角旗杆。

    谁都清楚,这是最后一次机会,甚至只要球发出,主裁判就随时可能吹响哨子,石乾锋有期待,却不敢存侥幸。

    唯独一个人,唯独那个人,莱恩·云齐,好像就不知道时间就剩那么一二十秒,他居然和维兰度嘀嘀咕咕着什么!

    石乾锋想上前掐死他。

    幸好石乾锋没有,接下来那二十来秒是石乾锋愿意用一辈子去铭记的二十来秒。那画面不用借助任何仪器,便能一遍一遍在他的脑海回放。

    起先是莱恩·云齐站在角球点,让所有球迷几乎想开口骂娘的是他和维兰度居然煞有介事地设计了一个战术。

    石乾锋后来想或者是球迷们都太紧张,太投入,否则追分的一方居然在这种时候用战术角球,不是不思进取,就是脑子有病,无论哪一种都是值得狂嘘的理由。

    接下来还是让人咬牙切齿的慢动作回放一般的出球,给了维兰度,莱恩·云齐一个人慢条斯理往禁区里跑。

    维兰度稍微让球迷满意一些,他迅速带球朝底线走,一边寻求突破,一边看向中路,寻求传球时机,只有石乾锋一个人心里大叫:给莱恩·云齐,给莱恩·云齐!

    或者听到了石乾锋的心声,在被包夹之前,维兰度果断把球给了莱恩·云齐。

    石乾锋心里大叫好,内切射门吧!

    奇迹真的发生了,有那么一瞬间,石乾锋甚至怀疑这个世界上真有神仙,能读懂人的心事。如他所愿,莱恩·云齐根本不停球,顺势一拨,拔脚就射------

    四个球员(包括原先夹击维兰度的两个)一起猛扑莱恩·云齐,就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莱恩·云齐又作了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