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庶女逆袭:谋尽帝王宠 第五十一章 端敬王妃回府

时间:2018-03-11作者:若雨心萱

    “去把我给四小姐准备好的礼物承上来!”

    “遵皇后娘娘懿旨!”

    许嬷嬷转身进了内室,其实,皇后她根本就没有为这个国公府小姐准备礼物。想来,这也是皇后娘娘临时起意的。

    这李嬷嬷也算是皇后慕容清的心腹了,自然对她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看来,皇后对这个国公府小姐有着别样的目的。

    许宛月自然不能推辞,这可是当今皇后赏赐的,谁敢不收。即使知道这赏赐可能不是单纯的,也只能照单收下。

    不过一会儿,李嬷嬷就取过来一个锦盒,直接打开了。只见里面躺着一个通体透亮的血玉手镯,一眼望去,只觉得这镯子仿佛被血染成的颜色,十分地醒目、精致异常。

    宫中所赐之物,自然不是寻常等闲能够比拟的。可想而知它的价值一定不菲。

    慕容清看着李嬷嬷选的这只血玉镯,十分满意,既能体现出是宫中所赐之物,又不会引起其他妃嫔的注意。

    许宛月忙千恩万谢地收下了。许宛月怕有什么变动,忙带着锦书与端敬王妃直接坐着王府的马车就出宫了。

    留下了青浅在玉章宫里收拾好行囊,再回端敬王府。

    马车正行驶在东城门的官道上,坐在马里的许宛月率先开了口,“惜姨,宛月多谢您此番的援助之手。想我一个弱女子,真是孤立无援,父亲虽然对我疼爱有加,但宛月想父亲毕竟身为男子,不好冒然提出接宛月出宫的举动。”

    而府中也没有真心疼爱宛月之人。想来想去只有厚颜去求您了。请惜姨原谅宛月的无状。”

    慕容惜见宛月与她憋开心扉,开诚布公地说着许国公府的事,知道这是把她当作自己人了。

    心中对这个有着慧质兰心的女子感到惋惜,人的出生是没有办法选择的。要说之前是因为想让她能够帮助康乐的性子有所转变才入的眼,那么此时此刻,自己是真心对她产生了喜爱之心。

    想她不会游泳,但却能跳入海中去救康乐,这点,之前一直都有些想不通。

    若说她与康乐交情好到不分你我的程度,才会有此举动,那也是不可能的。

    在自己看来,一直都是康乐在一头挑着担子,一头热。宛月一直处于很无奈,很被动的状态。

    总觉得她不是一个做事冲动的人,但不管她是出于好心,还是另有别的什么想法,就凭她在康乐身上所付出的行动。就令自己十分地感动。

    毕竟一个不会游泳的人,能够奋不顾身的下水救人,是需要一种勇气的。这个人情她端敬王府是必需要还的。

    所以,明知道宛月所请会让自己有些为难,但却必须要帮上她这个忙。况且,这个孩子也是自己一直都很欣赏和喜爱的。

    有多少人作梦都想入这后宫飞上枝头,她却视这宫里如蛇蝎,如粪土。

    又有多少人能如她这般看透这后宫之中的,“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的景象。”

    芳华转眼即逝,无论多么出类拔萃的女子只要进入这后宫,十有**都会变成深宫怨妇的。

    想不到宛月小小年纪,就能看得明白,这人人都能看清,却还愿去作这后宫美梦的人,真是不可胜数!

    许宛月见慕容惜半天没有言语,没有再出声,一直坐在端敬王妃的对面等待着。

    当慕容惜回过神来,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许宛月笑笑没有吱声,慕容惜说道:“你这个孩子不要再和我见外,你今日与我坦诚相待。我又岂会不懂。”

    “只是替你这个孩子有些感到可惜,都说许国公府父慈母善。”

    “国公爷的人品,那是众人皆知的,至于你的嫡母……”慕容惜在宫里,也隐约感觉到这杨氏对宛月心存敌意。

    恐怕也只是表面装装样子罢了,难怪宛月会对她们感到失望。

    宁可求我这个外人,也不想向她的那些所谓的家人们开口,想想也是能够理解的。

    许宛月想让端敬王府做自己坚强的后盾,就把自己在国公府的境遇,可以说毫不隐瞒地向慕容惜都坦诚了。

    二人聊着聊着,很快就来到了端敬王府。只见康乐郡主与贴身的侍女已经站在门口遥遥相望了,只盼着母妃能够把宛姐姐带出宫来,希望二人能够一起回到王府。

    当昨日母妃与自己说起了要去宫里请宛月来府中小住些时日,康乐听后举双手赞成,兴奋地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只等第二天,母妃去宫里把人能够尽快接入府中才好?

    当看见自家王府的马车已经近在眼前,康乐脸上露出了兴奋地神情。

    忙小跑地走到了马车前。这时,王府的随从们掀起了帘子端敬王妃与许宛月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康乐忙上前一把握住了许宛月的手,开心地说道:“宛姐姐,我可下把你给盼来了,我已经站在门口等候多时了,你和母妃再不回来,我就要入宫去找你们去了。”

    “康乐,你可是郡主。蹦蹦跳跳地成何体统?刚说你跟着你宛姐姐学得淑女些了。你就开始原形毕露了。”

    只见慕容惜半瞋半认真地说道。

    “康乐见自己母妃露出愠色,吐了吐小舌头,忙讨好地说道:“母妃,我不过是因为宛姐姐能住在我们王府而太开心了嘛?”

    “所以,一时有些忘形所以。其实,本郡主也是个很淑女的人。要不是我不屑与那些装模作样的小姐们相比。谁能比得过本郡主身为王室宗亲的高贵之态。”

    只见康乐郡主突然面色一正,朝端敬王妃行了一个标准的宫礼。倒是与平常的她有着很大的分别。叫端敬王妃看得一愣。

    结果,康乐郡主刚保持了一个标准姿势,就马上就原形毕露,连拖带拽地,拉着许宛月就快速地进了府里。就好像后面有人在撵她一样,怕得不过是王妃对她的耳提面命。

    端敬王妃看见如此古灵精怪又跳脱地女儿,无奈地笑了笑。也一起进入了府中。

    “你说什么?”

    “起禀皇上,今日午时,端敬王妃来到皇后的凤禧宫,向皇后娘娘提出接四小姐入府小住。说是康乐郡主十分挂念四小姐,一直央求于她。”

    “皇后娘娘就应了王妃所求。准宛月小姐出宫了。”

    李景听完,没有言语,但李寿全明显感觉到皇上的不悦一闪即逝。

    看来,皇上对这位四小姐确实很在意。只怕这位四小姐以后的地位会在苏贤妃之上了。李寿全心中猜测道!

    “出宫了,”

    “是的,贤妃娘娘。”

    “听说是端敬王妃亲自来接的,说是康乐郡主闹着要国公府四小姐去府上小住。是皇后娘娘亲自应允的。”

    “皇上那边有什么动静?”

    “禀娘娘,皇上那儿,并无任何动作。据了解。皇上只象征性地问候了一句,就不再过问了。”

    “看来皇上并没有把这个国公府庶女看在眼里。娘娘应该放心了。”只见王英陪笑着说道。

    苏清然没有言语,但她相信自己作为女人的直觉。这个许宛月若是不除,必会为自己留下后患。

    何况,她有端敬王妃为她出头,若是以后真入这皇宫,也必会站到皇后那边去与自己作对。自己要好好的想一想才行……

    “许国公府,琼华苑中,一片欢声笑语。大夫人带着府里的三位小姐一起出现在老夫人的琼华苑中。

    “母亲这几日气色逐渐大好,儿媳一直悬着的这颗心,总算是能够放下了。

    原来,自从许宛月当日差点命丧。许老夫人因为担心这个庶出孙女,一时之间受了些惊吓,病了一场。府里的几位孙女轮番侍疾。

    每位小姐都使劲浑身解数为了在许老夫人面前,表自己的孝心。

    因着许宛月越来越出色,又得到皇宫里几位尊贵之人的看重,府中的其他几位小姐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哪怕是身为嫡出的许清心,也想趁许宛月不在府中的这些日子,重新得回许老夫人的信任与看重。

    “祖母您老当益壮,身体自然就好得快了。”

    “母亲,您就不用再担心了。您这几日都还没有好好休息过呢?”

    许老夫人听到此处,看向了大夫人,见她眼睛里果然有些泛红。感叹道:”我这几日生病,有劳你了。不仅要照顾我,还要管理府中的大小事物。竟是一刻都不得闲。”

    “母亲,您说这话,就有些见外了,您的身体可是要比一切事情都要重要。儿媳眼见母亲大好,也就真正地放下了心。”

    接着转头看向了两个庶出女儿,“这几日你们照顾老夫人也辛苦了,一会儿,就都各自回到院中休息去吧!这里有我和清心就行了。”

    “桂嬷嬷。”

    “是,夫人。”

    “一会儿叫厨房给两位姐儿钝些补品,然后送到二位小姐的院中。”

    “是,夫人。老奴这就去厨房吩咐。”

    许宛盈与许宛清虽然有些不甘心许清心一人独自在老夫人跟前侍疾。

    但大夫人下的命令,却又不敢不听。只能气在心里,表面却还要装得恭敬,最后不情不愿地退下了。

    当二人走后,许清心更加卖力地在老夫人的面前表着孝心。而大夫人也竟拣些老夫人愿听的话来说。气氛倒也和恰。

    这时,门帘掀动,只见身穿一身青色长袍,身材颀长的许长卿走了进来。

    大夫人与许清心见到来人是许国公。分别喊了一声,“国公爷,与父亲。”

    许长卿只嗯了一声,就没有再理会她二人,而是直接来到许老夫人的床边。

    看见逐渐气色好些的母亲,欣慰地说道:“母亲身体逐渐康健,儿子就放心了。”

    许老夫人微笑着说道:“年纪大了,不中用了。有点小毛病,就倒下了。”

    “你不用为娘担心,我的身体,我是知道的。况且,有你夫人的悉心照顾,身体已经好很多了。已经不用再喝药了。你就不用再为娘担心了!

    许长卿知道这些时日,都是大夫人与自己的几个女儿们在侍疾。由其,她还要处理府中的大小事物。也确实有些辛苦。想了想说道:“夫人这几日辛苦了!”

    本来,杨氏因为许长卿来到倚兰苑,却连看自己与女儿一眼都无,而暗自有些伤心。但此刻见夫君对她说了句关心的话。立时就笑逐颜开。

    杨氏温柔地说道:“这都是我身为妻子应该做的,当不得国公爷的一句辛苦!”

    许清心却不像自己母亲这样大度,见自己在父亲面前,根本受不到重视,心中因着父亲对自己的态度,又一次怨怼上了许宛月,想着若不是有她那个低贱的娘亲,还有她这个庶出,自己又怎么会不得父亲的喜爱。

    “母亲,端敬王府传话过来,说宛月身体已大好了,因康乐郡主想让宛月到王府小住些时日。

    所以,端敬王妃去宫中请示了皇后娘娘,最后得到皇后的允准。现宛月已经到了王府了。是端敬王爷告知儿子的。”

    “母亲,也不用再担心宛月了。想必,再过些时日,宛月就能回府了”

    许老夫人一听,心中却并没有太高兴。难道是自己猜错了,皇上并没有对宛月动心。

    不然,怎么会轻易就出了宫呢?”还是这其中又有什么原故?,看来,只有等宛月回府以后,再详细地问她好了。

    许老夫人面上却装作很高兴地说道:“宛月没有大碍就好了,她能得到端敬王府的重视,实属她的造化。就让她在王府住些日子也好。

    大夫人与许清心却不这么想,只见许清心心中愤恨道。可恶,又让她占了先机,端敬王妃亲自去请,那是该有多大的面子,想到她一个堂堂庶女凭什么就能得到身份高贵的慕容惜的重视。

    这许清心却不想着,若不是当初她害得康乐郡主掉入水中,也不会让不会游泳的许宛月阴差阳错地落了个救郡主的美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