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球场杀机 六十二章.追梦开始(十一)

时间:2019-06-15作者:石寒柯

    六十二章.追梦开始(十一)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奇怪的石乾锋心里很淡定,或者说是淡定,或者说是满足,或者说是-------自信!

    石乾锋微微回头,所有工作人员和替补球员都目不转睛盯着场上的形势。莱斯蒂略和佩斯克脸色阴沉,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是期盼和失望。

    球迷们屏住了呼吸,凝住了心神,有双拳紧握的,有目光悠远的,有坐立不安的,他们也都在期待。

    这是一个傲慢的时代,傲慢得几乎不会给卑微的梦想一丝机会;这是一个狂妄的时代,狂妄得几乎不把渺小的梦想放在眼里;这是一个蛮横的时代,蛮横得看到梦想的种子就会无情地践踏。

    既然是种子,总会发芽,看出梦想的花。

    有人说这世界上有两种东西态势不会改变:财是越用越少,而才是越用越好。

    或者还有一种------梦想是越积越强大。

    梦想很卑微,卑微得像一株草,只能生长在荒野,只能生长在角落。梦想又很强大,山一样大的岩石压不死他,十二级的飓风也刮不走他。

    小草,小草,怎能不惹人爱呢?

    可是,现实还总是这么无情啊,石乾锋心里想,大趋势不会改,小草渐渐远离人们的视野或者也不是多久远的事。

    看,满地是泊油路,水泥路,他们不能呼吸,不能生长;看,满地是大理砖石,高楼大厦,他们没有空间,没有环境。他们又爱走进人类精心布置的温室,还只愿流连在小区那狭窄的碎石中间。他们不能延伸,不能舒展,他们只能局促在人类精心设计的那一点点局隘的地方。他们或许有顽强的生命力,可是人类啊,有最强横的手段。

    ------对,种子,梦想的种子。

    一分两分不太重要,就算输了,天也未必就塌下来,毕竟有一场胜利垫底,可是球员的兴起不能丢。面对逆境时候的气势不能丢,韧劲不能丢。

    石乾锋在鹰扬社的日子未必会有多久,可是让这样的气势,这样的韧劲渗透到球员的骨子里,渗透到球队的气质里,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这里,石乾锋的身子几乎要燃烧起来。他迅速跑近莱恩·云齐,大吼道:“不要再分边,直接吊禁区,直接找高点。”

    对方的几个球员和教练赫来格斯诺也都听到了石乾锋的话,他们都十分惊异,想不到还有不把他们当外人的,战术就这么冲着球员喊。

    喊战术的其实也不少,不过大多数都简单到只有本方球员能够明白,或者手中还连比带画的,石乾锋的风格极大冲击了他们的想象。

    时间紧迫石乾锋心里其实没有多想,他也不在乎是否被对方听见,因为石乾锋的战术是球场上最简单粗暴的战术之一------完全就是考验球员的脚法。

    莱恩·云齐当然不会让他失望,四十来分钟的比赛让他的身体状态和技术都达到了最佳状态。只见随着石乾锋的一声大喊,莱恩·云齐脚起球飞,划过一条美妙的弧线,飞快朝科伦头上砸落。

    球又快又准,如精确制导一般,科伦也当仁不让,迎着对方防守球员就是一头怒甩,伴随着他懊恼跺脚,球落到了奥斯凯拉的手里。

    石乾锋比球员们还着急,方才还满怀激情,满是梦想和远方,看到对方的反击却是比任何人都心惊手抖,身子不由自主地也扭过来朝自己本方跑。

    跑出两步没有动静,却见最近的阿莱格里格尔和赫来格斯诺正对着他微微而笑,显然也对他的失态十分好笑。

    石乾锋脸上微微一热,心却放下了一点。原来奥斯凯拉迅速开出大脚,却被贝尼加及时出击大脚破坏,此时骥腾社发出界外球,两边又胶着在一起。

    有《南吕·金字经》一首单道场面之胶着,石乾锋之无奈,云:

    夕阳凉如水,脑中思绪飞,急煞场边石指挥。

    追,后防危不危?争强意,恨无秀骐蹄。

    球员们的斗志也丝毫不逊于石乾锋,围堵在三五平米的狭小地带,六七个双方球员又抢成一团。且看波尔蒂略如一只被激怒的猎犬一般,时而冲向这边,时而奔向那头,一个人居然抢三个。

    不过他也没有孤独多久,几秒钟不到,杜姆和维兰度也加入进来,后面的斯劳特金也迅速前插,场面极其激烈,有一首古诗单道当时的情形:

    我队人如虎,对方不老松。

    我有百般艺,他怀快銛锋。

    任凭风雨横,不怕敌千重。

    无奈光阴短,人人战意浓。

    一人心火烫,一个脚如锋。

    有人脚边急,有人怒填胸。

    三尺征战地,十人目光凶。

    双方不退让,来去如忙蜂。

    交互百十合,原来一分钟。

    球场如战场,球讯似堠烽。

    一脚不能慢,再无温俭恭。

    试看今一战,谁人似苍龙。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双方却都谁也不能奈何对方,石乾锋的心仿佛也和被球员们踢来踢去的皮球,没有半分能够安静下来。

    球迷们则是聚精会神,看到对方动作过大,会大声吼叫,怒嘘,有激动者还大叫着提醒裁判;看到本方球员的利落铲断,或者是精妙出球,也都会赞叹或者保佑热烈的掌声。

    球迷们似乎有些忘我,石乾锋却时刻不忘自己的职责,奇怪的,他投入的可是够快,不然这种时候,他往往也是和球迷一样沉迷其中,呼吸随球队的呼吸,心跳跟球队的心跳,脉搏依球队的脉搏。

    这或许是石乾锋的天分之一,或者至少是他能够此刻站到球场边充当教练员的原因之一。------他早学会了抽离身份,把自己完全当作旁观者的角色来印证比赛。

    对于一个球迷来说,很多人其实很难做到,也非常排斥这样的做法,这样的人,------好像在许多人眼中,这样的人和这样的行为除了冷漠和无情还能有什么合适的形容词吗?

    石乾锋自己也想不到,十分可笑的。

    却又一点不可笑,因为石乾锋自己现在几乎就是这样的人,------至少球迷是这么看他的。不过又能如何,石乾锋心里想,自己说不定就是有今天没明天的,用古人那句话说-------

    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生前身后名。

    没错,既然过去的已经不能改变,那就努力为后世留下点什么吧!

    有一个人,至少还有一个人,他和石乾锋想的可能是一样的,-----至少对于场上态势的认识和决断应该是一致的。

    就在石乾锋苦恼如何打开僵局的时候,他看到莱恩·云齐并没有过去支援队友,而是往对方左路的空当慢慢地小跑,边跑还边举手示意队友。

    没有人注意到莱恩·云齐的跑位,所有人,无论对手还是队友都在密切注意着那一个小角落的纠缠。

    石乾锋注意到了,他差点惊呼出来,这才是场上的指挥官,-------场上教练该干的事。是的,也许很多球迷会不以为然,他们会认为不去帮助队友是多么可耻的事,就像打架的时候你在一边旁观,什么道理也说不通。

    ------其实这是不折不扣的谬论,两者之间绝不能类比。相反莱恩·云齐过去看你根本起不来什么作用,在足球场上他直接杀向对方的心脏部位才是最有效限制对手的手段。

    石乾锋心里想莱恩·云齐的跑位几乎就是一个顶级前锋的跑位了,就怕队友根本发现不了他的位置。

    不,石乾锋的眼睛一亮,加斯蓬还是发现了莱恩·云齐的位置,只是他实在是没有办法转身,把球给了支援的维兰度。维兰度更是背身,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加斯蓬的球也没有传到维兰度脚下,他身后的防守球员早一脚把球捅了出去。

    球眼看就要出边线,却见加斯蓬大步追过去,队友们都十分意外,------这个球还追干什么,让球出界不正好,可以利用边线球好好组织另一波攻势。

    他们想要提醒加斯蓬,却是已经来不及。只见加斯蓬也没有直接停球,而是一个几乎是一百八十度的扭曲,把球大脚开出,他自己也躺倒在边线外。

    所有人一声惊呼,顺着皮球飞去的方向,这才发现了潜伏在大禁区边缘的莱恩·云齐。骥腾社的球员大叫一声不好,极速回追。

    石乾锋心里揪紧,看着皮球飞向莱恩·云齐,就好像心爱的姑娘捧着鲜花走向他一样。-----只是历来没有这样的好事的,石乾锋送姑娘花姑娘都未必肯接,更别说是反过来。

    皮球飞到一半,石乾锋的心也凉了一半,他能大致判断皮球的落点,绝对不到莱恩·云齐的脚下。莱恩·云齐自然也判断到了,他加速前进,只是跑两步,他又慢下来了。石乾锋不怪他,那是他的风格,石乾锋也看到了,对手的高大中卫塔里罗根已经早早卡住了身位,莱恩·云齐后到,一点优势也没有,他那个人一向是不作无用功的。

    只见皮球飞速旋转,到了塔里罗根头上却停止了使命,如榴弹一样朝中场线飞去。队友大声赞赏,这个球顶得又快又远,一飞就是十几米。

    眼看一脚绝妙的传球就要化为失误,又是一个大转折。

    但见埋伏在中场附近阻截骥腾社反击的杜姆大步冲向前,几乎是压在阿莱格里格尔的身上把球顶了回去。

    这一回球十分稳当,直奔莱恩·云齐。

    和球迷们一样,石乾锋已经忍不住开始憧憬莱恩·云齐是一脚凌空抽射还是也用头球接力把球送到对手的网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