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庶女逆袭:谋尽帝王宠 第119章 对质帐册一事

时间:2018-03-11作者:若雨心萱

    大夫人暗地里嘲笑,只觉得许宛月在虚张声势,听说她除了头一日看了帐册后,剩下两天,不是出府,就是在书房中练字,根本就没有再动过帐本。这些可都是春桃在思儿那儿打听出来的结果。

    “母亲,宛月觉得这帐册上的内容掺假,望母亲明见。”

    “放肆!就算你不会看帐本,也不要在此胡言乱语。这帐本,我已经看过了,都是府上,各院管事交付上来的明细帐目,怎会有假?”

    “原来母亲看过了,那不知为何您没有看出这其中的露洞呢?”

    “你……你胆敢质疑我的管家能力。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母亲的存在.”

    “母亲您这样说,可就冤枉宛月了,祖母让我跟着母亲学管家。宛月不过是看出这帐本上的露洞,难道发现有人暗中欺瞒母亲,而不与您说实话吗?”

    “哼,你不用在此巧言善辩,这帐本我都看过不下数遍了,国公府在我的管理之下,就从来都没乱过。”

    “看了一天的帐本,就能看出问题来,我看你就是在此虚张声势呢?”

    “不知母亲是如何知晓宛月只看了一天的帐册的?”

    大夫人一听,不禁一愣,顿时有些词穷。没想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把从倚兰苑打听出来的消息,当着她的面说了出来。

    大夫人为了转移话题,对着许宛月说:“既然你说你看出这帐本上有露洞,那我就不妨听一听,若是你说的不对,我看你也不用见府外的那些管事们了。”

    只安心待在你的倚兰苑就好。

    许宛月不听大夫人对自己的嘲讽。

    “既是母亲吩咐,那宛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宛月查出这两年来,光是厨房所需银两的用度就超出以往的三倍之多,不知这些用不完的银两都到哪里去了?”

    “既没有记入帐册,又没有多余的开销用度。很明显是有人在其中作伪。”

    “休要胡说?厨房的每笔开销用度,都在帐册上记得明明白白,怎么会没有记录?”

    “哦,是吗?那为何宛月看了前两年的帐册,与今年相比,物价却差得不是一兴半点儿?”

    “母亲,宛月想见见厨房的采买管事,还有负责府中一应花销用度的内院总管。”

    “你为什么要见他们?”大夫人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这两人在府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他们都是自己这边的人。

    当许宛月查出银两出现短缺,超支等情况,大夫人心中明镜,可她万万没想到,许宛月一个闺阁女子,竟然也懂得帐本上出现的这些猫腻。

    但也知晓不能在她的面前,查出自己这边有什么差错来?老夫人现在对自己很不满。若是在从她这儿,查出问题来,只怕会被许宛月顺势接掌中馈一事。

    想到此处,立即又说道:“见他们,不要以为认得几个字,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我看这帐册是没有任何问题。你就不要在多此一举了。”

    许宛月见状,知道大夫人必定是知道府中有贪墨银两的事情,也许她在睁只眼闭只眼。毕竟,谁都喜欢在钱财上宽容的主子。

    可自己偏不给她这个机会,心中不由得在想,凭她是大夫人又如何?有时,不还是得看着点手底下人的脸色吗?何苦来哉?

    只见大夫人又接着说道,但语气明显比刚才放软了些。“母亲已经知道你能看懂这帐本,但这掌管中馈一事,可不是只能看懂帐本,就可以的。”

    “你了解一下大概就行了,其余的事情,还是让母亲来处理吧!”

    “母亲此言差矣,祖母交待宛月要好好跟着母亲学习管家一事,现在宛月从帐本上看出府中有贪墨之事,怎么能睁之眼,闭之眼呢?

    “父亲在朝中辛辛苦苦地为许国公府挣得月银,来应付府中这一大群人的开销。宛月可不想父亲与母亲被有心人蒙在骨里去欺骗。”

    大夫人看着许宛月说着这一堆冠冕堂皇的话,表面上让人听着是为许国公府着想,实际上,还不是想借着帐册的事情,来对付自己。

    只见大夫人脸上逐渐露出了愤怒之色,相反,许宛月却一副非要究查到底的表情。

    二人正僵弛不下,许长卿从外面走了是进来。

    坐着的大夫人与许宛月都起身,一个道了一声国公爷,一个道了一声父亲好。

    许长卿对着许宛月点点头。不去看大夫人,对着许宛月说道:“听你祖母说,你在学管家之事,”

    “回父亲,正是。”许宛月也没想到许长卿会来到锦园,想着自己也已经有多日未见过父亲了。

    “父亲突然来此,一定是为自己撑腰来着,许宛月不禁感到有一丝暖心。

    杨氏见国公爷来此,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对着颜如玉的女儿,却和颜悦色。

    心中不仅感到委屈,还越加嫉恨起许宛月来。

    “可学到了什么?”

    “回父亲的话,宛月觉得这帐册上面的记录有问题,有些问题想请教内院总管,和厨房的采买管事。”

    “既是如此。”

    “就叫他们进来吧!”

    “国公爷,这两个人在府中服侍多年,一直都很勤奋,从来没出过差错,想来,是宛月对帐册还不熟悉,才会有此误会。

    “是不是误会,招他们进来一问便知。”

    大夫人见许长卿根本不给自己留余地。无奈下,只好招这两人来到锦园。

    这两人一个是内院总管贾盛、一个是厨房采买管事,王福贵。

    只见他二人一前一后的均来到了锦园中,二人一见许国公在堂上正中央坐着,而大夫人看着有些坐立难安,不知是何原因,心中不禁有些忐忑起来,他与贾盛都听说了这个庶出四小姐在与大夫人争管家之权。

    “奴才见过国公爷、大夫人、还有四小姐。”只见进来的一高一矮的男子同声地说道。

    许宛月见到这一前一后的人。那个叫王福贵的个子很高,穿得十分整齐,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上等材质做成的面料,虽然不能与府上的主子们相比,但也足够穿得体面了。

    而另一个叫贾盛的人,穿着却十分地普通,看着有些低调。而且他在主子们的面前,态度十分地谦卑,并不像那个王福贵,高调于人前。

    “四小姐有话要问你们?”许长卿示意许宛月可以问了。

    只见许宛月对着王福贵先问起,“你是王总管吧!”

    “回四小姐正是小人。”

    “我在帐册上看到了几处不明之处,请王总管解释一下。”

    王福贵听到许宛月这么说,心中不禁有些鄙夷,一个刚及笄的黄毛丫头,看了两天帐本就能看出其中的猫腻来,说什么自己也不会相信。要不是看着国公爷在此,本总管真的是懒得搭理你。

    只见王福贵眼中的一丝轻蔑,一闪而过。被一直观察他的许宛月看了个正着。

    许宛月没有作声,而是在等他解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