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庶女逆袭:谋尽帝王宠 第二十六章 晟宣帝追查幕后之人

时间:2018-03-11作者:若雨心萱

    慕容奕亲自护送许长卿出府,出于对那位小姐的好奇,还是向许国公问出了口。“国公爷不知那日在马车上是府中的哪位小姐?慕容奕把自己与许宛月的言语之间的交谈告诉了许长卿!”

    “那天在马车上的是我府中的两个庶出女儿!世子爷说的那位应该是我家四姐儿“宛月”!

    国公府四小姐?那不就是做了那首绝妙词句的女子吗?不知为何自己老是把那位在花园即兴赋诗的女子想象成这位四小姐。

    没想到那天所救之人就是这位四小姐,怪不得自己听她的声音耳熟,原来竟都是同一人!有机会一定要见识一下这位姑娘的庐山真面目!

    “原来她叫许宛月,宛取自婉转动听,委婉温柔!月取自细月如钩,团圆似明月!

    ”真是好名字!看来这位四小姐在许国公的心中,份量着实不轻啊!”“国公爷,贵府四小姐才华出众,又胆识过人!真是令人佩服!“

    谈起这个既懂事又聪慧的女儿来,许长卿也感到万分的骄傲!多谢世子对小女的评价!

    慕容奕知道这几天想的是同一人之后,立时茅塞顿开。一想到那天她所经历的事情,不禁有些替她担心!

    犹豫了一下问道:“不知国公爷可查到那天发生的事情!劳世子惦念,只是府中新雇佣的家仆起了歹心。

    此人现如今下落不明!我正在全力追查此事。相信不日就会查个水落石出了!

    慕容奕没想到这其中竟然还包含此事?一直温吞如玉的性子燃上了一丝怒气!若是国公爷有用的上慕容奕的地方,请您尽管吩咐!

    天子脚下,竟然有这种不法之徒想行此龌龊之事!尔等必不轻饶这些奸佞小人!

    多谢世子爷的厚意!那我就此告辞。世子请留步。就送到这里吧!好,那国公爷您好走!

    许长卿抱拳回了一礼,坐来时的马车回许国公府了。马车中的许长卿独自一人思考着马车之事。他认为一个下人,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做这样胆大包天的事情的!除非谁借了他的胆儿!

    心中对一个人有所怀疑,但却没有实际的证据。不如到她的院中试探一番再做计较吧!

    夫人,国公爷回府了!着小厮来告知晚上在咱们梅香苑用膳。“知道了,你下去吩咐厨房做几个国公爷喜欢吃的菜。是,夫人!碧月听了大夫人的命令,吩咐厨房去准备了。

    夫人,国公爷到咱们院里用晚膳,为何不见您高兴呢?你当他为何会来?还不是为了想要一探我的口风!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还是对我有些怀疑了!夫人,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那个车夫可处理好了。您放心好了,为了以防万一,是我亲自去督办此事。必不会出现什么差错的!

    那就好,只要国公爷找不到此人,即使他怀疑是我做的,那又如何?到时我就来个死不认帐好了!桂嬷嬷了然地点点头!

    傍晚时分,许国公准时地来到了梅香苑,与大夫人随便聊了些家常。就把话题转到正事上去了。

    我听说那个冯六是你招入的府中,是,因为之前那个车夫与府中签的是活契,在告假回家的时候,不小心在回城的路上摔断了腿!

    眼看着过几日就是去永宁侯府拜寿的日子,妾身心急如焚,怕耽误出府的大事!也没有仔细调查清楚这个冯六的底细,让三姐儿和四儿姐两位小姐同时受了惊,真是我的罪过。

    所幸,没有出什么大事?不然,妾身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许长卿见她言语真切,一言一行均没有露出丝毫破绽!自己也不敢肯定此事是否与她有关系。

    大夫人在许长卿锐利地目光之下,不敢有丝毫地掉以轻心。想到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没有除掉许宛月才有的结果,心中更加暗暗地起誓一定要再找机会除掉她。

    看来她和她娘都是我命里注定的克星,必须除之而后快,一定要斩草除根才是!

    许长卿见问不出她什么?就推脱突然想起了还有公事要办,就不留在梅香苑用晚膳了。

    大夫人心中明白许长卿此行的目的,没有多做挽留,目送他离开了自己的院子!心中思想从几何时夫君他也对自己也耍起了心眼!

    颜如玉!要不是他认识了你这个贱人,到如今我们都是一对举案齐眉的璧人。好不容易盼到你死了,现在又轮到你女儿来分国公爷的宠,既然她自己想找死,那我所幸就成全她好了,哼!

    此时皇宫中的金銮殿上,皇帝李景正眼神阴霾地看着站在大殿中央的一干人等!只见众位大臣们都被皇上的怒气吓得大汗淋漓,气都不敢喘出一口。生怕被皇上盯住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当朝训斥!

    对于这起京中之事,我还想听听众卿们的看法,请哪位倾家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在场官员听了皇上的话,均都掷地无声!

    众位卿家怎么都不说话了?刚才不是讨论的都很凶嘛?

    堂堂朝中的国之栋梁,一个个吃着国家的粮食,却连个像样的意见都提不出来?朝廷养着你们这群闲人又有何用?

    启奏陛下,臣有本要奏。李景看到出声之人乃是卷入这起案件的主要人物,镇国公萧景山。眼神中露出一丝轻蔑,不用猜也知道他奏折上撰述的内容。

    镇国公有何事启奏?启禀皇上,现在朝中对京城这起留言议论纷纷,都怀疑老臣是这起事件的主谋。老臣不知究竟是得罪了何人?

    要在这件事的背后如此污蔑于我,陷我于不仁不义之中。请皇上明查,好还老臣一个清白!

    是啊,皇上。镇国公乃是朝中重臣,定是有心之人的陷害。请皇上为他做主!说完陆续有几人跪了下去。

    臣附议、臣也附议、……请皇上为镇国公做主啊?李景看见这些发声附和之人都是镇国公的党羽,眼中一抹厉色闪过!

    又见到萧景山声泪俱下地跪在地上叩头,求自己给他主持个公道!李景看着有些装模作样的镇国公,又看了看在场众的表现,没有言语,而是十分悠闲地翘起了中指和无名指随意地敲打在龙椅的扶手上。

    只听金銮殿上传来了一声接着一声地咚咚声,众人见状,来回互相地张望,都不清楚皇上此举是何用意?

    跪在下首的镇国公,心中更是一片昏暗。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他有没有贪污朝廷拨下来的款项。

    究竟是何人要于自己过不去?竟是要置我于死地,若是叫我查出来,定要此人死无葬身之地?

    眼下皇上对我镇国公府态度不明,自己府中又接二连三出现变故,府中子嗣又俱不争气。看来皇是想借这次的事情,夺我手中的权力!

    只不知这份名单是否落入了有心之人的手里,每个参与此事的人,手中都有一份名单。

    至于为何如此?不过是想要互相牵制对方,一起联名写了这份保证书。为了唯利势图,哪怕知道会担上风险,还是都盖上了各自的印章。

    但当时自己藏了个心眼,怕将来有一天事迹败露。所以并没有把印章戴在身上!只是签了自己的名字。因自己位高权重,众人即使略有不满也不敢多说什么?

    若是有一天被翻出来,自己大可说是有人刻意模仿自己的笔迹伪造的证据!要陷害自己。就算不能全身而退,也不会犯了与众人同等的牵连之罪!

    想到这里心中稍微安定下来。李景见他跪的时间有些长了,开口说道:“镇国公请起。朕没有怀疑过你对朕的忠心,只是这件事情,既已闹得满城皆知了。那朕势必要追查清楚的,好还众位卿家一个清白啊?你们说是与不是?

    “皇上英明!臣等唯皇上马首上瞻。好了这件事情就先议到这里吧!”众位卿家无本再奏就先退朝吧。

    臣等恭送皇上的圣驾。李景面色阴郁地回到了自己的景福宫,李寿全忙吩咐宫人为皇上倒一杯去火的银花茶来。这时只听李景出声唤到:“去把卫忠牟给朕叫来,是,皇上。

    李景看今日在朝会上也议不出来一个结果。眼看着流言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也不知卫忠牟调没调查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传皇上谕旨,宣步防军统领卫忠牟觐见!不过一会儿,卫忠牟就奉旨进了景福宫。

    臣卫忠牟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卫卿,不知你这几日调查的事情,可有了什么眉目?

    禀皇上,微臣查到这起留言是从市井之中传到京城的。放出消息之人很是谨慎,没有买通任何人,一开始只是从一个孩童口中断断续续传出来的。

    又被一位文人学子获悉而知。听说当时他听到孩童念字的时候,觉得有些错别字。想要予以究正,从而得到了这张纸,广泛传到了京城里面!

    那个孩童从何处得到的?据说是在街巷玩耍的地上发现的,而且当时被团成了一团。

    微臣想着也许此举是有人故意为之,其目的不过是不想让我们查到他的身上。

    臣已查过上面的字迹,被人故意写的歪歪扭扭。好让人无从查起!

    李景问道:“那上面写了什么?回皇上,上面只写了一首打油诗!给朕念。臣遵旨!“江南巡抚漕有道,贪污受贿样样强。赈灾善款进他兜,朝廷官员齐瓜分。皇亲国戚在其中,黎民百姓终受苦,事情大白于天下,求问苍天谁做主!

    好一个求问苍天谁做主?这是朕的天下当然要朕来为他们做主。查到了那个学子是何来历了吗?

    禀皇上,微臣已经严加拷问过,想他只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穷酸秀才,因没有盘缠在身,不足矣温饱,更不要说想考取功名了!

    因恨这个世道,众人俱都嫌贫爱富!在黄口小儿的口中得知此事后,嫉恨朝中官员。

    为了吸引众人眼球,把这首打油诗当作是茶余饭后的笑料。四处宣扬!

    京城的平民百姓们听说了纸上的内容,更加地对朝廷愤世嫉俗!

    “那漕有道可招供了?“禀皇上,刑部已经用了刑。可他确打死不肯招供,直呼自己是冤枉的。

    “哼,他冤枉。看来他认为没有实质的证据,还想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现在已有人证控告他,就差物证了。

    这么说,还没有查到这幕后之人了。“微臣无能,请皇上赎罪!卫忠牟见状立即跪下叩头认罪。“朕就再给你五日的时间,务必要查清楚这幕后之人。最重要的是要把那份名单找到,绝不能落在其他党羽的手中。

    “皇上请放心,臣一定竭尽全力,绝不辜负皇上的所托!”你从漕有道的口供中,调查出来的结果,可与许国公的调查结果有何出入?

    “回禀皇上,臣与国公爷调查的结果并无任何出入?好了,朕知道了,你且下去吧!是,微臣告退!

    李景心中思想,看来是自己多虑了。许国公与此事并无关联!李寿全!皇上您有何吩咐?摆驾宜宁宫。奴才遵旨

    这宜宁宫正是贤妃娘娘苏清然的住处,因其身份尊贵,又蒙晟宣帝偏爱,允许掌一宫主位!

    娘娘,李总管身边的小福子要奴婢禀报您,皇上摆驾宜宁宫了。正在梳妆台前整理妆容的苏清然顿时笑面如花!

    问着身边的贴身丫鬟蓉儿,快与我出宫门去迎接圣驾!蓉儿看着异常兴奋地贤妃娘娘。心中明白,皇上已经有一个月未踏足后宫了。娘娘定是思念皇上的紧!才会如此的心急。

    也难怪娘娘对皇上如此着紧,只怕后宫之中的所有妃子都对皇上情有独钟。谁叫圣上他长得如此英俊不凡,叫任何人看了都会春心荡漾的!

    看着娘娘如此着急的样子,自己赶忙为她整理仪容。准备迎驾!

    苏清然站在镜子里看着已经装扮妥当的自己,忙踩着碎步朝着殿门而出迎接晟宣帝!

    每每看着皇上依旧那样的俊美不凡,即使已经入宫多年,还是对着皇上的长相有些面红耳赤!

    臣妾恭迎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李景伸手扶起行礼的苏清然,爱妃,近来可好啊?

    朕看你最近好像有些清减了,可是病了。劳烦皇上惦记着臣妾,臣妾身体很好,就是有些想念您了。您一来,臣妾什么病痛都没有了。

    皇上看着说话有些害羞的苏清然,打趣地说道:“哦?想不到朕还是能治愈爱妃身体的良药呢?哈……李景看着把心思全放在自己身上的苏清然开怀地笑道!

    皇上!苏清然含情脉脉地看向了晟宣帝,李景看着面前的可人,心中微动,想这苏清然最吸引自己的除了出色的外貌,就是这温柔如水的性子,既守礼又知进退!从不仗着自己给她的宠爱就侍宠而娇!故而对她十分满意!

    李景伸出手搂在了贤妃的腰间,见天色已经接近申时,连月来批阅奏折的疲惫到了这宜宁宫里一扫而空,心情无比地放松。

    见这天色将晚。自己真是好久没入温柔乡了,今儿个倒是可以好好纾解一番!

    二人用过晚饭后,由专人服侍了沐浴香汤!李景看着灯火摇曳之下,穿着一袭薄纱的苏清然,顿时血气上涌,身体一阵紧绷。不再忍耐,抱着苏清然的身体朝她的绣榻走去。苏清然看着身材伟岸的景帝,内心无限娇羞。

    灯架上的烛火摇摇曳曳,一直燃烧到天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