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球场杀机 第六十八章.步履维艰(五)

时间:2019-06-15作者:石寒柯

    第六十八章.步履维艰(五)

    整个上半场,石乾锋简直如坐针毡。那剩余的四十分钟简直就是四十年四百年一样,残酷地炙烤着石乾锋的神经。

    如果说要进球才能缓解他当时的压力,他想此时螳螂社的球门早已被碾压成几封;如果说要冷雨冰雪才能浇熄他的愤怒,那么老天也都愁坏,得把几年的存量都给石乾锋预支;如果说要劳云尘的美味佳肴才能安抚石乾锋的心灵,那鹰扬社附近的所有超市菜市只怕都得是空的,劳云尘则不知还能不能有下厨动手的力气。

    球迷们的心也是一直悬着的,有一阙《望江南》单道鹰扬社球迷的愁急,词云:

    飘飞絮,似那万千愁。炎日不知心底恨,山前犹自扮娇羞。多想耳光抽。

    尤其令石乾锋和球迷愤慨的是,裁判偏向性严重也就罢了,尺度放太开,螳螂社的球员可以肆意地运用他们的身体侵犯鹰扬社的球员,最让人看不懂的是针对性实在明显。同样的动作螳螂社放倒了鹰扬社球员只是吃到了警告,而鹰扬社球员却得背一张黄牌。石乾锋因为不满裁判的判罚几度找第四官员交涉,还差点被罚到看台上。

    运气真是全给了螳螂社的球员,一点都不给鹰扬社,哪怕他们几乎踢出了赛季以来最好的进攻,石乾锋最满意的进攻,还是颗粒无收。

    且看当时,鹰扬社控球,球传来传去,螳螂社连碰都碰不到,就这样传控近三十多脚,球到了螳螂社大禁区附近,节奏忽然改变。

    在维兰度的调度下,皮球焕发出了动人的魔力,先是一脚斜传给了左边插上的波尔蒂略,波尔蒂略带了两步,又给了插上的杜姆,杜姆不敢多带球,回传给维兰度。

    此时节奏忽然改变,只见他眼睛看着远端的亨斯亭顿,脚腕却忽然一抖,把球给了禁区内的科伦,科伦此时正像推土机一样碾压着对方中卫往里挤,没有多余的精力护球。科伦却并不着急,脚往后一弹,准确找到跟上的维兰度。维兰度丝毫不停脚步,又是一推,推给了三米外的戈麦斯,此时他的对手被科伦吸引,对他疏于防范,不过他也没有停球,轻轻一推,把球往回给维兰度。

    维兰度迎上皮球就是一脚爆射。

    两个大中锋吸引了全部防守,轮流给维兰度搭炮台,终于打响最厉害的一炮,可是这老天就像跟鹰扬社作对一般,球重重打在立柱弹回,刚要被赶上的科伦捅进去,又被及时出击的门将死死压在身下。

    倒霉的运气却还是没有结束,加斯蓬的远射打在了横梁上,石乾锋苦笑,这是球队连续三场遭遇这样的厄运了;维兰度角度极为刁钻的任意球直接轰门离立柱就差了那么几公分;最让球迷发狂的是好不容易有一次反击,最后还是......

    当时,杜姆和加斯蓬形成一前一后两道大闸,干净利落地抢断了对手的传球,然后一个过渡直接找到维兰度,维兰度没有停球,直接给正在往回跑的戈麦斯。

    戈麦斯身体笨重,不过还是勉强转过身,追上来了皮球,对手又受到越位干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再追戈麦斯却慢了一步,戈麦斯形成单刀,从容起脚,谁知调整太仓促,角度太小,直接被门将没收。

    戈麦斯气得把全身的力气都发泄在草坪上,狠狠用手捶了几捶。

    场边的约翰森更是气得直接把一瓶水直接砸在地上,也差点被第四官员警告。

    接下来是最沮丧,最泄气的15分钟。

    整个更衣室就像一团黑云围住,石乾锋有一度甚至以为自己错走进了又黑又暗的黑煤矿。氧气稀缺,头脑发胀,说话压抑,心情沉重......

    石乾锋也怀疑,客队的更衣室可能是有意这么设置的,又拥挤又狭窄,顶棚还不高,高一点的球员跳一下就能用头顶到天花板。

    看着这一群拼尽全力却颗粒无收的球员,石乾锋忽然不知道怎么说话了。想来想去球员们做错什么了吗,没有。

    球员们没有照实执行石乾锋布置的任务吗,没有。

    球员们有谁消极怠工了吗,好像也没有。

    可是场上的比分就是这么残酷,就像残酷的现实,如李幻云时常挂在嘴边的那句台词------为什么我那么帅却没有女朋友呢?

    石乾锋笑了,想到这些可爱的朋友们,石乾锋的心情终于好一点。只是他笑得不是时候,他笑在当前就是锋利的刺,深深扎在失落的球员的心窝。

    科里冷冷地道:“教练觉得我们很可笑!”

    石乾锋一愣,笑容却没有半点改变,他点点头道:“是,不过不是你们,是我们。”

    他早想这么纠正球员,早想这么告诉他们。

    球员们都被他莫名其妙的话吸引,茫然抬头看着他,加斯蓬冷冷地道:“教练觉得可笑?”石乾锋笑容更灿烂,道:“没错,你们不觉得命运本来就是这么可笑的吗?”

    有些人恼怒地瞪着他,更多的人却是若有所思。

    石乾锋接着道:“我想问问你们谁买过彩票......”忽然发觉这话有些敏感,几个球员正用警惕的眼神盯紧他。石乾锋赶紧改变话头,道:“我是说小时候,不是现在。”彩票没什么大不了,可是那后面,有心人自然会想到许多,石乾锋可不想触这禁忌。

    当然没有人说话,无论是没有心情,还是不想谈这么敏感的话题。石乾锋接着笑道:“我买过,有一阵还非常痴迷,可是后来不买了,你们看我的预测那么准,可是老天好像就是跟我作对,总让我在不经意的地方栽跟斗......”

    苦笑一声,石乾锋又接着道:“后来我承认我斗不过他,再后来我听新闻彩票中心的领导一个接一个被抓,我了解似乎也不全是天意,不过我还是没有再碰......”

    科里有些不耐烦,道:“教练想说什么,让我们别碰彩票还是怀疑......”石乾锋明白他误会,赶紧说:“不不不,我要说的是命运,是天意,是运气!”

    看着瞪大眼睛的球员们,石乾锋接着道:“后来我决心不把自己的命运交托给上天,我的命运要我来主宰,虽然很辛苦,可是你们也看到了,我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

    有几个已经大概明白了石乾锋的意思,眼睛逐渐有些光彩。石乾锋受到鼓舞,语气也渐渐坚定起来,道:“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为什么要泄气呢,我们之中有谁是天生运气好的呢?”说着故意玩笑道:“来,或者说最近运气非常旺的,出来一个,我派他上场,咱们下半场比赛就靠他了!”

    几个老将不以为然,都知道石乾锋玩笑,却都撇着嘴。年轻球员却非常喜欢这样的方式,气氛也活跃一些,维兰度笑道:“这家伙运气不错,到夜店被人认出,一个晚上没有出一分钱,有美女陪......”

    维兰度说的是尼尔。尼尔还有一些少年人的腼腆,不过文化开明,对于这种事没有什么躲闪,坦然面对着众人的目光,渐渐地还有几分得意。

    石乾锋大笑道:“其实也不是运气,他最近的表现值得这样的赞赏。”盯着尼尔道:“好,这场比赛借你一点运气,下半场你上!”

    尼尔显然想不到石乾锋说真的,几个首发球员也都不相信石乾锋这么儿戏。石乾锋却对亨斯亭顿道:“你休息一下。”亨斯亭顿有些愕然,不过没说一句话,点点头想起身去冲澡,抬头看到石乾锋的目光又坐回原位。

    石乾锋笑着道:“我没有开玩笑,还有谁云齐旺的?”这回真没人站出来,都被这主教练的作风震惊到了。

    石乾锋苦笑道:“看来我们也不能指望运气,只能指望我们自己了!”

    他这句话非常严肃,队友们也一下子明白了他的苦心,表情也都严肃起来。

    石乾锋又道:“你们再想想,品良心说咱们拿了两场胜利,是凭运气吗?能够打败鸡鸣社,打败鸡鸣社,是靠运气的吗?”

    球员们的眼睛都睁大了,呼吸也都急促起来,石乾锋大声道:“不,不是,我们的每一分都是自己拼出来的,我们不靠运气,不靠任何人,我们要靠我们自己!”

    杜姆跟着大吼一声道:“对,我们靠我们自己!”

    科伦也跳起来,吼道:“没错,靠我们自己!”接着是戈麦斯,接着是上不了场的若昂金,接着是加斯蓬......

    石乾锋也非常激动,道:“好,你们还有四十五分钟,去证明自己,去吧!”

    看到鹰扬社的球员昂然走出球场,全场沸腾。

    螳螂社的球员看着球员每个人身上好像都发着光,腾着气,似乎有一股巨大的威慑力在侵略着他们,不由十分动容。

    再看场外的主教练石乾锋,此时早不像上半场时候那么坐立不安,他正和其他几人有说有笑,螳螂社的球员们懵了,都暗道:“他们有什么诡计不成?”

    劳云尘和约翰森也好奇,道:“你想到什么好法子了吗?”石乾锋摇摇头,道:“没有!”约翰森急道:“那你还这么从容?”

    石乾锋笑笑,一时却还不知怎么跟他们形容自己的心情。有一阙《菩萨蛮》却正好能够表述石乾锋的心情,词云:

    从来我命都由我,无心闪躲无心堕。

    便是一个人,遍尝劳与辛。

    朝来迎怒日,临暮归程疾。

    日日复年年,总能奔到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