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宠妻甜如蜜 第1章 死不瞑目

时间:2018-03-12作者:妖画画

    结束了一天辛苦的工作,夏初一揉揉自己的肩,继续收拾厨房。

    砰,身后传来一声响动。

    她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只见从墙根那里正跳下来一个男人,一个身材发福,秃了头,穿着不合身夹克的中年男人。

    看到男人的瞬间,夏初一身体倏地紧绷,又惊又俱,

    “何清?你做什么!”她愤怒地质问。

    何清,她的前任未婚夫兼前任姐夫,自从上个月同她在菜市偶遇后,就经常来她店里纠缠、骚扰她。

    为了防他,她最近关门都特别早,谁知道他居然从后墙翻了进来!

    这个王八蛋到底想干什么?????“我来看看你而已,初一,咱们好歹曾经是一家人……”他对着她搓了搓手,舔舔嘴唇。

    “谁跟你是一家人?你是夏家的女婿,而我早就跟夏家断绝了关系,你给我滚,滚出我的店!”

    夏初一恶心得直反胃。

    “别这样说嘛,初一,你这么多年没结婚,难道不是为我守身如玉吗?”何清露出猥琐恶心的笑容,“你很久没尝过男人的滋味了吧?”

    他朝她扑了过来。

    “救命!”夏初一拔腿就往外跑,边跑边使劲喊。

    何清两步追上她,一手紧紧地捂住她的嘴,一手紧紧的勒住她的脖子。

    “好初一,你喜欢叫的话,待会我让你在床上叫个够!”何清的语气越发下流。

    夏初一拼命摇头挣扎,手脚并用狠狠朝他拳打脚踢。

    何清不管她的反抗,拖着她往店铺后的小卧室的方向去。

    察觉他的意图,她挣扎得更剧烈,手在挥动时无意中碰到橱柜里的碗碟。

    她双眼一亮,抓起一叠瓷碗,狠狠地用力砸向何清。

    “砰”

    瓷碗碎了一地。

    何清的的动作暂时顿了一下,骂骂咧咧:“你这个贱女人!”

    头皮一阵尖锐疼痛,她的头发被狠狠拽住,整个人被何清扯起来,抓住领子,狠狠朝橱橱柜的方向狠狠砸去。

    身体重重撞上柜子,五脏六腑猛烈钝痛,她的身体如断线风筝一般,缓缓坠落地面。

    “哗啦”橱柜里的碗碟倾洒而下,碎在她身上。

    “呲……”一声玻璃刺进骨肉的声音。

    后脑勺被利器刺穿,是刚刚那些瓷碗的残片。

    闷哼一声,血腥的味道在她的口鼻当中泛开,液体在后脑勺缓缓蔓延,浸湿一大片头发,再顺着头发,流淌到地上。

    看到血,何清被吓了一大跳。

    “初一,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何……清……我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夏初一压抑着剧痛,喘息着,一字一句。

    何清后退了两步,声音慌乱道。

    “不,不,不……不关我事……是夏兰,夏兰叫我来的!”

    “当年的事也是她,是她给你和和霍时谦下的药……”

    闻言,意识渐渐模糊的夏初一,双眼猛地瞪大:“你……说什么?”

    夏兰?是她!

    难怪那天,明明她一夜未归,夏兰却是到了早上,才心急如焚“担忧”地带着人到处找她。然后,“正巧”碰见被人下药后,一身青紫和霍时谦纠缠在一起的她。

    “都是夏兰,都是夏兰……”何清边喊,边逃出了店铺。

    “夏兰……”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这个令她悲剧一生的名字。

    为什么,为什么!

    三十年前毁了她,三十年后还要毁她一次!

    夏兰!

    我究竟跟你有什么仇!

    不甘心,她非常不甘心!

    咬紧牙,带着鲜血的手,一厘米一厘米,朝手机的方向摸索去……血色的手指印,只仅仅移动了不到一公分,血印的主人意识便开始模糊,思维开始飘散。

    过往的岁月,如电影般走马观花呈现在她眼前。

    她的一生,过得很辛苦,爹早死娘软弱,爷爷奶奶偏心孙子,年幼被逼辍学,婚前失去贞洁,被抢走未婚夫,被逼着嫁老鳏夫,连累死舅舅,被赶出家门……

    一行伴着血的泪,从夏初一的眼角缓缓滑落,她最终也没能拿到手机,后脑勺流出的血,染红了一地碎瓷。

    她,死不瞑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