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庶女逆袭:谋尽帝王宠 第135章 玲珑歪曲事实

时间:2018-03-11作者:若雨心萱

    “不是的,国公爷!婢妾绝对不敢背着国公爷做这种事啊?请您一定要相信我?”

    而此时的刘广也从吵闹中醒来,抬眼看着眼前这陌生的一幕。顿时有些懵了。

    这时,外院总管李廷,把光着身子的刘广从床上扯了下来,拿了床上的被子,披在了他的身上。

    眼睛里彷佛在喷火似地怒视着他。只因他与许长卿可以说是从小一块儿长大,今日国公爷被人带了绿帽子。李廷恨不得杀了这个刘广以泄心头之恨!

    即使厚颜无耻的刘广,此刻,面对着国公府中的一众人等,也感到了一丝羞愧。

    许国公府一众人等,看到了该男子的长相,都出现了一丝惊讶。

    没想到他竟是那个刘府大房的嫡子刘广。

    许长卿眼中出现了一抹厉色,对着刘广大声地说道:“没想到刘公子偷人,竟然偷到我府上来了,真是叫本国公大开眼界啊?”

    刘广听到了许国公讽刺十足的话,不知为何心中产生了极度的惧怕,嘴上立即求饶道:“国公爷,请国公爷饶命。这不关我的事,我刚刚明明是在四小姐的院子里,怎么会在此处?我也不清楚啊?我是被一个男人给打昏的。”

    玲珑听到此处,立即明白,定是事迹败露,许宛月将计就计,派人把刘广又安排到自己的房里。想不到她的心思这样的歹毒。

    出了这样的事,自己的下场,一定不会好过的。哪怕是死,她在临死前也一定要抓一个垫被的,不能只让她自己吃这个暗亏。

    众人一听,都把目光看向了许宛月,就连许长卿都用疑惑地目光看着她这个女儿。

    大夫人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样的变故,若是借此,让国公爷厌了她这个宝贝女儿,那可就是最大的收获了。

    许宛月当然知道他们二人在出了事后,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了。

    于是,面上故作茫然道:“刘公子,此话何意?我何时与你在的一处?你倒是当着大家的面说说?”

    “你还说你是被人打昏后,来到的这里。你这么说,把我们许国公府至于何地。我们国公府内院里,可压根就不会有男人在这里居住的。这里面住的可都是女眷。”

    “我……”

    刘广顿时想到他与玲姨娘密谋要害许宛月的事情,若是把事实全盘吐出,不就是告诉国公府的人,他打算对许宛月欲行不轨吗?

    众人见他词穷,都对他刚才的言语抱有怀疑。此刻的玲姨娘眼神恨恨地看向许宛月,因她知道她现在所遭遇的这一切不堪的事情,都是来源于她。没想到自己精心为她布的局,最后却报应在她自己的身上。

    当她冷静下来,理清了些头绪,开口委屈地说道:“四小姐,你与刘公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婢妾不清楚。”

    “你二人若真是情投意合,大可以和国公爷说一声,犯不着这样偷偷摸摸地在府里相会。”

    “婢妾知道四小姐是极聪明之人,整个国公府现在都由您来管家,若是您想安排个什么人入府,定是十分容易的事情,可您何至于把他引至婢妾的院子,来害婢妾啊?“呜……!”

    刘广听了玲姨娘的话,知道她这是在教自己怎样与四小姐连合在一起。于是也开口说道:

    “不错,若不是有你的带路,我又怎么会进得了这许国公府。”

    大夫人在一旁正听得高兴,恨不得许宛月能在此次的事件当中不能脱身才好,也好让她即刻交出管家之权来。

    许宛月听到此处,不由得好笑。只见她突然就笑出了声,在这充满奢弥地房间里,带来了一丝突兀。

    “呵呵,我今日终于知道什么叫贼喊捉贼了。更懂得什么叫做厚颜无耻了。”

    “明明是你们两个背着父亲行这苟且之事,出了事情,却往本小姐的身上安。不知你二人居心何在?”

    “刘广,你刚刚口口声声地说是我带你进来的。!”

    “我与你从头到尾就没有过交集,想必之前,你们刘府上门来给我赔礼的事情,你还没有健忘吧!若是我真像玲姨娘所说与你情投意合,那么当初又怎么会不顾你身为刘府的长房长子,而让你当场做出赔礼道歉的举动来呢?”

    “现在你趁夜摸进我们许国公府,你究竟有何目的?你说你刚才在我的院中,可我早早就休息了。根本就没见过你,而此刻你在玲姨娘的房里行这苟且之事。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所有人亲眼所见。是不是你们眼见事迹败露,就想把事情推到我的身上来呢?”

    刘广被许宛月说的三言两语问得,不知该怎样回答才好?玲姨娘见状,怕他会在许宛月的逼问之下,吐露事实。

    于是开口说道:“四小姐,你掌管着国公府,若是没有你的暗中下令,这刘公子他进得来咱们国公府吗?婢妾只是一个小小的姨娘,哪有这个能力安排他入府。”

    “更何况刚才他也说了,他到的是四小姐的院子,并不是婢妾的院子。而且,我们两个之所以发生此事,谁都能看得出来,皆是服了药物所致。”

    “奴婢不相信,这其中没有四小姐的授意,想不到你是一个这样心狠手辣之人。

    此时的许宛盈才算回了神,知道她的姨娘中了许宛月的计,本来,以为这事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但没想到,玲姨娘是聪明之人,懂得扭转局势的发展。

    许宛盈见此,也高声地嚷道:“四妹妹,你为何要害我姨娘,你自己行为有亏就算了。为何还要来害我们。”

    许宛月不去理会许宛盈的歇斯底里,只见她对着许长卿头脑清晰地分析着眼前发生的事情。

    “父亲,宛月想传内院总管贾盛来这儿一趟。”

    许长卿点点头,“去把他传来。”国公爷的贴身小厮常福,急忙要去请。

    “等一下常福,记得要贾盛把我吩咐他记录的册子也一并拿来。”

    国公府一众人等,都不明白这四小姐是何用意?刚才听了玲姨娘和刘广的话,都觉得有些道理,难道说,此事都是四小姐在自编自导吗?

    毕竟她现在掌管着国公府中的大小事物的。若是她有心想做些什么?应该还是能办到的。

    但大家都想不明白的是,之前,明明刘府已经到国公府向四小姐高调赔礼了。为何,这刘广在四小姐的事情上,还是如此纠缠不清呢?他夜探国公府,究竟是要见四小姐,还是要与玲姨娘幽会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