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庶女逆袭:谋尽帝王宠 第一百零五章 老夫人的动怒

时间:2018-03-11作者:若雨心萱

    许清心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么恨一个人的出现,若是没有她,世子一定会喜欢上自己的。

    “小姐……小姐,奴婢扶您起好不好?”

    只见珠儿跪在许清心的旁边,看到小姐因着慕容世子突然的消失,而变得沉默寡言,自己一连叫了几声,都不理。愁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最后还是许清心回过神来。只听她低沉着嗓音说了句,“扶我起来,我们回去。”

    珠儿立即欢喜地说道:“是,小姐。”

    珠儿费劲巴力地从地上扶起了二小姐。主仆两个一瘸一拐地朝着刘府的正院走去。

    大夫人派去的人也正在四处找寻着二小姐,结果就见珠儿扶着伤了的二小姐也往她们寻找的方向而来,

    其中一人去大夫人那儿报备二小姐的景况了。

    这时的许清心才想到许宛月是否身败名裂的事情,结果,从丫鬟的嘴中听说了她并没有中下母亲为其设下的计谋,心里更是气愤得不能自已。

    大夫人等人闻风而至,当看见自己的二女儿瘸着一条腿被珠儿与派去的另一个丫鬟搀扶着,立即出口问道:“这是怎么了?为何会崴了脚?”

    “你是怎么看着二小姐的?”

    只见被问道的珠儿立即缩了缩脖子,刚想发言。就见许清心率先开了口。“母亲,孩儿无事,只是不小心走路的时候,不甚崴了脚。母亲不用为我担心了。清心真的没事!”

    大夫人看着女儿走路一瘸一拐的,不由得心疼万分,随即想到今日真是诸多不顺,要不是那个许宛月,何竟于此?

    自己要是不除了她,就不叫杨秀清。大夫人心里暗暗地起起誓道。

    许清心看到尾随而至的众位世家小姐们也分别朝自己这边走来,对她不时地嘘寒问暖。

    当她看见人群中出现了许宛月的影子,随即用充满怨毒的目光仇视着她。

    只因她觉得是这个卑贱的庶女抢走了慕容公子对自己的注意。

    这还是她生平第一次如此喜欢一个男子,可没想到这个男子在意的是她这个庶出的妹妹,怎么不叫自己嫉妒,想她堂堂一个国公府嫡女,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庶出身份的女子。这叫她情何以堪。

    许宛月不是没注意到许清心敌视的目光,不知自己又哪里得罪这个嫡姐了。

    经此一事,既然大家都已经撕破了脸皮,还有什么好惧怕的?

    只见许宛月迎面对视上许清心看过来的目光,看着她瘸了的脚,无声地笑了。

    在许清心看来,许宛月就是在嘲笑自己。

    此刻心中难掩对她的恨意,但也分得清楚眼下时势的场合,知道现在不是能够发作的时机,一切都等回府以后再说。

    刘氏从下人的口中听说了许清心崴脚的事情,不由得心中又是一哆嗦,今日我们刘府与许国公府到底犯着什么冲,为何接二连三地出事。

    这位嫡出二小姐在府中又受了伤,虽然是无意中发生的,但毕竟是在自己府中出的事,刘府难辞其就。

    看来,过两日,自己要亲自登府一趟,去看望一下,顺便再带点贵重的礼品。

    至于大房出的那件事情,自己还是不要出面了。最好能与此事划清些界线,免得再发生让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

    刘氏心想,若是老爷知道此事后,定会大发雷霆,也会怪自己没有处理好府中的大小事物的。

    今日真是秽气,果然碰到大房的这个纨绔子弟,必定不会有好事的。

    大夫人气极败坏地带着国公府的几个女儿回了府里,想着,今日本可以让许宛月无地自容,但没想到到最后却功亏一篑,不仅没有让她颜面尽失,反而惹得自家与亲家之间,产生了隔阂。想想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会儿回了府,还不知如何向老夫人交代呢?老夫人若说论起府上的这几个孙女来,只怕最喜欢的莫不过是自己的大女儿了。

    现如今因为许宛月这个小贱人,而引得两家闹出了赔礼道歉的事情,虽然是与大房的嫡子发生的纠葛,但都说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听说他们大房与二房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想起这些,大夫人就愁容满面,更让自己没想到的是,清心还出了事,刚才见珠儿看自己,描述事情经过的时候,言词间闪烁,一看事情就不会像表面发生的那么简单。

    大夫人看着女儿在一边垂头不语,失了往日的活泼,想着回府后,要向珠儿打听清楚,究竟是何原因?

    琼华苑中,许老夫人听大夫人描述了在刘府发生的事情,虽然讲述的很轻描淡写,但老夫人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第一次在大夫人面前摆了脸色,让她回自己的院中去吧!

    大夫人知道老夫人这是动了真怒,虽然明白她知晓此事后,必定会动怒,但老夫人当着下人的面前,如此给自己摆脸色,还是让自己很不舒服的。

    遂不再言语,行礼问安之后,就回了梅香苑。

    许老夫人把四小姐招入琼华苑问话,当许宛月进入老夫人的内室,见她老人家脸色阴沉。心中顿时有数!

    “宛月拜见祖母,给祖母请安!”

    许宛月行了一礼,站直后,立在一旁,等老夫人问话。

    “把今日在刘府发生的事情,再与我说一遍。”

    “是,祖母!”

    随后就把在刘府发生的一切事情,事无巨细地都告诉了老夫人,只除去自己差点中计一事,所描述的与大夫人说的十分稳和。

    只不过大夫人隐晦地表达了字面的意思,不像许宛月说的是整个事件的经过。

    老夫人听后,半天没有说话,心中明白此事不会像表面想像的那样简单。

    什么醉酒的胡言乱语,据宛月刚才所说,那个纨绔子弟当时并没有酒气,很明显是清醒的,谁会画了宛月的画像,然后交给他呢?

    依许老夫人的经验来看,这其中必有猫腻。这个刘广一定是看了宛月的画像,垂涎起她的美貌。

    没想到大夫人为了一己私欲,想借着此事来毁了宛月的清誉。

    杨氏她但凡顾及到国公府的声誉。也不会让事情演变成如今这样。若是当初事情发生后,她能第一时间想到国公府的脸面,做出适当地周旋,想必这事也不会弄得人尽皆知。

    眼看着选秀在即,国公府的女儿绝对不能在任何地方,任何事情上留有污点。这不仅关乎国公府的脸面,更关系到长卿的前途。

    虽然此举可能有些对不住清幽,但转念一想,大孙女现已怀了刘府的孩子。

    这刘府二房是一脉单传,之前因着清姐儿不能怀孕,他们已经抬了两个妾侍,可结果都没人能够怀上,现在自己的孙女终于有了刘府的后人。况且,此事是他们大房所引起的,应该于清幽没有什么影响。

    老夫人想到这里,脸色终于变得好了一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