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第442章 霸王别稽

时间:2019-06-07作者:大笨淡

    “你……你……你……”

    当看着汤昊从圣杯里走出来的时候,天草四郎整个人都惊呆了,颤抖的指着对方,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那表情就像是出差回家的男人,一打开门,却看到自己老婆和隔壁老王在床上滚床单一样。

    众所周知,圣杯战争是为了让魔术师们抵达根源而存在,而回应圣杯召唤的英灵们,也大多有着各自的愿望,有的希望复国、有的渴望战斗、有的想要尽忠,还有的想要看海等等,当然这其中也有单纯为了愉悦的,总之都有着各自的目的,对于圣杯有着一定的渴求。

    然而时代在变化,现如今,随着越来越多的英灵来到型月世界,对于圣杯的态度也有了不同的变化,从一开始的渴求,到之后的淡然,再到现在,圣杯这种东西甚至已经变成了一部分英灵赚弃的存在。

    比如圣人们、神灵们,以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当上英灵但反正就是很牛逼的家伙们,几乎都对圣杯不屑一顾,就连圣杯战争的元祖英灵阿尔托莉雅,都越来越讨厌圣杯了。

    大概圣杯也会感到很委屈吧,它明明什么都没做错。

    当然,就算人变了,心也变了,仍然还是有那么一部分英灵始终坚持本心,对圣杯的渴望从未减弱过,甚至越发的狂热。

    而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天草四郎了。

    人可以死,命可以不要,老婆也可以放弃,但唯独圣杯不能丢……这句话可以完全诠释天草四郎对圣杯的态度,狂热到了不顾一切,就你死宅对纸片人的狂热一样。

    所以,在与他四目相对,看着他那被绿光映得有些发绿的脸时,汤昊就觉得,自己仿佛也成了那个隔壁的老王,把人家的老婆给上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其实也不算错误。

    天草四郎苦心积虑的准备了六十年,又是设计又是布局,又是联横合纵,甚至是在牺牲了假老婆塞弥拉弥的情况下,终于成功的激活了圣杯,让它完全显现,很快就可以达成第三法,实现拯救人类的理想,偏偏在这时,圣杯的力量成全了汤昊,所有的一切都前功尽弃。

    虽然汤昊是通过沙条爱歌的力量返回现世的,这一点,现场除了他和虞姬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但根源的大门也不会在任意地点显现,仍然需要其他来自外部的力量打通这条路,而这就是圣杯。

    因此,当圣杯与根源连接上时,它的力量也就耗尽了。

    理所当然,因为这本来就是魔术师们的追求——抵达根源。

    六十年的努力与付出,在眼看就要成功的时候,却成为了他人的嫁衣,天草四郎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泪,可以流吗?

    天草四郎没有哭,他毕竟不是孩子,但,他的心在滴血,尤其是看着那圣杯渐渐的消失,整个人都瘫坐在了地上,再没有一丝的动力。

    汤昊为什么会从根源活着回来?从根源回来的他又有着怎样的力量?

    这些问题他既不关心,也不想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已经不再有圣杯可以去追求了,传达不了的理想,也已经不需要了,因为已经不再有力量可以去战斗了。

    寞落的瘫坐于地,天草四郎心如死灰。

    “哈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不合时宜的大笑声响了起来,相比于天草四郎的哀莫大于心死,金闪闪却显得无比激动,大笑间,直接抛弃了帕秋莉向着汤昊冲来。

    帕秋莉是一个强敌,虽然她并不是真正的魔法使,但她的实力同样不可小觑,金闪闪本已经决定让帕秋莉来代替汤昊,完成自己十年等待的执着,可……虽然是这么想的,他却根本无法在与帕秋莉的战斗中感受到丝毫的愉悦。

    那一刻他终于真正的明白,汤昊,并不是任何人可以代替的。

    无论那人有多强,始终不是汤昊。

    不是汤昊,即便自己赢了,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果然,只有你!只有你是无可取代的!”金闪闪狂笑着走向汤昊,“就算是伊什塔尔的死,就算是认真全力的战斗,也不能给本王带来丁点的愉悦,本王想要的只有你!来吧,汤日天!让我们赌上各自的一切,全力一战!”

    汤昊皱眉,为什么这话听起来gay里gay气的?

    他真的不是gay啊!

    “且慢!现在还不是时候。”

    “汤日天,你还打算让本王等到何时?”金闪闪眉头一挑,杀气腾腾,“既然你从根源回来,想必已经恢复了魔法的力量,圣杯战争也已经结束,难道你想反悔吗?!”

    “男人的承诺,我当然不会反悔,但在此之前,我还需要几分钟善后一下,你应该不会连几分钟都等不起吧?”

    “好,王来允许!”金闪闪傲然昂首,十年都等下来了,当然不差这几分钟。

    汤昊笑了笑,随后环顾四周,在场这些人伤的伤死的死,除了帕秋莉之外没有一个完好的,其中以冲田小姐的情况最为严重,她之前被伤到了灵基,无法通过任何的手段来修复,此刻,身体的一部分已经化为灵子,最多再过数秒就会消失。

    除了从者的死不是真正的死亡,除了罗曼那种例子,都只是回归到英灵座而已,以帕秋莉的魔力,再召唤一次也不困难。

    但,汤昊还是想试试自己此刻的力量。

    于是他立刻闪身来到冲田小姐的身旁,右手绕过她的肩将她扶起,左手则按向她的胸口。冲田小姐顿时脸上一红,但此刻她连话也说不出来,自然也无力反抗,只能任由汤昊摆布。

    汤昊为了避免她误会,正色道:“绿色的力量守护着你。”

    话音落下,汤昊便按在了她的胸口,随后就像时间倒流一样,她那开始灵子化的身体竟然渐渐恢复了原状,甚至就连破碎的灵基……

    “怎么可能!我的灵基?”冲田小姐本能的惊呼出声,她震惊的发现,自己破碎的灵基竟然变得完好无损,“这……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妙手回春,妇科圣手。”汤昊笑着起身,也不解释,但他确定了一件事情,冲田小姐的胸还是挺大的。

    接着他又来到小伊莉雅身旁。

    金闪闪看着他的背影,眼中的笑意也是越来越盛,修复一个从者的灵基,这是任何魔术都难以做到的,毫无疑问,这是魔法的力量。

    至于冲田小姐那大惊小怪的表情,他只想说:坐下,基本操作。

    小伊莉雅的伤势并不严重,虽说她只是个人类,无法抵抗塞弥拉弥斯的毒,但红蓝宝石不是吃素的,这两根魔杖之前一直没有反应,就是为了帮她抵挡那些毒素。

    她真正的问题始终还是过渡使用魔力所产生的负作用,毕竟群星少女模式所带来的伤害还没有完全恢复,接着便是连续的战斗,甚至还正面吃了一发宝具,身体能承受得住才有鬼了,若是弄不好,可能还会留下永久性的后遗症。

    当然,在汤昊妇科圣手面前,这些都不是问题。

    “诶?大哥哥!你不是……”小伊莉雅很快就醒了过来,一看到汤昊,顿时露出又惊又喜的表情。

    汤昊没有解释太多,让她好好休息,接着又走向大伊莉雅。

    大伊莉雅的伤势就要严重得多了,本来就是支离破碎的身体,又承受着塞弥拉弥斯的剧毒,虽然还没死,但汤昊看得出来,她的一部分身体已经丧失了正常的机能,最多只能坚持三天,这具身体就会彻底暴废。

    本来汤昊是打算等这次圣杯战争结束后,就把她带到幻想乡,让永琳帮忙治疗,但现在明显已经来不及了,三天的时间,除非下猛药,否则即便是永琳也未必能够保住她,好在他从根源获得了一丝丝的力量,足以做出一些简单的治疗。

    差不多两分钟时间,汤昊清除了她体内的毒素,恢复了她肉体的机能与活力,至于原本被改造的身体结构则暂时没有去动,因为这和她的魔术回路息息相关,需要循序渐近。

    治疗结束之后,伊莉雅也熟睡了过去,这是汤昊的刻意为之。

    将伊莉雅交给虞姬照顾,最后,汤昊又帮远坂凛诊断了一下,远坂凛倒没什么问题,只是虚脱了而已,甚至不需要他的治疗。

    陆陆续续的过去了五分钟,塞弥拉弥斯因为灵基破碎,汤昊也不可能帮她治疗,在这期间她躺在天草四郎的大腿上,已经与对方进行了最后的道别,带着微笑离开了,而金闪闪也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沉声问道:“可以开始了吗?”

    “你还真是心急啊。”

    汤昊笑着摇了摇头,起身,先是看了天草四郎一眼,对方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但眉宇间似乎多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可能是和塞弥拉弥斯的离去有关……无论如何,他都已经不可能再成为威胁。

    “既然如此,那就如你所愿。”

    数步之后,汤昊站到了金闪闪的对面,两人相距十几米,金闪闪看着他,眼中涌现出无穷的战意,而汤昊却是一脸平静,手握蓬莱玉剑,剑身上也流动着淡淡的绿光。

    汤昊要和金闪闪决斗的事情,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因此,当两人摆开架势之时,其他人也都自主的退到了一边,虽说在此之前的汤昊根本不可能是金闪闪的对手,但是,他从根源活着回来了……除了天草四郎对此无动于衷之外,所有人的眼中都带着一丝期待。

    “终于……十年了!”没有丝毫的保留,金闪闪直接抽出了ea,随着剑身如同螺旋一般的转动,他全身都释放出前所未有的庞大魔力,沐浴在这肉眼可见的魔力中,他激动得全身都在颤抖,“不枉费本王十年的等待,无论是胜是败都是最后一战了,汤日天,你可不要让本王失望!”

    其实金闪闪也快消失了,因为他的御主言峰绮礼已死,缺少御主的供魔,从者是无法一直在现世滞留的,当然,因为archer有单独行动的能力,他大概还可以短暂的停留数天,这是在他不使用魔力的情况下。

    而如此大规则的释放魔力,恐怕连几个小时都支撑不住。

    因此,这将是真正的最后一战。

    “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因为不会太久的,只要一剑就够了。”汤昊笑着,终于有机会说出型月的那句名台词,“那么要上了,英雄王,武器的储备还足够吗?”

    “哈!痴人说梦!”金闪闪一声狞笑,缓缓抬起因魔力的暴走而剧烈颤抖的手腕,身后,金色的光晕同时闪现,并与乖离剑汇聚,恐怖的魔力激荡,剑还未出,其强大的风压就已经碾碎了周围的土地,就连整座空中庭园都开始摇摇欲坠。

    空中庭园虽是塞弥拉弥斯的宝具,但因为其的建造借助了大量的现实物质,所以并不会随着塞弥拉弥斯的死去而消失。

    而此刻,仅是宝具释放的前奏就已经快要轰塌这座空中庭园了。

    如此恐怖的气势,就连帕秋莉她们都不敢在附近停留,迅速向后退去。保险起见,帕秋莉还使用了防御魔法,将众人护住。

    “大哥哥……他没问题吗?”小伊莉雅担心的问道,她见过ea,知道那宝具有多么的强大,而此时,金闪闪所释放的魔力甚至超越了与她战斗的时候,这宝具的威力恐怕还要进一步提升。

    “放心,他没问题的。”虞姬平静的说着,似乎对汤昊充满了信心。

    “本王知道,单独的ea无法胜过你,即便是这能切割世界的力量,也难以破开你那奇迹的魔法,但是!”金闪闪昂着大吼,“为了战胜你,本王的宝库已经尽数开启,所有的宝具都给予支援,这将是迄今为止最强的一击,汤日天,你就试着来接下吧……enumaelish!”

    轰!!!

    ea打出的瞬间,整个空间都仿佛被那赤色的能量所吞噬,仅仅是向上激射的余波就直接切开了这座空中庭园的天花板,露出夜空中那明亮的月色,而如怒涛般的光柱则向着汤昊笔直而去。

    嘶嘶——

    空气,传来悲鸣之声。

    喀喀——

    空间,传来龟裂之响。

    嗡嗡——

    汤昊的剑,亦像是受到感应一般,嗡嗡作响。

    汤昊眯起了眼睛,虽然在此之前,金闪闪已经消耗掉了很多的宝具,但他的宝库内有着数之不尽的宝具,哪怕只剩下一半或者三成,将这些宝具全部融入到ea之中,照样有着毁天灭地的破坏力。

    或许,他此刻面对的就是最强的ea。

    但是——

    “没用的。”

    汤昊勾起嘴角轻轻的一笑,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竟然主动走向了ea。

    并不是普通的走,而是俯身前冲。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不可能避过ea。

    理所当然的,他的身体瞬间就被ea给吞噬了……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一刻。”

    明明已经被吞噬了,赤色的光柱中仍然传来汤昊的声音,众人定睛看去,只见他的身影如幽灵般左右飘忽,视ea如无物,就这样笔直的冲向了金闪闪。

    这就是魔法。

    这就是根源。

    汤昊当然不是魔法使,他并不像苍崎青子那样,因为见到根源而领悟魔法,虽然他见到了无数的神秘,但他并没有得到那些神秘。

    但是在离开之前,他被标记了。

    他身上的那些绿光就是沙条爱歌对他的标记,这就是他带出来的根源,虽然这分部根源不属于他,却能让他理解何为魔法。

    而此刻,他就是借助这部分根源的力量,以自己的理解模仿了曾经在苍崎青子身上看到过的第五法,让自己游走于不同的时间轴,以此来躲避ea的攻击。

    虽然ea号称是能切开世界的宝具,但它并不能攻击于不同时间轴的敌人。

    因此,金闪闪的ea轰开了空中庭园,轰向了遥远的天空,却打不中汤昊。

    打不中的攻击,无论多强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一眨眼的时间,汤昊便已经来到了金闪闪的身前,两人相距不到一米。

    “结束了。”

    唰!

    哗啦!

    一剑落下,血光冲天而起。

    十年前,汤昊靠着世界的加护,让金闪闪的全部攻击都无效化,但那时的他只能被动挨打,因为他的攻击甚至不破防。

    十年后的今天,汤昊借助根源的力量无视了金闪闪的最强ea,然后一剑几乎劈断了他的身体。

    没错,汤昊并不是依靠本身的强大,而是借助外力。

    但,他赢了。

    这就是结果。

    胜者为王!

    “终究……”金闪闪低着头,看向自己胸前那道恐怖的伤痕,艰难的抬起一只手,按着汤昊的长剑,露出苦笑,“终究还是……赢不了你……”

    十年的复仇失败了,败北的屈辱又增添了一层,不过在这充满苦涩的声音中,汤昊还听出了一抹释然。

    “你知道为什么赢不了我吗?”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主角,如果你是主角,或许赢的就是你了,所以……”汤昊并没有斩杀强敌的快感,只是平静的一笑,“第七特异点再见。”

    “哈……哈哈哈……”

    金闪闪大笑了两声,铛啷一声,乖离剑掉落在地。

    一阵灵子的光芒在汤昊的眼前飘散。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