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庶女逆袭:谋尽帝王宠 第528章 逃脱

时间:2018-05-25作者:若雨心萱

    “奴才参见淑妃娘娘!”

    “李公公这称呼可能是叫错了吧!”

    “此刻你已另投名主,换句话说就是不再是我宣沅国子民,而是羽拔拓的侍从了不是吗?”

    “再这样称呼我,恐会让人心生误会呢?”

    “娘娘这话就多虑了,您入了北楚后,以您的心计和美貌,要想继续做个淑妃,可是轻而易举的事呢?”

    “说不定以后,奴才还会有机会伺候您得让您提携也说不定呢?”

    “哼,像你这种卖主求荣的奴才,我可不敢当?”

    “明人不说暗话,你告诉本妃,是不是你对皇上下手了。”

    “娘娘可千万别这么说,背叛皇上的事情,又不是只有奴才一人做得,不过淑妃娘娘这话如此直接,那奴才就不拐弯子了。”

    “以淑妃娘娘的睿智,能猜到事情是奴才做下的,对此,我一点也不感到奇。

    “人往高处走,身为阉人。我当然要为自己的后半生考虑清楚了。”

    “杨阁老逼宫上位后,无论他最后能不能当得上这宣沅国的皇帝,他都不会放过皇上的,而奴才若是对皇上忠心耿耿,只怕很快就命不休矣!”

    “因此,奴才不得不先下手为强,来保命。”

    “所以,去北楚的这件事情,对奴才而言绝不能有失。”

    “哼,所以你是为了讨好羽拔拓,从而让他带你回北楚去的吧!”

    许宛月目露寒光地,望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脸春风得意的人。

    “这还要仰仗娘娘在羽帝面前的美言,而不是蓄意的破坏!”

    “娘娘之所以向外透露口风,不就是想引奴才来此吗?”

    “您找奴才来是有什么事情吧!”李寿全猜测道。

    “本妃想问你,皇上现在如何了?”

    “想不到淑妃娘娘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皇上如此对您,您还这么关心他。”

    “不过娘娘放心,皇上从未亏待过奴才,所以,奴才也不会做那忘恩负义的事情。”

    “对皇上下的药,可是奴才精挑细选的,是没有任何痛苦可言的。”

    “那本妃还真应该替皇上谢谢你才对。”

    李寿全见许宛月语气不好,没有再说什么,怕会激怒她,而在羽拔拓面前进什么谗言,若是他不能顺利与他去北楚。

    那他留在宫中,必定是死路一条。谋杀皇上这个罪名,可够他死一百次的了。

    “你无事先退下吧!本妃只是想知道永福宫里面的消息而已,别无其他。”

    “至于你担心本妃会在羽拔拓面前说你的坏话,你大可不必这样想。”

    “本妃会帮你在他的面前,得到重用的,你就回去等消息吧!”

    “慕清,送李公公出去!”

    “是,娘娘!”

    “李公公,请吧!”

    李寿全对此,心下犹疑,淑妃此举到底是何用意,为何他没看明白。

    只见他怀着猜忌和疑惑的心出了朝阳宫的门。

    “去通知外面的人,就说本妃今日食欲大开,想进些好的膳食,让他们派人去准备。”

    “是,娘娘。”

    午时,当羽拔拓听说了许宛月因着李寿全的到来,而胃口大开,心情很好的样子。

    心想,定是这个奴才为了讨好自己,去劝说这个美人了。

    “这个阉人还算得用,并非一无是处。虽然弃原主,另投于他的行为令他有所不齿。不过,废物能够利用,也是不错的。”

    李寿全明显感觉到这两日,羽帝对他的满意。但不知为何,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总觉得

    <a href="/xiaoo/22309/">

    淑妃对他话里有话。只不过,自己没有猜着她背后的真正意义。

    一晃眼,就到了即将动身去北楚的日子。

    在临前行,许宛月终于征得了羽拔拓的同意,与自己的父亲见了一面。

    只不过许宛月要求他二人在泰和殿见面,要离开宣沅国了,她身为皇室的妃子,怎么也要在离宫前去为李氏的列祖列宗们祭拜一下,免得他们因为李景,而责怪自己。

    羽拔拓没想到许宛月是个有些迷信的人,不过也在情理之中,于是就默许了。

    当许宛月与慕清进入到泰和殿后,见到了自己的父亲,许宛月见他脸色有些苍白,他身形略有些消瘦。

    想来是被关了多日不见日光和食欲不加造成的,但好在,身上没有什么受伤的地方,应是没受什么苦,看来那羽拔拓对待父亲还算礼遇。

    只见她立即上前,“父亲,他们有没有对您做了什么,身上可有何不适的地方吗?”

    “不用为为父担心,反倒是你。居然瘦了这么多。”

    “都怪爹,要不是爹没能力保护你,也不会让你遭逢此变故。更不会让你受到羽拔拓的胁迫。”

    “父亲别这样说,若不是因着女儿,您现今如何还会在这京城的乱事里,早就出了京城了。”

    许长卿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问道:“皇上他……”

    “皇宫的天已经变了,就算不改朝换代。这龙椅上的坐位也要换另一人而做了。”许宛月直接了当地说道。

    许长卿听到自己女儿的话,立时明白了,他所听到的消息并不是传言,皇上果然被他们给暗害了。

    眼下想这些都已无用了,现在对他而言最为要紧的就是他们如何能顺利逃出去。

    “宛月,现在如何是好,这羽拔拓势要把你带走,可惜,为父暗中联络的人马,都已被他的人悉数除去了。”

    “现在咱们成了翁中之蹩,是无论如何都很难逃出去的。”

    许宛月见此,让慕清盯着外面,小声道:“父亲,这泰和殿就是皇宫秘道所在,女儿之所以选在这里,与您见面就是要与父亲从这秘道偷偷潜出。”

    “原来这里就是皇后与太后出去的地方。”许长卿惊讶道。

    但转头一想,出声问道:“可是我们突然失踪,只怕他们会立时寻找秘道的下落从而找到咱们。”

    “父亲不用担心,不管怎么样,机会只有一次,若是不好好把握,只怕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时机了。”

    “娘娘,您与国公爷快走吧!”

    “奴婢在这里还能抵挡一阵子,为你们争取些时间。”

    “要走一起走,我许宛月再也不会丢下你们任何一人。”

    “可是,娘娘。”

    “不要可是了。”

    “把门赶快反锁,还有火折子,和我让你准备的东西,把能点燃的全部点燃。”

    “咱们动作要快,他们处理失火的地方,也是需要费上一番功夫的,想要找到入口没有那么容易。”

    “咱们只有趁乱走才能容易逃脱。”

    “是,谨遵娘娘吩咐!”

    守在外面的北楚护卫们眼见时间有些过长,刚想叫人去上前敲门,告诉这个让他们皇上惦记在心上的女人一声,是时候该出来了。

    突然就见到,从屋内有火光和浓烟徐徐冒出,而且蔓延地很快,不一会儿就将整个大殿都烧着了。

    有人立即上前去敲门,但不曾想却被里面给反锁住了。

    当羽拔拓听到泰和殿起火的事情,顿感不妙,只见他来到了这里,看着熊熊大火在不停地里外蔓延着,想必屋中的人已经烧为灰烬了。

    不可能的,就算她再不愿与自己回北楚去,也不会与一个婢女和生身父亲同归于尽啊?

    除非他们为了掩人耳目,趁机逃了。3.7,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