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庶女逆袭:谋尽帝王宠 第456章 保住名节

时间:2018-05-05作者:若雨心萱

    许宛月仿佛听到了许清心的声音,她立即向李寿全的方向小跑着来到他的面前,出口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谁与皇上在一起?”

    “禀淑妃娘娘的话,奴才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刚才奴才离开一会儿,想给皇上取些醒酒茶来,结果一回来就听到了里面的动静,奴才不敢前往,只能守在外面。”

    李寿全见皇上醉后,在临幸一个女子,即使知道在这个地方不合宜,也只能守在外面等候,不敢扰了皇上的兴致。

    “放开我……救命啊!”

    许宛月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推开房门,见到李景一脸醉态,眼神迷蒙,一看就不是清醒的样子。在不停地抚摸着许清心的身体。

    而许清心泪流满面地来回闪躲着,当看到她冲进门来的许宛月,眼神里立刻透露出求救的信号。

    她眼中的惧怕,与当初的许宛盈截然不同。

    许宛月心想该不该帮她,若是皇上有意于她,那自己上前拦阻,只会让他心生不快。

    认为自己在嫉妒,说不定还会怪她坏了他的好事。

    私下里的擅妒可以有,但若是摆在明面上,出手阻止。可就犯了七出之罪了,何况还是面对一朝天子。

    许宛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当她重新看向许清心时,见她哭红了眼睛,艰难地出口说了句“救我!”

    许宛月立即不再犹豫,一把把李景推向一边,让许清心赶快跑出去,许清心见状,急忙收拾了零乱的衣襟,不顾外面有人在场,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李寿全见此,急忙关上了殿门,拉着青浅站得远些,皇上与淑妃的房事,还是不要有外人在场的好。

    李景回过神来,看不清身边是何人,只是出口叫着月儿,月儿的,然后就顺势压向了许宛月。

    许宛月挣扎不开,眼看着就要被李景……心中悔恨自己,不能为慕容奕守身如玉了。这样的她还谈何与他厮守一生呢?

    她哭着闭上了眼睛,这时,只听房间有瓦片在动,慕容奕飞身而下,见李景在对许宛月做那种事,气愤得无以复加,眼见他处于晕眩的状态,又背着自己,立即一个手指,点在了他的昏穴上面了。

    然后把他拽过一旁,见到许宛月泪流满面的样子,出口说了句:“宛儿,你没事吧!对不起,我来晚了。”

    “差一点,差一点我就不能对你屡行承诺了。”

    慕容奕听到这话,份外感动。紧紧地抱着许宛月。

    他知道李景对宛月的心思,她能够一次次躲过他的宠幸,不是那么容易的。

    今日,若不是他正好看到宛月来到此处,又见许清心衣衫不整的冲出门去。

    他怕会发生他不想看到的一面,于是立即上了房顶,想着怎么把他击昏过去。

    结果就看见醉后的晟宣帝要强行与宛月发生关系,一时情急,悄声地进入了房中。

    此刻的他根本顾虑不到可能被发现的危险。他只知道若是他没有来,只怕后果会不堪设想。

    “谢谢你,宛儿。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许宛月眼含泪意地摇了摇头。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声音,“皇上,您没事吧!”

    李寿全听到屋中的动静,突然停下来了,不放心地说道。

    许宛月见此,心生俱怕,她害羞地对着慕容奕耳语着什么。

    慕容奕立刻会意,并适时地发出动静,许宛月也在一边配合着。

    李寿全听到屋里再次传来的缠绵悱恻的声音,立即吓得又躲到一边去了,怕扰了皇上的兴致。

    慕容奕与许宛月刚开始只是演给外面的人看,但逐渐地慕容奕的气息不稳,开始对许宛月上下其手了。

    二人缠绵了一会儿,许宛月突然抓住对方的手,出口问道:“他什么时候会醒?”

    “两个时辰以后!”

    慕容奕见此深呼一口气,只是抱着许宛月,没有再对她做什么。

    过了约有一个时辰,他从房顶上飞身出去了,做好一切掩盖之物,临走前嘱咐宛月不要再与他呆在一起。

    许宛月点头应了,率先整理好衣服,出了门。

    对守在门外的李寿全吩咐道:“皇上已经睡了,本妃去别的房间休息。”

    “李公公,本妃不希望今晚的事情,被透露出去。宫中已经逝了一个我许国公府的小姐,我不希望再有人进宫侍驾,你应该明白本宫的意思。”

    “若是皇上问起来,你就说是本妃来过了。不知李公公是否能够答应本妃这个请求。”

    许宛月说这番话时,眼神锐利地盯着李寿全,他见此,知道若是他不答应淑妃娘娘的嘱托,只怕他以后也不能在皇上面前伺候了。

    “是,淑妃娘娘放心,奴才明白您的意思,待皇上问起,自是淑妃娘娘关心醉后的龙体欠安。”

    “并且这一晚,都是娘娘您在尽心尽力地伺候着皇上,并无她人。全程奴才都没离开过,一直守在了门外。”

    “那本妃就多谢李公公了。”

    “淑妃娘娘客气,这是奴才应该做的。”

    许宛月见他郑重其事地答应了,知道他不会反悔。就离开李景的房间,回自己的住处休息去了。

    许清心回到房间后,立即吩咐下人为她备水,她要清洗身子。

    坐在木桶里不停地擦拭着身子的许清心觉得内心羞愤不已,她没想到只不过是路经那地,就被醉了的晟宣帝拖了进去,好在许宛月及时赶到,救了她。

    不然,她就再没有自由之身,与她一样得进宫服侍那个坐拥后宫六院的皇帝,一辈子不能再出宫了,她又欠了许宛月一个人情。

    颜卿卿正等得有些焦急,这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原来是许长卿跌跌撞撞地进来。

    她见此,掀开了盖头,看向许长卿,见他仿佛喝醉了,走路都有些散脚了,于是急忙来到他的身边要扶好他。

    但许长卿却绕过她,立刻关上房门,反锁了。

    颜卿卿见他如此,知道他并没有喝醉,只是在人前装醉而已,随后噗嗤地笑了出来。

    许长卿见此,也是淡笑不语。他立刻来到她的面前,搂着她的腰来到了二人的床榻前,出口道:“是不是等的有些焦急了。”

    “竟胡说,哪有?”

    许长卿淡笑不语,“卿卿,你终于名正言顺地嫁与我了,我很开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