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庶女逆袭:谋尽帝王宠 第120章 惩罚

时间:2018-03-11作者:若雨心萱

    “是哪几处?请四小姐直言。”

    于是许宛月接着问道:“咱们国公府每年府中采买的定例都是有规制的,为何这两年所付银两要比往年多出许多来。”

    “四小姐,您有所不知?现在物价都已经上涨,厨房采买的新鲜的鱼肉、蔬菜、菌类的营养品种,也照往年多出去许多,四小姐想为国公府省钱,这点奴才可以理解的“

    “可是,府中的几位主子们的一应吃食都是以往吃惯了的,就比方说,老夫人那儿,什么人参,鹿茸,鲍鱼,燕窝。这都是要提前采买,存货的。若是到想吃时再买的话,只怕赶不上应季的时候,介时根本买不到这些上等货。”

    王福贵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想提醒许宛月,若是按照她的想法,想减掉一应开销,首先,老夫人那儿就过不去这关。

    毕竟这些年,她都已经吃惯了这些山珍海味了。而谁才能当好这个家,想必老夫人必定心中有数。

    大夫人听了王福贵的话,心中暗喜。不愧是自己手底下的人,三言两语,就能难住这个许宛月,我看你还如何想去管理这诺大的国公府。

    “王总管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并没有想要减掉厨房中的一应开销,而是不理解为何你厨房的采买银子会比往年多出许多来?”

    “四小姐,关于这点,奴才刚才已经向您解释过了,是今年的物价上涨所致。”

    “是吗?”

    “王总管是在东城门西街的福记杂货铺进货的吧!”

    王福贵听了一惊,没想到四小姐竟然知道自己在哪儿进的货。

    看来,她背后做了不少的工作。不过,即使她知道也不怕,只因他与这个杂货铺的老板,两人暗地里合作多年。这银子都七五分帐,那人不会出卖自己的。谁会嫌银子烧手。想到这里,定了定心。

    “回四小姐,正是,这家店铺,长年供应我们国公府中厨房的一应采买。而且货比三家,照别家小商小贩们还要便宜许多。”

    “不知奴才在此处进货,有什么不对的吗?”

    “本来也没什么不对的?不过,若是有人在其中贪墨了我国公府的银两。而报假帐,那就大大的不对了。”

    “四小姐,您说这话,可不要冤枉小人啊?小人在国公府里兢兢业业地伺候主子们多年,可多一两银子都没进过自己的腰包啊?”

    许宛月嗤之以鼻。若是照他说的这么清廉,为何他身上穿的衣服,不是一两银子就能买得起的呢?

    “王总管,宛月并没有说是你贪墨的?”

    据宛月了解,这个店主卖给咱们国公府的所有用度,都翻了三倍不止不说,就连你说的在他们的店铺里进的一些上等货都缺斤少两。不知是何缘故?

    王福贵听到此处,一直镇定的心不禁出现了一丝慌乱嘴上着急地说道:“这不可能啊?四小姐。”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许宛月示意青浅。

    只见青浅从衣袖中拿出了以个人名义采买的一些物品用度的单据。拿给他看。

    王福贵看了这些个单据,立时没了底气一般,说不出话来。

    结果显而易见,这其中要说没有猫腻,只怕谁都不会相信的。

    “宛月不知王总管是怎么管理厨房一应用度的。”

    “光是采买这一块儿,就出现了大问题。这个供应我们的商贩,背地里坑了国公府这么多银子,为何王总管您却不得而知?还是这其中有王总管您收取的回扣。”

    此刻的王福贵,不敢再小看这个庶出四小姐了,若说自己没有掺和此事,相信国公爷与大夫人都不甚相信的?大夫人那儿还好说,自己是她手底下人,他出了事,想必,大夫人的面子上,也不会好过的。

    现在只能承认自己有失察之罪,坚决不能承认自己有贪墨银两一事,轻了可能会被罢免厨房总管一职,这还是好的,若是重罚,只怕会被国公爷惩罚,到时,是何结果?自己也不敢想像。

    “回四小姐,都怪奴才一时被人蒙骗,上了这个刘福的当,被他欺骗了这么久,请四小姐饶恕奴才的失察之罪。”说着就跪了下去。

    “父亲,虽然王总管因着一时的糊涂酿成了大错,而造成我们府里这几年花销的损失,但毕竟是母亲手底下的人,还是应该从宽处理的好。”

    大夫人听到这话,心中气愤到极点。许宛月这话说的,不就是在间接讽刺她用人不当吗?

    她也没想到这个王福贵这么不争气,让许宛月抓到了短处。这人是一定不能用了,可一时之间安排谁来接管这个厨房总管的位置呢?

    “宛月觉得应该如何处理?”

    “回父亲这事还是由母亲来处理更为妥当。”

    大夫人虽然不喜欢许宛月的装模作样。但听到此处,觉得自己应该在国公爷面前表现的大公无私一些才对?

    尽管国公爷前些日子,在言语间伤了自己,可一夜夫妻百日恩,她和国公爷可是要过一辈子的夫妻啊?

    颜如玉那个贱人已经死了,挡在自己前面的障碍早就除去了,人都是需要感化的。

    只要自己能够付出十二分真心对待他,相信国公爷必会有所感触的,不过,许宛月她是不会放过的,她和她娘一样,都是她的克星,不除去,将来必是心腹大患。

    “王福贵,你仗着本夫人对你的信任。就罔顾国公府的规矩,私下收取回扣,贪墨府中厨房的用度,限你把贪墨的银两悉数退回。”

    “念你在府中伺候主子们多年,就罚你到庄子上自思己过。家人也随同前往吧!”

    王福贵没想到大夫人这么轻易就做了这卸磨杀驴之事,连为自己向国公爷求下情都没有,此时此刻,不禁对面前这位,一直效忠办事的大夫人有些心灰意冷。

    想着自己虽然在采买厨房用度上贪了银子,但对大夫人从来都是马首是瞻,听命行事的。没想到到最后落得个这样的下场,对大夫人的冷情而感到心存怨愤。

    而此时的大夫人却并不知道她已经被王福贵怨恨上了。

    她还在想着自己已经对他从轻发落了,不然,以他的罪行,送官查办的话,只怕会去作牢也说不定。现在给他贬到庄子上,是对他最大的宽容了。

    许宛月眼见王福贵眼中出现仇视的目光,知道他已经记恨上大夫人了。

    这正是自己想要看到的结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