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庶女逆袭:谋尽帝王宠 第442章 识破

时间:2018-05-05作者:若雨心萱

    慕容惜看了许宛月一眼,见她脸上并没有出现任何表情,心中微微放了心。

    许宛月起身向慕容惜告辞,慕容奕毕竟是外臣,以她现在的身份为免被人说闲话,还是避讳些的好。

    当她走出这间偏殿的长廊,就看到了往她的方向迎头走来的慕容奕。

    “见过淑妃娘娘!”

    “慕容将军免礼!”

    许宛月不敢看向慕容奕紧紧盯着自己的眼神,虽然此刻除了她身边的慕清外,没有外人在场,可这毕竟是在宫里。还是要多加注意。

    她急忙要往外走去,此时慕容奕却又开口说道:“今晚三更时分,在那处偏殿相见。你若不来,我就等你一夜。”

    慕容奕说完这句话,转身走了,再不看许宛月一眼。

    许宛月没想到他要私下约自己见面,虽然那个地方幽静又偏避,但还是会担着一定的风险的。该怎么办?自己要不要去。

    当她回了宫后,看到晟宣帝在朝阳宫中等待着自己。

    “臣妾参见皇上。”

    “月儿免礼,是去看望康乐了?’

    “是的。康乐被王爷罚了板子,臣妾去看看她。”

    “皇兄对他这个女儿的宠爱,朕是看在眼里的。正所谓打在儿身,痛在父心。想必,他心中也是不好受的。皇兄此举也是想让那个羽翼太子能够放宽对康乐的责难,才会责打康乐的。”

    “皇上所言甚是!”

    “月儿这几日也辛苦了,可查出什么端倪来?”李景知道许宛月一直在翻看北楚皇室的一些见闻及宫廷秘药类的史集。

    “回皇上,据闻他们北楚皇室有一名炼丹师,能研制各种奇药。想必,他们这些皇室嫡系子女也会有此药物也说不定。

    虽然还不清楚这个羽裳公主因何一直昏迷不醒。但一定与之脱不了关系。也许他们是想借着此事,有所图谋。”

    “月儿说得对,今日那羽翼太子就与朕提出了一个条件,说是要让朕把农业水利的的种植技术交给他们以换取康乐郡主的平安。”

    “皇上没答应吧!”

    “朕自然不会答应,与他说会考虑一二。”

    “臣妾觉得皇上应该派人暗中盯着这个羽翼太子的一切动向,最好是迷晕了他,搜搜他们的行囊。看看身上有没有带着这些奇药。”

    “月儿的确聪明,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我看此事,就交由廷卫将军去办好了。”许宛月听后,佯装不在意的样子。

    “今夜朕就歇在朝阳宫了。”

    许宛月诈一听,心中乱跳。不知在想些什么?

    李景见她如此,知她担心侍奉不了自己。于是出言安慰道:“放心,你现在有月事在身。朕在此处休息,只是单纯地想让月儿陪着朕而已,并无其他。”

    许宛月心想也罢,就让慕容奕认为自己不想与他再有瓜葛好了。

    三更时分已到,李景抱着许宛月早已进入了梦乡,而她此时此刻却没有一丝睡意。她担心慕容奕真的在那处偏殿等了自己一夜,晚上更深露重,别再受了凉气。

    这一夜许宛月几乎是睁着眼睛到天亮的,而慕容奕却真真的在偏殿里站着等了她一夜。

    第二日的清晨,慕容奕正有些心灰意冷,想要回府休息。结果就接到了皇上的谕旨让他暗地监督羽翼太子在宫中的一切动向。

    但很可惜,这个羽翼太子十分狡猾,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来。

    慕容奕按照皇上的指示,搜了他们的行囊,发现了一个瓷中装了几粒药丸。他见这子极其珍贵,想必里面装的物体也不是一般之物。

    于是把这偷来的东西,交到了徐太医的手中,让他研究是不是北楚的宫廷秘药。

    经过两日彻夜研究,徐太医十分肯定,那个羽裳公主定是服了能使他一直沉睡的药物,而这个正是解药无疑。

    这一日,李景与许宛月来到了羽裳公主的住处。

    许宛月见她还是闭目不醒,心想一会儿看你怎么装得下去。

    “公主好些了吗?”

    “劳淑妃娘娘惦记,皇妹还是没有清醒过来。本太子想要与景帝商量一下,明日就返回北楚去,请北楚的御医来为其诊治。希望能够清醒过来吧!”

    羽翼想着为免对方发现端倪,还是尽早回到北楚去的好。今皇妹的一冲动之举,本就存在着露洞,时间一长必定会被人发现的。到时,被动的就是他们了。

    许宛月上前说道:“难为郡主躺了多日,虽然气息全无,却气色很好。还真不像是一脸病态之人。恐怕翼太子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羽翼正不明其意,但见许宛月突然喂了一颗药丸进到羽裳的嘴中,他见此着急地问出了口:“你喂我皇妹服下了什么?”

    “当然是你们北楚的解药啊?”

    “怎么可能?我的解药……”羽翼刚说出口就有些后悔了,这不是间接承认了什么吗?”

    只见不过一会儿,羽裳公主就慢慢地转醒了,当她一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太子哥哥,而是自己十分讨厌的那个淑妃。

    而她望向自己的眼神,十分得冰冷。再一看周遭环境,和太子哥哥脸上悔恨无奈的表情,立刻知道定是穿帮了。

    “公主演绎的这出苦肉计,还真是份外逼真呢?”

    “连本妃都差点被你蒙骗了过去,你害得康乐郡主现在还躺在床上,既然如此,本妃看你也躺她个十天八天好了。”

    羽裳明白许宛月话中的意思,出声说了句:“你敢,你可知我是北楚的堂堂公主殿下,岂容你们擅自对我处罚。”

    “那你可知你们愚蠢的行动,已经损害了两国的邦交利益不说,更视我们宣沅国如无物,做出欺上瞒下之举,还有陷害我国郡主,致其受到伤害,这笔帐该如何清算呢?”

    羽翼听到这话,立即向李景抱拳道:“景帝,此事确是皇妹顽皮在先,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两兄妹的举措。”

    他不禁有些卑躬屈膝道,毕竟是他们理亏在先。况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