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庶女逆袭:谋尽帝王宠 第390章 中计

时间:2018-03-31作者:若雨心萱

    许宛月见面前之人说起了风凉话,出言道:“又轮到你来打趣我了。”

    “好了,宛妃娘娘可别恼我,喏,这是送给宛妃娘娘的礼物。”

    林静把一个锦盒交给了许宛月,并让她回宫以后才能打开。

    “是什么啊?这么神秘。”

    “今日是你生辰,本昭仪当然要有所准备了。怎么能与别人送给你的礼物来相提并论?”

    “好了,我宫里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就先回宫了。”

    林静说完这句话,风风火火地与贴身宫女们走远了。

    许宛月见人群逐渐消散,对着身边的青浅说道:“锦书还没有回来吗?只不过让她取件衣服,怎么这么慢!”许宛月疑惑道。

    因她刚才在给晟宣帝倒酒时,把酒不小心弄洒在她的衣襟上了。趁众人不注意时,吩咐一同来到御花园的锦书回宫为她取一件外衣。

    “是啊!好像得有半个多时辰了。”

    许宛月听到青浅说的话,立时眼皮跳个不停。虽然这是在皇宫大内,可若是想让一个人在眨眼间消失,那简直太轻而易举了。

    会不会是锦书出了什么事情?许宛月的心顿时不安定下来,心中狂跳不止,她绝不能再失言于她了。

    只见她急忙吩咐青浅道:“青浅,你速速回宫,我在这御花园中等你,若是朝阳宫没有锦书的踪迹,那么你就即刻派人在宫中各处,四处寻找。锦书不是四处贪玩之人,更不会视我的命令于不顾,只怕是真出了什么事?”

    “娘娘,那您呢?奴婢不放心留您一人在此。”

    “我哪儿也不去,你先从御花园回朝阳宫的这段路程去沿涂找找看。然后再通知宫内的人。”

    “若是依然没有锦书的影子,你再回头来寻我。这御花园里的宫人到处都是,我不会有事的。”

    许宛月因穿着宫鞋,不方便与青浅一齐寻找。若是以她的速度,只怕会更加担搁找锦书的时间。

    青浅见到自家娘娘脸上着急的样子,知道她担心锦书的安危,若是锦书再次发生什么危险之事,只怕娘娘这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想到这里,急忙应道:“是,奴婢去去就回。娘娘您要多加小心才是。”

    许宛月点点头,青浅未免夜长梦多,急忙一路小跑着往朝阳宫的方向沿途找去。

    许宛月在原地等的焦急,正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叫上御花园的两个宫女与她一齐去宫里找找看。

    这时,就听到有人在远处的花丛中窃窃私语。她们一走一过时,并没有注意有人也在附近。

    只听二人讲道:“刚才那个宫女,好像是宛妃娘娘宫中的,但她为何往冷宫的方向而去呢?而且,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许宛月穿着有些高度的宫鞋,顾不上无人搀扶着走路可能会摔倒的现象。

    只见她快走几步,越过花从来到了这两人的跟前,这两个宫女一见是宛妃娘娘,吓了一跳,急忙要跪下行礼。却被许宛月单手给拦住了。

    “快说,你们是否看到了我宫中的侍女?”

    二人见宛妃如此着急的样子,忙实话实说道:“回宛妃娘娘的话,是的,我二人刚从冷宫方向往御花园这条道上走时,见到了娘娘您的侍女,十分着急的样子,拿着一件外衣,好像往冷宫的方向过去了。”

    “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是,宛妃娘娘。”

    锦书为何只身前往冷宫的方向,那里可都是废妃们所居住的地方啊?

    不管如何,一定是有人告知了她,自己定是在那处,所以她才会只身前往。

    前面会有什么陷井在等待着锦书,亦或是她。她都顾不了这么多了。

    她不能再一次让锦书在自己面前出事了。

    许宛月不顾个人安危,因着急她可能会遭遇什么不好的事情,也就顾不上找御花园的宫人们,陪同自己前往了。

    正当她香汗淋漓地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被远处传来一声救命的童声所吸引,许宛月听到后,本不想理会,只因她着急锦书的境况,可耳边一直都回响着这个稚嫩的童声。

    最后她还是战胜了理智,来到了声音的发源地,只见这个有些深的池水中。一个男童,刚刚掉入了其中,手中好像抓着岸边的一棵稻草。

    许宛月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与平安差不多大的男孩是苏清然的大皇子李睿。

    怎么会是他?为何只有他一人在此处,他的奶娘呢,苏清然对他这个儿子如此着紧,怎么会放任他一人在此呢?这会不会是个骗局,专引自己入瓮呢?

    许宛月顿时陷入到两难,一边是锦书,一边是她对立的儿子,她该何去何从。

    不管了,应该先去找锦书才对,许宛月赶紧回了头,可这时,孩童的哭泣声从近处传来,一直在她的耳边围绕,许宛月自问做不到狠心如此。

    她心中想着,苏清然如此重视大皇子,必定不会以他的儿子为铒,来诱骗自己上当的。

    也许大皇子就像平安一样,躲过了身边服侍的人,独自游玩到此处,然后,不小心跌进了池子中。

    躲在远处的王全在暗暗看着这一幕,心想这宛妃为何还不到大皇子的身边去。

    以他对宛妃的观察,能如此重视她身边的两个下人,那么这心地必定不是个心狠手辣之人。

    正是因着无计可施之下,他才会选择以宫中只有一位皇子为铒,但若是不能诱得宛妃上钩,再让睿皇子出了事,那他的脑袋是铁定得搬家了。苏妃娘娘定不会饶了他的。

    王全正暗自焦急的时候,见许宛月终于来到了池水边,要用手抓住掉入池中的大皇子。

    李睿见终于有人来救他了,紧张害怕地心逐渐平静了下来。

    只见他把两手向外使劲扩张着,攥住了许宛月的胳膊。

    这时,听到动静闻声而来的宫女太监们也都纷纷到场。

    许宛月见抓住了大皇子,刚要用力气,把他拖入岸边。就见他见到有人来了,突然松开了自己的手,掉进了池子里。

    这时,只听耳边传来了声音,“宛妃娘娘谋害大皇子了!”

    许宛月的心咯噔一下,知道自己上了对方的当了。因她是背对着人,所以在死角处,看着就像是她在推李睿跌入湖中一样。

    尽管知道自己中了计,但她却没有惊慌失措,而是看着由远到近,急忙带人下湖去救大皇子的王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