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庶女逆袭:谋尽帝王宠 第一百零三章 赔礼道歉

时间:2018-03-11作者:若雨心萱

    在场的众人都看出这件事情不像表面发生的这样简单。

    许宛盈看见刘广手上拿的是自己随意摘下的耳环。当初这耳环不小心让自己遗失了,自己那时候还在想,丢了就丢了吧!反正许宛月的事情,已经被安排好了。就等着她在众人面前大失颜面了。

    但没想到此刻可能身败名裂的会是自己。

    在场之人也没想到剧情竟会反转的如此之快,原来与刘广私通的不是这位四小姐,而是她庶出的姐姐。

    “许宛月,一定是你,是你想要陷害我。这只耳环我刚刚已经遗失了,为何会出现在他的手中?”只见许宛盈一时脑热,冲口而出,承认了自己就是那副耳环的主人。只因她认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一定是许宛月无疑。

    “三姐这话就说错了,怎么到最后反成了我陷害的你。至于耳环为何会在这位公子的手中,恐怕你要问问他才对,不是吗?”

    “你胡说,我刚才一直与众位小姐们在一起,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怎么会和他在一起呢?”只见众位世家小姐听了这话,纷纷点头,表示许宛盈说的是真话。刚才她确实与大家都在一处。

    “那宛月就不得而知了。”

    谁来告诉一下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何自己手中的耳环,是国公府中的另一位小姐所有。刘广觉得自己的脑盘有些不转个儿了。

    正当此事僵持不下的时候,刘氏忙上前打着圆场,我看此事应该只是一场误会吧!

    “广儿,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怎么在此胡言乱语,你是不是在前院喝了酒,才说这等醉话。”

    此时的刘广听了这话,只觉得憋屈不已,到底是谁给自己出了这个锼主意,美人儿不仅没得到,还惹了自己一身腥。

    刘氏想着这个大房嫡子竟给自己添乱,如此行径就等于往许国公府身上泼脏水呢?

    若是真有其事还有情可原,可明显是这个侄儿被人给摆弄了一道。只不知是谁对这个国公府四小姐心存怨恨,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揭露这莫须有的罪名,此人可恶就可恶在居然在我们刘府玩弄这心机。

    刘广也不是脑筋不清楚之人,知道见好就收,毕竟许国公府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见此立即说道:“对不住了大家,我是有些醉了,才会在此胡言乱语的。我这就告辞了。”

    大夫人也觉得今天是不能置许宛月于死地了,现在事情很是棘手,没有达到目的不说,还让许国公府在这次的事情当中脸面尽无。现在,只盼着这件事不了了之才好。

    “慢着!”

    只见许宛月直勾勾地盯着这个想毁自己清白之人。

    “公子一句醉酒,就能够把所有事情都抹去了吗?我虽然只是个庶出身份,但我也是堂堂的许国公的女儿,岂能容你随意污蔑?”

    “是否这位公子该给我一个交代,也该给我许国公府一个交代。”

    刘广没想到这个绝世美人竟然如此咄咄逼人。

    但自己又不能实话实说,不说她们会不会相信自己所说的话,单说他想与人发生苟且这种事情,要是当众说了出来,只怕许国公就不会饶了自己的。

    这时的大夫人突然柔声地说道:“宛月,我看此事就此作罢吧!想来这刘广侄儿也不是故意的,和该是酒精作遂所致,毕竟你大姐是刘府的儿媳妇,我们两家沾着姻亲呢?凡事不好太过。”

    许宛月听到这话,心中思想,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觉得这个刘广是酒后醉话。

    “母亲此言差矣,宛月此举并不全是只为自己,女儿为的也是咱们许国公府的脸面。两家既是亲戚,就更不应该做出此等毁人名誉之事,不知母亲您意下如何?”

    大夫人感觉有一口气上上不来,下下不去。被她许宛月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个小贱人。

    大夫人看着恨铁不成钢的许宛盈,想不到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以后,还能指望她什么,哼,还想进宫,就这种脑子,连许宛月一半都赶不上,进宫只会给自己和国公府抹黑。

    许宛盈不敢抬头直视大夫人的眼睛,她知道大夫人定是怨怪上她了。

    都是许宛月,她为何什么事都没有?

    刘氏也没想到国公府这个庶女竟然如此难缠,国公夫人都不予追究了,而她却想讨要个说法。但理亏的是他们刘府,自己也不好再多加干涉。

    “请公子当着众人的面向我赔礼道歉吧!”

    “赔礼道歉?”

    “不错。”

    刘广心中憋气,想着,今日不但没有抱得美人归,还当着各府的女眷面前当众向一个庶女赔礼道歉。感觉心中十分地睹得慌。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这个道理,自己还是知道的。心想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落在我的手里。到时,叫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只听刘广嘴上随便说了一句,“对不起了,四小姐。”态度十分地敷衍。

    正当刘广想绕过,向前院走去。只见耳边又传来这个女子的声音。

    “公子可能没有听明白,我说的是赔礼道歉!”

    刘广一听,脸上微怒,直言道:“本公子不是与你道过歉了吗?你还想怎样?”

    “公子是道过歉了,不过还差一样。你得向我赔礼才行。”

    刘广一听心中着实气愤,问道:“不知你想让我赔多少礼?”

    “公子看吧!宛月不想对薄公堂,但也不想被人白白污蔑。”

    “毕竟,我还是个未出阁的女子,今日被公子随意这样辱及闺誉,小女子丢的不是自己的名誉,而是我许国公府的名声,不能因为我一人,而导致许国公府其余人也被人拨了脏水吧!”

    在场的众人谁都没想到这位国公府的庶出小姐会让这个刘广当场作出赔偿之事。

    不少人对许宛月的作法嗤之以鼻,没想到她是个这么市侩的女子,竟然公然向对方索赔。

    许宛月才不理会别人是何想法呢?她只知道,这个刘广害得她差点就身败名裂,若是不让他出点血,怎么对得起自己遭的这些罪呢?

    刘氏一听,这位四小姐果然是能言善辩之人,一句许国公府的名声,那么大房的赔礼就不会少,只怕会让他们出点血,虽然自家儿媳妇是许国公的嫡出女儿,但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更何况许国公是天子近臣,子义能够顺利当上祭酒令,其中也有国公爷的关系在内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