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第413章 (真)仇恨的转移方式

时间:2019-06-07作者:大笨淡

    汤昊向战车奔驰的方向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抹鲜艳的绿色。

    俗语有云,想要生活过得去,头上总要有点绿,尤其在型月世界,绿色基本代表着强大,比如斯卡哈,比如伯爵,再比如沙条爱歌,以此论推,那么显然,这个头顶绿色的男人也是个不可小觑的角色。

    “来者何人?”汤昊迅速的走上前去,掏出蓬莱玉剑,厉声喝道。

    不过她们这一行虽然数量比较多,但明显阴盛阳衰,占据八成比例的女性中也缺少那种英气凛然的角色,不是小孩子就是暴露狂,只有有珠略懂政策,浑身包得严严实实,可惜苍白的脸色让她看起来最是弱不禁风,以致于汤昊这句话非但显不出什么气势,在外人看来,甚至有点色厉内荏的感觉。

    “吁——”

    一声轻挑的口哨,战车终于还是在十米外停了下来,除了那个绿色的男人之外,车内还站着两位少女,从衣着和相貌让汤昊不难判断出这两人正是苍崎橙子和两仪式。

    橙子和青子毕竟是姐妹,相貌上有着六七岁的相似,很好分辨,而两仪式的气质就更独特了,再加上那身招牌似的服装,既然知道她也穿越了过来,当然没有认不出来的理由。

    至于那绿色的男子,即便是在之前的战斗中,尼禄也没有试探出对方的身份,但战车加长枪这样的组合也并没有太多,再加上那一身武人的气质,汤昊猜测,这人极有可能是阿喀琉斯。

    这样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直到现在他也没有透露姓名了。

    毕竟像阿喀琉斯和齐格飞这样的从者,最符合圣杯战争等于情报战的价值观,因为两人的弱点实在是太明显太致命了,一旦泄露身份,基本等于输了一半。

    战车内,阿喀琉斯保持着礼貌却又不知骄傲的微笑,没有说话,可能是得到了御主的某种命令。而橙子则紧紧盯着有珠,两仪式则注视着两仪未那。

    或许终究还是有点心虚,两仪未那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一个战术平移,躲到了汤昊的身后,顺理成章的,两仪式的目光就落到了汤昊身上,渐渐变得犀利起来。

    有杀气!

    汤昊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两仪式,该不会把他当做孩子的爸了吧?

    毕竟这里只有他一个男性,会有这种想法也是理所当然的。

    到底该不该解开这个误会呢?

    “吼——”正想间,一道狼吼声从远及近,正是黄金狼,由于它的体型过大,不适合坐进战车里,而且也不像从者那样可以随叫随到,所以来得稍晚,之前罗曼观测到的四道生命迹象,它就是其中之一。

    黄金狼巨大的身体显得威风凛凛,但是当看到汤昊的一瞬间,它全身的毛一下子就炸了起来,然后飞快的躲到战车后面,蜷缩着身体,瑟瑟发抖。

    这一刻,即便是橙子都感到有些丢脸。

    但是很快,两仪式就开口问道:“可以先交给我吗?”

    “嗯。”橙子轻轻点头。

    随后,两仪式从战车里走了下去,看着汤昊所在的位置,“你过来。”

    汤昊当然不会自作多情到以为她是在跟自己说话,连忙一个战术平移,将身后的两仪未那给让了出来……两仪未那顿时瞪了他一眼,似乎责怪他的不讲义气。

    同时,两仪未那也被两仪式瞪了一眼,吓得她再次躲到汤昊身后,只露出一个脑袋,摇头道:“我不过去。”

    两仪式眉头一皱,“你真是我的女儿吗?”

    “当然啊。”两仪未那立刻点头,“你看,我们长得这么像,连胸都差不多。”

    汤昊总觉得这句话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哪里像了啊!

    两仪式也是暗自腹诽,虽然她不是经常照镜子,但也看得出来两人的脸型略有些区别,这小姑娘的脸型比较尖,属于典型的瓜子脸,而她则略圆一些。性格方面也是乱七八糟的,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完全没有她一丝一毫的沉稳,还有……最后那句连胸都差不多,真的不是在故意惹自己生气吗?

    当然,两仪式也并没有完全否定,毕竟从遗传上来说,儿子会更像母亲,女儿则会更像父亲,这女孩确实给她一种非常亲近的感觉,还有就是……虽然和自己没有那么相似,但确实有些眼熟。

    啊,对了,她长得像鲜花!

    两仪式忽然心中一动,她记得黑桐干也有个妹妹叫黑桐鲜花,以前见过几次,虽然好像对自己抱着某种敌意,但在她看来却是个很有趣的家伙,而且鲜花也是瓜子脸……嗯,这么看的话,这孩子确实和鲜花很像呢。

    难道是鲜花的女儿?

    啊不对不对,如果是鲜花的女儿,再怎么样也没可能叫自己妈妈。

    等等!

    鲜花是黑桐的亲妹妹来着,既然这孩子长得像鲜花,那就等于像黑桐,而之前也说了,遗传学方面,大部分的女儿都更偏像于父亲……马萨卡?!

    仿佛完美的论证,顿时让两仪式不淡定起来。

    看着她脸上如同风云变幻一般的表情,橙子忍不住说道:“需要我帮你做个亲子验证吗?”

    “诶?”

    “就是所谓的滴血认亲,虽然现代科学对于滴血认亲的说法已经不再那么权威,但通过魔术来验证的话,准确率还是能高达90%以上的。”

    “不……还是算了。”两仪式摇了摇头,终于还是拒绝了橙子的好意,只不过一想到那个可能,她始终无法保持平静,索性咬了咬牙,直接朝两仪未那问道,“你父亲是谁?”

    之所以这么问,两仪式也是有着自己的想法,因为她并不需要绝对准确的答案,如果两仪未那说出的名字与她毫不相干,那么基本可以判断对方在撒谎,呆会把她抓起来,好好教训一顿就行了。如果两仪未那说出的名字是黑桐,那也可以认为她有一半在撒谎,但至少可以证明她对自己并不陌生,那么就把好抓起来,好好教训一顿。

    “父亲吗……”两仪未那眨了眨眼睛,笑道,“未那的父亲是织哦,两仪织。”

    “呃!”

    完全意想不到的答案,两仪式整个人都愣住子。

    橙子也有些意外,两仪织,两仪式,这两个名字听起来简直就像是亲兄妹一样,难道两仪式未来的结婚对象是自己的弟弟或哥哥?

    虽然这种事情若是放到正常的人类社会,可能会引来非议,但对于神秘世家而言,族内通婚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为了保持家族的纯血,不使神秘流退,很多大家族都会让继承人在本族内挑选结婚对象,只要不是同父同母的关系,血缘近一点反而是好事。

    至于尼禄、伊什塔尔和阿喀琉斯这几人,就更没把这当一回事,在她们的时代,别说兄妹联姻了,就连父亲娶了女儿、妈妈嫁给儿子这种事情都稀松平常,族内的兄弟姐妹通婚更是基本操作的一环,甚至都不值得拿出来说道。

    “还需要验证吗?”橙子再次问道。

    “不,已经不需要了。”两仪式闭上眼睛,轻轻摇了摇头。

    虽然还无法确定父亲是谁,但她知道,这个叫做两仪未那的孩子,一定是她的女儿,因为两仪织……这个名字绝非外人能够知道的。

    两仪家的继承人必须觉醒双重人格,而两仪织正是她的另一个人格。

    织为阳,式为阴,织为男,式为女。

    这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格,存在于同一具身体里,在互相接受的过程中,是织代替式承受了那些破坏和杀戮的冲动,最后也是织代替式走向了消失的命运,所以在那之后,作为女性的式才会变得男性化,并非因为织对她造成的影响,而是纪念和内疚,为了避免哪一天自己会突然把织给忘却。

    正是因为这份强烈的感情,两仪织的存在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

    如果两仪未那不是她的女儿,绝对不可能知道这个名字。

    这比任何形式的滴血认亲都要更具绝对性。

    “看来你已经有判断了,那么,想到解决的方法了吗?”看着她重新平静下来的表情,橙子问道。

    “当然。”两仪式缓缓睁开眼睛,目光直视着两仪未那,“这是我的家事,这孩子……我会好好教训她一顿的。”

    撒谎要挨揍,半真半假也要挨揍,确定是真的还是要挨揍,反正两仪未那是无论如何都逃不过这一顿胖揍了。

    不过以两仪未那的古灵精怪又岂会甘心挨揍,只见她眼珠一转,飞快捥住汤昊的胳膊,“我不要!母亲,我已经找到命中注定的男朋友了,我决定跟他私奔,所以不会跟你回去的!”

    哈?

    此话一出,汤昊直接懵逼了。

    这丫头不是父控吗,为什么……

    嗡!

    猛然间,汤昊感觉到一股刀子般脱利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是两仪式!

    与此同时,他发现周围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像看着牲口一样。

    顿时恍然大悟。

    卧槽!这小鬼,转移仇恨啊!

    两仪未那一个十岁的小姑娘,说要跟人私奔,那犯错的人肯定不是她,肯定是她被欺骗了啊!这时候,是先把自己女儿打一顿,还是先把那男的给撕了?毫无疑问,任何人都会选择后者!

    草泥马的!

    汤昊感觉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下意识的搂过两仪未那,将剑搁在她的肩膀上,大吼道:“你女儿在我手里,你要是不乖乖听话,我就撕票了!”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