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庶女逆袭:谋尽帝王宠 第三十七章 苏清然释放出敌意

时间:2018-03-11作者:若雨心萱

    一会儿有机会,一定要见见这位闺秀才是!

    这时,有一位身穿官服的男子突然向李景禀奏道:“皇上,看着歌舞实在太过无趣,趁着现场的佳丽们都在,不如表演些才艺,以示助兴如何?

    大殿之上,突然开口的人是镇国公府的旁枝,在场之人也觉得此提议甚好,不仅能够叫自家的女儿们在皇上面前露了脸,又能够在京城打响知名度,若是再入了皇上的眼那就更好了,也好为接下来的选秀提前作好准备!

    许长卿与端敬王爷二人互看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知道这镇国公府还是没有放弃争权夺利的机会,派旁枝来提,一定是想叫本家的女儿通过选秀进入后宫。争取占得一席之位。

    李景当然知道镇国公府的意思,只不过今天自己心情格外的好,又见他的提议也无伤大雅,正好,自己也想看看有哪些女子能够入得了自己的眼?何况自己很期待国公府四小姐的表现!

    爱卿提议的好,那就先由许国公府先展示才艺吧!

    在场众人谁都料想不到是先从许国公府开始,众所周知,在人满为患地大殿里,只有最先开始出场的,和最后出场的才能吸引大家的注意!听说这许国公府并没有参选秀女啊?

    皇上此举究竟是何用意?就连许老夫人和许长卿都不明白皇上此举的意思?只能暗自沉思。

    李景之所以第一个选择由许国公府表演才艺,不过是因为想早点看到这个国公府四小姐的才艺罢了!

    皇后慕容清与贤妃苏清然,也都没看明白皇上此举是为何意?苏清然猜想,难道是皇上看中了许国公府的嫡出二小姐?

    自己只耳闻这个二小姐是个娇美动人,才华横溢的女子,今天看了,虽然与传闻所说有些言过其辞,但也算是个美人!

    只不过以这种长相姿容,自己还看不上眼!“皇上,不知可否叫二小姐作首诗词?哦,爱妃不喜欢歌舞表演么?

    并不是,只不过臣妾在宫里就听到了外界的传闻,都说这许国公府的二小姐是个罕见的才女,臣妾心里十分仰慕,想趁着这个机会,瞻仰一下许二小姐的风采呢?呵……!

    李景听完,朝许清心那儿看了一眼,见她长得也是个美人,只不过与那四小姐却还是有所不及!

    心中对她不太感兴趣!淡淡地说道:“既然爱妃如此提议,就照你的想法去做吧!

    在场的闺秀们看到苏贤妃在皇上的面前,如此得脸,心中都羡慕不已!幻想着自己若是能够入宫,也能得到皇上的宠爱就好了!

    那我就出一题,以亭外飘落的梅花二字作一首诗如何?许清心见苏贤妃这么抬举自己,又在众人面前夸奖于她,心中很是得意?

    知道苏贤妃此举是何用意的?除了与之常斗的皇后慕容清以外,还有在场的三位女子,分别是端敬王妃、长公主、还有不想露脸的许国公府的四小姐莫属了!

    许清心故作谦虚之后,想在自己的意中人面前,好好表现自己的才学,认真思想了片刻说道:“梅花二度芬芳开,枝零凋落无人拾。花中傲骨皆苦寒,不忍采颐碾作尘!

    好,真是不错!二小姐文采一流。只见一位大臣大声地夸道!是啊……长公主多看了作诗的许清心一眼,觉得她小小年纪,就能作出一首这样有情景,有意境的完整的诗句来,着实不易!随口接道:是不错!

    许清心听到长公主也夸奖了她,面上欣喜异常。又把目光害羞地看向了慕容奕的位置上。大夫人与许老夫人听到长公主的夸奖,觉得在众人的面前,十分地面目有光!脸上顿时笑容满面。

    端敬王妃虽然觉得这首即兴赋的诗作的不错,一看就是用了心的。可是与宛月的那首咏梅的绝句相比,还是能够立刻分出个高下的!

    国公府三小姐、五小姐看到许清心在众人面前大出风头,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可论起作诗来,又都不是自己的强项!

    只希望一会儿轮到自己比试的时候,能够也获得旁人的喝彩!

    苏清然虽然觉得这个国公府二小姐作的诗还不错,但要论到诗词的造诣,自己可是不逊色于她的!又见她并没有像别的在场的小姐那样暗自对着皇上抛媚眼,对她之前的反感,倒是消退了少许!

    呵呵……,皇上,二小姐可真是人如其名啊?文采可是在臣妾之上呢?李景看着苏清然故意在自己面前这样说:“取笑道,哦?我看不见得?既然是爱妃提议的,那你也作一首。与国公爷家的二小姐比个高下好了?

    苏清然正有此意?见皇上真顺着自己的话题往下说,也不在推诿,谦虚地说道:“那臣妾就在此恭敬不如从命了!”

    慕容清邪眼看了苏清然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仿佛早已习惯了苏贤妃与皇上二人的相处之道!

    只听打扮得异常夺目的苏清然,没有仔细思想,张嘴就作出了一首比许国公府二小姐还有意境的诗句。而且她的嗓音轻柔好听,仿佛一根羽毛般轻轻滑过了在场之人的心田!

    叫倾听者都仿佛沉醉在她温柔动听的声音之中,果然不愧是后宫第一美人。真是人如其名,闻如其声!

    只听苏清然轻声念道:“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好,呵……爱妃作的诗果然是好啊?只见这次突然出声地是皇帝李景!在场凡是懂诗词的人,都觉得这苏贤妃不愧是一代才女。闻名不如一见啊?

    就连刚刚一直在有意无意地注视着国公府四小姐的慕容奕也觉得苏贤妃作的诗确实要比国公爷家的二小姐略胜一筹!

    高低已经胜出,许清心自然知道苏贤妃作的诗是要比自己作的好,但想在众人面前,以及自己的心上人面前,留下个好的印象,忙面带笑容谦虚地说道:“贤妃娘娘您才是当之无愧的才女,清心自叹不如!在娘娘面前献丑,真是不自量力了!

    场上的众人看到如此谦虚的许国公府二小姐,言语真诚,并没有因为输赢而放在心上,心中都觉得这个二小姐是个心胸宽广之人!就连一直没怎么注意过她的慕容世子,也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觉得这位嫡出二小姐的胸襟倒是值得人敬佩。

    许清心当然注意到了慕容奕对她的注视,脸色微红。心中如盛开的花儿一样灿烂,觉得自己此举真是太明智了,不仅获得慕容世子对自己的注视,又获得在场之人的赞赏。真是一举两得!

    许宛月看着有些不置可否地许清心,心中不禁觉得好笑,看来,这个二姐还是有些小聪明的?

    接下来许宛盈表演得是抚琴,只听一首凤求凰被她弹得格外地流畅,曲调婉转悠扬,纤纤玉脂弹在九弦琴上衬得本就白皙的皮肤,仿佛渡上了一层光晕,倒是叫在场的众人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这位三小姐。

    许宛盈全神冠注地弹着这首自己练了百遍的凤求凰,力求在这大殿之中能够夺取众人的目光,更是希望能够夺得皇上的注目才好?

    一首曲子已经弹完,唤来了在场之人的掌声,许宛盈看了众人的反应,不禁有些扬扬得意!

    这时坐在龙椅上的李景打了一个哈欠,“好,不错!赏吧。许宛盈欣喜地跪下领赏。许国公府的一众人等也都朝着李景说道:“谢皇上恩典!

    苏清然看着这个国公府三小姐,心道:“果然庶出就是庶出,喜形于色,一看就不是个有脑子的。皇上并没有安排许国公府的小姐进宫宫选秀。何况这样的人即使进得宫来,也是不足为俱。”

    “没看刚才皇上刚才都打哈欠了吗?这赏赐也不过是冲着许国公才赏的。哎,这场宴会真是无甚意思?不知皇上为何单要许国公府上的小姐们先表演才艺。

    还是自己多想了,皇上他只是随口提出来的,并无任何深意?看来,许国公在皇上的心中份量确实不低,好在自家与许长卿这人,没有什么利益的冲突,不然叫自己夹在皇上与永宁候府之间,情孝不能两全!也会左右为难的。

    当许宛月站在大殿中央的时候,这时陷入在自己的思虑当中的苏清然,忽然回转过来,眼神有些犀利地看向了这位国公府四小姐,只见她穿了一件青色暗花丝褶缎裙。外罩一件白色乌金云绣衫。

    三千青丝乌黑亮丽,一张清丽脱俗的脸,即使不施脂粉。仍十分地出众。堪称是位罕见的美人!

    见她今日打扮得虽然很得体,但却与国公府其她小姐相比起来,没有她们装扮得华丽,不知是平常就是这种性子,还是在这宫宴之上故意这样穿着,好博得皇上的注意?

    若果真如此,那么这个四小姐可真是个有心计的人。不得不防?

    何况,她的容颜确实是超乎自己之上。又比自己年轻许多,眼下正是芳华正茂的时候。苏清然转头看了李景一眼,见刚才还有些无聊的他,此刻双眼炯炯有神地注视着这位四小姐,就好像两人曾经见过一般!

    心中有些阴霾!但面容上却不露声色,自己能在这诺大的后宫之中占得一席之位,靠得不仅是娘家在朝中的势力,更是能够在这宫门似海之中的周旋手段。

    皇后慕容清看到许宛月的长相之后,也露出了惊艳的神色,薄施粉黛,就已经出落得如此倾国倾城了!

    就连自己都忍不住想看上几点,再加上周身散发出的淡然气质,更是引人注目。邪眼看了苏清然一眼,见她眼含深意地看向这位四小姐,尽管只是一瞬即逝,却也叫自己看了个正着,看来她也不是很淡定嘛?

    慕容清难得心情大好,与苏清然斗了么多年,一直都是处于下风,现下可算有个机会,看来,自己要推波助澜一番,才不辜负苏贤妃的希望啊?

    难得,一直稳坐在凤位这上的皇后娘娘和颜悦色地对着许宛月说道:“你就是国公府的四小姐,嗯,果然是人比花娇,长得如此国色天香,可比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要娇艳得多了,你说是不是啊?苏贤妃!

    苏清然当然知道皇后是故意如此一说,拿她与后宫的女人相比,不是也在间接地承认,她比自己年轻许多吗?

    内心虽然有些气愤,但不想在皇后面前处于下风,微笑地说道:“皇后娘娘说得真是,我看这国公府的小姐们,真是一个赛过一个啊?

    叫我看得都有些目不转睛了,这位四小姐更是个中翘楚啊,只听苏贤妃的话音一落,国公府其余的几位小姐都对许宛月投向了不善的目光!

    大夫人看着皇后娘娘夸奖一个庶女本就觉得已经让自己在众位世家夫人面前,有失颜面了!不曾想,这苏贤妃也高看了许宛月一眼!

    大夫人却不知道这其中的原故,因杨氏只是一位深宅妇人,与贵妇们之间的交往也不过是处于彼此之间的互惠互利,因此对后宫之事,不是十分了解!

    而当事人许宛月却没有被这后宫最尊贵的两个女人夸奖她的话,说得飘飘然。反倒觉得咱们这位皇后娘娘,并没有如传闻中描述得那样贤良淑德。

    看来,她与这位贤妃娘娘结怨颇深,不然,不会在这大殿之上,就与其暗中斗法,却拿自己做这这筏子。

    这二人的身份又都这样的高高在上!可不是自己这样的小人物能够惹得起的?

    一会儿,一定要想个完美的说辞才行。两边之间固然是要得罪一方的,要想两边都不得罪,做那墙头草,只怕会更招来她们二人的反感,况且,又是在这大殿之上。

    众人的眼睛是雪亮的,自己的一言一行都会被人看在眼里。看来,注定是要得罪一方了,希望在一会儿的言谈之间,自己能够回答的圆满一些才好。既不能都得罪,又能够叫自己从中抽身而出才行?

    李景不理会皇后与苏贤妃二人暗中的较量,眼睛一直在饶有兴趣地盯着站在中央,却始终没有多发一言的许宛月,想起二人初见时的惊鸿一瞥!也许她根本就不记得自己的样子,可自己却对她一直印象深刻,今日一见,果然如初见时那样的惊艳。

    这时,就听她突然发声道:“宛月感谢皇后娘娘与贤妃娘娘的厚爱,小女子愧不敢当。”不知你今日想表演什么才艺给大家看呢?只听皇后温和地问道!

    回皇后娘娘的话,论起才华,小女子自然比不上我家二姐儿,在才艺方面,宛月更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技艺,能比得上我三姐儿,就连府中最小的五妹都要比我出色很多。、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感谢有这副皮囊还算入得了两位娘娘的法眼。望皇后娘娘您见谅!

    今日能有幸能得见宫中的几位贵人,实在是借了父亲的光,才有这机会入宫面圣!臣女在此先谢过皇上、与皇后娘娘恩典!

    皇后娘娘也没想到这个四小姐居然不愿意出风头,自己可是看在姐姐和外甥女的面子上,给她这个机会的,想她只是个庶女,能得到自己与皇上的关注,那可是她前生修来的福份!没成想,她却不是个顺坡往上爬的人!

    李景眼睛专注地盯着大殿中央的许宛月,见她目不邪视。语调轻柔,只是那张樱桃小嘴里说出的话,真是不招人喜欢。

    以李景的聪明,当然知道她在故意藏拙,不想表现自己。心中不知为何有些愠怒,在场的官家女子,哪个不想在自己面前,展露自己。

    好争取入了自己的眼中,可她却这么急于想撇清自己。很明显是不想引得自己的注意!想到她有这样的心思,心中顿时有些不快!

    又听她接着说道:“宛月在府中的时候,就常听说皇后娘娘的贤良淑德,又从康乐郡主那里听说了皇后娘娘您很多的事迹,不仅康乐郡主崇拜您,就连小女子都心生向往,恨不能早日见到您,今日终于得偿所愿,真是小女子的福气!

    许宛月想来想去,只有依附皇后娘娘才是正道了,这皇后,不仅母仪天下,背后的慕容候府根基也深厚,加上她的姐姐又是皇上看重的长兄,李珏的王妃。更何况自己现在是借着康乐郡主的光,才叫别人知道有我这么个庶出的存在。

    而康乐又不喜苏清然,想端敬王妃本人也应是如此的,毕竟血缘关系摆在那里!现在自己正与端敬王府交往。

    看来今天注定是要得罪一方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招谁惹谁了?越想低调行事,却越是让自己高调于人前。想想就觉得有些头疼!

    皇后一听这话,又见刚才在宴席之上见到康乐郡主与这位四小姐的亲昵,对她刚才的言语之间相信了几分!脸上露出的笑容也真实了些?

    这时的端敬王妃见状,也出头为许宛月解围,说道:“皇后娘娘,有所不知!康乐是难得有看得对眼的人,能与国公府四小姐结缘,也是她二人的缘分。她的宛姐姐一来我们府里,只怕我这个当母妃的都要靠边站喽?

    “皇后娘娘,我宛姐姐是个很好的人,慕容清听到姐姐与康乐都在为她说话。”真是没想到这位庶出的小姐在姐姐与康乐的心中占得这么大的份量,又见姐姐对她出言相帮,想必也是出自于真心。

    姐姐虽然温柔娴淑,但从来都是聪明过人的,既然如此放心她与康乐交往,必是了解这个四小姐的人品的。心中已经有数。

    想到这里,慕容清很愿卖姐姐和外甥女一个面子,脸上顿时和颜悦色道:“四小姐不仅样貌出众,又谦卑守礼,真是堪称世家女儿的典范啊!皇上觉得如何?”嗯,只见晟宣帝低沉地说道!

    在场之人都觉得这个庶出小姐,倒是个有福气的人,居然能入皇后娘娘和皇上的眼!

    一直在默默关注着的长公主李菀,对这个国公府的庶出小姐心中生出些好感,见她行事为人很有皇家的气度,又对人不阿谀奉承!就算是面对皇家人,也并没有胆怯,反而气度从容。很有大家风范!除去身份不说,倒是个很不错的闺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