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球场杀机 第八十五章.男人之战(七)

时间:2019-07-09作者:石寒柯

    第八十五章.男人之战(七)

    常规时间此时是88分12秒!

    一切似乎非常美好,胜利的曙光似乎已经照在了石乾锋的脸上,照在了六万球迷的脸上,心上。石乾锋和劳云尘等还能勉强压抑住心中的激动,球迷们却早已按捺不住,他们唱起了歌儿,跳起了雾,笑容洋溢在脸上,幸福洋溢在脸上。

    他们对着对方球迷尽情欢呼,对着褪近的镜头放肆宣泄。从麦克风里冲出来的声音几乎像飓风一样要把摄影师刮走,把眼前的所有的阴云都卷走。

    比赛没有完。

    鹰扬社面对的是猛虎社,是洛伦茨卡带领的猛虎社,是一支铁血队伍,战斗到最后一秒犹自不会屈服的常胜之师。

    虽然已经不“常胜”可是渗透在他们骨子里的铁血,铭刻在他们心口上的荣誉还是会激发出他们最后一丝力气,冲上前去,去拼搏,去抗争。

    石乾锋明白这一点,他做好了准备,他也希望自己的球队有一天会有这样的韧劲。不过石乾锋心里也坚信,至少最后一次了,他的球队会像对手一样战斗不止。

    又是相似的剧情,不用多吩咐,鹰扬社的球员全部回收禁区,就是用手身体挡也要挡住接下来几分钟对手的狂轰滥炸。

    一时间,时间仿佛停滞,空气仿佛凝固。

    眼前好像只有一张张狰狞的脸,只有一根一根如钢筋古树一样的腿脚,他们在机械地摆动着,奔跑着。

    在方圆三五平米之内好像鸟不得飞,苍蝇蚊虫不能进。

    呼吸,呼吸。喘息,喘息。

    汗如珍珠一般大颗大颗,在夕阳的映射下散发出夺目的光芒。老天爷无私地在每一个球员的脸上都镀上了一层金辉,------这是他们应得的勋章。

    调整,挪步,卡位,撕扯,每一丝力气都没有浪费,他们的手臂缠着手臂,就像苦藤缠绕在一起;他们的身体紧贴着身体,就像一面铁墙挨着一面铁墙;他们的腿脚搅在一起,就像两根柱子碰撞不休。

    他的怒火烧到了他的脸颊;他的怒气喷射到了他的耳朵;他的汗液抹到了他的胸口......战斗的气氛在燃烧,战斗的血液在沸腾。

    一场不把对方累垮绝不罢休的比赛,一场就算分出比分依然分不出胜负的比赛。

    他的左边是人,他的右边是人,他的前边是人,他的后边还是人,前后左右,是队友,也是对手,机会只有拳头大,手指粗的一点点。

    每个人都是一堵墙,每个人都是一棵树。十一个人是一片林子,十一个人是一道篱笆,是一刀堤坝,要堵住枪林弹雨,要堵住洪水猛兽。

    每一个人是一支箭,每一个人是一支标枪。十一个人是一张巨网,十一个人是一片汪洋,是一片瀚海,要击穿眼前的一切,要淹没眼前的所有。

    进和退之间的距离只是一只皮球的距离,攻和守的差距只是一个身位的差距。在这狭窄的地带里,攻寓于守之中,守也藏在攻之后。

    有一曲《仙吕·一半儿》单道鹰扬社和猛虎社比赛场面之激烈,曲子云:

    十米之内尽球员,敌我谁人能区分?

    带球断球心如火焚,如蚂蚁乱纷纷,一半儿烦愁一半儿闷。

    时间好像很长,那球奔来奔去就是冲不出那狭窄的空间,就像一只小猪,埋着头左突右奔却总还在圈里打转一样。球时间是球迷煎熬的心,是教练焦急的心,一秒就是一个世纪。时间其实很短,只有一分钟不到,局面又彻底改写了。

    还是边路起球,还是强力冲顶,不过这一回十分简单粗暴,奥威马尔科的传球又快又急,准确地找到中路,-----一片空地。

    在卡斯卢腾之后,在费古西斯之前,谁都没有去争,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球找到的是从大禁区之外扦插的莫非奥特。

    球是内旋球,这种球不用多发力,迎着球,把握好方向,球自然生成一股巨大的反弹力,朝着攻门球员指定的方向飞去。

    或者是冲得太急,或者是球势已经开始衰竭,落点不够高,莫非奥特顶出理想的好球,却把球砸向了地面,形成反弹。------

    球进了。

    守门员最无奈的一种进球之一,在他身前一两米之内的反弹,无论多高,对守门员都是极大的考验,就算他真有千手千足也是无奈。

    库卡什的无奈明明白白写在脸上,鹰扬社球员的失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鹰扬社球迷的沮丧静静悄悄写在脸上。

    石乾锋动了,他大声招呼球员道:“压上去,压上去,还有4分钟,别放弃!”

    石乾锋双手像举着大盘泼水一样,一大盆一大盆朝球场泼去,似乎是想用清冷的水浇醒球员的斗志。

    球员的斗志又何须他来唤醒?

    此时的鹰扬社球员像是一匹匹受伤的狼,默默地舔着伤口,心中的怒火却冲到了头顶上;他们又像是一把在熔炉里的宝剑,全身都是火,是光,哪怕是水,滴到上面也会瞬间消失,哪怕是铁,也会瞬间熔化。

    他们的身体如铁,他们的心脏是钢,他们的斗志像风雨一样呼啸!

    战斗吧,燃烧吧,这是一场男人的战斗,只有坚持到最后的才是球场上真正的男子汉。鹰扬社的球员要站起来,要重新定义他们的风格,要开始书写他们的历史。

    鹰扬社的推进非常顺利的,加时只有4分钟,他们要把时间当作1分钟来踢,要当作1秒钟来踢,当作最后一次进攻来踢。

    莱恩·云齐是一个指挥官,他不是这样想,他的脑子里已经开始规划所有的路线,他要把4分钟当作240秒来踢。被一秒钟换做一次触球,把一秒钟换做一个步子,把一秒钟换做一次推进,把一秒钟换做一次传球,把一秒钟换做一次攻门......

    他的时间还很多!------石乾锋有时候也抓狂这样的进攻方式,尤其是这种懒洋洋的推进方式,可是他是教练员,他的职责是运筹帷幄。老祖先曾经阐述过为将之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已经把莱恩·云齐定为核心,那么他的方向就是球队的方向。

    莱恩·云齐还是急了,球才到大禁区附近,看到远端的莱斯蒂略迅速下底,莱恩·云齐便一个大斜线过顶把球给了莱斯蒂略。

    莱斯蒂略的处理也是非常的精妙,只见他左脚轻轻卸下皮球,不等皮球落地,迎着扑过来的莫非奥特就是一脚弹射。

    这是一脚可以说是世界级的处理,空间狭窄,时间紧迫,没有给莱斯蒂略超过一秒钟的处理时间,可他还是做到了,以常人极难想象的方式。

    球还是被舒朗齐扑出冷冷,没有多大意外。莱斯蒂略插得非常深,几乎快到底线,他的角度非常小。

    意外的是莱斯蒂略和科伦吵起来了。

    起初只是舒朗齐扑出皮球之后,科伦朝着莱斯蒂略摊手发泄不满,嘴里也是骂骂咧咧的。接着是莱斯蒂略也有十分火气,边站位边回骂科伦。

    不知莱斯蒂略说了什么要不得的话,科伦被激怒了,他像一头愤怒的公牛,立即冲向莱斯蒂略。两个人头顶着头寸土不让。

    场面一时乱作一团。

    猛虎社的球员倒是没有看热闹,而是纷纷出手相劝。莱恩·云齐这个队长自然更不能坐视,他虽然也对莱斯蒂略的处理有些不满意,虽然他心里也赞赏莱斯蒂略的技术,可是在莱恩·云齐的规划中,这个球最好的方式就是回给禁区内的科伦,------显然科伦也是这么想的。-----毕竟莱斯蒂略的角度实在太小。

    没有时间纠缠是非,莱恩·云齐立即分开了两人,赶在主裁判介入之前把局面控制住。

    然后,莱恩·云齐又得迅速冲向另一边去罚角球。------舒朗齐方才的扑球虽然解围可是没有飞出很远,戈麦斯跟进补射,却被索克伦斯及时封堵,球出来底线。

    这是极其难得的一次机会,谁也不想错失,每个人心里都明白可能是最后一次几乎,方才的冲突打乱了双方队员的节奏,此时却又重新燃起了怒火。

    禁区内推推搡搡,拉拉拽拽,混乱不堪。

    莱恩·云齐的角球刚要开出,主裁判却吹了哨子,原来禁区内的索克伦斯和科伦双双倒地,却都仰躺着一脸无辜地对着裁判。

    裁判自然明白他们干了什么,叫起了两人,警告两句,比赛继续。

    球高高飞起,落到禁区,戈麦斯争得第一点,直接轰门。球被舒朗齐双拳击出,外围的若昂金一脚爆射,打在格林斯通的大腿上急剧变线,球直奔左下角。

    舒朗齐尽力扑救,球没有触到,却也没有进。

    一场虚惊,却还是笼罩在紧张的气氛的气氛之中,------继续角球。

    莱恩·云齐的角球发出,这一回是非常诡异的半高球。

    正当猛虎社球员有些诧异之时,莱斯蒂略忽然从人从之中冲出,一个回头望月把球甩向中间。接着是一声闷哼,同时全场的欢呼如千米的瀑布飞泻。

    球被中路的科伦顶个正着,距离太近,力量太大,舒朗齐的双拳打到皮球还是阻止不了皮球飞进了网窝!

    有一曲《双调·折桂令》单道鹰扬社和猛虎社荡气回肠的比赛,曲子云:

    一场酣战万人夸,教练绸缪,算计无差。全队齐心,攻防一体,好似一家。

    居后居前一样,得分助力齐加。边路超车,禁区擒拿。气势如虹,壮志无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