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颜值就是正义 第三百七十七章 不速之客

时间:2018-10-01作者:小时光恋曲

    “林总,以前是我装了。”

    “你别这么说……”

    “我先前才知道,不是您,这次电影展说不定都办不下去,拿不到投资,只有租酒店让参赛选手aa制,开座谈会,可有些年轻人,他们连aa都没钱啊……”

    “那我也没出多少力,不过是尽了本分。”

    林平之憋着笑,这么穷还拍个几把电影,尽力应付管龙,但他越是这么说,对方越是觉得他了不起。

    “我真的很喜欢这个电影展,可我无能为力……”管龙道,“林总,您是真有本事的人,真得谢谢您。”

    觥筹交错间,林平之帮了影展的消息很快透了出去,大帅比没打算吆喝王婆卖瓜,却被大嘴巴管龙乌拉乌拉说了个遍,传了整个酒吧。

    无非是林平之宣布到场,先前无人关注的电影展立马上拉上了赞助,厂商听到“林平之”的名字,也要在赞助书上思考再三。

    管龙当天晚上还发围脖赞叹,媒体称之为“林平之效应”。

    导演这帮人很逗,都是倔脾气,你不准我做的,我一定要做,如果上峰掺和,导致自己办的事情失了公信力,就另起炉灶,且尤其佩服帮衬着的,他们有理想。

    另一面,这帮人又很现实好名,事情稍有起色,一窝蜂的就来了一堆蹭热度的,个个大谈特谈中国电影,仿佛曾出了大力,这就是西柠影展的发展史,也可以说是任何事业的发展史。

    “林平之——林平之!!!”

    青省大剧院门口,排开了长长一条红毯,林平之吸引了远道而来的大学生,这些人乘坐火车翻山越岭只为了看到消失了快一个月的偶像,此刻见到真人,兴奋地差点当场侧漏湿身。

    闪光灯前所未有的作响,举起logo话筒的记者稍微让场面变得不那么寒酸,整个红毯长度不过十来米,江晓琪注意到身后的巨幅海报上,写下的名字稀稀散散。

    两人这次是男女配,红毯最佳情侣。

    还好林平之一招手,生生让百来人喊出了千把人的气势。

    “林平之!”

    “林平之!”

    声音中,也有呼喊江晓琪的名字。

    西柠是大学生电影节,本身定位的观影群体是受过教育的高端人群,尽管如此,前些天不少预热影片的放映,依旧让大学生们看的头痛,天高皇帝远,年轻人敢作死,这些片子刺激玄奇,作风大胆,颇有上世纪cult片的风格,晦涩难懂,喜欢的人爱死了这片土壤,称之为中国电影的希望,恨的人只为了林平之勉强停留。

    “林导,2012是西柠影展,也许并非最拮据,却是最困难的一年,从传出来的预计亏损一百万到参赛选手于酒店大堂举办座谈会,来宾aa制,参赛作品被批为难以上院线播出,最开始不过七部影片得以小范围公映——是什么促使您毅然参加影展……”

    大帅比眉头一挑,“自然是对新人导演的支持,我也是新人导演,我知道梦想开始的艰难。”

    “可是如果这个梦想不切实际呢?很多人反映观影体验不佳,更别说红毯,大剧院,这些东西全因为您才拉到了赞助,一个连维持收支都极其困难的影展,自然是存在问题的,青省政府并没有钱赞助,他们只能尽可能的提供场地。”

    “我知道这里也许不够豪华,不过有时候,贫瘠中反而能诞生出灵感的艺术的火花,好作品的诞生总是非常困难,也可以非常简单,没有梦想一定不切实际,我们只是尽可能的做到给坚持梦想的人,一个面包和平台……”林平之对着镜头侃侃而谈,笑容得体,姿态潇洒。

    “即便这件事情困难至极?”

    “拾级而上,一切的开始,总比什么都不做来的更好。”

    林平之说漂亮话总是滔滔不绝,台下顿时响起掌声,盲从如海啸催发,但在观众的眼中只看得到深深信任。

    与此同时,密切关注事情进展的评审团成员,比如廖庆宋(十七岁的单车)、李强(孔雀)等业内权威影人,看到这一幕,心有所触。

    他们算是违背了良心请了林平之,甚至预订了大奖,效果出奇的好,事实上,以林的身份该直接空降组委会主席,但这些人终究不敢迈大了步子,想保留文艺片最后的尊严。

    林平之是文艺和商业结合的最好的青年导演——这是往好了说,往坏了说,就是野路子胡来。向来为老派不耻,他偏偏养活了这一届的小成本文艺片影展,想起来真讽刺至极。

    那些起来的导演们,自然不会认了从没帮过他们的老辈作前辈,因为给这口饭吃的是林平之。

    精致懒人——江晓琪小姐,亦步亦趋的跟在林平之后边儿,没人说话,她就只管笑嘻嘻的偷看林平之,一双高跟鞋,正好踮脚看他瞎掰。

    依靠的距离低于十五公分,眼神更显暧昧,从电影下映到现在,似乎没一点生疏之分。

    “江晓琪小姐,据说您是最后一刻来的电影展,今天就和林导走上台前,还是令人惊讶的非压轴非开场……”那记者下意识眨了眨眼睛,忽然问了个风牛马不相关的问题:“离开电影之后,您对林导的感觉有没有变化呢?”

    感觉?什么变化感觉?江晓琪一愣,下意识看往林平之,流露出求助眼神,她脑子聪明,偏偏不善言辞,不知自己说话伤人,也不知别人说话埋坑。

    林平之拉着她欲走。

    “我只问这一个问题,就这一个。”记者举起话筒,南方周末,相当难缠的媒体。

    林平之帮她回答了:“如果你说电影,电影里我们分开了,现在重逢的是另外两个人,是林和江,而不是陈和郑。”

    “那您的意思是,电影里面的感情都是假的咯?”

    林平之不管不顾往剧院里面走,江晓琪踩着高跟鞋嗒嗒作响,步伐颇快。

    “林先生,林总,请您诚实的回答我——公众有权知道内幕。”

    林平之回头:“但你只有权问一个问题,现在问题结束了,不好意思。”

    现场哄堂大笑。

    林平之转而朝排队进剧院的粉丝挥手,丢了另一边的记者脸涨的通红。

    “你得罪这记者,好吗?”江晓琪扯住林平之衣角,小心翼翼。

    “这记者得罪我,你以为他能过的好吗?”林平之撇了撇嘴角,牵江晓琪的手指在她手心划了划。江晓琪怕他被记者拍到作怪,下意识握住拳头,正好笼罩住林又粗又壮的大拇指,握得严实,滑腻腻还有湿汗。

    林平之干脆又猛戳了两下,巨大冲击力带得她跟着推了两步,多快好省加油干。

    江晓琪脸红完了,不可置信的摊开了满是汗液的手掌:“你胆子也太大了!林平之!!!”

    “你居然明白?”林平之怪笑。

    “我才不明白呢!”江晓琪叫道。
小说推荐