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球场杀机 第一章.送他上路

时间:2019-05-16作者:石寒柯

    送他上路

    2222年2月22日!

    这是一组非常奇妙的数字,组合起来却又是一组非常吉利的数字。

    2月22日,是石乾锋的生日。

    因此因为这千载难逢的日子,石乾锋从生日前一周便陆续开始了庆祝之旅。生日这一天,更是达到了巅峰。

    只是这一天却完全只能用一个“2”来形容!

    说到底,其实也还就是那么回事,吃的,喝的,玩的,一样接一样,花式翻新;红的,白的,啤的,一杯又一杯,轮番轰炸。

    这样的日子对于石乾锋来说,跟寻常应酬基本没什么两样。------有,还是有些不一样,应酬的时候难得还有客户埋单。

    躺在床上,石乾锋又一遍一遍反思自己的人生,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学毕业,第一家公司,第二家公司......十年过去了,石乾锋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业务代表。

    痛骂,悔恨,纠结,重来......各种情绪像胃里翻腾的食水,来来回回,反反复复,不知折磨了石乾锋多久,才安然睡去。

    朦胧之中,似乎地震了,石乾锋差点翻倒。

    人没翻倒,也没有醒来,却把胃“撞醒”了。

    喝醉过的人都知道,哪怕一醉三天三夜起来还是昏昏沉沉倒也还罢了,最怕就是这种中途醒来的。

    人要是醒来便再也难以入睡,接下来脑子一片清明,面临的将会是心灵的审判,对人生的质疑,对价值观的挑衅!

    人要是没有醒,倒也还将就,如果屋里有别人,受罪的反正是他们。

    石乾锋属于第二种情况,人没有清醒,胃却开始了新的一天,微酸活跃着,欢快着,和每一寸肌肤,和每一种装进胃里的食物亲密接触,企图产生不一样的火花。

    不过结果往往适得其反,一切的激烈反应最终的结果便是不一样却极其寻常的味道-------刺鼻、酸腐!

    “shit!”

    忽然似乎有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这么喊道。

    石乾锋多了几分清醒,微微睁开眼睛,原来自己好像不是躺在家里,也不是睡在宾馆,似乎是在闹市------

    怎么可能?

    石乾锋心里这么想。

    眯着眼睛打量,对面是一扇窗户,窗户外面是一个忙碌的女孩!

    “好漂亮!”

    石乾锋心里这么想,抬头却看到一块红底白字的店招,上面写着------156超市!

    超市?

    真的会是在闹市?

    可是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店名。

    “一定是在梦里!”石乾锋心里这么想,他忽然记起“156”这个数字,那是他高中时候的班号。

    那个女孩......那个女孩,似乎也有些眼熟,只是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石乾锋再抬头便见那女孩已经进店,平静地站在店门口,前面的司机又小声骂咧几句。车子徐徐开动。

    石乾锋又是一晃,一股刺鼻的气味再次扑来,石乾锋一阵反胃,翻身又是一阵狂吐。吐完便似被抽干最后的气力一般,迷迷糊糊地睡去。

    任由外面骂天骂地,闹上闹下,石乾锋打定一个主意------任是天王老子也别想再把他弄醒!

    还是被吵闹声惊醒。

    这回石乾锋是真的清醒,目光一扫,更是吓了一跳。

    白床单,白被套,盐水瓶......

    天!喝个酒,过个生日,居然把自己喝进了病房,对石乾锋来说倒也破天荒了!

    不对,不是那么简单的,外面似乎还有声音,还是激烈的争吵,石乾锋的外语水平虽然不是很好,大概还是听出了对方似乎是在讨论“杀还是不杀”的问题?

    杀,杀什么,杀谁?

    “难道是自己?”石乾锋心差点先跳出来。

    对于一个天天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凑到电脑前的资深宅男来说,晚上搜集起来的各种信息足够他出十本八本“阴谋论”的小说!

    身上凉了半截,石乾锋先在自己身体上摸了一遍,还好,应该还没有动手。

    肾还在,肝还在,心还在......

    不管是不是器官偷盗,总算还没有得逞!

    石乾锋正想怎么逃离这个“邪恶”的地方,忽然,门开了。

    从仅有的一条缝隙里石乾锋分明看到两个身高体壮、西装革履的黑面大汉大步走了进来。这回石乾锋分明听到了右边大汉嘴里的话-------杀了,要快!

    “这是怎么回事?”

    石乾锋话都到了嗓子眼,生生咽了下去。

    可是已经来不及,对手似乎没有跟他商量的意思,也根本不用顾忌他是醒了还是睡了,有没有什么遗言要交代!

    “第一等,这到底是现实还是做梦,自己普普通通一个小职员,除了在网上写一些文章骂一骂大洋彼岸自己钟爱球队的教练和老板,平时身为一个业务人员,见人总是三分笑,没有得罪过谁,没有惹恼过谁,谁会跟自己过不去?”

    这些问题没有人回答,也来不及细想,石乾锋重重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啊”的一声终于叫出来。

    这一叫,既把自己彻底叫醒,也把对面扑来的两人吓了一跳。

    左边瘦一点的黑大汉一个箭步冲过来,干净利落地捂住石乾锋的嘴,喝道:“shut up!”石乾锋还等不及作出回应,右边的黑大汉也冲过来,似乎来不及拔刀或者把枪,或者根本不把石乾锋放在眼里,右手呈虎爪状便向石乾锋喉咙锁来。

    石乾锋眼珠子几乎已经鼓到眼眶外,忽然灯光一闪,是黑大汉带到了挂吊瓶的架子。石乾锋心中一动,左手猛扯,连吊瓶和架子一起扯倒,劈头盖脸砸在黑大汉身上。

    黑大汉油亮亮的脑壳上忽地冒出红溜溜的血来,左手捂着脑袋,右手变作拳头,一拳击落。石乾锋身子一缩,当的一声,黑大汉的重拳狠狠地砸在了钢架上。

    原来挂架倒下,左边的黑大汉下意识地往后一闪,松开了捂着石乾锋的手。石乾锋得了自由先躲过了右边大汗的重击,嘴里根本不用迟疑,扯着嗓子叫道------

    救命,救命啊!

    没想到,两个黑大汉却丝毫不慌,站在两旁看着他嘿嘿直笑!

    石乾锋这才醒悟,做这么见不得光的事自然没有光明正大的人,他喊破了嗓子又有什么用?想到这一层,石乾锋颓然坐倒在床上,无助地看着两个“刽子手”!

    出乎石乾锋意料的,他反常的举动倒是把两个大汉怔住,对视了几秒钟,依然闹不清石乾锋玩的什么把戏!

    这下石乾锋心里有了那么一丝丝希望,在他的脑子里忽然有了黑大汉“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定论。

    接着四年大学经济学知识,几年营销的经验都涌到脑海,而这些所有的知识混到他的脑中,早已形成了一种扭曲的价值观,他无助,他挣扎,可是不得不每天身体力行着-------

    世界上所有的事都可以换算成一笔交易,成与否,只看双方能出的代价多少!

    石乾锋心里明白,他最先要弄清楚的是自己为什么就成了被追杀的目标。

    他一脸无辜地望着右边的黑大汉,道:“可以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杀我吗?”

    两个大汉似乎对这个问题也有些惊讶,又是对视一眼,一起轻轻摇了摇头!

    看来还是有坐在桌子边谈一谈的可能,石乾锋心里这么安慰自己。转头又对右边的大汉道:“是什么人要我的命吗?”

    还是没有回答,也不想再浪费时间跟石乾锋磨牙。右边的大汉微微一示意,左边的大汉把擦血的毛巾狠狠扔在床上,又朝石乾锋扑去。

    石乾锋虽然明知必死,到了如此时刻,求生的本能还是占了上风,把还横在床上的挂架猛地朝左边大汉扔去,接着大被一掀,朝右边的黑大汉罩去。

    这是他在“谈判”之时好不容易定下心来想出的救命绝招,所幸一击奏效。

    两个大汉被阻拦,石乾锋身子蹿起,用尽全力在床上一踩,一跨,人已经冲到门口,头也不回便朝门外冲去。

    虽然大醉一场,身子已经几乎被掏空,所幸二十多年踢球生涯练就的身手依然矫捷,黑大汉窜到门口的时候,石乾锋已经奔出四五十米。

    以为逃出生天,心中警惕一松,转头在拐角便结结实实撞在一同样黑制服汉子身上。

    倒退两步,石乾锋这才看到,对方三个人已经把路堵死,被他撞到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白人,金发碧眼,长得颇为俊朗,此时正狐疑地打量着石乾锋。

    石乾锋转身就跑,却早被警觉的白人男子一把抓住。

    没有驻扎两下,两个黑大汉也冲了过来。

    看来白人还是两人的上司,在他面前,两个黑大汉大气都不敢多出,惶恐地站在一边。

    白人男子打量两人一眼,又一把把石乾锋退到两人手里,道:“就是他?”

    瘦一点那个黑大汉点点头,道:“是!”

    白人男子道:“那还不动手,老板都催了几次了!”

    黑大汉木然道:“是!”

    石乾锋急道:“你们凭什么杀我,不就是拿我的器官吗,拿去就是,用不着杀我......”说到最后声音几近哀求哽咽!

    白人男子冷冷一哼,用手指戳着石乾锋的鼻子道:“你知道因为你和这两个蠢货一路耽搁,害我们损失多大吗?”

    说完面无表情地道:“送他上路,自己找老板说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