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球场杀机 第四十七章.艰难起步(六)

时间:2019-05-20作者:石寒柯

    第四十七章.艰难起步(六)

    石乾锋连打几个冷颤,身子急剧抽搐起来,尤其是肩膀附近的经络,好像一下子要揉到一起一样。

    酒精刺激伤口那种感觉最让石乾锋难受,何况还是在后脑。

    不过刺痛和冰凉让他的脑子也迅速恢复清醒。

    约文也不多话,把石乾锋拉回座椅,迅速给他包扎,边道:“对不起教练,看来你得理个新发型了!”

    石乾锋一愣,看着脚边的两撮乌黑的头发发呆,又听约文道:“不过没事,就是小伤,简单处理一下就好!”

    约翰森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花盆的底座,底座上还有几丝鲜血,随手递给石乾锋道:“可能是球迷干的,不知他哪弄来这玩意!”

    瞄了石乾锋的伤口一眼,随口道:“小伤,就是伤在头上麻烦一点。”说着望着石乾锋落在地上的头发道:“就可惜了这一头黑发,留了很长时间吧?”

    石乾锋没有回答他的话,眼睛也正盯着那些头发。

    他没有舍不得,他是忽然想到了些什么。

    约翰森和约文的话提醒了他,伤口不严重,可是藏到又厚又密的头发后面便很难处理。-----球队的问题何尝不是这样,石乾锋的问题何尝不是这样?

    尤其是石乾锋,他有一肚子的知识,有一肚子的办法,可是都被烦乱的心绪所扰,始终找不到那个最简单最有效的处理方法!

    简单!

    石乾锋无数次跟别人,特别是跟球员说起过这个道理,可是做起来又是多么的难。

    约翰森正打着电话,大声吼着:“赶快调取监控,把凶手找出来,别让他溜了。”

    接着又道:“蠢货,谁让你调那么多,你调教练席后面这个区域就成!”

    顿了一下,又道:“难什么难,十分钟以内的视频先调出来,看谁下的手不就成了,妈的白痴!”

    石乾锋乐了,连忙道:“不用了,我也没大碍!”

    约翰森却道:“不行,这是违法行为,再说这是球场的安全隐患,一定要查出来!”

    石乾锋一想这是他的工作,不再多言,迟疑一下道:“找到人,通知我,我要见见他!”约翰森似笑非笑,道:“直接交给警察不就完了?”

    石乾锋笑道:“不,我建议教训一下就行,我个人还要感谢他呢!”

    约文、约翰森和所有工作人员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都错愕地瞪着石乾锋。石乾锋一笑道:“先不说这个。”

    忽地转头对约翰森道:“换人!”

    不用多看,约翰森早让计划好的,要球员早早开始热身了。

    球场一声惊呼,时间才是71分,石乾锋死寂一般半个小时,居然一次就用三个换人名额,他这到底想干什么?

    看着第四官员的显示牌,球迷更是报以巨大的嘘声。

    石乾锋换下的第一个便是主力后卫科里,换上的是小将21号波尔蒂略。

    球迷们对自家球员自然熟识,这个小将爆发力好,传球精准度不错,其他的亮点却是不多。

    另外一个换人倒是没有多大问题,换下小将尼尔,换上老将,替补前锋、同样是身材高大的19号戈麦斯。第三个换人却是换下佩斯克,换上来了边锋亨斯亭顿。亨斯亭顿速度不如佩斯克,技巧却是不错,有突破,最重要的作风强硬,颇有几分当年礼贝斯的神采。石乾锋的用意非常明白,就是用他还不错的突破在右路制造杀伤;还有亨斯亭顿的传中球准确率其实是全队除了莱恩·云齐,莱斯蒂略以及维兰度三五人之外最好的。

    球迷不理解,球员更是恼怒。

    科里换下的时候,一声不吭,气呼呼地借约翰森的身体掩护,直接避开了石乾锋神过来的右手;佩斯克没有那么客气,先是对着场外大声咆哮,很有几分不想服从命令的意思。约翰森很尴尬,石乾锋更无奈,没想到球场上最怕的事情之一他第一场就碰到,不过此时石乾锋没有那么慌张,他不好冲着佩斯克吼叫,而是把若昂金和莱恩·云齐叫道边上来,当着助教团队几个人的面毫不客气地对两个人道:“过去告诉他,耽搁一秒钟,我们输球的几率就大一分,不想扛输球的责任就赶快下来。”

    若昂金和莱恩·云齐有些吃惊,显然没想到石乾锋这么强硬。石乾锋又搂过莱恩·云齐,贴着他的耳朵道:“你是队长,管好场上的队员!”

    莱恩·云齐的眼神闪过一丝慌乱,还有几分愤怒,这一切都逃不过石乾锋的眼睛,也在石乾锋原先的预想里,这家伙职业球员十几年,还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这样对球队管理来说简直是天大之喜,可是苦的就是他一个人。

    这个世界就是一个“争”的世界,整部人类史也即是一部“抗争”史,------话说回来,难道他就真不明白联赛为什么要赛吗?

    难道真如凌美媛的观点,要慢慢沦为真人秀!

    石乾锋客观分析过,其实凌美媛有几分道理,文明的最高端,这样的比赛的确是有沦为娱乐消遣真人秀的趋势,只不过目前而言还有些早。

    何况,现在至少还是“竞赛”,石乾锋还是主教练,球队的目标就绝不会改变------赢得比赛,拿下冠军。

    此刻石乾锋不敢想这么多,他唯一的念头便是-------至少要留下一分,否则自己是走不出这座球场的。

    佩斯克显然对石乾锋的做法更加不满意,还和若昂金推搡了几下。莱恩·云齐是他的好朋友,又是队长,他只能拿小字辈的若昂金。

    若昂金却是毫不示弱,也还了两下。眼看冲突要起,好在贝尼加和维兰度也冲了过来,把佩斯克劝住。莱恩·云齐一回头就见石乾锋冷冷的双眼,不看其他动静,就只盯死了他,莱恩·云齐心中一凛,双手使劲摁在佩斯克肩上,紧紧盯住他的双眼,道:“兄弟,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听我说,咱们时间不多,一切等比赛结束好吗!”

    说着莱恩·云齐把佩斯克搂到胸口,用佩斯克的头撞了撞他的胸口。佩斯克点点头,黯然走出球场,没有理约翰森,自己走向球员通道。石乾锋自然也没有理他,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他的目光已经聚焦到了球场。

    他的战役即将打响,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二十分钟不到,他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么一个不识大体的球员身上。

    此时阵型改变,主力后腰12号加斯蓬拖后,和贝尼加,斯劳特组成三后卫。

    对于这个变阵,石乾锋有些担心,不过也不得不变,再说加斯蓬个子不高,不过身体结实,以前是以衔接为主,现在则更多以防守为主。

    石乾锋还有一个想法,要运用他出色的出球能力直接发起进攻,这一场正好也可以看看他在后卫线的表现,如果一切顺利,原先四个后卫至少要换掉一个,他们的防守能力不是等级,最主要的是出球能力都偏弱,一遇到对手的前场紧逼,那出球,那解围简直不忍直视。这样的比赛每个赛季都要有那么几场,球迷往往也只能求苍天保佑。

    要是加斯蓬表现出色,石乾锋就该考虑另外一个后腰杜姆搭档若昂金的可能性。杜姆同样是黑人球员,身体天赋比若昂金还要出色,只是脚下技术没有若昂金好,脾气也比较暴躁,因此一直不能争到主力位置。

    这些话石乾锋自然不能和任何人透露,也没有人可以倾诉,何况一切都要看效果,要看这一场能不能保住帅位。

    石乾锋看到了一丝希望,只见球场上鹰扬社的球风大变,亨斯亭顿异常活跃,频频利用身体强突,制造杀机,球不断找中路抢点的科伦和戈麦斯。才短短三四分钟,已经有科伦一个,戈麦斯两个头球顶到了门框范围以内。

    石乾锋看到揪心,一次次松开,又一次次揪紧,大气也没有进出多少。球迷的气息似乎是和石乾锋一起的。整座球场在进攻有一些起色之后,都不约而同停止谩骂和喧嚣,瞬间鸦雀无声,只有球顶丢时候一声叹息。

    石乾锋喜欢这样的球迷,一心系在球队的身上。

    约翰森却有些惊喜,又有些隐忧,他走到石乾锋身边道:“咱们球队多少年没这么打了,长传冲吊,嘿嘿!”

    说着自己都苦笑不已。石乾锋微微一笑,没有看他,而是把目光对准了场上的球员。

    约翰森又道:“我看势头错,教练也不必太过担心,毕竟还有十几分钟。”

    这话他自己都没有太多底气,石乾锋转过头一看,心里差点乐了,这个球队的名宿,自己请总裁留下的助教看来也是十分紧张,脸上都是汗水,双手也在夹克和裤子的兜中反反复复地进出,根本无处安放。

    石乾锋有些明白他的担心一部分是因为他的命运极有可能和石乾锋连在一起,不过石乾锋更明白他也是真心为球队的命运担忧。

    又听约翰森道:“只是教练,这样打,阵型太过靠前,你知道鸡鸣社可是......”石乾锋抬手打断他的话,道:“咱们没有退路了,一切就看球员的表现了。”

    正说着,球场又是一阵巨大的惊呼,一声梆的巨响经久不绝,是科伦的头球砸在横梁上,科伦抱头沮丧,石乾锋却乐得跳起来,大声给场上的球员鼓着劲。

    有一阙《卜算子》单道赛场风云变幻,词云:

    天淡水清平,云杳山空翠。鸥鹭来来去去闲,天地沉沉醉。

    一梦蝶纷飞,抬眼风云异。不是春心不恋春,俗世多多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