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庶女逆袭:谋尽帝王宠 第292章 玉仙楼相聚

时间:2018-03-11作者:若雨心萱

    “只可惜,她没有她的洞房花烛夜,”只见颜卿卿说完这话,想到宛月以后要进那永不能再出来的牢宠,不禁有些悲人中来。

    许长卿见状,忙搂着她安慰,“我的女儿,我相信她。她一定会在宫中生活得很好的。宛月有这个自保的能力,你也不要为此而感到伤心了。”

    颜卿卿点点头,许长卿为了转移话题,说起了他们的事情,只见他牵着颜卿卿的手来到了她的床榻边,二人双双坐下。

    “我府中的事情,不知你在宛月那里获悉多少,现在府里就有一个侍妾,她是朝中的一个官员送予我的,她的性情还算不错,也是个守本份的,相信你进了府之后,她会拿你当当家主母对待的,这都是以前发生的事情,希望卿卿不要介意。”

    颜卿卿心想,宛月这几日,已经与自己来了信,信中提到了国公府里一切事无巨细的事情,对于这个月姨娘,也有提到过。明着守本份,暗地里却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但是却不足为惧。

    老夫人喜爱别人尊敬她,以及发自真心地孝敬她,相处起来倒也不难。

    国公府的下人们是一群见风使舵的人,谁的能力大,就像谁的身边靠。

    府中的内院管事贾盛,是个唯利是图的人,但他有把柄在宛月的手中,暂时可以用之。

    颜姐姐是个头脑精明之人,又长年经商,国公府的中馈相信必定难不倒姐姐。

    但最值得她应该注意的,就是宛月提到过二小姐许清心,因着大夫人的被休弃,杨阁老在朝臣,乃至整个京城的面前,名誉扫地。

    只怕她此次回来的目的不纯,因着宛月即将入宫,而她又迟迟没有动作,在时间上,她是来不及戳穿她背后有什么企图,也防范不了。

    未免国公府遭到什么隐藏的栽赃陷害,请她一定要严加注意许清心在国公府中的一切动向。

    颜卿卿想到宛月与她说的这些事情,知道国公府也不是那么好进的,但凡是高门府第就没有是平静安稳的。

    对于这点,自己早有心里准备,幸亏宛月与她说了这些事情,不然等她察觉,恐怕要费些时日。

    “长卿多虑了,对于你以前的事情,我不会去介意,我可不是那么小心眼的女子,你可不要冤枉我啊?”

    许长卿见她眼含深情地与自己说着俏皮话,一时情难自禁,抱着颜卿卿就亲吻了起来。

    许长卿不知不觉地压倒在颜卿卿的身上,二人相拥着温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他悬崖勒马,虽然她们二人已经定下了婚约,但她毕竟是处子之身,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她,给她一个美好的洞房花烛夜。

    只见许长卿眼含深意地看向面前这个美貌的女子,嗓音有些沙哑地说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长卿等着夫人。”

    颜卿卿看到许长卿在自己面前,如此的不正经,不禁娇嗔道:“你堂堂许国公,怎么竟说一些有**份的话。”

    许长卿见此,一边为她整了整衣衫,笑着说道:“本国公难道不是男人吗?遇见你这样的美人,怎么能够把持得住。”

    颜卿卿听到此处,更加羞红了脸,许长卿见此,忙放开她,稳定了下心神。

    “卿卿有一事,我想要与你商议一下。”只见许长卿略微有些严肃了起来,颜卿卿见此,有些疑惑。

    “长卿有何事?旦说无妨!”

    “你嫁给我之后,希望这玉仙楼的事,不要再经营下去了,毕竟从今开始,你即将要成为国公夫人了,以后可能还要参加不少贵妇之间的礼仪聚会,介时还要入宫朝贺,为避免一些不必要事情的发生,希望卿卿能够体谅于我。”

    只见颜卿卿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这个玉仙楼在你我决定终身相许那天,我就已经交给王叔了。”

    “以后我只要收取其中的三成就足矣,至于我名下的那些不动产业,也都有专人去打理,我不会放手,但也不会自己去经营。”

    “本来,把这些身外的经营,全部放手,也不是不可以,但长卿你身在官场,有很多地方需要打点,你每年的奉银,只够开销国公府的一应用度。但若是府外打点,却是不够的。不知长卿以为如何?”

    许长卿没想到颜卿卿一切都为他想得如此周全,娶妻如此,夫复和求!

    “卿卿,谢谢你!”只见许长卿感动地说道!颜卿卿笑笑不言语,彷佛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日的傍晚时分,许宛月独自坐在倚兰苑的凉亭之上,看着外面皎洁的月光,心中不无感叹。

    时间过得好快,后日就是自己将要进入后宫,那个关锁自己一辈子的事非之地了。

    自己能否在宫中活得长存,是否又能够安守己心,不因着后宫的暗算、倾轧、以及一切可能要发生的勾心斗角,迷失了方向。

    只见她眼角流下了两行清泪,只因她想到了曾经在病榻中的她娘亲的样子。

    “宛月,为娘真的希望你能够长得貌丑一些,到时让你爹为你选一个家世平庸,人品出众之人,该有多好。”

    “可偏偏你的样貌……哎,也许娘现在说这些话,你可能听不懂,但等到你长大成人以后,就能够明白我这些话的真正意义了。”

    “娘希望你能够始终保持本心,不要因着这世道的不公平,就怨天尤人,出生是无法选择的。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当许宛月回归到现实后,想到了她娘临终前的遗言,“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怨天由人是无用的。但我许宛月要做就要做人上人。在后宫里,自己只信奉高调做人,低调做事的原则。皇后和那个苏贤妃互相敌对,她刚进宫一定是要先依附皇后才行,但往后就不一定了。”

    “小姐,夜已深了,天气转凉。您还是回房休息吧!”只见锦书拿了一件披风,披到了独自坐在亭院中的许宛月。

    “锦书,把我前几日交给你的那个瓶子,拿到我的房里来,再给我备水,我要沐浴更衣。”

    “是,小姐!”

    许宛月在浴桶里面一边泡着澡,一边拿着这个从那位老婆婆手中买来的宫廷秘药,不知此物会给自己带来一线生机,还是万劫不复呢?

    但眼下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只见许宛月打开这个瓶子,闻到了一股十分好闻的馨香之气,闭上眼睛,把这世上只此一粒的冷香丸吞了下去,只见此药丸进入肚腹后,有一种清凉之感,慢慢从体内传到浑身上下各个角落。

    而淡然无味的水中,突然出现了一丝罕见的清香之气,不浓郁,却十分得引人沉醉。

    许宛月知道这个药丸已经起到了作用了,只见她闭目养神休息了一会儿,出了浴桶,披上了里衣,回房间休息了,只因这一日,她有些用脑过度,她需要以睡眠来补足她缺乏掉的精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