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庶女逆袭:谋尽帝王宠 第一百零八章 晟宣帝为其出气

时间:2018-03-11作者:若雨心萱

    “那我呢?国公爷把我又置于何地?’只见大夫人不无伤心地问道!

    “把你置于何地?你真要我说出来吗?”

    “我不相信如玉的去世,与你毫无任何关系?我在任上那两年,你苦待于她,你当我不知道吗?”

    “我恨死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带上她一起走,不然,她就不会这么早就英年早逝了。想想,我就悔之晚矣!”

    “我最后再与你说一遍,不要让我发现你对宛月做了什么?你若是再做出伤害她的事,你这个国公夫人也可以退位让贤了,如玉不在了,谁做这个夫人,我都无所谓。”

    “你更不要想拿着你父亲的势来压我。我许长卿行得正,坐得端。最不怕的就是权贵之势。”

    许长卿说完了这些话,头也不回地就走出了梅香苑。

    大夫人当听到国公爷在她面前亲自承认她爱颜如玉胜过爱自己,本就已经伤心不已!

    后来,又听到国公爷为了她那个女儿,竟动了想要休弃自己的念头。

    心中对她们母女的恨意,无法言喻,心里暗暗起誓。颜如玉,我一定要让你的女儿不得好死,用她来弥补你对我的伤害,我杨秀清对天发誓。决不让她活在这世上。

    大夫人屋里只余下桂嬷嬷,其余侍候的人早就被她敕令下去了。

    桂嬷嬷扶起跪倒在地上的大夫人,心中不禁为她悲伤,夫人对国公爷的感情,自己是十分清楚,明白的。

    今日国公爷说的这番话,着实有些重了。不怪夫人如此的伤心欲绝。

    只怕夫人更加不会放过四小姐了。

    毕竟颜姨娘已经过世了,而现在四小姐又处处高过二小姐一筹,夫人现在本就有想除之而后快的念头。

    今日,国公爷在大夫人面前发了这一顿火,只怕夫人她会把这笔帐也算在四小姐的头上的。

    不管夫人想怎样对付四小姐,自己必定唯夫人马首是瞻。这桂嬷嬷可是大夫人从娘家带来的,与她可以说是一条心。

    许长卿在梅香苑发了一顿脾气的事,已经在整个国公府都传开了。

    为此感到高兴的除了倚兰苑的人,还有就是月姨娘和她的女儿许宛清。

    三小姐听到信儿后,却没有什么好开心的?

    她这几日一直在提心掉胆,就怕大夫人找自己去梅香苑训话,想着当初她明明与那人一起把昏迷的许宛月送到了那间准备好的房间,为何她会一点儿事都没有。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启禀皇上,您吩咐去查四小姐当天在刘府发生的事情,奴才已经查到了。”

    李景正在看着一本卷宗,突然,耳边传来了李寿全的声音。只得放下了这宗案子,继续问道:“那天在刘府她发生了何事?”

    “回皇上,那刘府大房的嫡出长子,刘广是个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当日,他拿着四小姐的画像,说是……李寿全没有往下说,怕皇上听到后会发怒。

    李景见他停住了不语,心想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出口问道:“接着说下去!”

    “是,那个刘广当着众家夫人的面说与四小姐两人暗中私相授受,还说那日,四小姐到刘府以贺喜之名为由,其实是要与他暗中相见的。”

    “岂有辞理,竟敢在此胡言乱语,毁她名节,朕看他是不想要命了。”

    果然晟宣帝听到这一番言语之后,发了脾气。

    李寿全见此,不敢再担误,把接下来知道的事情都当着皇上的面,描述了出来。

    李景心想,果然自己看上的女人,就是与众不同。若是别的大家闺秀们,听到这种毁人闺誉的事,羞也要羞愤死了。

    但没想到她还能条理分明地当着众人的面为自己辩解,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且,让刘府当众作出赔礼道歉的事来。

    可笑的是,这个小女子还向人当众要了赔礼来弥补自己所受到的伤害。

    这世上也就只有她能作出此等惊人之举了。

    “朕记得这个刘府大房的当家人刘盈是不是在卫县担任知州一职。”

    “回皇上,正是。”

    “这个刘盈现在何处?”

    “起禀皇上,这个刘府大房的当家人,在参加完刘府办的满月礼之后就回卫县了。

    “听说,他在到处找关系,探门路,想调回京城,可有其事?”

    “皇上英明,事实却是如此!”

    “传旨下去,卫县刘盈为官清廉、体察民情,是个好官,朕甚是欣慰。着刘盈在地方官府继续任职,满三年后,再调回京城。”

    李寿全心中明白,皇上这是在间接地替四小姐出气呢?

    这个刘盈也真够倒霉的,因着他那个混帐儿子,明明有机会可以调回京城,现在,却被皇上下旨继续在任上呆满三年。看来,他这礼也是白送了,皇上亲自下旨,谁的人情又能大得过皇上呢?

    “宛月的手伤得怎么样?

    “回皇上,派去的人说只看见有带血的纱布,并没有看见四小姐的伤口。

    “查出她是怎么受伤的吗?”

    “禀皇上,并没有。派去的人都在刘府外守候,因着今天刘府办的满月礼,为了怕出现什么意外,府中的家丁,及护院们甚多,所以,他们只能在外面,护送四小姐儿回府,而不能进到刘府,以免发生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这消息还是从参加了刘府满月礼中的几位小姐的府中,分别传出来的。”

    “你去把内务府中的那瓶冰肌拿给她。”

    “是,皇上。”

    这名唤冰肌的创伤药在这世上仅此一瓶,所以十分地弥足珍贵。里面含了上百种化腐去淤的草本珍贵药材提炼而成,又有冰肌养颜的奇效。

    李寿全心想,这皇上对国公府的四小姐可是比苏贤妃还要宠爱啊?等四小姐入宫了,自己以后可要多敬着她点。只怕她以后的青云之路会大得过贤妃娘娘也说不定。

    梅香苑中,三小姐许宛盈跪在地上,被大夫人疾言厉色地训斥着。

    “说,究竟当中发生了何事?为何许宛月会逃出去,你不是说交给你没问题吗?”

    “这就是你对我的保证,和承诺吗?哼,还想进宫做贵妃梦。我看你也不用进宫了,就凭你这脑子,连许宛月一半都及不上,还想进宫连累我们国公府吗?真是不知所谓,我看你就别做这白日梦了。”

    三小姐一听,见大夫人不打算帮她进宫选秀,当时就急得哭出了声音。跪着来到了大夫人的脚边,双手扯住她的衣袖。大夫人把她甩在了一边,不屑看见她此刻柔弱地表情。

    “母亲,母亲。此事真的不怪女儿?女儿也不知为何那间屋子没人,更不知许宛月怎么会逃了出去。”

    “哼,你不知。不是你叫珠儿告诉我事情已经办成了吗?”

    “现在却在此推卸责任,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你的花言巧语吗?”

    “是,是宛盈吩咐珠儿去给母亲传话的,可是不是母亲派人打晕了许宛月,然后又把她扛到那间屋子的吗?我和当时的那个婢女,明明都看到许宛月晕过去了啊?”

    “女儿为免被人看到生疑,所以,赶快离开了那间屋子。最后,是母亲的人守在那里,做好一切事情之后,锁上了门。”

    “也是她告诉的自己,事情已经办妥了,如此,女儿才去向母亲禀告的。”

    大夫人一听,嘴中气道:“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我何时吩咐人去接应你了?也没吩咐别人这么做过。”

    许宛盈一听,顿时有些愣住了,呆呆地说道:“那会是谁?谁会那么做?”

    大夫人见到许宛盈的神情,不像是在说谎。心想,看来这刘府中还有高人在暗中操纵着一切,此人应该也是恨着许宛月才对,不然不会在暗中相帮自己。

    只是这人到底是什么底细,为何会相助自己呢?她能如此做,一定是知道这背后的始作俑者是自己吧!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人与许宛月一定有着什么过节,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被她逃脱了。为何每次她都这么幸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